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日记(2)

yellow (yellow)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00-9-11 阴(苏州);晴(北京) 出发!

昨晚睡得不错。一直以为走前我会失眠得很厉害,还好,就失眠了一个晚上。早上5点起床,上网,洗脸,与父母到楼下逛了一圈,和邻居打了个招呼。8:30面包车到了,拍照走人。同行的有:相苏携女友,刘云,表姐与庆庆,金叔叔与杨阿姨,小姨父。亏得在路上,杨阿姨和妈妈一个劲的聊天,不然我不知道在车上我该说些什么。一路上,不知不觉鼻子就偷偷的酸了几次。到了机场,一切顺利,接下来就是在机场门口拍照留念,在入口处有事没事的找话瞎聊,一切“轻松”。但是真的到要进入口的时候,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

10:35,从庆庆手里接过拉杆箱,我说了句“爸爸妈妈,,我走了,,,”,喉咙就突然一堵,就再也无法说出其他话来,原先在路上想好的动人的告别词、潇洒的告别姿势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能做的只是和朋友握手,东捅一下,西戳一下,我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们的脸,朋友们的脸也显得很“尴尬”,相苏一直嘻嘻哈哈的,但现在也很“嘎斯”,刘云也是,虽然早知道他是很重兄弟情谊,虽然早就“警告”他送我的时候不许哭,可他还是做不到,庆庆那时还小,可想到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应该长的要比我高了,我,。。。。和朋友们告别完毕,最后当我把手伸向妈妈的时候,我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能做的只是拥抱和哽咽,最后与爸爸握手的时候,爸爸也2眼通红,话说不出来,只能拥抱再拥抱。没想到平生第一次拥抱自己最亲爱的人,却是在这种场合。

上飞机,直飞北京,在飞机上,只要一想到那句“爸爸妈妈,我走了。”我心中都会酸酸的,特别在午饭后,在飞机上,我又忍不住,鼻涕流了下来。

到了北京,换登记牌的时候,由于行李多了一个拉杆箱,被罚了510元。下飞机时拉杆箱的拉杆断了。其余一切正常,在北京的候机厅,买了张电话卡,给爸爸妈妈、刘云打了个电话,寄了几张明信片。


2000-9-12 2:00am(北京时间)

我现在在飞机上。天早就亮了。从昨天下午起飞,经过俄罗斯、白令海峡,到阿拉斯家,经BC北部到温哥华。现在飞机在什么地方,不清楚。温哥华什么时间,我也不知道,飞机飞得很高,气压低,就在这万米高空,我陷入了不知道的迷茫重。

现在离乡背井的情绪少了很多,多得是新奇、好奇与憧憬、彷徨,想想将来,应该不会太坏吧!


2000-9-11 2:50pm(Vancouver) 9-12 5:50am (Beijing)

现在正在等签证官。刚到温哥华机场的时候,感觉与北京的机场差不多。降落前,看到的应该是洛基山脉吧。 机场并不象想象中那么大,设施比较先进,包文晋给的美国的电话卡不能用,只好花20$买了张Telus的电话卡,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2000-9-12 晴 7:15am

昨晚11:50到多伦多机场。从飞机上看多伦多的夜景真的很漂亮。花$1取了辆手推车,拿上行李,联系上William,上车到Scarborough的移民接待站先住下。一路上汽车飞驶,很快就到。住在地下室,条件不算太好,$30一晚,管她,住下。早上6:15起床,睡不着了,起来收拾东西。去Wal-mart买了点吃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033@0)
2000-11-11 -05:00

回到话题: Yellow日记(2)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4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