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贴,绝对好菜。

tianfue (tom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赤膊老爸的辣子鸡
文章来源: 少妇六六 于 2001-8-8 5:02:00:
这道菜我是从我爸那里偷师的。老头子烧菜的技能直逼他的教授头衔,我看如果要大厨段位评定的话,他烧菜的口碑大约要高于他对英国文学的驾驭能力。好了,言归正传,拉架势,起锅。

原料:童子鸡一个,选小而嫩的,内脏也要全。打浪干净剁成WHATEVER 小YOU CAN。
配料:青辣椒8个,那种尖头的,巨辣的,一个切成三段。青毛豆50粒左右,超市里有卖成品,可以去日本货专卖店买那种冷冻的,通常一袋毛豆可以吃三次。葱段多,姜丝多,花椒一汤匙,八角2个,桂皮掰成小片选3到4片。

炒作过程:下油旺火烧热,看到锅面冒白烟,把所有的配料先投进去煸。一直煸到香味出来,毛豆的裙边变黄为止。把剁好的鸡块放在锅里翻炒,炒到颜色全部变白,看不见肉红色,加盐适量,酱油适量,再翻炒,让酱油着色。盖上盖子焖3分钟加味精起锅。整个鸡的炒作过程不超过12分钟,不能兑水,否则肉老。

这道菜的关键是油多,全靠油泡熟小鸡鸡,加水就不香了,初上灶者会担心鸡不熟,认为烹调时间太短。其实时间长了肉就硬了。短怕什么呀,好吃就行。还有生鱼片不加工的呢,不也是吃?我是常烧这道菜,因为下饭,老公喜欢。小鸡子儿补身体,吃了性生活欢欢喜喜。 :)


我常居安思危,有肥胖恐惧症。一不留神就窜上去了,体重上的比血压快。那是因为我妈1米54的个头都140斤了,我爸1米70的个子都快叩开200斤大关了。我老庆幸幸亏我离家出走的早,不然早给我爸喂成加肥猫了。我们家饭桌上无肉不欢,我爸是一顿能消灭一只烤鸭的主。看我爸风卷残云般扫荡桌台剩菜的劲头,我老怀疑我家祖上一定没什么积蓄。我每次回去都感慨我爸:“人家说,教授教授,越教越瘦,你怎么成教胖了?”
我想我爱在厨房搞科研的精神是从我爸那里一脉相承下来的。老头放下书本就奔厨房,什么家什到他手里都能变成美味佳肴,如果他把那孜孜以求的厨艺好学精神用在学问上,我看成半个莎士比亚不成什么问题。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当年他当系主任的时候请外国友人吃饭,席间上了一道油泠鸡,我爸吃完顿时来了兴趣,不顾礼节地迅速跑到外招饭店的灶台追问师傅RECIPE,第二天就把这道菜搬上我家餐桌了。所以总体来说,我家的餐桌跟我们大学外招的厨房走,头天我爸上那吃什么,第二天我家就搞那道菜的翻版。

老头大象般庞大的身躯却是灵巧的很,在厨房那蛋丸小弟自由翻飞,如若入无人之境镜,我看他对厨房家什的信手拈来,边哼着张晓英的歌:“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边抄起酱油瓶子当话筒,锅铲子当鲜花的得意劲儿,就明白什么是自由人生了,自由就是你心灵的写意或是你生活的满足。干嘛都追求大富大贵?“落钱不落钱,落个肚子圆。”这就是我爹对生命追求的极至。当年的主任要我爸接班的时候,我爸抵死不从,哭丧着脸说:“坐班?那我早上怎么送小孩,中午怎么买菜,晚上怎么烧饭啊?”在我妈严厉指责,大骂他婆婆妈妈,不求上进没有向校长方向发展的趋势的 威逼下,我爸才极其不情愿地走马上任了。我妈当年为配合他的工作,特地承担了烧饭的任务。谁知三天过去,我爸如得了病一般蔫儿了,最后再三坚持,要求系里提前放走他一个小时好进行锅碗瓢勺进行曲并获得同意后,我爸才又焕发了青春。

上次回国,再见我爸,除了身躯又庞大些,顶又败了些,却没什么变化,每天依旧笑口常开,满足于小市民的菜篮子工程,无论教学怎样忙,都不忘顺便逛一下菜场。他是北方人,现在在上海教书,上海话说的最溜的就是所有的家禽蔬菜的名称以及讨价还价,周边的菜场的小商贩们每次看见他经过,都热情招呼:“唐老师啊,新鲜芦笋要阀?”或是“唐老师啊,今天没买小菜嘛!”曾有一次老爸出门忘记带钱,转身对卖烧饼的师傅说:“借一百块,明天还。”人家居然二话不说就掏给他了,可见脸有多熟。

上次EMAIL来,我爸说上海现在持续高温,胖人怕热。我仿佛又看见老爸光着膀子,浑身冒油地左右开工,挥汗如雨的在厨房大战火孩儿的情形。忘了告诉你们了,我那招边烧边尝的优良品德也是从我爹那里沿袭下来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0197@0)
2001-8-8 -05:00

回到话题: 转一贴,绝对好菜。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美食天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