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个护士的思考(一) 护士情结

tearen (tea pers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散乱思绪

确切的说,我出生在东北的一座中小城市,大龄妈妈要临产,和志同道合的同学爸爸却仍在两地分居,这在当时的知识分子人群还是很普遍的:大学毕业包分配,国家培养你这麽多年需服从大局,党让去哪就得去哪,个人生活方面的困难自己想办法克服。当时的人们思想很单纯,都能理解国家基本建设需要统一布局人才的困难,很多夫妻为此都两地分居许多年。当时中国人没有可以解闷的电视看,没有个人电话,更别说长途电话,夫妻相聚一地探亲前要写信提前通知对方,结束后乘火车安全返回后也要写信,或发个电报报声“平安到达”,也没有那麽多感情危机和桃色新闻,比较当今社会,虽然庆幸社会进步,这一直也是让我叹为观止的。奋斗了这麽多年的我,每每遇到困难总能先想到这点儿困难与父辈们的经历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儿,只要有个来自生活自身的的信念,人又有什麽克服不了的困难哪?心情就总能释然。

话说大龄妈妈要临产,爸爸却仍在异地兢兢业业地工作,同事们都来安慰她,并保证产后轮流照顾她(妈妈说那时人们之间互相帮助的情感是非常真诚的),可妈妈第一胎没有经验,心情自然紧张,又不好意思麻烦同事,在预产期前一周买了火车票回到姥姥所住的城市,当然没忘给爸爸发去平安到达母亲家的电报。我的出生并不顺利,妈妈难产,在医院折腾了两天三夜才算把我生下来,那时那座城市医院做不了刨腹产,是动用胎头吸引和产钳子才硬把我拽出来的,妈妈说我出来时脑袋变形很厉害,血葫芦似的,根本不像个孩子样,总之惨不忍睹。医生也说这孩子不可避免难产继发吸入性肺炎,还可能有颅内出血(只是当时中国还没有头部CT,没法证实),将来体质和智力都可能有问题,若不想要早早处理掉吧。妈妈当时听了就晕过去了,只有姥姥毅然决然地问:“医生,别说别的,你就说怎样能让这孩子活吧?”医生说当务之急是能找到足够的冰,围在脑袋周围止住出血(现在的人怎麽能知道当时的中国经济,全国也没有几家大医院有冰箱冰柜的)。姥姥立刻指挥姥爷:“老头子,江沿儿水库大坝下的荫凉处现在肯定还会有冰块儿的,快去弄回来”•••总之,是姥姥费了千辛万苦保住了我这条小命儿。懂事后妈妈提起这件事,我曾经问过妈妈“若是我当时生在暖季是不是就没命了?妈妈说,你姥说了“我知道北方的冰棍厂地窖里是肯定四季储很多冰的,就是下跪我也得把冰要下来,一个人来到世上那麽容易吗?医生说处理掉了就处理掉了”。从那时起我知道了爱心的力量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的,知道人能身体心智健康地成长起来就是福气了。那时年轻的父母和舅舅,阿姨们工作太忙,女同志都是休54天产假就上班了,是大字不识的姥姥帮忙带大了十个孙子,外孙子和外孙女,直到我们陆续到了上学的年龄才纷纷回到各地的父母身旁。至今怀念姥姥家那个温馨热闹的大托儿所。也依稀记得姥姥,还有我奶奶为我这个从小病弱的女孩所操的心,费的力,所以我小时候对老人们的感情可以说都胜过父母。

立志作护士这一行始于对老年中风脑出血的姥姥护理问题的思考。姥姥中风后部分自理但离不开旁人适时帮助4年,完全卧床需要有人24小时陪伴8年,老人家有4个女儿,一个儿子分住在国内的4个不同城市。医生诊断清楚后除了少有的几次继发感染送她去医院救治(几个儿女需同时请工作事假,赶到一个城市的医院轮流陪护)外,她的家常护理问题被5个孝顺的子女戏称为8年抗战,4年解放战争。每位子女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工作,一开始是每个人家轮流照顾一年,其他几家给钱,给每个家庭的正常生活都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后来四姨决定提前退休,全力在家照顾母亲,其他几家经济资助,时常要雇人倒夜班以缓解四姨的疲惫,直到老人家去世。老人家是幸福的,卧床这麽多年来得到子女们悉心照料,从未发生过褥疮,苦的是儿女们,12年的时光和经历对谁也不是个小事。最惨的是四姨,由于提前早退,心思都扑在母亲身上,不了解外界的变化(那几年却正是中国社会经济道德理念开始发生巨变的时候),又忽视了夫妻之间的感情交流,在姥姥去世几年后,夫妻离异;由于早退,退休工资涨幅缓慢,是几个姐妹中退休收入最低的,勉强维持生活,几个女儿成家是得到兄弟姐妹资助最多的,打打太极拳尽量加强体制,维持健康,不敢去医院去花费。

