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加拿大围城故事2

gshgxc (ca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加拿大之围城故事 -- 2
3/16


Salina
以后的几天,我过得无知无觉的,只有大脑疯狂地旋转着,任你怎么努力也不肯停下来。
以往和他在一起时的情景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在脑子里过着。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他在信里会写什么。而我又象是在躲避着一种明白无误的答案,一遍又一遍地体会着电话
中那几句话里的“柔情蜜意”,不断地说服着自己,鼓励着自己。

小敏来电话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是圣诞节的前夕了。“嗨,你这两天都干什么
了?也没来过电话。我也是,这么多天也一直瞎忙,一晃就过去了,也没给你打过电话。
你生我气了吧。”我定了定神,一算日子,可不,真是好几天过去了。不过,我倒真感谢
小敏没来电话,否则我真不知怎么去面对他们两口子。“没有。我就在家呆着来着。”
“你怎么说话没精打彩的?你丈夫那边有消息吗?”小敏关切的问。“来过一个电话。”
“是吗?都说什么了?”这个问题提得好。现在想想,他电话里真是什么都没说。“有什
么不好的事吗?”听见我这里犹豫着,小敏着急地问,她知道我们最近不太好。“没说什
么,就问问我好不好,还说给我写了封信。”我听见小敏那边长出了口气,“这不挺好的
嘛。我说你呀,就是没事瞎想。这不挺正常的吗?”小敏那种自信的语气感染了我。都说
旁观者清,大概果真如此。但愿都是我瞎想出来的。小敏那边又说话了:“我们买了辆
车,一会儿我们开车去接你。我们还想去你那儿坐会儿,我要给小刚忆苦思甜。”

看来还是小敏说的对,夫妻俩在一起比什么都好。这不,我这里马上就成了忆苦思甜的糠
饽饽了。我得马上收拾收拾,别太给“旧社会”丢脸了。

他俩很快就到了。我上去给他们开门。小敏已经站在门口,背后停了辆旧汽车。一个男人
正站在车门前锁车。那便是小刚了。小刚锁了车走过来,小敏给我们介绍着。小刚热情地
跟我打着招呼,一口的东北腔。他穿一件紧口的皮夹克,下面是一条牛仔裤。他的脸比照
片上老一些,已经没有了学生气,多了些老成和粗犷。我一边让着他们进门,一面夸着他
们的车。“你们真行,这么才几天车都买上了。”两口子一听这话都很高兴。小刚看着小
敏说:“要不,咱先给她看看咱的车?”小敏让我下去穿件外套。我很快又上来了,随着
他们来到了外面。


小刚熟练地起动着车,然后下来给我指点着。我不会开车,对车一无所知,只能泛泛地夸
一夸。我倒奇怪小刚是怎么学会开车的。小敏在一旁告诉我,小刚对出国做了全面的准
备,驾驶执照在国内就考下来了,到这儿来又重考了一次,因为有基础,一下子就过了。
我一面赞叹着小刚的能干,一面心想,也许我那位来了也会是这样。心里面不觉有些惭
愧,觉得自己小看了丈夫,对他唠叨地太多,可能伤了他的心。

看完车,我们三个人都来到我的房间。小刚四处看了看,感叹着。看来小敏忆苦思甜的目
的是达到了。我们很快就离开家,出门采购去了。

圣诞节这几天,我过得挺快乐。他们两口子到处玩、看街灯,逛商店,每次都带上我。开
始我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他两口子也好久不见了,我不该总和他们在一起。几次推辞过,
都被两口子劝得没话说,我看他们是真心,就不再客气,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感激。我丈夫
电话里的带给我的不祥的感觉渐渐地被冲淡了。和小敏两口子处得越长,我越急切地想把
我丈夫办来。圣诞次日的开箱节甩卖上,我还给丈夫买了件花衬衫,当天寄了出去。我想
圣诞节一过,就开始给他办探亲。


