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whitetiger (whitetige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by BlueVoice
==========================
我们第一次产生往女生宿舍放窃听器的想法仅仅是因为某天晚上提前断电。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已经躺到上铺,摊开一张《参考消息》正准备看,然而突然熄灯断电了,这让我非常的不爽,因为这张报纸来之不易,是我从别人的床头偷来的,更因为熄灯比平时提前了整整15分钟。最倒霉的是老八,黑暗中传来他尖利嚎叫声,“我的程序没存盘!”。

晚上夜谈不可避免的谈到了提前停电的事,最后讨论的结果是,主要原因是一楼住的楼管罗师傅今天挂了窗帘,而挂窗帘的原因肯定是他乡下的老婆来看他了;这就是提前停电的原因。我们得出原因后睡意全无,这时候本屋老六举着打火机回来了,黄色的脸上充满了黄色的笑容,“刚才57班大柱子说他被人引诱失身的事,嘿嘿,你们没听真可惜~~~~”

“嘿嘿……”,一直听我们讨论没出声的老王在一边悄悄奸笑。
“你们说女生宿舍晚上,比如现在会讨论什么?”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
“对啊……”老八也有些好奇。
“说什么,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屁,她们比你小子懂的多了;你小子看没恋爱过对吧?现在女生有几个高中初中没有的?你比她们纯洁多了。我考,那天我说这几天中关村卖盘的现在被打得我们光盘都买不着了,你们猜李蔚怎么说的?她接下来就‘你们又没毛盘看了吧?’,把我弄得当时……”,老四的观点。
“她们说不说黄色笑话?”老六的声音。
“那不一定。”老四说。
……
“嘿嘿……,放个窃听器不就知道现在说什么了。”黑暗中老王的声音。
“对啊,不知道有没有卖的?”
“这种东西一般没有卖吧?”
“喂,老二,你不是有个无线话筒吗,悄悄放她们床底下不就可以了。”老六说的话筒是那种可以用调频收音机来收听的话筒。
“不要叫我老二!”老二对这个称呼很不满,“那个话筒功率太小了,女生宿舍离得那么远,肯定不行的。”
“好,以后不叫了……,对了,老二,你那个话筒在哪里买的。”
“天意市场。”
“拿出来拿出来,我们先试试。”老八来了兴趣。
老八拿起话筒,光穿条内裤就蹦蹦跳跳跑出去了,边跑边对着话筒吹口哨;试验的结果表明,老二的话不假,老八出了男生宿舍的门我们就什么也收听不到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宿舍的人都萎靡不振、昏昏欲睡,但上午的课结束以后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天意市场,带着昨天晚上凑的54元7毛。

我们买回来的无线话筒功率要比老二的大,效果也要好一点,但要经过试验才知道是不是能用。

试验的过程是这样的,老四在楼上宿舍的窗户边收听,听不到就举起右手,我带着话筒往女生宿舍走,老八在我身后负责看老四的手势(因为我一个人有点害怕,其实他没什么用的)。但到了宿舍口,守门的不让我进了,说是要有女生签字我才能上楼。因此我决定先去找个女生再说,但刚出来,老八就把我叫住了,说我进了女生楼老四在楼上就听不清了。

凑钱买的话筒不能白费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试试改装一下行不行,班上电子线路和无线电高频学得最好的是女生,但绝对不可以找她们帮忙。

老王学得也还行,也是自己人,不过他未必肯帮忙。

果然,老王先是说不会,后来又推脱。不过,在我们得威逼利诱下,他屈服了。

我们对他说,“如果有人告密就要把他~~,老王你可以不听但不可以告密,为了不让你告密,你就必须来改装这个话筒。”

