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土豆遇上了猪肉

birdswimming (feifei)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否则这个名字也太不高雅了。不过这里也有很浓很浓的感情在里面,以至于到现在飞飞回想起当时的感受仍然有一种伤感和快乐交织在一起的复杂心情。

故事的起因很简单,飞飞实在不能忍受自己创造的各类菜式。他们除了偶而的形似外,再找不出一处可以和飞飞的家乡,中国八大菜系中川菜的发祥地拉上一点亲属关系。

其实飞飞也不是很想念那些大饭店的菜,说实话,那些个地方的菜,就是颜色辉煌了一点,形式夸张一些,再加上富有联想力的名字而已。飞飞最想念的菜,实际上是家里的菜。有什么呢?想的最多的妈妈的鱼,什么酸菜鱼,豆腐鱼,泡菜鱼,红烧鱼,水煮鱼。。。鱼是飞飞的至爱。当然光是对鱼的想念是不足以支撑到加拿大的这将近一年时间的,其中间杂的还有诸如回锅肉,红烧鸡,香菇烧排骨,大蒜黄鳝,旱蒸茄子,虎皮辣椒,等等之类的回忆。每次回忆到最精彩的时候,总是想象自己已经安坐在客厅里的竹椅上,眼巴巴的望着门口,然后妈妈就会笑容满面的把菜端在桌上了。当然想象只能是想象,妈妈的菜当然一次也没有吃到,留在记忆里的只有被夸张了的一盘盘的菜和妈妈的笑脸了。

还是让我们再回到故事起因吧。

飞飞对自己以前在厨房的无所作为实在深为后悔。这种感觉可以说是与日俱增。她后悔为什么没有主动的参与和炒菜做饭有关的一切劳动,她后悔为什么每次回家的时候都是饭菜端到桌上的时候,她后悔离开家的时候为什么只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给妈妈帮厨,并且只学会了一样菜"酸菜鱼"。顺便提一句,这个菜在加拿大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因为这里好象既没有草鱼,即便是可以用别的什么品种替换,也没有小工象飞飞楼下菜市场那样帮她把鱼搞成片儿。飞飞根本想都不用想自己可以把鱼,这种方不方扁不扁的生物,切成片儿!一想到这一点,飞飞还后悔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上网的概念。要是那时上网问问,肯定学的就不是什么什么鱼,而是什么什么鸡了。

其实不光是作菜,到加拿大头一个月里,飞飞把每顿饭都烧糊了。为此,飞飞换过铝锅,换过不锈钢锅,搪瓷锅,不过好象都没有用。中间还尝试着烧过一次稀饭。结果让飞飞大吃一惊。她不可想象为什么锅底的米全糊得结成了块,而上面的米还是米,水还是水。这些情况在飞飞有了微波炉后发生了革命性的进步。那个外形美观的微波炉不仅在随后的两个月内将炒菜的概念从电炉完全转移到了微波炉,还给飞飞提供了一档rice的功能。飞飞对这个功能兴奋不已。除了每次都要花10分钟来清洁炉内的米汤外,一切都非常完美。顺便提一下,三个月后,飞飞又买了个电饭煲,至此,饭的问题才算是彻底圆满的解决了。

所以,没有人会对飞飞发出连续两封email外加国际长途一次,要求妈妈传授土豆烧肉的事情表示吃惊或怀疑。是的,这就是故事的起因。飞飞已经到加拿大快一周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要求支援,并且是强烈要求。

菜谱在第三天的时候寄来了。飞飞知道这对于只能凑拼音的妈妈来讲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信很简洁,省去了称呼,问候和一切寒暄。飞飞相信妈妈完全理解了自己的心情,因为如果在加上那些个花枝招展的东西,妈妈起码又要在电脑前多奋斗2个小时。全信如下:

红烧肉:将五花肉洗净,放在锅里,煮5分钟,捞起来。放一会儿,待肉凉,皮上没有水后,用酱油在皮上抹一下,使皮上色。将锅里倒上油(少量油,不能超过皮厚),待油7、8成熟时,将肉放入油里,肉皮朝下,主要目的是煎肉皮。马上盖上锅盖,避免油跳,烫伤你。改为小火,估计肉皮煎黄了,关火、揭开锅盖。将肉取出,待肉凉后,切成小方块。倒些油在锅里,油熟后,放些白糖,在油里炒黄、红(注意不要焦),放入肉、香料(花椒、八角、姜、酱油(少量))、水(淹到肉),盖上锅盖直到肉好。快好时,加些盐。