小刚果真象小敏形容的那样,是个能吃苦的人。新年刚过就干上了送广告的工作。这儿的
一、二月最冷,有时气温低到零下三十几度。雪常常一下就是一天一夜不停,我住的那个
半地下室的小窗常常被雪埋得不见天日。我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出去扒雪,让我的
小屋透进点亮光。小敏带着小刚去旧衣店买了身厚重的棉衣,还有皮帽、手套、靴子之
类。小刚穿上那身“行头”,就象变了个人一样。特区那个能干的经理不见了,站在我们
面前的,是个带有几分粗犷的体力劳动者。

小刚爱交朋友,很快就认识了一大堆人,有小敏的同学,也有他打工时的同伴。小敏周末
时喜欢把她的同学请到家里来玩。留学生里男多女少,一个女孩子请客,请的无论是单身
还是有家室的都不太方便。现在有了小刚,小敏就有机会显示一下她作家庭主妇的本领
了。小刚更是好客,每天下班时,总要开车送个同伴回家,有时候就把人拉到自己家来。
吃了饭,又聊到半夜才走。小刚很健谈,从国际大事到做饭的秘诀,他都有自己的见解。
他也很固执,常常和客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尽管如此,他家里还是客人不断,因为小刚
还是个很有风趣的人。就说他送广告这份活吧,经他一说,每天有趣的事还真不少,让你
觉得这工作挺有意思。所以他家里常常是小刚坐下开讲,周围的人就不断地哈哈大笑。

一月初,新的学期又开始了。不久,我丈夫电话里提到的那封信就到了。虽说我心里已经
说服了自己,克服了那种不祥的感觉,可这封盼了很久的信捏在手里的时候,我还是鼓了
半天勇气才敢把它拆开。

信不长,字迹工整。语气是平稳的,就象那天电话里一样。我的心却象被坠上了一块巨石
投放在很深很冷的海里,越沉越深,越深越冷,越冷越黑。我丈夫说,他仔细考虑了我那
几个月来反复和他说明的情况,觉得我出国的选择是对的,应该坚持走下去。他对自己则
另有想法。他说他挺满意现在的生活,出国对他未必是件好事。权衡得失,他觉得得不偿
失。他说他相信重新选择对我们俩都有好处。他说我心挺好,人也聪明。他还说我是个挺
好的妻子,他挺感激结婚以来我为他所做的一切。他祝我以后有个幸福的家。信写得简单
明了,你绝不会有第二种解释。

以后那段日子,我甚至不愿意再去回想。我大病了一场,有三、四天躺在床上。多亏小敏
那两口子,跑前跑后的照顾我。反正我的生活里无论发生了多么大的事,我脚下的地球还
是一如既往地转着。我刚觉得能从床上爬起来了,马上就上学去了。书,我还是得读,尤
其是现在。如果我因此把学位给丢了,那我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一无所有了。我比以前更深
地埋头在图书馆和实验室里,用紧张的学习和工作充填我空虚寂寞的心。

这个学期过得是出奇的快。当我从学习和工作中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四月底了。从这
时候到九月,是加拿大最美的日子。白雪和严寒暂时离开了这片土地,取而代之的是绿油
油的草地和温暖的阳光。虽然我的心仍时而不时地感到刺痛,但我已经能平静地对别人谈
起我的婚变。我也可以让我的心放松下来,欣赏周围美好的一切,不必担心伤感的泪水会
在我不小心的时候不争气地流下来。

小敏最近常到我这儿来。开始我以为她是怕我一个人寂寞,来和我做伴儿的。后来发觉事
情有点不对头。她总抱怨这个学期很累。我开始和她玩笑说那是她伺候丈夫太尽心尽意的
结果。小敏诉苦说,小刚太好客,每天都整一屋子的人聊天儿,她没法静下心来学习。这
一点我倒是知道,我每次去他们家,几乎都是宾客盈门的。他们家里地方又小,床上、桌
旁坐得满满的。我这人也爱热闹,但天天如此,我怕是也会无法忍受的。不过我看到小敏
一付夫唱妇随的样子,也觉得很不错,反过来倒怀疑自己性格上是不是有些孤僻。