不过我们也做出了让步,方案由老王出,具体得改动由我来完成,因为我课堂上焊接收音机和万用表都是最快且一次成功。

改装的方法是这样的:×××××××(此处作者删去2001字)。

改装完之后小小试验了一把,效果良好。只需要到女生宿舍再试试就可以了,艰巨的任务当然又推给了我;但兄弟们提出了一些改进的试验方案,让我带着收音机上女生楼,话筒放到我们宿舍里,这样比较好掌握,也不用老八传递消息再站到女生楼前丢人。但我否决了这个建议,我决定自己带上话筒,如果效果可以就见机行事,把窃听器放起来,毕竟多上两次女生楼会引起怀疑的。老王还提出了一个最好的 建议:把话筒放到靠窗的那个床位附近,这样效果比较好,还可以同时用望远镜来看,AV都不少。

肉丝青菜汤是一个比较好打交道的女生,我不知道她这个外号的来历,不过听起来还不错;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是比较可行的,更何况她们宿舍还有一个十分漂亮的校花级人物,我早已经设计好了计策。,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后来她居然给我了大大的麻烦
“嗨”,下午下了课我叫住她,她走到我面前,好象十分高兴。
我的计策是,向她借一本书,借拿书机会上到女生楼。我问她有什么好看的小说,她向我强烈推荐了一本“穆斯林的葬礼”,我很感兴趣的跟她上了女生楼,那书其实我早就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兄弟们同时也在行动,老八在女生楼下面站着,装出等人的样子。

我一路和肉丝青菜汤不停的说话,方便宿舍里老四的收听。

好!宿舍里没有其他人,我从窗户探出头,看下面的老八,他的动作表明收听效果良好。

她把书递给我,我假装翻书,实际上在观察,以找到藏窃听器的最好位置。

“那个床谁的啊?”我指着靠窗那个,问她。

“你问这个干什么?”她警觉的看着我,让我非常紧张,竟然把实话说了。

“啊,是,我看见有人拿望远镜看女生宿舍。”我想,老四肯定听到这话了,真没面子。

怎么把她支开呢,我又问她有没有一本她肯定没有的书,她居然很乖的跑隔壁去帮我借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迅速拿出窃听器,撕开一卷胶带,把窃听器牢牢的粘到靠窗那个下铺的床底死角,这床和窗户,我们宿舍刚好一条直线;成了!我心里又紧张又觉得刺激。

当然了,回到宿舍我受到了热烈欢迎,并且大家破天荒的请我吃了小炒。说实话,那天我都记不得是怎么离开女生宿舍的了,连晚上自习干了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好象只是在等晚上熄灯。

漫长的等待啊,终于等到了熄灯,串门的男生也被赶走了。八个人都打开收音机,带上了耳机。频率是103.3兆赫……

“喂,我怎么收不到?”一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的老大拍拍我的头,把我的耳机摘了下来。他和我头对头,上铺。

“我……,你搞错没有啊?不是短波是调频啊!”我塞上耳机,有些扫兴,忽然觉得老大实在是狡猾。

说到这里,我必须打断一下,可能大家很不爽,就象刚才老大打断我一样的不爽,但不能不说。我在制作安装所谓窃听器的时候觉得刺激、过瘾,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什么别的,但我在带上耳机真的准备去听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怜悯和犯罪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很快被自己的好奇心踢到了东直门外;总之情况和我后来第一次往人家计算机上装后门的时候差不多。

“你们听到什么啦?”老六问。
“什么都没有,好象就是一些杂音。”
“不对,好象有床摇晃的声音。”老大听得很仔细。
“肯定不是杂音,白天效果满好的嘛。”老四说。
“嘿,不是杂音,等等,哈,是她们打呼噜的声音,你们好好听听。”其实是我猜的。
“哇噻,女生都会打呼噜,搞错没有啊?”
“真是,真是打呼噜的声音。我,谁啊,不会是咱们的校花吧?”老四的口气听上去挺怪。
“可能是她们宿舍最胖的那个。”
“谁?”
“才几点,就睡了,这些女生也不配合一下。” 老六啪嗒点燃打火机,看看了看表,“我靠!11点半了,今天熄灯怎么这么晚?”
“老罗这混蛋,他老婆走了?”,老八想起老罗就有气;可怜的罗师傅。
“没有吧?他还挂窗帘的呢。可能老罗今天太急忘了。”
“睡吧睡吧,明天再听了。”
“明天不要等熄灯了,大家早点回来,把门关好,口令‘女生宿舍’。嘿,我去借个望远镜,边听边看!”老六的声音充满了希望。
“看不着了,嘿嘿,今天有人把秘密泄露了。”老四把我今天对肉丝青菜汤说的话,抖了出来。
“啊,叛徒……”
“内奸……”
“……”
“我!想想,今天谁冒险上去装的窃听器吧!谁再骂我自首去……”我来了脾气。

