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6)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眼中的加拿大(6)

 

10月28日 星期四

(仲)

下午在网上到处闲逛,看到新闻组里一条招聘广告,觉得自己能干,不过并不太合适,因为我好久没干过这方面的活了,但收入高,就按照留的电话打了过去。前一段,我只是给一些agent发简历,从来没打过电话的。

那边人不在,我在电话录音里留了姓名和电话。一会儿回电话了,问了一下我的情况,让我发一份简历给他,告诉我他的邮件地址时,我怎么也弄不懂他说的符号是“-”,费了好大劲。这就是实用英语!老外有一习惯,就是不停地夸你,“GOOD”“PERFECT”一堆一堆地往你这儿甩,整得你直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其实人家也就是客气。

(李)

最近有点胖,想自己每天走四十分钟怎么还会胖?不愿早起,所以坐地铁去上学,放了学不急,便走着回家。可能是不该吃太多的肉。而且前几天班里新来了一个广州人(MS.OU),三年前就来了,亲属移民。刚移过来时,待了两个月,觉得太萧条,就回广州复了职,一年后,才又辞职回多伦多。以前跟她妹妹住一起,最近才搬到学校旁边的house住地下室。中午吃饭,她吃不了很多,先拨给我一半,她再吃。有的时候买薯条,有的时候买蔬菜沙拉,有的时候买意大利面条,有的时候买鸡肉。除了蔬菜,每样都容易长肉。比如今天,她买了一盘面条和三块鸡肉,我尝了一口面条,很多的蕃茄酱,尝不出面条的本来味,不过它本来的味道我深深知道,下次再讲缘故。三块鸡肉,她先给我一块,让我尝尝,然后自己只吃了一块,便说饱了,不肯再吃,于是……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坐在我后面吃饭的一个中国人跟别人聊天被我听见了,“来了才三个月,以前的衣服都穿不进去了。”天啊!我不会也变胖得这么快吧?

10月29日 星期五

(仲)

上网时看到有电话进来,转过来一听是昨天那个agent,又问我一些情况,问我有没有搞过IVR,在网上倒看到过这个词,可没留心,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解释了一遍,没听懂,只好说自己没搞过。他表示要问一下客户,IRV经验是不是必须的,听得出来,他对我其它方面挺满意的。

放下电话,我就到网上去查什么叫IVR,如果人家愿意用我,连去干什么都不知道不太好意思。一查,原来是Interactive Voice Response。咳,不就是CALL CENTER的一种应用嘛。不过没搞过就是没搞过,否则面试时也要露馅,丢不起那人。

下午我们出去闲逛,在WAL-MART里买了一部新的19"电视连税$247。因为当初和房东说好,租金包括有线电视费,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收到几十个频道,效果很不错。一台旧的13"也要七、八十块,说不准什么时候坏,不过多花170块可以看一部新电视,至少能用五年,还是划得来。我们早这么想就好了,白白晚用了一个月。

(李)

十月三十一日是万圣节,HALLOWEEN,鬼节。提前一个星期就有人家做了准备。几乎家家门口有南瓜灯,好多还挂了许多仿蜘蛛网,稻草人,破苕帚,骷髅什么的,鬼里鬼气。学校也做了开PARTY的准备。

一早到教室上计算机课,正打着字,突然“啊哈哈哈!”一阵怪笑打破了安静的课堂,天啊!这是什么?象老巫婆一样的,绿脸,黑衣,大苕帚。“HALLOWEEN!”一听说话,原来是KAY,其实也应该想到是她,别人谁会这样呢?不过她刚冲进来大叫的时候可真吓了我一跳。

第二堂是英语课,KAY是老师。我仔细打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打扮的人活生生站在面前。不知几百年没洗的黑头发长至肩下(假发),皱巴巴的黑裙子,裙带上系着一只大蜘蛛,手里拿把大苕帚,脸和脖子涂了绿色的颜料,眉毛画得又宽又长,快连在了一起,几颗牙齿染了黑色看上去象是掉了。就这么一身打扮站在那里讲课,常用手去撩挡在脸前的假发,时不时还怪笑几声。我总是忍不住笑她,并说“BEAUTIFUL!”然后她也笑,不过她是鬼笑,然后扑向每一个同学。这还不算,还常到其它班去吓学生。昨天下午我们一起去买了七个大南瓜,每个能有二十几斤,只有五个男同学,所以我和PAPPA(跟我一样大的孟加拉女孩),MS.OU轮流抱一个南瓜,PAPPA先抱,刚一接手便大叫“OH,I CAN’T!”真笑死人了!一路上我和她走在一起,说了一路,其实也没说太多的话,但是架不住水平都不高,所以一句话得用若干句话来解释或者重复。今天的南瓜派上了用场,要做南瓜灯,我和其他三个人一组,由我执刀。事先Kay 让我们每人画了图,我们组挑了一张比较容易操作的图(是我设计的)。我说一下步骤,Kay写的:

Buy a nice orange pumpkin.
Put newspaper on the table.
Wash the pumpkin.
Cut a large hole around the top. Use a sharp knife. Be careful.
Take out the seeds.
Cut out eyes, a nose, and a mouth.
Put a candle pumpkin.
Put the top on. Turn off the lights. Now you have a Jack-o’-lantern!
Ahhhh!

