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极短篇 (zhuan)

qingzhou (Çá舟)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题记:总会有一些故事,在风中渐渐流传开;总会有一些情怀,在风中慢慢的绽放芬芳;总会有一些人,在风中远远的携手而来。
风之刀 :
借着微弱的火光,他俯身看了看沉睡中的她那如婴儿般纯净的脸,怜爱的轻吻她的秀发。然后,裹紧身上的兽皮,他弓身走出了山洞,走进了白雪皑皑的丛林……

冷风夹着雪扑进山洞,她坐在逐渐熄灭的灰烬前尽力保存着最后一点火种。绳上已经结了四个结了。他出去四天了。夜又来了,黑暗中,又冷又饿的她摸索着在绳上打了第五个结。

他站在这里,狼站在那里。

五天前,最后一点干粮已留在妻的身边。只要一想到在饥饿中等待他回去的妻,他就无法停住踉跄的脚步。

“呜——”狼长啸一声,风卷起雪扑打在他脸上。他握紧了手中的石刀,一阵眩晕向他袭来。

风如刀,怒吼着掠过茫茫的雪原,茫茫的林海;

风如刀,冷冷的拂过雪地上他僵硬的身体,山洞前她额前的乱发……

(我爱,是什么把你从我的身边拉去,使得我漂浮的心,在前生来世之间寻寻觅觅?)
风中舞:
风,吹动水晶帘。坐在窗前,她一边披上嫁衣,一边回想。

女扮男妆的她 努力迈出豪迈的大步,却差点儿绊倒在私塾的门槛上。束得太紧的胸隐隐作痛,泪水也开始在明眸中打转。就是他扶住了她。肌肤相触的刹那,他在她的眼中是如此的切近而熟悉,风掠过雪原的吼声响在她耳边。她几乎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男装,要投入那寻找了千年的怀抱。

微风,吹动水晶帘。她坐在窗前,打开了菱花镜,细细的描着双眉。

月下,她举杯:“梁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他击案高歌:“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君王!英台弟,不如归去!”三 年促膝并肩,梁兄,你好傻!

她不禁微微一笑,泪水滑落双颊。她举起胭脂笔,点上了朱唇。

梁兄来提亲那天,竟真的以为她就是英台弟的小九妹呢!当梁兄被家丁哄出大门时,她的心在那一刻,就死了。

忽然,门外鼓乐喧天。吉时到了,该上轿了。当鲜红的盖头遮住双眼的那一刻,她不可抑制的想到:梁兄的坟头该有多冷清啊!

揭去盖头,呆呆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新坟,她的心狂跳起来。墓碑在她眼中,化作那个俊雅的少年,一如从前那样向她微笑着。冲出轿子,风中她飞奔着,泪如雨倾。她喃喃的说:“梁兄,梁兄,我来了,来做一个你盼望已久的新娘。”撞向墓碑,如同扑进爱人的怀抱。

衣襟在阻止她的手中片片裂开,象一双双血色的蝶,舞在风中。

(我爱,我们一定遗漏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何以我们的歌总不成调,我们的故事总不成篇?!)
风不息:
怔怔站在玻璃陈列柜前,刚才还有笑有闹的他和她忽然一下子凝固了。

柜里静静躺着那根绳子,那上面清清楚楚的打着五个结。“这是一根在原始人山洞中发现的绳子,距今大约……”解说员的声音好象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站在历史博物馆里的他们,听见利如刀,冷如冰的风声,从亿万年前吹来,吹过长亭,吹过古道,吹过斜阳,吹过芳草,不息不止的吹在他们的耳边。

娇小的她向他紧紧靠去,紧紧靠去……

(我爱,请拥紧我并让我相信,只要我肯等待,世间的一切终会有一个微笑的结局。)




风沿着岁月的河岸抚过翻飞的莲叶。只要四季交替,只要风不止息,总会有人继续流传着故事,总会有花继续绽放着情怀,总会有人继续走着我们未完的路。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5183@0)
2001-7-17 -05:00

回到话题: 风的极短篇 (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