夫妻间的事,我总觉得是不好插嘴的。两口子嘛,天天在一起,哪能没个磕碰。你看他们
今天吵得仇人似的,明天又好得如胶似漆。我只能表表对小敏的理解,再站在小刚的位置
替他说两句话。而且我也很了解小敏,她是很怕一个人生活的。其实她不过是想找个人聊
聊。女人嘛,除了丈夫,还需要个女朋友。有些话,只有和女伴说过了,才觉得痛快。何
况我现在的处境,更是小敏发泄的好地方,因为我虽然没有她所有的那些烦恼,也实在找
不到什么让她嫉羡的地方。她可以放心大胆地说,而不必担心因此失掉了心里的平衡。

夏天的这四个月,只要你在学校有资助,就会过得比较舒服。因为这四个月是假期,你除
了给老板(给你出钱的教授)干活,不用上课。加上这四个月有很多的公假日,星期一不
上班,净是一个个三天连在一起的长周末。小敏最近的情绪不错,小刚利用长周末带她转
遍了周围的国家公园。每次回来,小敏都拿了一大摞照片来,他俩的身影就留在了世界著
名的山水之间了。小敏还学上了开车。有时候,他俩人带我买东西的时候,就是小敏开的
车,虽说从小刚的话里听来,我们坐在车上还时常有惊无险,但他们目前的日子已经和我
出国前理解的外国生活相去不远了,我心里是非常羡慕的。

小敏并不满足,她觉得象我们这样身无分文,又没有什么背景的外国人,只有读书拿到这
里的学位,才能得到本地人的承认。她瞧不上小刚这付一天到晚满不在乎的态度。她毕竟
比小刚早出来一年,对这儿的实际情况更了解一些。作为外国人在这里读书,要付出比本
国人更大的努力。先说英文这一关,就要下很大的工夫。虽说人在说英文的环境里,但作
为成人,这英文可不是自然而然就学得会的。唐人街上有的是一句英文不会说的老华侨。
小敏深知这一点,她当然不能想象自己的丈夫会送一辈子广告,或是在唐人街上开个几张
桌子的小饭铺。她自己奋斗了几年,现在又读上了博士,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也和他一
样,在社会上做个体面的白领。她不喜欢丈夫整天和那些打工的混在一起,她希望小刚能
多接触在学校读书的人,因此长点上进心,有时间好好学英文,赶快读上个学位。

小刚是个很要强的人,也是个挺男子气的人。他希望做个强者,象个真正的男人,挑起家
庭的担子,让妻子过得舒心满意。对北美这块地方,他并不了解,但他听说过很多奇迹般
的故事,也亲眼见过无数来自这个世界的人。在特区,他也和他们打过交道。那都是些充
满自信,出手大方的人。他喜欢读那些在这个世界个人奋斗的故事,他知道福特、雅柯
卡,他们的故事让他兴奋不已。在特区,他也小试过身手,虽然没有大红大紫起来,也算
是见了一些世面。如今他终于有机会踏上这块神奇的土地了,他怎么能不激动呢?

开始送广告的时候,他还沉的住气,他崇拜的那些名人当年都是这么开始的,他一个无名
小辈并没有什么可不平衡的。当他知道和他一起干活的人,有的已经来这儿两三年了的时
候,他瞧不起他们。他有一次当着我说,他下个冬天绝不会还送广告的。

他渐渐地有些气短起来。我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他在小敏面前变得特别嘴硬。每次我去他家
时,他总是在和小敏争着什么。说起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象做什么菜的时候,老抽
比生抽更好,还有这里烧煤气比烧电更便宜啦,等等。我站在中间,向着谁都不好。倒是
小刚有一次说了实话,他说他英文虽然学不好,但不见得懂得的事情一定要比个博士少
些。

