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7)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1月6日 星期六

(仲)

傍晚去MR.HAO那里拿东西,见到他的一个同学,来了已经两年多了,刚从一所COLLEGE毕业,是从电子转到计算机的,现在在做一份义工的工作,他介绍了不少这边的情况。

综合我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申请读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非常非常难,尤其是象滑铁卢、多大这样的一流学校入学变得几乎不可能,甚至那些偏远省份的一般大学都很难申请。主要原因有几条:一是现在中国学生太多,很多学校已经明确表态,要控制中国学生的比例,尽管我们在学费等诸多方面和本地人是一样的,但从教育背景来看也就是校方的观点来看,我们仍属中国学生,只不过不需要签证罢了。第二,一般研究生要求你从事过科研的经历,而我一直从事应用开发,没有发表过学术论文,也不合适。第三,我本科的背景不好,普通院校(教授们肯定没听说),很低的成绩。第四,英语不好,而只有这一点是我现在可以改变的,尽管托福和GRE成绩在目前的申请过程中不起关键作用,但对我仍是致命伤,因为我很难考到从国内来的那些申请者惊人的分数。

从国内来的人不管是什么专业什么学历都到COLLEGE里回炉,一般在COLLEGE要念两年,然后拿到一个文凭没有学位。要知道大多数人都有本科以上学历的,要读一个类似于国内的大专似的院校,这种反差太大了。前些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申请读YORK大学的本科,因为在国内已经有一个学士学位,所上过的一些相关课程抵掉了,这里的一些学分大约两年可以拿到一个学士学位。还有一个朋友到多大干脆从头读大学。

我现在也有了重读大学的想法,与其读一所极普通的学校的硕士(还不一定申请得到),不如争取进一所名校读两年大学。尽管我已有了四年的工作经验,但因为语言的关系,同时也因为没有北美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找工作也很困难。不如到学校里再待两年,一方面拿到了北美的学历,另一方面基本可以解决语言问题。既然很多从国内出来的人重读硕士或者专科,我也可以再重读大学。不过已经有一个学士学位还要重读大学而且是同一个专业的,心里不太平衡,也不甘心。

现在只有三管齐下:首先不放弃找本行工作的机会,找到工作再读一个PART-TIME的硕士;其次,申请YORK和WINSOR的硕士,尽管机会很小,但可以试一下,之所以不申请那些名校,是避免无谓的尝试,其他边远省份的院校即不增加多少入取机会,也没多少打工机会,也不考虑;第三,申请滑铁卢或者多大这样名校的本科,争取转一部分学分,估计两年能毕业。上中下三途,必须走通一条,我可不想去工厂打工。下周五、周六有一个大学和学院的招生说明会,准备去看一下,多了解一些情况,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学校有计算机硕士的。

我们的电视买了一周,今天才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功能,屏幕下面可以有字幕,否则连怎么听不懂都不知道。现在看电视才真正起到帮助学习英语的作用,也幸亏买的新电视,否则没有这项功能。

 

11月9日 星期二

(李)

记不记得有一天我说要讲讲为什么我知道那种面条的滋味?

我去超市看到好多这样的面条,或者是一个空心的圆面条,或者是别的花式的面片,总之它都叫NOODLE。我看好多人买,看起来也挺好看,就拿了一袋回家试着煮,严格按照说明上写的做,但是咸得不能吃,盐放得太多了,一袋面条吃了好几天才吃完。我们还想呢,怎么外国人就吃这种东西?后来知道,煮完之后是要放SAUSE的。

(仲)

下午去上课的路上看到几台17”的显示器堆在路边,不知是不是人家扔的,以前也没有过拣东西的经验。放学回来,发现还有两台在那里,看来真是扔的,于是挑了一台往回抱。平时10分钟的路,今天走了近半个小时,到后来每走几米就要停下来歇歇。千辛万苦的抱回来,发现没有线,和一般显示器不同的是,它的线不是连在显示器上的。天啊,我上哪儿去找两头都是九针串口,而且一公一母的线啊!于是,我抱回来的大家伙连能不能用都不知道,只好堆在一边。以后只能拣家具,不能拣电器。

 

11月10日 星期三

(仲)

中午到ESL学校听一个关于义工的讲座,中间介绍了应该如何写简历,尽管我的RESUME是从L那里抄来的,但听完之后发现我的RESUME实在算不上好,也的确不会有人愿意看。

(李)

本来说好放学后MS.OU、PAPPA和我一起去唐人街。PAPPA很高兴,她没去过唐人街,很想看看中国的东西。但是PAPPA的丈夫有事,只能她去接她的孩子。我和MS.OU说,没关系,下次一起啦。

没想到放了学就下起雨来,好在MS.OU带了伞,在唐人街,我去银行设密码、交电话费,MS.OU等了我半小时。她对唐人街熟得不得了,就象我妈对太原街北街很熟一样。给我介绍哪家超市的东西便宜,哪家的肉好,哪家的鱼好。她要买面包,就到专门卖点心的店去,要买熟肉,就到一家小饭店去,那儿的烧味很好。

到了那儿问我都想做些什么,我说要配钥匙,于是径直到龙城—一个商场,想都不想说:“那边是配钥匙的。”我一看,是个鞋店,原来这儿既卖鞋又修鞋,还配钥匙。如果不是她带我来,我还真难想得到鞋和钥匙在一起。