其实,肉丝青菜汤长得并不算丑,可为什么有怎么难听的外号呢?第二天晚上,我忍不住想。晚上自习,我和老大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前面几排就是她。

“哎,你们怎么叫她肉丝青菜汤?”我正在想的时候,老大忽然问,好象看穿了我在想什么。

我不能在老大面前丢脸,于是开始瞎说。

“她啊,好象是,喜欢穿绿色衣服,穿着有点暴露,说话有点,啊,就是那个,你明白了。”
后来的事证明我的胡说居然不假。
老大看着肉丝的背影,若有所思。忽然,她回头看了我俩一眼,笑嘻嘻,我们大惊失色。我对老大说现在老想着窃听的事心神不定,干脆出去买点东西吃。老大听到有吃的,痛快的跟我走了;其实是刚才一回眸的眼神让我害怕,毕竟做了亏心事。

等我们吃东西回来的时候,快10点了,肉丝青菜汤已经走了;我们差不多也该回宿舍了,回去晚了可能那帮家伙不让进屋了。

今天晚上将继续窃听。不到10点半,我们就把门关上了,早已经洗脚刷牙,准备停当。

宿舍里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表情凝重,头带耳机,好象电影里的地下党员在作电台。

“啪嗒、啪嗒”,好象是拖鞋打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吱嘎~~~”,应该是有人做到床上了。

“吭呲,吭呲……”,咬威化饼?怎么没有人说话的声音。
大家相互看着,尽量发挥想象。
“喂!,看,她们没拉窗帘!”老六突然叫起来。“昨天谁说没看的啦,造谣嘛。我,没有望远镜……没借。靠!”
“哈,比以前拉更开了!怪了。快把灯关了。”
真的,她们知道有人偷看以后,反而把窗帘拉开了。
老王躲在下铺悄悄的看,他有望远镜,去年国庆去看升旗,他在天安门捡到的。老四也有,两个人看得来劲。不过他们好象也没有看到什么,因为我也没听到什么。
“把望远镜借我看看……”
“快听!说话了,她们有人说话了。”
宿舍里又安静下来,耳机里传来女声,我听得有些紧张。
似乎有两个人。
她们在说着自己宿舍的某个女生,抱怨她总不肯借笔记给人抄,太小气云云,话音中夹杂着啃什么食物的声音。似乎她们寝室门开了,进来了几个人,耳机里各种声音开始大起来。

但在这个时候……
“梆梆梆!梆梆梆!”,突然有人砸我们宿舍门,大声而且急促。
整个612寝室马上充满了恐惧,个个面如土色,看着抖动的门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儿,老六第一个镇静下来了,“谁啊?!”
“我!”,对方的口音听不出来是谁。
“口令!”
“口令个屁,快开门!”
“是老七,快开门吧。”老六听出声音了。
老八开了门,老七抱着一堆书进来了,“关什么门啊,灯也关了,才十点半啊;干这种事,也不怕被学校知道了开除。”
“我靠,以后不说口令不开门。”

直到老七洗漱完毕,插上了门,大家才放心窃听和偷看。
真后悔上星期天在工体把望远镜扔出去打人了,要不现在我也可以看看的;现在没有谁会借我看的,肯定。
窃听器里的女生们似乎也洗漱完毕了,隐约可以听到放脸盆的声音。
“喂,非礼勿视,你们现在可不要看了,人家要睡觉了啊,罪过啊,罪过啊。”我不知道是嫉妒还是良心发现。
“看得见就好了!都挂蚊帐了……窗帘拉上了……”
耳机里有人说要透透气。
“哈,窗帘又拉开了,她们是不是故意的啊,听见了么,要透气,透明就好了。”老四的声音象一个侦察兵报告情况,说得其他几个人心痒痒。