我私下里提醒小敏这一点,小敏其实知道得挺清楚。她说:“我不是不了解小刚,他是什
么事都不肯认输的人。可英文这东西,你不下苦工夫不行。我也知道他打工回来挺累。他
要是好好休息我也没意见。可他宁可找一屋子人来闲扯,也不愿静下心来看书。还弄得我
也没法看书。我要是一抱怨,他就说我既然书读得那么费劲,不如索性不读。我觉他现在
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我觉得小敏的烦恼也是很有道理的。一次去他们家时,小敏还没从实验室回来,我就和小
刚聊开了。我问他:“你每天打工累不累?”小刚沉默了半晌,才叹着气对我说:“我不
是那种二百五的人。零下三十多度,我在外面走,心里是什么滋味,你们知道吗?这地方
什么人才去干这份工作,都是些最没出息的人。我都没法告诉他们我上过大学。”小刚越
说越激动,脸涨得通红。“可我新来乍到,英文也不好,我不干这个干什么?当着小敏,
我一个当丈夫的也不能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呀。小敏并不理解这些。一天到晚净是上学、
读博士什么的。我不相信,这世界上,除了这些,别的工作就一钱不值吗?”

小刚激动得难以自持,跑到厨房去一气喝了一大杯水。我说:“你干什么,我想小敏都没
有意见。可在这儿,你无论干什么都要用英文呀。小敏也是为你好,你自己不是也不喜欢
现在的工作吗?”“那也得慢慢儿来呀。英文这东西,我在大学就头疼。当时靠点儿小聪
明过了关,谁想到了这儿又栽在它手里了呢?我大概就是那种缺乏语言天才的人。”我劝
他说:“这英文也未必象你想象的那么难,只要你认真盯着一本教材学下去,托福还是能
过的。这门槛一过,真上起学来,中国人那个也不比洋人差。”

小刚想了想说:“也许是。不过我觉得你们女的就是虚荣心太强。干吗非把男的逼的个个
都去读博士呢?我这个人是个挺顾家的人。别管我干什么,我保证不会让老婆受苦的。其
实小敏她啥心都不用操,就在家呆着,愿意干啥就干啥,那样有多好。这地方,就算是打
工,当个工人,也能买上房子买上车,舒舒服服过日子。你就看小敏吧,看她一天到晚烦
心的样子,我看这书就读得不值。”

小刚这番话,涉及的东西太多,我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无言以对。要说有吃有穿,那我没有
问题,夫妻感情也一向不错。可我还是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外国来,辞掉了老师的工作,回
头做学生,直做得丈夫离开了自己;快要人到中年了,又成了单身。我也常常怀疑自己的
选择,可想想当初出国前义无反顾的劲头,以及还没有出成国的同学来信中的不平和,才
感到出国也是件别无选择的事情。

夏天再好,毕竟也得过去。转眼又到了九月的新学期了。小敏和小刚虽然时有磕拌,但大
概就象小敏当初总结的那样,夫妻两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强,总之,两人还是相伴相随
的。我学位要求修的课也修得差不多了,这个学期除了实验,来自作业、考试方面的短期
压力小多了。小敏和我的情况差不多,我们俩都感觉轻松多了。当然,人无近忧,必有远
虑,我们还不能太放松。读博士期间还要争取多出些论文,为以后找工作创造点好条件。


说到找工作,每个人心里都不轻松。无论什么专业,读到博士学位这份儿上,出路都是很
窄的。除了去研究所搞研究,也就是在大学里教书了。北美几千所大学里的博士们都挤在
这有限的几条路上,竞争自然是很激烈的。我现在独身一人,全无依靠,当然只有硬着头
皮往前走,别无选择。在我看来,小敏比我的情况好,她有个丈夫,就是往前走,也走得
不那么寂寞。

