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爱情 (转)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生死爱情

鲁茹

妈妈嫁给爸爸时,爸爸还只有十九岁。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也是我父母唯一的合影,照片上,妈妈如昙花般聚集了生命中所有的幸福微笑,使本不漂亮的她似乎也焕发出一种光彩。父亲穿着军装,带着一种快乐而忧郁的表情,尽管我无法理解,但这表情却总让我十分感动。
妈妈患的是遗传心脏病。在她家,每代都有人吃着饭、睡着觉、走着路时毫无先兆地猝然死去。所以她嫁得这么早!但她从没有告诉过父亲--既然无沦如何,父亲也会娶她的,她不想让他担心,只想让他快乐。
父亲也装做不知道,甚至在结婚的事上还和妈妈小小争执了一下,说这还太早,让妈妈觉得她的一点苦心没有白费,虽然她可能只剩下几年的生命和快乐。
那以后,他们过得很幸福。父亲当时在武装部城外一个废置地仓库上班,班上只有三个人,所以每星期每人只能回家两天。但父亲却要与妈妈用这两天时间心里共享他们一生的温柔。
我不知道他们每次是怎么离别的,我想那个场面一定让人肝肠寸断--父亲要装着毫不知情的泰然自若,妈妈却一定是久久地望着他的背影,不肯眨眼,害怕这就是最后的诀别。就在那年,妈妈冒险地要了我,可能希望作为她身后对父亲的慰藉。
父亲很少给妈妈买头巾、零食这些小玩艺。他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他的爱,每年寒暑,我都被寄放在奶奶家,我坚持与妈妈照着他们相识时的愿望每年出行两次。父亲长得那么瘦,每当江山如画处,他就用他那有些单薄的肩膀,拥着他的妻子,极目空山流水,久久踟蹰。我总难以想象,父亲明明知道,无沦何时何地,车船行旅。或一个风景奇绝处,他的妻子可能会随时猝然死去,举目无亲,他又怎么还能那样的温存有度,言笑容与?!那该是一种对生命的搏击!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理压力!
那时候父亲的工资才只是三十六块七毛,他的生活很清苦,他也许祈祷过出现奇迹,但最后的一天还是来临。
那是他们婚后的第六年,父亲正在仓库里值班,用炉子热他的午饭,还有白水煮萝卜,菜里还没有放盐,前面守传达室的同事匆匆走出门,远远地喊:“小鲁,你妻子单位里的电话。”
然后,他看到父亲猛然地一下跳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却见父亲脸刷地白了,朝前面奔了两步,像要抢过一根生命之线,拉住一只要抽去的手,却忽然自己颓然倒地,再也没能站起。那个同事说,父亲迈出的,一共不到十步。
妈妈哭着赶来时,父亲的身体已经冷了,年轻的脸是分明写着他当时所有的担心、恐惧与绝望。他双眼还不甘心的睁着,炉子上的萝卜已经冷了,屋里只有一张帆布床,妈妈滴着眼泪合上了他的双眼,又数那清汤寡水上面油星,小米粒大的,一共只有十一点。
妈妈说:“鲁,我负你一世!”
然后,医生告诉妈妈:亡者死于心力衰竭。
多年以后,妈妈给我讲述这段故事时,没有流泪。那时她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我握住她的手,沉浸在对父亲的缅怀中,甚至忘了哭泣。
生命中原本就有不朽的东西,静静地流淌着,犹如远方的音乐。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7491@0)
2001-7-27 -05:00

回到话题: 生死爱情 (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47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