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日记(1) -- 对不起,随便写写,不喜欢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forget it!

yellow (yellow)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00-9-4 多云 离启程还有8天

从9月1日起,靖江与海门的亲戚都陆续赶来给父亲过60大寿,也是趁这个机会来和我道别。期间有好几次爸爸都在擦眼睛,可能是眼睛痒吧?但是我相信有几次他的确实在擦眼泪。爸爸这次真的很激动,一来当然他老人家60大寿,二来也是为他的宝贝儿子马上就要远行了吧?

亲戚这次来道别,少不了要关照几句,不过一是保重身体,二是个人问题。对于第一点,我也对他们说,我已经28岁了,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对于第2点那就随缘吧。另外,越到临走的时候,我有个想法越来越清晰,那就是出国的目的,一来当然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二来我也有点要光宗耀祖的想法,特别是在这些长辈面前。也许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把自己的青春“奉献”(浪费?)在戈壁滩,在祖国的最西面的哨站当过兵,又跑过大半个中国,又和母亲在苏州白手起家,到现在在苏州也买了100平米的房子,如果我继续在苏州的话,虽然会生活的很舒适,但是要想有父亲这样的经历,甚至想超过父亲,我想只有到国外闯荡一下,有一份“事业”,有个家庭,有个房子,有个车子,那才无愧于父母的培养,无愧于黄家。


2000-9-5 多云 倒计时7天

上午在家里听了一会儿英语,就出去新区证券公司与华泰证券公司办点手续。中午妈妈烧了河虾,又买了大闸蟹。下午睡了一会儿然后去亚细亚买了一只30”的箱子和一只拉杆箱,又买了若干内衣、裤子等。晚上吃了螃蟹,看了一集《北京人在纽约》,总觉得拍得过于那个了。9:00与Humphurry, Louise约了在“蓝色书屋”喝茶,算是道别吧。也许是前途未卜吧,还是过于紧张,我始终无法集中精神。我心里也常常觉得奇怪,当亲戚们逐渐回去后,我就出奇的平静,浑然不像5年前离开大学校园时的“轰轰烈烈”,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成熟”-我很讨厌的字眼。


2000-9-6 阴有阵雨 6天

上午听了一会儿英语,看了一场篮球录像(USA-Yogoslovia)。中午刘云请客吃了一顿西餐。刘云经济不是很宽裕,他这么做的原因我当然明白,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也就不客气了。下午又去泰华商城买了套西服(¥1800*80%=1300)。晚上照例看了一集《北京人在纽约》,然后就开始打包,2个大包都在30公斤左右,拉杆箱没有满。打完包,真的有点“整装待发”的味道了。如果飞机明天起飞的话,我也能很从容了。但,真的能从容吗?

打包过程中,看着爸爸妈妈一面动手,一面动脑筋如何能往里多塞一点东西,真有点想拥抱妈妈的冲动。

现在是23:22,电脑中正在放着老狼的“音乐虫子”,我“平静”的坐在桌旁写着日记。真的平静么?不!!!


2000-9-7 阴 5天

(私事,删去200字)

2000-9-8 多云 3天

(私事,删去50字)

重要的是,爸爸今天中午对我语重心长的叮嘱。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说的又是很“平静”。爸爸说的越是平静,我心里也无法平静,讲着讲着,我眼泪就忍不住了,只好躲到卫生间去了。出来的时候,爸爸脸望着窗外,眼睛红红的。在我心目中,爸爸都是那么的坚强。在那时候,我真的真真切切的体会到vivian跟我讲的“血缘关系比什么都重要”。爸爸妈妈,我爱你们!!你们要保重!!!


2000-9-10 多云 1天

昨天Richard,Louise,陈倜,相苏,阎凌清都来与我告别。前天晚上,姜卫东送来2件很珍贵的礼物。让我很感动的是,Vivian真的说的没错,Loise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出身富贵,毫不娇气,很重感情。陈倜、相苏,2位相处了15年-大半辈子的朋友知道昨天才想起问我缺点什么,真TMD。可是我们凑在一起本来就是“臭屁相投”。大家朋友一场,在包文晋去了美国后,大家反而走的更近了。现在我要走近包文晋,离开他们了。也希望他们在苏州走的更近,当然最好大家还走在一起。

Tina今天打来电话。在她面前,我始终无法保持自我,常常显得很幼稚,“拿得起,放得下”谈何容易,也许我从来也就没有拿起过。

这2天在家里,我最害怕和妈妈单独相处,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爸爸是坚强的。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把父亲作为偶像。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026@0)
2000-11-11 -05:00

回到话题: Yellow日记(1) -- 对不起,随便写写,不喜欢的话就当我放了个屁,forget it!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4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