在一家超市,看到有卖馒头的,好亲切呀,我还是第一次在这儿看见有卖馒头的,MS.OU说这种馒头很好吃,我回家一尝,果真如此,好象还是呛面儿的。晚上看电视就拿它当零食吃,很甜。

我们俩还在卖菜的地方对了几个菜名,都对不上,她们的油菜和我们油菜不是一种菜,还有广东的白菜倒象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油菜。总之很多不同。

 

11月11日 星期四

(李)

和平日之前我们就学了和平歌,还有关于和平日的来历,11日上午全校去礼堂开会,五级以上的几个学生发言,当然事先是准备好的。越往高级中国人越多,昨天发言的有一多半是黑头发黄皮肤,我想差不多都是中国人。本来在一周前Raymond说让我在学校里念我的作文,可是五级以上的才可以上台,我原来的担心没有必要了。我写的题目是WE LOVE PEACE。中间有一段写日本人侵略中国,并且现在不承认历史什么的,我怕日本人听了对我拳脚相向,虽然我写的是事实。

PAPPA一家三口到我家来了,前两天就说要跟我学WORD和上网,我说你可以到我家来。但两天都有事耽搁了。临放学,我让她来之前先打电话,然后我到门口接她。开始她不懂,说不用,“在我们国家,到别人家去直接敲门就行。”我就跟她解释“楼下是房东,门外没有专门通到二楼的门铃。”过了好半天她才明白。但是由于我的英语水平太差,在七点钟接到一个英语电话,因为听不懂而错过了,后来想起,是不是PAPPA?不过不是女声啊,也没听出是找Carol,算了,如果是找我应该还会打电话过来的。大约十分钟后,楼下传来门铃声,房东太太敲门说有人找Carol,我说我是。到了一楼打开大门,果然是PAPPA,后面站着她的孩子和她丈夫。请他们进来,上楼换鞋,跟房东解释一下,说她是我的同学。

先给她的孩子一盒巧克力,那还是坐飞机的时候发的,我嫌它太甜而一直没吃,所谓的一盒,只有三块。又拿了几个香蕉请他们吃,PAPPA说“Carol, what are you doing? Leave it!”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艰难的学习过程。教她如何保存文档,如何上网。仲书秋临去上课时给我写了一张纸,告诉我上网的基本设置,还有一些名词怎么用英语来说。我拿给PAPPA看,又一边演示一边解释。有时候说不明白,急得就差连脚都搬上来,不过还好,我维护住了自己高大优美的形象。

她给家里发了封信,好几个词拼错了,她说这是给他爸爸写信,不是给老师,“Doesn’t matter!”

她丈夫的英语不如她,在学校只上到LEVEL 2,说起英语来比PAPPA还孟加拉,他们的小孩儿吐字还挺清楚,叫AKASH。他刚进来的时候问他叫什么名字,听差了,以为叫“CASH”,一直纳闷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很好笑!后来看PAPPA的信里写不要担心AKASH,我才明白!

拿出我的照片。她说我的婚纱照“NICE”,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大,后面的照片倒很自然。看到我同学的的一张照片,没照好,我说是我的同学,她说怎么看起来这么老?象“grandmother”!

临走,她说我的拖鞋穿起来很舒服,问我唐人街会不会有卖的。我说这是在中国买的,很便宜,不知道唐人街有没有。她笑说,在这里可就不一定便宜了,我点头。孟加拉的钱和加币是30:1。

我很抱歉地说“Sorry, Pappa, my English is very bad, I can’t teach you clear.” “No, Carol, you are a good teacher, like Kay!” 都还挺客气的。

等她走了,我发现出了一身汗,累的,好紧张啊。

 

11月12日 星期五

(李)

这个星期象在幼儿园一样,不是学歌就是画画。不如在国内学几天画画了。我们组这三个人画的是和平鸽,上面写着PEOPLE ARE EAGER FOR PEACE ON EARTH。贴在图书馆门口。不知是哪一组,大概也想画鸽子,身体枯瘦,翅膀很短,还在翅膀上画了几个点,我对PAPPA说,象CHICKEN,结果以后每次路过那儿,我们都得笑一会儿,特别是饿了的时候。

 

11月13日 星期六

(李)

不知道一天都吃什么好,总吃排骨,都要吃腻了,总是吃一半,剩下一半就加了水放白菜煮汤。买了几次蘑菇,味道不错。仲书秋居然还没吃腻西红柿炒鸡蛋,成了保留节目。不知道家里都在吃些什么?最近买的一种面条挺好吃,在唐人街买的,叫云吞面,有点象家常面条。听MS.OU说买回几罐鸡汤预备着,用它煮面条,下馄饨都好吃,这里只卖$0.87,在国内要贵很多。

说了好几天的MS.OU,还未介绍过她的情况。她95年从广州过来,父母在这边。当她95年过来的时候,这里还很荒凉,觉得很没意思,于是带他的儿子只待了三个月就搬回广州了,而且那时不打算再来了,第二次来到多伦多,一直住到现在。他儿子十四岁,读中学。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39@0)
2000-6-10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