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天乙:故乡如云

sailor (Sailo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最近几篇文章我都在讲温哥华的好处,有读者可能会面露不屑,心中暗骂“马屁精”。不过温哥华的春天花团锦簇,又不像冬天那般多雨,真对人有挡不住的诱惑。我们享尽艳福,却连声“好”也舍不得说,那难免太不仗义了。

好不好是一回事,亲不亲又是另一回事。新移民初来乍到,备尝学习和工作的艰辛,花容玉面的温哥华给人感受自然是可爱不可亲。许多人心里会油然滋生对故乡的思念。

我的家乡湖北广济地处长江旁边,鄂皖赣交界之处。书上说是鱼米之乡,在我的记忆里,却尽多吃不饱饭的日子。我家解放前是贫下中农,解放後保持本色未变,依然贫下中农。父亲迫於一家七张嘴要吃饭的压力,率领我们众弟兄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垦荒不止,开了不少自留地。生产队收回,我们再垦。如此反复几次,**上也不能让我们活活饿死,只好装作没看见这根资本主义尾巴,没再过问。

家乡北边不远便是大别山,革命老区红安与我们同属一个行署。因****所以广济的革命精神明显不及红安。红安是全中国有名的将军县,我们那儿硬是一个将军没有。即在解放後我们自己也缺吃少穿的革命年代,广济仍然是东边安徽同胞逃荒要饭的必经之地。

我在老家生活17年。北上读书後,便再没回去。因****济老乡有个惯习,敬重在外闯世界者。**乡工作,报效家邦,人家反而瞧不起你。

长江是家乡祸福所系的母亲河。每次从外地回老家,我总要想方设法乘船驾临江上,即在公路交通发达之後,坐汽车比乘船便利多了,亦是如此。眼看浩荡江水从西天下来,往东方家乡的方向奔去,置身其间,未曾到家便先自有了到家的感觉。

天津是我的第二故乡。上学加工作,前前後後,断断续续,总共在那里待了14年。那真是个“光辉”的城市,尤其春天,风大沙多,不管住多高的房子,两三天不收拾,桌上便有一层尘土赫然入目。街道歪歪邪斜,弯弯曲曲,极尽变化之妙,在中国大城市中堪称一绝。不用上三五年时间,上街就不敢太放肆,否则说不定在哪儿你就要摸不著东南西北。据说这主要是解放前各国租界各自为政,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後遗症。

生活在天津,你得特别当心,因  荛f事说闲话的特多,有意无意,总感到有人盯著你。当然,天津人通常是慈眉善目,面带微笑的,特别是老太太。而最爱说闲话的,也多是老太太。她们在你背後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笑嘻嘻地说著,不让你听见,好像怕你难****义气。在天津街上,一人有难,众人围观,众多侠肝义胆之士慷慨陈辞,让你充分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但是除非当时兑了现,否则日後再较真,多半会自找没趣。想必是人多势众易冲动,而事後终于冷静下来的缘故。

天津曾经以物价便宜,治安良好称雄全国。天津警察之神气活现也堪称一大人文景观。然而物价便宜的最大受益者是邻居北京人,他们挣钱容易,时不时来天津潇洒走一回,煞是畅快得意。天津物价低,收入也低,两者本来门当户对,而今给北京人一搅和,物价一年比一年高,少数店家获利,多数百姓生气。

此外武汉和北京我也各住过三年。武汉是中国三大火炉之一,夏天温度有时超过40摄氏度。傍晚漫步汉口街头,但见不分男女一律半裸夹道陈列,令人恍惚置身纣王酒池肉林。冬天的武汉却又奇冷。冷的不是室外,而是室内。因****有暖气,室内比室外冷的多,与北方城市正好相反。武汉女性大约是全中国女性中最有男子气概的一族。偶在街上见人打架,多为女性。如有男士夹杂其间,十有八九是吃亏的主儿。

中国自古以来中央集权。北京做了几百年的首都,自然占便宜不少。无论建筑,园林,人才,美女,都可以说集中了全国的精华。然而如果追究这些精华的来历,很少有本地血统。这末个杂 Z城市,再加上水深王八大,山深鸟兽多,到处藏龙卧虎盘根错节,个别人很难一手遮天,所以北京人比一般中国人见识广,胆子大,自由多。在中国北方生活工作,首选地当然是北京。

思故乡,想故乡,天涯咫尺心中盼。只可惜大陆不像台湾,容许双重国籍。台湾大选时,许多温哥华人不远万里赶往投票,那种便利,那种凝聚力,教我们大陆同胞羡慕死了。相形之下,我从大陆出来,不但销了户口,缴了身份证,丢了公职和它副带的养老金,还几乎是给强行收走了当初缴钱时据说享有部分产权的住房。 出来一些书,也在天津新港海关变相扣留了几十本。道道关口,个个山大王,各出奇招,令我们出国一次脱胎换骨一次。故乡迢迢,种种人****我们远了。故园难归,我们只能把思念留存在心里,带著伤感和无奈。

上官天乙 4/24/2000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4@0)
2000-4-30 -05:00

回到话题: 上官天乙:故乡如云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