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今年8月21日坐飞机离开上海起程前往多伦多,途中经过东京和温哥华,十几个小时的旅程搞得我疲惫不堪。在温哥华机场,我拖着大箱小箱入海关,当移民局官员将一个大大的印章盖到我的移民纸上的时候,我意识到从此刻起,我就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

water_bird (水鹤天扬)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其实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很久没有写汉字,都有点不知怎么下笔了。

就说说我在加拿大的经历吧。

我于今年8月21日坐飞机离开上海起程前往多伦多,途中经过东京和温哥华,十几个小时的旅程搞得我疲惫不堪。在温哥华机场,我拖着大箱小箱入海关,当移民局官员将一个大大的印章盖到我的移民纸上的时候,我意识到从此刻起,我就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

转机后,于当天夜晚九点多钟抵达美丽的多伦多。我的大学同学—“坚”驾车前来迎接我。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将行李扛上车,然后一路驱车向市区飞驰。半个小时后,汽车驶入了市区,远远望去,高楼大厦灯火通明,一片繁华景象,看样子不比上海逊色。我的疲惫给兴奋冲了个精光,一路左顾右盼,问这问那。坚告诉我,别看多伦多表面好象很繁华,其实在加拿大电很便宜,一般的办公楼晚上都不关灯,制造出繁荣的假象,真正在路上九点以后就很少有人了。

坚住的地方是在市区最繁华的地区,东西、南北两条地铁的交汇处,去任何地方都很方便。坚对我说,在加拿大,做任何事情都要快,不能拖,一拖以后就可能再也没有时间去做了。他一面扔给我一本《最新路考题目》,一边对我说:反正你的时差还没有倒过来,晚上睡不着可以看看,过两天去考掉。“OK”我大声回答着。就这样开始了我在加拿大的第一夜。

遵照坚的指导,我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到“圣克莱尔”街去办理SIN卡,也就是合法工作的工卡。一个工作人员在那里收表格,我填完后递给了他,他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在我的申请表上注释着什么,良久,才给了我一张回执,上面说要三到五周后才能寄到我的住处。我想这倒还不是很急,三、五个星期工作还不一定找得到呢。坚说就算是最热门的计算机专业人才,到这里后也要很长时间才可以找到工作。三个月是运气,六个月也是不错的了,一年内找到工作也很正常。所以我也有一点担心,因为毕竟我的钱也带得不多,只够支持四、五个月的。办完了SIN卡,我顺着加拿大 – 也许是世界上最长的路“YONGE”街一路往南走,看看两边的店铺,都是小小的,但是货物千奇百怪。并有很多的小酒吧,有的上面还飘着彩条旗,坚对我说过,彩条旗是说明这家店是为同性恋者服务的。YONGE街真的很长,我走了很远才回到住处,打开冰箱,找了一些菜,开始自己动手做菜做饭。这里的米都是泰国米,油是玉米油,酱油是生抽,味精是日本的味の素,做出来的东西要多奇怪就多奇怪,一点也吃不惯。不过没办法,出门在外,只好入乡随俗了。

就这样过了两天,书也看得烂熟了,一共七十道选择题,而且是单项选择,实在太容易了。我看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去考试。考场在BAY街,走过去大概20分钟。我上午睡了一个懒觉,下午拿着书慢慢地踱出去。到了考场,才发现人真是太多了,队伍排得老长,有不少中国人,大多神态安详,而老外就显得十分紧张,抓耳挠腮,坐立不安。看来考试读书还是咱们中国人有本事。好不容易排到我,交了110元考试费,拍了照,然后到电脑房上机考。四十道单项选择题,全部在书上七十道范围以内,我不假思索地一口气完成了,一题不错地通过了G1驾照的笔试,于是几分钟后,我拥有了一张临时驾照,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一个四年以上驾龄的人坐在我旁边,我就可以上路开车了。可惜的是我还没有车。