一开始去读大学护理专业,从小疼我爱我的姥姥已瘫痪在床,尚未去世,想的是学好专业知识,在知识技能上为长辈们减轻负担,学习特别刻苦,我想这是我在大学里总是取得优异成绩的原动力。做了护士多年,拼命的工作,观察到护士们在大医院的重症科室里工作忙得不能以简单的辛苦来形容(简直就是一种身心的浩劫),但再看看仍在大医院里昼夜陪护病痛中亲人的家属们筋疲力尽的神情,想想现在中国的医疗技术也不差了,人们也越来越有钱了,怎麽住院病人落在家属身上的经济和精神负担还那麽重,头脑中一直苦苦寻求着答案不得其解。一直感激我的医院领导,承认我的辛勤工作,也认识到我的英语交流水平,派我带两位护理领导以医科大学访问学者身份去北欧学习考察了三个多月,在那里我对发达国家的医疗保健体系有了全面的认识,认识到国人若得到真正所需的医疗保健保障,不是单靠广大医护人员的辛勤劳作能解决的,需要整个社会的重视。国家的医疗体系制度不深入改革,重医疗轻护理社会观念不改变,尊重普通人生命价值的理念不树立,国民所需的健康保障没法真正提高。完成任务按时返回医院后,感叹于中国普通人的医疗护理环境和发达国家普通国民的天差地别,我工作更加努力,更加体恤患者和家属的不易。自己的孩子在国内就打小送幼儿园,节假日由父母公婆轮流帮忙,当了重症科室护士长之后更是没有星期节假日的工作,但后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也不可能解决那没多穷苦病人和家属的负担,再想想我们所有的退休老护士长们都是高血压(生活方式病之一)等慢性病缠身,这麽大的医院报销医药费也得一次一次地排队。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家庭,也为了更细致比较到底两国间的护理有何不同,为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决定激流勇退了,于是从容辞职,和老公一起逃到加拿大来了。

当然,想重新进入加拿大注册护士这一行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经过多少次抽筋扒骨的考试,不光是理论课成绩要好,对于口语听力自然有缺陷的外国护士来说,临床实习才是真正考你情商和智商的时候,包括当地人,专业课在国内就是英语教学的菲律宾护士,印度护士在内,多少人败在临床实习上外行人是不会知道的。我知道不是每个国内著名医科大学护理本科毕业生都有勇气用英语去重新学习专业,有勇气去考的,但确实也有毅力坚强的中专卫校毕业的老护士经过艰苦努力,在这里补习了许多专业课,花上几年时间考出来的例子。不要用国内的老等级观和学历观去看问题,你要看到人家目标的坚定和面对困难的态度,面对公平的加拿大全国注册护士考试,她们是以当地护理本科毕业生一样的标准考出来的,并不像有些外行人说的背上几道题库题那麽容易。如果你潜心体会,比较现今的中国,这里还是有许多公平和理性的,所以我劝既然来了的新移民能稳下心来体会,找一条适合自己的出路,也就少了一些浮躁。

在加拿大回归护理队伍,对我来说绝不是赶时髦,不是只为那所谓的高收入,我想也许这个终生职业是我命里注定的,我的护士情结在这里得以认可,自然一辈子都会无怨无悔的。但说我的护士情结根基还在中国,正在迈入老年,开始考虑中国养老问题的父辈们能理解我,忙于自己的小生活和独生子女教育问题的同辈人也许没时间理解,从小生活在加拿大优越的社会环境下的我的孩子,整个成长背景都会与我不同,这辈子我也不指望他理解我。原想写本书,可我有自己的实际理想,又不是指望出书成名的文人,也许会最终放弃。现在惊叹于网络的神奇,还是写点随感吧,但愿会给国内的人一点启示,当然不是为扰乱国内护士的军心,是想呼吁重视国内护理人才的培养。我知道国内的专家已经开始讨论当今的独生子女前20年找工难,后30年养老难这个问题了,希望我的随感能给他们点启示,充分尊重护士,爱护护士的身心,利用好这只医疗养老大军,使仍在国内的我的亲友同事,陌生的普通百姓真正受益。

向我的祖国辛勤工作在医疗护理第一线有良知的医护人员致敬。(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54344@0)
2004-1-10 -05: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个护士的思考(一) 护士情结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事业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