终于有感兴趣的话题了。她们开始谈论校花被人追的事。
“那天我到教室,一开门,就发现他一个人在那里坐着,吓死我了……”
“怕什么啊,你没有叫他请你吃个和路雪什么的?”
“你们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回宿舍,到了花圃边那个路口,他一下子闪出来,拦着我,非要塞给我一封信……”
肯定是校花的声音,她不是我们班的,只不过和我们班的女生住一个寝室,因此也不知道那个“他”是谁。
“信上写什么啦?是不是……”一个女生用很有经验的口气问,说完似乎在翻身,吱咨嘎嘎的声音淹没了话语,什么也听不清了。
“那儿啊,……我吓的,赶紧塞还给他,手忙脚乱的,我还看什么啊,你们搞错没有啊?回来我都很慌死了,上楼把脚都扭了。”
“原来你脚是这么扭的。他也太鲁莽了,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明显是李蔚的声音和口气。
“今天他又找我了,说明天下午请我吃饭。”校花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情报都泄露了,哈哈,不应该。
“好福气啊,多点好菜;对了,在哪儿吃啊?”有人问。下面的回答可是我们大家最关心的。
“就在那个,那个……”我靠,快说啊,你到是,我心里忍不住想。不过……
“在~~~咨嘎,吱咨嘎嘎”不知道哪位女士翻身把床弄这么响,后面的回答根本没听清,没听清事件将要发生的地点!可惜。

“我靠!”老王出其不意的发言了,“你们有没有听清楚刚才说什么了?”
“没有啊,吱咨嘎嘎的。关键地方啊,可惜了……老四你听清了吗?”
“我?没有。”
“哪个天杀的肥猪,翻身也不挑个时间;都怪你,不应该把话筒粘到床板下面,吱咨嘎嘎的什么都听不清了。”老八认为责任在我。
“明天你快去换个地方!”老六什么都没做,要求还不少。
“要去,老六陪我去。一个人不干。至少找个人把她们引开吧?”我说。

女生楼灯灭了,我们宿舍的偷窥者也歇了,其实他们可能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女生早知道这些了。女生们又开始给校花出谋划策。她们都认为校花应该赴宴。

*提醒:如果你是女生,你那么请接着往下看;如果你是男生,请跳过这一段。女生们要注意,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别的女人指点你对付男生的方法,原因是这些人多半都在有意或无意的骗你(最可怕的第一是她们嫉妒你,第二是她们很可能是那个男生雇佣的说客;总之要把你推入火坑而后快);这方面考虑别人的意见千万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她们的计策并不高明,只教她是应付各种场面。我觉得她们一定把自己认为最高明的计策都藏在自己肚子里,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而把自己最好的主意告诉她的,多半也不是什么高明的人。

在她们睡后,我们开始了热烈讨论:这个男生到底是谁、他的方法是否可取?他能不能成功?

那个男生是谁当然只是瞎猜,主要还是讨论事件本身。等我们知道那个男生是谁,是大概两年后的事了。

老六和老二认为,他可以又机会成功,关键在于这一顿饭,能否把握机会;开始的勇气很可嘉。执不同意见的老八认为,绝对不会成功。因为他根本没有给对方留下什么好的第一印象。我也认为他不会成功,因为他只有勇气,缺乏计谋和艺术性。其实我心里也不希望他成功,不管他是谁。老大的意见是,关键要看校花自己是否愿意;老大说,如果校花她喜欢,就会认为他勇敢而且浪漫,如果她不喜欢,就会 认为他粗鲁而且没有情调。最后的结果是大家认为老大言之有理,不过也认为他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也许也有不希望他成功的因素吧。老四和老王没有发表意见,老七已经睡着了。

