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似你! -- 原作:一支烟一杯茶 from SINA BBS

flying_snow (飞雪浮冰)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房间除了烟的味道,已经没有了你的气息。打开收音头,张学友的《忘记你我做不到》,立刻换了个波段,却是梁朝伟的《你是如此难以忘记》,连忙放了张CD,三盲鼠的爵士。桌上的烟缸叠垒着无数的烟头烟灰,不敢开窗,怕风扬起烟灰弥朦我的双眼。右手下意识的滑向衬衫左侧的口袋,口袋的烟盒里已经没有烟,却不想丢弃,留恋它依偎胸口的感觉。房门被短暂的打开,“戒了烟吧!”母亲说完就合上了门。回忆是一种堕落,吸烟是一种自弃。戒了烟,忘了你,我对自己说。
不想做任何事,却还是要去上班。在渡轮上,前面的一对恋人靠的很紧,阳光从他们紧靠着的头的唯一一丝缝隙中直射过来,无助的闭上眼睛,却是你我渡轮相挽的情景。忙定神,努力去想昨天虹口球赛,想起的还只是那张多出的球票和旁边空出的座位。心里苦笑,右手下意识的滑到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我的心跳。
工作是麻木自己的好办法,一直被麻木的到中午,午休的空闲让我无法避免的清醒。习惯在每天用完午餐后点一支烟,给你一个问候电话。办公桌上黑色的西门子电话刺眼的可怕,同样刺眼的还有烟灰缸,水晶六角型的烟灰缸,你送的。心里苦笑,右手下意识的滑到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我的心跳。
好在午休的时间不长,短暂的清醒后继续麻木。时间反常的快,五点,手机习惯的响起,习惯的接通,习惯的说:“老时间接你!”不习惯这个时间听到他的声音:“有车吗,没车接个屁,晚上过来吃饭!”是他,不是她。心里苦笑,右手下意识的滑到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我的心跳。
饭点门口,他已经等在了那里,还有他的女友。他习惯的掏出烟,想邀我共吸,刚想告诉他我戒烟了。他的她却娇瞋“不是说我在的时候不抽烟的吗?”他忙收起烟,“SORRY,SORRY”。突然没有了吃东西的胃口,忙推辞晚上有事,过来只是打个招呼,然后转身离开。路上想起谁说有人管也是一种幸福,孤独的人才是可耻的。心里苦笑,右手下意识的滑到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我的心跳
回到家,慌称吃过了就钻进了房间,躺在床上,躺到了九点,该是你夜校下课的时候,不用再去接你了,或许不久就会有人接你了。打开收音头,依旧是张学友的《忘记你我做不到》,却没有关,跟着吟唱,喜欢唱歌,喜欢听你说喜欢听我唱歌。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我接电话,张学友继续。“我也有不对,是我太任性,来接我好吗!”本想装一下硬汉,双腿却不等及的跨出门口,朝你的上的夜校跑去。
回家的路上,满是甜蜜。心里微笑,右手下意识的滑到衬衫左侧的口袋里,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包新买的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59814@0)
2001-8-8 -05:00

回到话题: 戒烟似你! -- 原作:一支烟一杯茶 from SINA BBS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5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