飞飞看了一遍,觉得好象没懂,因为这些个步骤全是飞飞以前想都没想到过的。于是飞飞一边在心里感慨和检讨和妈妈的巨大差异,一边又把菜谱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好象细节少了一些。”按照飞飞的想法,妈妈应该把诸如开水放肉还是凉水放肉,肉皮煎的时间,白糖和各色香料的重量作出进一步的描述。更重要的是,妈妈竟然忘了土豆!抬头看了看钟,6:30pm,很显然,地球那头的妈妈还在睡觉,等吗?NO! 飞飞马上否决自己的想法,那块漂亮的五花肉已经在冰箱里睡了两天,怎么还可以等呢?

故事的发展过程因此可以说是很简单。飞飞在自己那间basement的小厨房里快乐的勤奋工作了一个小时,创造性的省略了所有需要晾冷的过程,在热肉下油锅的时候,飞飞又一次体会到了妈妈的高瞻远瞩。看着那些欢快的油珠富有生命力的喷溅在透明的玻璃锅盖里时,飞飞的心里油然升起了对妈妈的佩服之情。

。。。。。。

当第一缕香味从厨房传过来的时候,飞飞就知道不可能再有什么可以把她固定在卧室里了。无论是 rolia, 还是citytv的great movie, 都无法抗拒这样的一种香味。故事的高潮应该就发生在这是。因为这种香味使飞飞有了一种奇特的幻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一种端坐客厅的竹椅上,等候着妈妈端着菜,笑盈盈的身影在门口出现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切,飞飞甚至回忆起客厅的每一个细节。餐桌是按照爸爸的惯例,拉出来离墙有那么2公分,免得把墙上蹭上印子;竹椅子也是按照惯例是飞飞和爸爸一人一个,妈妈和妹妹的是木头的;电视通常在吃饭的时候是开着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是新闻联播;旁边肯定是那个刻着花的水晶花瓶,根据时令,现在很有可能是夜来香。不过如果爸爸楼上花园里的什么花开了,那就会是一大从姊姊花什么的了;然后还有就是从窗户望出去的晚霞了。飞飞家人人都讨厌那种铁的防护栏,整个单元楼好象就飞飞一家没有装。现在是夏天,从大大的玻窗望出去应该是很舒畅的了。所有的这些感受几乎要把飞飞融化,让飞飞产生了一种极度幸福,又有几丝伤感的情绪。不过飞飞还是没有忘记伶听着锅里的的声音。她知道如果今天的菜烧糊了,不仅是晚饭泡了汤,明天的中饭也会很惨。当锅里的声音由咕噜咕噜到了吱吱声的时候,我们的故事也就快要结束了。

那天晚上飞飞吃了三碗饭,很香,很香。她实在没有想到妈妈的菜谱起到了如此的幻觉般的效果。那种干爽的,温暖的,温柔的幸福感很显然不应该和土豆烧肉的那种油腻的,结实的香味有什么联系,但是这一切确实确实又发生了。

让我们再给这个故事加上一点点的后续吧。第二天,有朋友到飞飞家玩。飞飞热情的搬出了她的土豆烧肉。朋友笑笑问,你作的?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那位朋友笑答“那就算了吧”。飞飞知道是以前的糊饭和那些个倒咸不淡的菜毁了自己的招牌。于是又极力的推荐了一回,筷子也送到了手里。朋友很谨慎的夹了一块,放下筷子,无声。“味道怎么样?”朋友笑而不答。再问,答:下次让你尝尝我做的。

当土豆碰到猪肉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小的时候,不是有个苏联电影里讲,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吗?飞飞没有感觉到共产主义,可能因为烧的是猪肉而不是牛肉的缘故。但是飞飞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另一种滋味,一种无论到n或n+1主义的时候,人人都希望得到和拥有的快乐和幸福的家的滋味。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0664@0)
2001-7-30 -05:00

回到话题: 当土豆遇上了猪肉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50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