围着这些南瓜灯照了一张相,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洗出来。

我问Kay,你骑车来的时候就穿这身衣服?她说是,我说我不信。她就说早上她跟在一个人后面骑,过一个路口的时候,那人正好回头看到了她,“啊!”吓了一跳。到了学校,每个见了她的人开始都没认出她来。真逗!不知道她在家里是不是也这样闹成一团。

还听了几遍万圣节的歌,让我们跟着唱,很有趣的歌,节奏感很强,有的地方是说唱的形式。

 

10月30日 星期六

(李)

关于万圣节,我介绍几句。

万圣节-HALLOWEEN,十月三十一日。是一个恶作剧和款待人的日子。人们穿上幽灵、巫婆、僵尸或电影明星的衣服,小孩子挨家挨户敲门,喊“Trick or treat!”或者“Shell out”.意思是:你要恶作剧还是要款待我们;拿钱。这家人就要给孩子们糖、巧克力、苹果或者其它点心,这叫就“TREATS”。

人们把南瓜洗干净,做成南瓜灯,然后放在窗户上,做好的南瓜灯叫“JACK-O’-LANTERN”。有些人让孩子们唱歌或者在给他们“TREAT”前逗他们。有时一些青少年对不给他们糖果和点心的人家搞些恶作剧,把鸡蛋扔到房子的墙上,用肥皂涂抹窗户或者偷走他们的JACK-O’-LANTERN。

在加拿大几乎每个城镇,十月三十一日都是一个穿戏服和开PARTY的日子。许多人在他们的房子里装饰上骷髅模型、蜘蛛网和幽灵似的灯。在万圣节,你可以在晚上扮演其他人,也可以开许多玩笑。

 

11月1日 星期一

(李)

由于记错了日子,没能去街上看万圣节的热闹。到了学校,PAPPA和MS.OU都说他们的孩子昨晚出去要了很多糖,简直够一年吃的。MS.OU的孩子还得到了十几块钱。由此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昨晚楼下门铃一个劲儿地响。原来是小孩儿来要糖。中午我还吃了几块MS.OU的小孩要来的糖。

Raman(计算机老师)和Kay(英语老师)都留了一篇作文。一篇是关于二战中关于本国,要突出和平;一篇是关于本国地理。历史地理我一向不感兴趣,差不多是一片空白。晚上费了好大的劲才凑成老师要求的“至少十五句话”。

 

11月2日 星期二

(李)

我都说过计算机练打字对我来说只不过小儿科。上节课发的一张纸,我打完并按要求排完了版,而我周围没有人完成它。Raman检查完,他说“GOOD!”,然后又给我拿了一大篇纸让我打,一会儿就打完排好版,又去找Raman,“I finished the paper.”,“You finished? My God! You fast!” 哈哈哈!不知道明天会做什么。自从我上了Kay的课,也学会了她的笑声!

 

11月3日 星期三

(李)

10月30日夏令时结束,从此和北京时间相差十三小时。

在网上新认识个朋友,在一个英语聊天室里,发现很多都是中国人,聊了几句,发现竟有一个就在多伦多,上海人,从此时常在ICQ上聊几句。

下面是他在ICQ上敲的内容: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又气又好笑。知道怎么回事吗?请看下一个。”

“夏令时都结束好几天了,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我这几天一直过着比别人早一小时的生活,今天到了KERC才发觉不对还好我反应快,发觉情形不对,跑到一角落向个陌生人打听了一下,果然是!”

看完之后把我笑得不行,这人真笨!不过如果我不去学校的话,恐怕也会一直过着比别人早一小时的生活!坐在家里,只靠互联网并不能什么都解决,要了解万圣节,就要亲身去感受它(可惜记错了日子,没能到街上去看看),要了解加拿大社会,就要溶入它,至少要身临其中真正接触它。这是我的想法。

 

11月4日 星期四

(仲)

同样一份工作,同样一个AGENT,又出现在新闻组里。想想一直没有回音,就又打了个电话。他还能记起我,并且又询问了我几个问题,可是在一个关键处,我根本听不懂他的意思,他给我讲了几遍还不行。他建议我去上一个英语班,过一个月再打电话给他。多婉转的拒绝!没办法,my poor English,让我失去了一份本有机会得到的工作。看来我还要去上英语课,不过在那个ESL,我很怀疑对我能有多大帮助。

 

11月5日 星期五

(仲)

最近这两周发了不少简历,都是一些代理也就是职业介绍所,除了有一个因为我英语不好拒绝外其他都没有回音。听说上ESL课的地方有教如何找工作的班,就去问了一下,其实是为愿意做义工的人办的班,并不帮你找工作。但也报了名,一方面给自己找一个北美的工作经验,一方面锻炼语言能力,也就当是给社会做贡献吧!

中午在餐厅看到一个托福班的广告,就在附近,于是过去听了一次课,尽管只听了一个半小时,但因为是针对托福考试,同时对我最差的听说写几项都有专门的训练,所以感觉比较有效。冰洁上课的ESL班我不准备再去了,其实昨天我已决心再回那儿上课的,不过比较了今天的托福班以后,我觉得这个更适合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72@0)
2000-6-7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