小敏却不那么觉得,她似乎操心的事比我还多。她白天在实验室忙碌着,晚上在家连哄带
吓的逼着小刚学英语。有时候,两口子拌了嘴,就到我这儿来哭一通。有一次她哭哭啼啼
的对我说,她很羡慕我,她说她一个人走得就够累的了,可还得推着另一个人走。小刚对
她的苦心全不理解,不但不配合着往前走,反而还故意向后拽她。她说她有时候真想撒手
不管了。

小刚那里,我知道他英语进步得很慢。他的语法基础很差,单词量又小。他是个坐不住的
人,拿起书来,不是打嗑睡,就是乱开小差。小敏深知他这一点,毕竟小刚离开学校七、
八年了。所以小敏总是尽量创造个好的学习环境,她不再请自己系里的同事到家里来了。
就连我也很少上他们家了,只是有时一起去买东西。小敏闷了的时候,就上我这儿来,说
是让小刚一个人在家好好看书。只要小刚答应看书,小敏马上变得百依百顺的。

小刚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一部分原因也和他找工作不顺利有关。他上个冬天送广告的活
儿确实让他吃了不少苦,他这个冬天是绝不打算再干这个了。他从这个夏天就开始找工
作,到现在还没什么结果。这一年,全北美的经济都不景气,加拿大更是如此。很多企业
都关门了,饭馆也一家家的倒闭。小刚听英文的能力有所提高,但话还很不容易说出口,
找工作只能局限在中国餐馆。即使在中餐馆,他也招呼不了客人,只能在厨房干。找工作
的不顺利对他的自信心打击很大。他在小敏面前变得更加乖戾。无论小敏说点什么,他都
要想办法反驳。我去他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也是因为那里常常空气紧张的缘故。

小敏倒是越来越经常地来我这里。开始,她还经常抱怨小刚带给她的烦恼,后来,她反而
不说了。因为,我不能总附和她的抱怨。我要说她的状况比我好,因为她有丈夫,学问做
不下去了,还有家,而我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小敏不同意,她说我的有利之处是还有
选择的机会,而她却别无选择。我听了她的高见真是哭笑不得。小敏见我不以为然,就不
再继续这个话题。

一天晚上快半夜了,我已经躺到了床上,小敏突然跑了来,说是要在我这儿过一夜。我马
上想到她大概又为什么和小刚吵了架,就先把她让进来,有给她倒了杯水,准备听她开
讲。她倒一反常态,看上去相当平静。我只好先开口问她。她喝了半杯水,把杯子举到齐
眉的地方,眯缝着眼睛,象是在实验室里看实验样品。然后她就象宣布实验结果似的对我
说:“我打算和小刚分开过。”我倒并没有太当真,因为他们虽然有磕碰,但总不至于分
开,一年前小敏坐在同一个位置上大夸小刚的情形,我还记忆犹新。“我想在你这儿先住
两天,等我找到房子就搬走。”这话听起来可就不一样了。我正要张口问什么,电话响
了。这么晚了谁会来电话呢,我正嘀咕着,小敏说:“要是小刚来的,就说我不在。”

我走过去拿起电话。的确是小刚来的,问我小敏在不在,我自然不会瞒着他。他一听,就
告诉我马上来。我告诉了小敏,她把头转向一边,一付不满的样子,也不再说话了。

没过一会儿,小刚就到了,气哼哼的,脸涨得通红。进了门,就直愣愣地站在屋中间,衣
服也不脱,马上要走的样子。我看两口子僵在那里,就劝小刚先脱了外套,坐下喝口水,
让他有话慢慢谈。

小敏先是冷冷地问:“你来干什么?”小刚也不看她,耿着脖子瓮声瓮气地说:“叫你回
家。”小敏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那日子你自己过吧。”小刚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敢
紧从中调节:“这是干吗呀,两口子过得好好的。小敏书读得挺不容易的,小刚你就多体
谅些。小敏你也别太心急,小刚一天到晚打工挣钱也不容易,那还不都是为这个家吗?”

