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北京人(from CND)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丑陋的北京人

                ·卫 华·

北京是全国的政治中心,但经济和文化中心却是北京人自己封上去的。北京人自己养活不了自己,同样北京人也没有能力建设北京。北京的发展完全是靠全国财政堆上去的,换句话说是依靠超经济强权剥削其他省市财政的结果。

纵然如此,北京人仍然看不起其他地方的人,一副唯我独尊的嘴脸。但是他们却忘了,在北京真正做“大官”的,却都是北京以外地方的人。北京人的排外情绪是最强烈的,尤其是对民工及流动人口的排斥远远超过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北京的一幢幢高楼大厦无一不是这些外地民工辛勤血汗的结晶,但在北京他们被视为影响市容,损害国家形象的一群。

北京话≠普通话,中国“推普”工作做得最差应数北京。六朝古都传下来的京字京韵,就是要摆这“谱儿”,岂可轻易就改?瞧他们舌头尖子往上一卷,小眼一眯,下巴一昂,发出要表明高人一等的儿化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河北人骂他们说话时,嘴里象含了根阳具似的。民间传说的三大“恶人”:京(北京)油子、卫(天津)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北京恶人首当其冲。北京没有在全国找到自己的位置。北京不具备国际大都市人口的基本素质。

中国最难听的话,是北京人“发明”的。赤裸裸地以生殖器对骂是北京的一大特色。不论是在寻常巷陌,还是在公共场所,不论是面对国人,还是面对外国人,均敢一视同“骂”。工体不就是以“傻B”、“牛B”满天飞而著称的吗?

使得许多在京留学的外国人纷纷向《北京青年报》进行谴责,认为这有损于中国文明古国的形象。北京人道德水准怎么样,从他们挤公共汽车的行为神态就能揣摩出来。外国人把它当作北京的一景,我作为中国人却引以为耻。

举个我亲身经历过的例子,前年我在北京乘坐地铁,人太多,没有空座位,我就抓着上面的调环。但是我发现几个操着京字京韵的家伙两只手抓着四个吊环挂在那儿聊天,活象几只伸着懒腰的猩猩。而周围几个人因无环可抓,只得随着列车的变速产生的惯性挤来撞去,遭人白眼。

还有一次,也是在地铁,我亲眼看到两个外国人先后为抱着孩子的两个妇人让座,而我周遭人们(我没座位,站在中央)不是装作没看见,就是在坐在那儿假寐。我是个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老外” 不论在个人气质,还是道德风度上都远胜于这节车厢内的其他中国人。他们的礼让没有一点做作的意思,认为这是一个文明人本身就应该做的事情。

民间有言“不到北京不知自己官小”。北京人对做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痴迷。因为在他们看来,权=钱=一切,所以才产生了陈希同、王宝森这中国第一贪。

但在广东,最没“出息”的人才去做官,他们是为纳税人服务的。北京人将满清王朝腐朽的官宦哲学通盘继承,这才产生了当年千夫所指“官倒” 现象,虽然“官倒”非北京一家,但最火暴的、敢为天下先者还是在北京。

北京人对政治是最敏感的,因为这是侃大山,吹牛皮,表明自己“派头” 的一种资本。但北京人对身边的腐败现象也是最漠然的,认为当官就应这样,城府越深,越能把公检法摆平就越能让人“敬仰”。

北京、广东、上海三地进行比较,我更欣赏广东和上海。广东和上海是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劳作才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他们对全国的辐射示范作用和贡献远远超过北京。他们的政府公务员队伍更能适应市场经济的挑战。

想当年,上海发行了一种“半两”的粮票,曾遭北京人的耻笑,认为太小家子气。但我同许多上海人一样表明我们更会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在当时,作为纺织最为发达的上海,收入在全国平均最高,对全国的贡献也最大。

“富而不骄”这才是我们应有的美德。北京人讲究“大气(霸气)”,因为这能为自己“长脸”;广东人讲究“实际(利益)”,依靠自己的才智挣到尽可能多的钱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上海人讲究“精细”,素质高、反应机敏、办事认真,是中国真正的希望。

总之,建国近五十年,北京代表过去的中国,广东代表现在的中国,上海代表未来的中国。我欣赏上海,但我不是上海人。我是出生在广东,在上海上学,目前在北京工作。

□ 一读者推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5523@0)
2001-7-17 -05:00

回到话题: 丑陋的北京人(from CND)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5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