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寂寞和乡愁却悄然涌将上来,再加上吃不惯的食物,朋友上班后我面对四壁的孤独,我突然变得十分想家。而正在此时,我收到了我未婚妻的第一封Email,看着信中温柔的话语,我的泪水紧不住泻了下来,只有分离后,才真正体会到她对我是何等的重要啊。我痛哭了一场,直想马上买一张回程的机票,再也不和她分开了。我给我远在德国的哥们 —“高”写了个Email,告诉他我现在的心情。巧的是他正好在网上,收信后没过五分钟,他的电话就过来了。经过一番劝说和分析,我逐渐冷静下来,然后迅速作出了决定:如果今年年底前未找到工作,那么我就回国,不再过来了。高的话有道理:用一年时间的辛苦换取将来几十年的幸福。的确值得一试。

再过几天,坚的夫人就要从国内探亲回来了。这里不是久居之地,我也应该搬出去了。周六,坚买了一张星岛日报,我们找唐人街附近的房子,因为那边比较方便,买菜之类的事情就不用坐公车了,可以节省开销。我们按着报纸的广告一家一家打电话过去,约好时间去看房子。由于这个季节来加的移民很多,房子往往比较紧张,价格也往往较高。坚开车带我到一家家房东那里去看,(真的十分感谢他,至今我看到新移民徒步出来看房,一天只能看一到二家,就会念起坚的友情。)我们每天可以看五、六家房,比较价格和设施,坚劝我说:住的地方一定要象样一点,否则心情会很坏的。他当时97年只身来到这里时住的是地下室,那是什么样的心情!于是我就放弃了省钱住地下室的打算,看到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家。离唐人街中心只有十多分钟的路,而且新装修过,窗明几净,只是没有家具。但我十分满意,当场以每月400元的价格成交了。

坚帮我把行李运了过来,又教了我如何申请电话线,然后带我去唐人街熟悉了一番地形,找了几家家具店,然后就道别了。现在一切都要靠自己了。我先只买了一个床垫,铺在地板上,只要能睡就可以了。又买了一些菜和大米,开始了真正的独立生活。一个星期后,电话装好了,坚突然来找我,约我出去吃饭,原来那天是我的生日。他请我到饭店去吃了一顿龙虾大餐,真是太美味了!席间他又教了我不少找工作的技巧,并安慰我,叫我不要着急。他说他这个人是福星,有个朋友来了两年没有找到专业工作,认识他以后一个月就找到了,另一个同学来这里后五个月没有找他,后来联系上以后三个星期就找到了工作。既然我一来就住在他这里,那一定也会很快找到工作的。会吗?我心里暗暗犯嘀咕,要是真这样就好了。

电话装好了就可以上网了,我在网上搜寻着工作,成百成百地发出简历,期待着面试的机会,同时也知道了如何在网上打免费的国际长途。我经常通过网络和未婚妻联系,我们都装了OICQ,网络拉近了距离:)

我住处的社区中心就在唐人街上,那里有政府为新移民开办的免费英语补习班(LINC)。我在家也没什么事,电话反正有贝尔公司提供的录音功能,有公司找我面试也可以收到留言,所以我就利用这段时间补习一下英语吧。我的英语真的很烂,大学四级才61分,大二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英语了,得赶紧学习一下子了。在LINC班有很多大陆来的,也有香港和台湾的。大家在一起学习,有的是退休的体育教师,有的是中科院的科学家,有的是家庭团聚来的太太小姐,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上午学习听力和语法,下午学习口语。我在那里认识了June夫妇和Tiger夫妇,June和她丈夫来自广州,Tiger和他妻子来自长沙,共同特点是丈夫都是搞电脑的。我们大家都没有工作,大家都在艰苦的寻找中。我来的早,所以还有几个面试机会,其中两个在边远城市密西沙加,我花了三个小时才赶到那里去面试,那个公司看来对我的印象不错,准备打电话到上海核实我的工作经历,看来有戏。在这里JAVA十分热门,为了寻找工作,我不得不花了500元钱去读夜校。这下资金就更为紧张了。我想,如果到十月底还没有找到工作的话,我就只好先去餐馆或工厂打工去了。这时的我已经喜欢上多伦多了,我打算宁可打工也要留下来,把未婚妻接过来,让她能够在这里读硕士。所以我开始打听什么地方有打工。Tiger的妻子找到了一个工厂做质检员,我真的很羡慕,他们可以一起来,可以一个人工作让另一个人安心找好的工作,而我只能靠自己:(

