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爱情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也是爱情的故事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好年轻。芜茗和海阳分别就读于北大的化学系和物理系,叶倩在南方那个风景宜人的海滨城市念文科。芜茗和海阳并不是很熟悉,他们认识,是因为芜茗当时的男朋友靖文和海阳一个宿舍。

  大学毕业那年,芜茗和海阳同时被美国的一所著名大学录取。叶倩留在那个海滨城市教书。芜茗的男朋友靖文去了海南,和一帮"哥们"一起,办了一家情报公司。叶倩和靖文一起去机场送海阳和芜茗,叶倩和芜茗哭成泪人,海阳和靖文"男儿有泪不轻弹",却也眼圈红红。芜茗和海阳同时说:"我明年就回来看你。"

  芜茗和海阳来到美国,什么都很陌生。功课很紧,又很孤单。自然地,他们两人不时地在一起,回忆些什么,或说些想家的事。没多久,他们心里都觉得两人是在相依为命了。白天他们没课时就在一起吃饭,去图书馆念书,晚上,该睡觉时,回到各自的住处。叶倩每个星期都给海阳写信,告诉他她多么想念他,多么急切地盼望和他相聚。芜茗每个月都给靖文打电话,告诉他她是多么想念他,多么急切地盼望和他相聚。

  "海阳,我知道我不是个很贤慧的女孩,可是,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给你做个好妻子。这么多年了,你早已是我的一部分。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会怎样。我每天都在祈祷上苍,让我们快点团聚,圆满这似海深情。我业余在上烹调班,只为了我能做一个使你幸福快乐的妻子"叶倩和海阳是小学同学,算是青梅竹马。

  "芜茗,我们的公司很成功,短短几个月时间,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信誉并已开始盈利。这是块充满机会的地方,只要有能力有勇气,谁都有成功的可能。我后悔让你出去,我相信我们在一起会干出一番相当大的事业。我的愿望是你明年回来时,我能用自己的车去接你。"靖文和芜茗是在新年舞会上认识的,那时芜茗正在准备出国。她让靖文也试试,靖说:"我不想再念书,我只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他是个体态高挑气质文雅的男孩子,有玉树临风之质。

  慢慢地,半球那边的爱遥远起来。再厚的信笺和再高的电话账单都解除不了异国他乡的孤独和寂寞。北美的季节从漫山红遍的艳秋,落进洁白如棉的冬天。圣诞节的大学城,死一般寂静。芜茗和海阳在毫无人迹的街道上缓缓而行,落寞凄冷的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拼合又拉开。他们想去餐馆吃饭,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让自己也有点节日的气氛,但路边的所有店面都门窗紧闭。他们都还没有车,钱都花在电话上了,也去不了任何别的地方。他们都不说话,寒风刺骨,两人都把臃肿的"鸭鸭牌"羽绒服的帽子系在头上。很饿了,他们只好在街口的一家"方便商店"花了一块钱买了两个"热狗",每人一个。这是整个镇上唯一一家开著门的店。

  "要不要咖啡?"那个长著灰白络腮胡子的胖老头笑容满面地问他们。"不要钱的,你们俩是我今天唯一的客人呢。"

  "谢谢,我们还是不习惯喝咖啡。"海阳客气地说。

 "你们不过圣诞节,是吗?"老头问,"我一个人过,老妻早死了,孩子们离得太远,都有自己的家。下雪,我也懒得往外跑了。你们在这里都没家吧?"

  "没有。我们的家在中国。我们从不过圣诞节。"海阳用带很重口音的英语回答道。

  "海阳,走吧。"芜茗拉拉海阳的衣角。

  "圣诞快乐!"老头在后面喊。

  "圣诞快乐!"芜茗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嘀咕道。

  "海阳,我好难过。"一出门,芜茗就泪水盈盈地说。海阳叹口气,在她肩上拍了拍。

  走到芜茗的住处,她说:"进来坐一会吧,我的室友们都走了。我们弄点什么吃的吧。

  "海阳在沙发上坐下,和芜茗一起吃著她煮的方便面。面里加了些蔬菜和鸡肉。半年来,芜茗几乎每天都这样吃。屋里的暖气开得挺高,海阳吃得有些冒汗。

  "海阳,慢慢吃。不够我再煮。"芜茗若有所思地说。她是个瘦瘦的女孩子,尖尖下巴的小脸上,眼很细,很长,总是很忧郁的样子。整个的人,让人觉得弱不禁风。

   海阳不是个帅男孩。个子不高,稍胖,一点也不潇洒。但他很聪明,对数学如痴如醉,书念得很出色。叶倩从上中学时就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她爱他的智慧,她常说。叶倩数理化总考不及格,高二时,不得不去念文科。

  芜茗坐在桌前梳头发。她有一头浓密柔软的黑发,长及腰际。她穿一件红色的高领毛衣,是妈妈在她出国前连夜给她织的。她的尖尖细细的手在脑后很灵活地编著辫子。海阳觉得这时的芜茗美丽无比。他拿起芜茗放在桌上的"傻瓜"相机,对著她按下了快门。好久以后,当芜茗把这张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真的能明白为什么海阳要拍这时的芜茗。那个瞬间,芜茗典雅纯情宁静忧伤,象是冬夜里天上的星星。