那就要听听明天晚上的结果了。

第二天上课,612宿舍的几个都困得要死,老大居然在政治课上打起了呼噜。我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睡着,但却不由自主的跟老师举的例子开始做梦了。猛踢一脚惊醒后,发现笔记上的字都好象天书,曲里拐弯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上午的课完了以后,老大给我一张纸条,别人说是给我的。上面写的大概意思她是对我仰慕以久,让我今天晚上自习之后十点半到某地见面。她是谁呢?老大说大概是昨天晚上自习我和他出去吃东西时有人塞进来的,那人肯定是慌张之中塞到了他的书里面。

我看着纸条,不知道怎么办。我并不是不敢赴约,我必须考虑到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有可能真是一个对我有好感的漂亮姑娘。

也有可能是一个对我有好感的不漂亮姑娘。

甚至可能是别人的恶作剧,等我到那里赴约,他们会用各种办法来作弄、取笑我。这才是我需要注意的。

我想起了经验比我丰富的老四,希望他能给我点帮助,但我一下午都没有看到他。

只能自己来做决断了。我必须考虑好再行动。

纸条上的字写得不错,有点柳公权的风格,女生能写这么好的字么?凭我这几年抄作业和笔记的经验判断……难说,不过也不一定。

纸条上的文字很简洁,如果是男生的恶作剧,必定会写很多甜言蜜语来引诱……

想了半天我发现自己早就决定要去看看,只不过心里找点借口给自己壮胆。但一定要去晚一点,必须先看看等待我的人是谁。
我决定今天晚上去赴约了,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义无返顾,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今天晚上不能窃听了。

又是一个心神不定的晚上,自习我几乎什么也没干,只是赶完了不多的作业。肉丝青菜汤也没有向往常一样在我们前面自习,难道是她?天……。老大在我的身边,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他答应我一定要保密的。如果这是恶作剧,他也是想作弄我的人之一,那也不会在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约会的地点是主楼旁边的树林,里面有座位,微微有点光亮,我觉得是约会的好地方。我到那里的时候,主楼快关灯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似乎很安静,树林里虫子的叫声几乎可以盖过我的脚步声。

有人……,女的,似乎有刚过肩的长发。

靠着树背对我站着一个人,好象是穿的连衣裙,风把裙子的下摆微微拂动。

黑暗中看不清裙子的色彩。但愿不是绿色。

应该不会是男的装的吧?

我该怎么对她说第一句话呢?

到后来我才明白,考虑约会的时候说什么是极其愚蠢的。

我轻轻走,悄悄的看,似乎偷看一般,顺着小路在树丛中拐了几个弯,离她越来越近。微微的星光中,她靠着树,长发和裙子都随风飘动,从侧面甚至可以看到她亮晶晶的睫毛,在哭?

我鼓起勇气,走到她的面前。
……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黑暗中他们仍然在讨论,见我进门,马上有人问我今天晚上约会的情况。

一定是老大这家伙泄密了,我想。但很快其他人向我证明了老大的清白,他们是刚才从女生宿舍哪里窃听来的!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大约快11点45的时候,一个女生在宿舍里对另一个说看到我在漆黑的小树林里和某个女生说话,这些都被我门宿舍的七个兄弟听到了。她怎么会看见呢?今天晚上的一切让我糊涂了。

我什么也没对宿舍里的人说,因为今天我在树林里遇到的人并没有约我……

慢慢的我终于想明白了,那个在宿舍里说我约会的女生,肯定就是写纸条的那位!她去晚了,正看到我在树林里和别人说话!
他们为什么没有听到她说说下文呢?因为,……因为话筒的电池没电了——实验时用的电池是老八从老二的菲利普剃须刀里偷出来的,后来忘了换新电池了。

看来我今天什么都不亏,哈。

那天晚上看的那一幅画让我一直记得,美丽,我觉得甚至是完美。但我没想到我竟然因为这一幅画去喜欢上一个人……,两年后我们又来到那片树林,我问她那天为什么一个人呆在小树林里,她仍然只是看着我,什么也不说,脸上的表情和那天晚上一样。

