缅怀古圣先贤

dennis2 (Dennis)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近日阅读南怀瑾先生的《孟子旁通》,读到以下这段,颇有感慨:

“……同样地,梁惠王在出兵侵略赵国之前,也向孟子请教过,结果,孟子避开正面的问题,只告诉他周代的先祖——大王(古公亶父)的一段故事。古公亶父原本定居在豳(又作分阝),由于政治清明,人民生活非常安乐。后来受到戎狄的侵犯,国人愤慨,要起而对抗。但是古公亶父却不忍心战场上的杀戮,于是忍痛离开自己的乡土、国业,改迁到歧山山下。大多数的豳人,由于爱戴他的德政,也都随他迁居。而后经由季历、文王的发扬光大,各地人民自动前来归附,竟拥有了三分之二的天下。到武王时,很轻易就取代了残暴的纣王,而改国号为周。”

古代的圣人们正是由于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才造就了上古轰轰烈烈的德业,千百年来为人们所称颂。《孟子》中提到的商汤 “七十里为政天下”,是又一例证:当年商汤在伐夏时,就是从葛地开始的,由于天下人都知道商汤的德政,所以当他征伐到东面,西面的人民就抱怨,征伐到南面,北面的人民就抱怨,说为什么不先来征伐我们这里?(详见《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十一章)

所以孟子说: “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

所以孟子说: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然而,上古时代的王道乐土早已不复存在,王道也在春秋战国时期逐渐变成了霸道。当今世界,由于科学的发展及杀人武器的进化,更是霸道横行。唯一还存有上古王道乐土的遗风的,IMHO只剩下新加坡了。然而,新加坡不过一弹丸之地,又何足道哉!我并不欣赏当今的民主制度,那不过是由于人类道德水准下降,不得已而采取的制度(所谓“群情暗于远识”是也)。然而,在当今科学发达,物欲横流的世界,相比之下恐怕也只有民主制度才能保护最弱小百姓的利益了。以加拿大为例,不管你认为政府多么stupid,但在保护弱者方面确实比中国做得好太多了。以孔子在《礼记》礼运篇中对王道乐土的描述: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恶其不出於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 是谓大同.” ( http://www.angelfire.com/co/nfu/) 加拿大虽然不能与之相比,但在当今世界就算是做得很不错了。

我非常钦佩饺子回国教书的想法,但是我并不以为然,因为其影响面实在是太小太小了,而且是治标不治本。本来,教育、医疗及社会保障制度实际上是为政者不可推卸的责任,民间的力量再大,也不会大过为政者的力量。中国的问题在上面(说得难听一些就是上无道),然而像海外民运分子想要推翻CCP,一方面不现实,更重要的一方面,所谓“以暴易暴,其未可也”。来加之前,我的理想就是将来能创办一所学校,恢复从前的私塾教育方式,在教授科学知识之外,教授以《四书》《五经》为主的圣贤书,培养有道德的社会栋梁,有朝一日若他们能掌权,到那时给中国所能带来的变化将是不可限量的。(请不要笑话我的想法天真,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然而,来加后,为生计奔波劳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理想!我现在唯一的奢求就是使我的下一代能够继承中国的文化的道统,以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

另外,我认为只要能给百姓带来幸福,谁来统治我并不在乎(日本人除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清朝的统治。满清为异族,按理说清军入关,占了我们的大好河山,我们应该立志将他们赶出去才对。然而清初的统治,比起明末的统治,不知要强多少倍,老百姓获益匪浅,也就乐得做“亡国奴”。实际上清朝的统治者治国方式无非是儒家的那一套,亦即被中华文化所同化,如《孟子》所说:“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

孟子说:“为汤武驱民者,桀与纣也。”而我要说:“为美加驱民者,CCP也。”我们并不是不爱中华,然而谁愿意生活在暴政之下?国家治理得好,人民自然归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就如开始提到的天下人民皆归附岐周一样,没有什么希奇的,IMHO与爱国不爱国沾不上边。

OK, enough already. To quote slimpiggy: talk is cheap. 我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另借此向瘦猪,冬蓝,老九,激昂及许许多多关心潘中原的热心人致敬!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5072@0)
2001-7-17 -05:00

回到话题: 缅怀古圣先贤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5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