小敏很轻蔑地甩出那么一句:“知道不容易呀,就得上进!象他那种人呀,也就配给人家
打下手,不但干活卖力气,而且心满意足,没有野心。多好的人呀!”

小刚也不含糊:“你甭臭美。读博士有什么用,那不照样找不到工作。就你们系那帮穷酸
博士呀,一个个那个瘪三样,想找我这份工作还没人要呢!”

“我都替你害臊!能扛大活倒成了什么值得显摆的事儿了。你这种人呀,满地都是,要多
少有多少。你所谓的那帮穷酸博士是干不了你这份活儿,可是人家读了博士能干的事,你
也干不了。”

“甭博士长博士短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找张镜子来照照,快三十的人了,还那么不明白
事儿。臭美也轮不到你呀。掂量掂量这学校里三十多岁没结婚的博士,哪个不是有点毛病
的。我都替他们难过。你要走我也不拦着。好歹也做了一场夫妻,我得替你负责任。”

小刚就是有这个本事,到这时候也没忘了开玩笑。大概他心里也渐渐平静下来了。我赶紧
见缝插针地说:“小刚,你别小瞧了小敏。你当初可追得不容易。”“是,是,是。”小
刚赶紧找台阶下。“我到这会儿不还是革命没到底嘛。还要继续努力。”

气氛缓和多了。我们三人又坐在那儿闲聊了一会,他俩口子才谢了我离开了。我一看表,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不知为什么想起来,小刚没来的时候,小敏第一次请我去她现在
这个家那天,我又回到这个小屋的时候也是这个时间。从那时到现在,还不到一年。

这次吵架象个开头,从此,他俩三天两头吵架。不是经常打到我这儿来,就是打电话来叫
我去劝架。小刚好象是用光了他的好脾气和幽默感,人绷得紧紧的。他们吵架激烈的程度
也日益升级。有一次,我被叫到他们家去,一进门吓了我一跳,小敏满手是血的站在门
口,流着眼泪,小刚双手枕在头下,仰躺在床上,镜子碎成两大块,断在墙边,桌椅被推
得歪七扭八。我赶快招呼小刚起来,让他看看小敏的手,我则收拾着桌椅和碎镜片。那次
从他们家回来,我到真是感到解脱的轻松。想着他们互相毫不吝啬地说苛薄话,我感到阵
阵心寒。不知道和一个对自己说过那番话的人,还怎么能同床共枕。

一转眼,又到了圣诞节前后了。两年了,我仍然住在那个小屋里。时间长了,好象一切都
习惯了似的,虽说外面是一片火树银花的节日气氛,自己仍然能躲进小屋成一统。我今年
买了个新彩电,又花钱接上了闭路电视系统,可以看到美国和加拿大的二十几个频道。我
不再象以前那么容易伤感,也学会了自得其乐。我买好了一大堆吃的,红烧的红烧,清炖
的清炖,放在冰箱里。我准备把自己埋在被窝里,看着电视,吃着冰箱里那些好吃的,舒
舒服服地过这个圣诞节。

圣诞节前夜,门铃却不甘寂寞地响起来。是小敏地站在门口,我赶紧把她让进来。“这是
干什么?大圣诞节的。”我想他们准是又吵架了。小敏放下手里的提包,又出门去拽身后
的箱子。我看见路灯之下,他们那辆汽车冒着白汽,正在开走。我想冲出去招呼小刚,被
小敏一把拉住,我只好帮她把箱子抬进来。

进得屋来,我把东西堆在墙角,又挂好小敏的大衣围巾。我拉着小敏站在灯光下,望着她
那苍白、憔悴的脸,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突然感到又站在了镜子面前,我成了
镜中的她,她成了镜中的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872@0)
2000-11-9 -05:00

回到话题: 转贴:加拿大围城故事1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3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