有一天,我路过了唐人街上的华人福音堂(基督教堂),我摸了摸口袋里的袖珍本《圣经》(那是德国的高送的,他在斯图加特受了洗礼),举步走进了主的殿堂。教会的朋友们很热情,我认识了高弟兄,他是这教堂的“牧教同工”,他介绍我参加“提摩太团契”,那是个青年社团。每周六下午活动。于是我的生活开始丰富多彩起来。从此又结识了Jenny等非常多的好朋友。我们一起过集体生日,为每个人祈祷,到野外看枫叶,学习圣经,体会人生。每个星期天我就去教堂做礼拜。

这时,密西沙加的公司给我来了Email,说打往中国的长途电话号码不对,我核对了一下,发现没有错误,真是奇怪了。但正好是国内的国庆期间,从十月一日一直放假到十月七日,他们也应该在休息,就算打通了也不一定有人接。我想,也许过几天,假期结束就好了吧?我真的渴望得到一份工作。

十月五日,机会终于降临,有一家市中心的公司打电话通知我去面试,我因为还在等密西沙加的音讯,也就没有十分在意,随便准备了一下,就匆匆赶去。面试我的是个瘦瘦的加拿大人,四十多岁。我把从前做过的项目和我的角色一一讲给他听,就这样足足讲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从来不知道我居然这么会讲,事后我自己都十分惊奇。面试的另一个主考官不在,所以公司约我次日再去一次。第二天我又如约前往,这次的主考官是北京人,我们用中文沟通,感觉更为轻松。聊了一个小时,并做了一个小测试后,人事部的职员又来找我,原来他们已经把OFFER打好了,让我签约上班。真是意想不到的惊喜!这样我就不用搬家了,从我住处到公司只要十分钟的公车!而且公司提供公交月票,省了不少开销。再看到OFFER上的年薪居然比我自己要求的还要高5000元,真是太好了! 我忙不迭地签了字,兴冲冲地跑回家,仔细看了一遍,才发现公司把工资打错了,少打了一个“0”,五位数的年薪成了四位数了。我立即打电话给公司,他们也赶紧回我的mail,给了我正确的版本,并约我周二上班时重签。(周一正好是长周末,放假一天)

从8月21日抵达到10月10日上班,整整五十天,我同学坚说这简直是奇迹,运气太好了。是的,我的未婚妻也说我是只 lucky dog! 也再次证明了遇到坚的人会有好运啊:)

半个月后,我拿到了第一笔工资。我立即到MALL去,买床,买家具、微波炉、电视机、电脑、桌椅、茶几。还特地买了两个镜框,放我和未婚妻的照片。几乎花完了我所有的工资和剩余的存款。记得有一次我和坚还有一个北京的朋友一起在多伦多最高的大厦顶上喝啤酒,我们望着下面星星点点的灯光说道:我们是为了一个共同的假设才来到这里的,就是假设我们在这里若干年后要比在国内生活得更好。那么如果一味的省吃简用,也就违背了这个假设,出国也就毫无意义了。

现在我的生活已经基本稳定了。平时下了班就上网或者借几盘DVD看看,周五是我和坚的固定节目:喝咖啡。他的夫人还在读MBA,周六有课,所以每周五晚上他总是来找我一起出去吃饭,品咖啡,叙说新闻轶事和业界动态。对将来的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我想我的未婚妻一定也会喜欢这里的,这里有热情的居民,有美丽的风景,有新鲜的空气和可爱的小动物。没有严重的污染,没有拥挤的人群,没有紧张的生活节奏和种族歧视。

我喜欢加拿大,我喜欢多伦多。:)

PS. 记得在来加拿大之前,我拜读了王又辛的家书,当时认为他在吓唬人,夸大其辞,可是来到这里后,虽然没有吃什么苦,可是所看到和听到别的新移民的生活,才知道他说的还是比较轻的,很多苦处只是一笑带过。所以,已经来的和将要来的朋友们,一定要看看他的家书啊!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4857@0)
2000-11-17 -05:00

回到话题: 我于今年8月21日坐飞机离开上海起程前往多伦多,途中经过东京和温哥华,十几个小时的旅程搞得我疲惫不堪。在温哥华机场,我拖着大箱小箱入海关,当移民局官员将一个大大的印章盖到我的移民纸上的时候,我意识到从此刻起,我就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