接下来当然是继续讨论关于窃听器安装及电池更换的问题,我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建议:不要把窃听器之只当作满足自己不健康心理要求的工具,而是要用窃听器来掌握女生们的心里动态,以方便我们对女生的思想工作。后来这个建议被广泛采纳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大家现在关心的只是怎么样给窃听器换电池和换个更好的地方藏窃听器。

老王提出了一个巧妙的方法,买一个用电的会说话的芭比娃娃,把话筒放到娃娃里面,并且改装一下话筒,让话筒使用芭比娃娃的电池,这样,把娃娃送给某个女生之后,她会自己更换窃听器的电池。

但是,这个大家认为很巧妙的主意最后准备实施时却被否决了。是以一个宿舍还是以某一个人的名义送呢?要是以一个人的名义,送大家凑钱买的芭比娃娃,是否有公款泡妞的嫌疑?其他人肯定不干。要是以宿舍的名义送,似乎动机又有点让人怀疑。

最后我建议老六贡献出他哪个精美的小箱子,把话筒放到箱子里,锁上,然后托个女生保管,要换电池的时候再要回来,没有什么风险;小箱子上有小窟窿眼,窃听器放进去还可以听到声音。

老六出人意料的痛快答应了,痛快得让人都不放心。老王补充说,还要对对方说,要让箱子里的东西保持通风,防止她们把箱子塞到柜子啊什么东西里面,白费我们的心机。

最后,艰难的任务交给了我和老六执行。老六善于迷惑女性,能吹善拍,深得女生喜爱,而且脸皮比较厚,用来引开女生他是最佳人选。而我的任务就艰巨多了,我必须在老六把她们从宿舍引开的时候把话筒从床底下拿出来,换电池,再放到老六的小箱子里。

首先我必须装出一副老实象让她们放心,其次老六必须给我足够长的时间。豁出去啦……

我之所以甘愿冒险,实在是那天晚上的遭遇让我对了解她充满了渴望。

第二天下午,乘着大部分女生还在教室图书馆苦读,老六叫上了我们班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当然啦,是和肉丝青菜汤、校花一个宿舍的,名叫罗惠,领我和老六上了女生楼。

任务的完成比我想象的顺利得多,老六在她们隔壁的宿舍引起了一场争论,直到我安装好了窃听器,并一个人坐在寝室里等得不耐烦了,才跑过去叫他,老六正在六、七个女生中谈笑风生,游刃有余。老六郑重的把箱子交给罗惠,托她好好保管。罗惠问老六箱子里是什么,老六笑而不答,只是说,这东西需要通风。

晚上我们一切照旧。这几天我们发现,有几个女生的声音似乎从来没有被听到过,不知道是话筒的原因还是她们从不说话,让人失望,希望今天能够听到。

耳机里传来一串脚步声,女生们回宿舍了。接着又是一片寂静,大概是去洗脸了。

等耳机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我们都听出来了,是肉丝青菜汤的声音,她在问罗惠今天老六给了她什么东西。
“罗惠啊,听说今天有男生放东西在你那儿了,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神神秘秘的。还说要通风,大概怕发霉吧。”
“打开看看,说不定有什么秘密,快拿出来。”肉丝的话让我们吃了一惊。
“就是,打开看看。”有人附和说。
“就在那桌上,锁着呢。”
“这箱子还挺漂亮啊。你有钥匙吗?”肉丝不依不饶。
“没有。”
“快把钥匙拿出来吧,他跟你关系这么好,你会没有钥匙?”
“我哪有钥匙?!你们要真想看自己撬好了!”看来罗惠被激怒了。我们,特别是我和老六紧张不已,老六一边听,一边看着我。
“我撬了?”
“撬!但是出了什么事,你自己负责”
“撬就撬!”
……
“快,把你的螺丝刀借我使使,对,十字的。”
“别弄了,会被人家看出来的。”好象是校花的声音。
“不会,不撬锁,把扣的螺丝扭开就可以打开了,装好了看不出来……”
我靠!完蛋了,她们来真的啊。大家都紧张起来,相互看着,静静听着,等待下一步的发生。
“螺丝刀,……钳子也给你吧。”

To Be Continued......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7978@0)
2001-7-19 -05:00

回到话题: 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