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加拿大(8)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在多伦多(8)

11月14日 星期日

(仲)

冰洁听力的进步快得出乎我的意料。昨晚看电视的时候,好多对白都能听懂了。那部片子的发音清楚,语速不是特别快,但毕竟是正常语速,能听懂不少就是很大的进步了。看来语言环境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11月15日 星期一

(仲)

下午回来时赶上小学放学,有一位女士拿了一个‘STOP’的牌子站在路边,当有小孩要过马路时,一举牌,各个方向的车全都停了下来,等小孩通过。生活在北美的孩子真是幸福!

11月20日 星期六

(李)

今天,我们俩到电视塔那里去看了看。电视塔所处位置在UNION,到了那里才感觉到原来多伦多还是有漂亮的高大建筑的。出了地铁站,把头仰到后背上才能看到楼顶(这句话写的象不象乡下人进城?),而且高级酒店很多,插满了国旗,估计里面的消费不是普通国民可承担的。也许是今天有什么比赛,体育场外排了很多人准备入场,还有人倒票,这点倒是和国内一样。

电视塔非常高,本来带照相机想照相的,但是这里的建筑都是大型的,我们的小小普通相机没法办到照下全身,尤其是这世界最高的塔。

因为天色渐暗,没有到湖边看。如果下个星期不是很冷的话再来。

11月21日 星期日

(李)

一天没开火,早上起得晚,十点半到唐人街和L、zhou夫妇以及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喝早茶,十二点半吃完早茶去看圣诞游行。游行从BLOOR开始,我们走到DUNDAS & UNIVERSITY时还不到一点,游行队伍还没过来,但街道两旁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到了多伦多以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连路旁的柱子上都有几个小孩坐在上面,一边吃零食,一边等着看游行。居然有一个人准备了梯子!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看到开道的警车。虽然刚吃完早茶不久,但站久了就饿了我说我这儿有刚买的馒头,于是L他们每人拿了一个站在那儿边吃馒头边等,我也吃了一个,现在想想那个样子一定很有趣。

游行挺好看的,一队一队,身着各式服装,学生一般穿统一的服装,大概是校服。还有一些小孩穿着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好象是童话故事中的人物。很多辆彩车,大多是著名的童话故事,或者其中的人物。队伍中有很多小型的乐队,演奏西洋乐器,其中有的乐器类似中国古代的编钟和扬琴。还有一些类似技巧表演的。很快一卷胶卷就照完了,人太多了,难免照到前面的众多黑的白的黄的头发,恐怕效果不会好。我们没有看完,在街上站了两个钟头,实在太累了,就一起去L家玩,吃完晚饭,八点多才往回走。听L说这里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游行,尤其是夏天,各种名目的游行不断。

我把游行的消息写信告诉了JEFF,就是在网上新认识的那个上海人,免得他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写信的时候不确定开始时间,所以告诉他让他自己到SHOP里问问,反正最早10点,最晚1点左右。结果他写信来说非常好看,非常好看。下面是他给我的信:

"首先感谢提供如此重要的情报,不看可就后悔不已了。我也没打听具体时间,10:00出门,在DOWNTOWN瞎逛,到EATON中心吃了肯德基,从另一门出来一看,坐了一地的人,就知道是时间地点都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花车打哪儿来,就沿着游行路线走了起来,走走看看,附近逛逛。游行开始后我也逆流而上,停停走走,人多的地方得踮脚伸脖,或是爬上花坛才看得清。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游行,真是难得。走到近BLOOR时遇上了收尾的老公公,便跟着他前进,一路感受达到高潮的气氛。每看到一对华人夫妇就凑上去相相面,结果碰了几鼻子灰。。。一直跟回到EATON中心,目送老公公远去,我准备撤退,那料到全体人民都这么想,全在这儿散伙,结果一路跟来的群众把那儿挤的路都不好走,让我想起国庆观灯时上海的南京路。。。3:30以后?那时我好像已经挤进EATON中心了。最后一个节目我记得是一辆扫地车在沿路消化一地狼籍。。。"

(仲)

L的朋友DENNIS凭着一份WEB的简历也找到了工作,42K/Y,好歹也算进了这个圈子。我原来不敢编造简历,不过看来不这样不行,完全按照我的工作经历写根本找不到工作机会。

11月24日 星期三

(仲)

早上起来打开机器,发现昨晚十一点多给一个AGENT发的一份RESUME已经有了回信,让我尽快给她打电话。马上电话打过去,不过没人接,是录音电话,因为今天是NOW(Newcomer Opportunities for Work experience)第一天上课,而且要去办医疗卡,不知道几点能回来,也没留言。

到教室刚好九点,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一眼望过去,中国人占大多数,登记了名字以后,发现MR.LI也在。原来以为今天开始上课,谁知因为太多人申请,昨天已经有二、三十人申请,今天是第二拨,而一次只招二十人,所以要进行筛选,只接受那些确实需要,换句话就是上了这个班能找到工作的人。一位LADY先介绍了一下这个班的性质,强调他们并不帮学员找工作,而是教你如何找工作,并介绍学员到一些机构做义工,以获得加拿大的工作经验,然后介绍一下日程安排(四周课堂学习,四周义工)和要求,这时她停下来问有没有人想离开,显然没人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她又喊来两个工作人员一起听每个人陈诉自己的经历。在三十一个人当中,超过二十个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当中有十二、三个是搞计算机的,在十个其他国家的人当中,大半也是搞计算机的。相比之下我的英语没什么优势,专业更是一大把人,我只讲了几句话,要求写的学习目的和个人经验也写的很简单,对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在单独谈话时连事先准备好的简历都没给她,因为这是一份较早的版本,我不愿意把这么糟糕的东西给别人看。

吃完中饭,和冰洁一起去办医疗卡,然后去唐人街买菜,回到家已经两点半了,给那个AGENT打个电话,还是录音,留了言,等她回电话。三点多时接了一个电话,以为是那个AGENT,很是紧张,不过一听好象不对,听老外念我的中文名字怪怪的,原来是NOW通知我下周上课。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以为没机会的,却又送上门。差不多四点钟的时候,又打电话,这回是她接了,让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经历,实际上是在考我的英文,聊了几句,约明天上午见面,我听不清她说的地址,她表示写在MAIL中告诉我。晚上去zhou家打印了三份RESUME,准备明天“接头”用,哈哈!

11月25日 星期四

(仲)

按照约定,早上十点半在LAWRENCE WEST的SOUTH SIDE 出口等那个AGENT。因为第一次到那边去,特意提早了几分钟,不过她却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六、七分钟。她开车带上我到一家咖啡馆,路上告诉我她是HOME-OFFICE,也就是在家办公的。是个小AGENT,成功率不大,我心里有点嘀咕。

她说中国人一般比较SHY,不太愿意和人交往,一个在这里工作三年多的中国人通过她找工作,竟然到了和同事沟通也要用MAIL的程度。我表示中国人的确不善于表现自己。她问我要COFFEE OR TEA,我要了COFFEE。坐下来以后,她开始帮我改RESUME,三页纸改了二三十处;向我介绍了这个公司的背景,两个合伙人专门投资一些高新技术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就把它卖掉,再开一个新公司,如此反复,挣了几百万,她告诉了我几个网址,是他们以前或现在拥有的公司站点。这两个家伙现在没事做,发现INTERNET很热门,准备做几个站点,做好了再卖掉。他们有资金,有想法,但是没人、没技术,在这个公司工作可能会有股票等等。她问我想要多少钱,我不敢多要,40-45K吧,她点点头,告诉我在公司面试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应该如何回答,简直就是一堂培训课,单凭这一点也值得了。不过想想也是,这些AGENT是靠把我们卖出去挣钱的,不对我们好点,对谁好?只不过现在找工作的人太多,工作机会却少,他们才显得比较牛,挑三拣四的。往后就是天南地北的闲聊了,比较中国和加拿大的种种不同之处,询问我的家庭情况,也说了她的家庭,就象两个朋友在一起喝咖啡闲聊一样。十二点多她开车把我送回地铁。整个面谈过程中气氛相当好,还说我的英语GOOD,这是我来这里以后听到最好的夸奖了。

现在我知道我的RESUME基本没有问题了,下一步就是提高的我的面试技巧和技术水平,我对找到工作比较有信心了。回来以后改好简历又寄给她,下面就是等回信了,看她能不能给我争取到公司的面试。反正下周NOW也要上课了,不会闲着,慢慢来吧。

11月26日 星期五

(仲)

根据现在的市场情况和我自己选定的方向,现在我已经不再向其它方面的工作广告发简历了,一方面耗费精力,另一方面即使现在找到FoxPro等方面的工作,以后还有转方向的问题,不如直接找WEB方面的工作。更何况现在也不是全无机会。

11月27日 星期六

(李)

PAPPA说让他爸爸给她寄了个包裹,其中有两本英文字典。我估计便宜不了。我也想给家里寄信,主要是照片还有多伦多的地图,但不认识邮局。听嘉宁说就在OSSINGTON那条街上(我放学的途中),但走了几次都没看到。

早上打电话问PAPPA邮局在哪儿,她说十二点她要去图书馆,到时候打电话跟我一起走,她带我去。于是十二点我去她家找她,只有她和AKASH(她儿子的名字)在家,LOTON(她丈夫的名字)已经先去图书馆了。这个房子一共三层,他们住顶层,有一个大阳台,非常大,比我们的厨房还大。有自己独自出入的门,一个卧室,一个小小厨房和一个小小的卫生间。房子非常旧,听PAPPA说,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每个月房租五百。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找到临街的邮局,太小了,里面只有一个人。

我给PAPPA看我的信、在万圣节的照片(照片里也有她),还有一张地图,她笑。本来我想在地图上标明我们住的位置,但是没有找到那条街,可能是因为这是一张交通图,而不是市区图的原因吧。正巧LOTON从图书馆回来看到我们,在地图上帮我找到了我们住的位置,于是画了一个圈,怕注意不到,就又画了一个勾。WALLACE AVE & LANSDOWNE AVE,离地铁很近,容易找到,东西向地铁的北面。邮局的那个人是韩国人,我说英语她好象不是很明白,于是居然让PAPPA当起“翻译”,用简单的单词讲给我听,我才明白:用挂号信比较安全,但是要差不多十块钱,普通信就便宜。我那封信超重,所以收了一块八毛多钱,如果正常,只要一块零几分就行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95@0)
2000-6-11 -05:00

回到话题: 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人生足迹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