  就是那天晚上,他们发现他们彼此相爱,尽管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孤独他们才相爱。

  芜茗对我说,她那天晚上一直在流泪。她枕著海阳的手臂,看著没有拉下窗帘的窗外,雪在树枝上闪著银色的光。她听得见雪落的声音。但她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她没有想起靖文,也没有想起叶倩。她不知道海阳睡著了没有,她没听到他的呼吸。

  "那是我的最初,"芜茗平静地说,"那时候,我觉得海阳是世界上我最爱的男人。我发誓这辈子我只要他。

"我看著芜茗眼角已有细细皱纹的脸,心痛。这么一个小小的女孩,竟然有这样一段抵死的缠绵。是这样的一个爱情故事!

  从那以后,周末海阳都是在芜茗那里。叶倩写信来,好几个星期不见海阳的回信,打电话来,也找不到海阳。她从靖文那儿要来芜茗的电话,对芜茗哭著说:"海阳到底怎么了?我好担心。出什么事了吗?"芜茗告诉她海阳只是很忙,每个来美国第一年的人,都会很忙。海阳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那时,海阳就靠著我的床头坐著。"芜茗说。

  "我可以想象。"我说。

  夏天,芜茗和海阳一起回国呆了一个月。海阳娶了叶倩,芜茗和靖文分手。

  "靖文的公司赚了很多钱。他开一辆'蓝鸟'去接我。住高级饭店。钱大把花,还喜欢赌博。在饭店里和那些服务员打情骂俏。他变了好多。我受不了。"  "是不是也因为海阳?"我问。

  "当然。不过,没有海阳,我和靖文又能怎样?他是不会想出来的。在国内过那种日子,出来干什么?我也不会回去,我这个专业拿博士学位平均是六年,我才读了一年。 "那海阳为什么结婚?既然他爱你,为什么还要娶叶倩?"@  "海阳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许诺要接她出来的。

  "她出来是为了出国,还是为了海阳?  芜茗不回答。

  "叶倩知道你和海阳之间的事吗?"  芜茗摇摇头。

  树叶又泛红时,海阳把经济担保和I-20表都给叶倩寄回去了。芜茗也有了孩子。

  看著芜茗因为怀孕反应而憔悴干黄的脸,我不禁为她担心。"芜茗,你为什么要这个孩子呢?"

  "它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不要呢?"芜茗的声音充满母性。

  "这不是一般的责任和负担。芜茗,你能行吗?"

  "到了自己头上,没有不行的。况且,有海阳呢。"

  "叶倩怎么办?"

  "来了再说。"

  "芜茗,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事吗?"

  "没有。真的没有。"

  圣诞节前两天,叶倩来了。海阳去纽约接的,他已买了一辆旧车。

  芜茗告诉我,当天晚上,海阳把叶倩送到给她租的一间公寓里去了。他说他要对得起芜茗,所以不和叶倩一起住;要对得起叶倩,所以不和芜茗一起住。

  "他谁都对不起。"我说,"连他自己也对不起了。"

  芜茗说海阳给叶倩买好了所有的生活必需品。怕她刚来太孤单,还给她买了个很高级的电子琴。

  "海阳存的钱全花光了。"芜茗说。

  "叶倩买菜怎么办?"@  "海阳说每周末会带她去买的。"

  "那他们每周还要见面?"

  "有什么办法呢,她刚来。"

  "她生活怎么办?"

  "海阳每个月给她四百块,够吃住了。"

  我知道海阳的资助是九百。"那她和海阳都会挺艰难的。海阳怎么还能帮你呢?"

  "我自己的资助够了。孩子刚生下时也用不著多少吧。"

  "海阳怎么把这一切告诉叶倩的呢?"

  "不知道。没细问。他只说叶倩连眼泪也没掉。不过,叶倩说她也不会放弃,她决不离婚。"

  "那你怎么办?"

  春节那天,一个中文"查经班"的朋友请我们班上的人去她家吃饭。海阳开车带我和芜茗一起去了。坐了没多久,朋友的先生带著一个女孩进了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刚来不久的叶倩。"

  我愣住了。叶倩的长相和芜茗太不一样了,浓眉大眼,皮肤挺黑,个子不高,很壮的样子。我看看芜茗,又看看海阳,他们俩都呆呆的。

  朋友把我们每个人介绍给叶倩。叶倩不停地点头,嘴里说著"你好"。介绍到海阳时,她说:"噢,我认识他。"海阳低下头。

  介绍到芜茗时,叶倩静静地看著芜茗,好长时间才缓缓地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从芜茗的腹上移到她的脸上,又移到她腹上。

  吃饭时,趁大家不注意,我把那个朋友拉到一边,问她:"你怎么认识叶倩的?"

  她说她在镇上一家中国餐馆打工,上星期叶倩去找工时碰到。她见叶倩刚来,人生地不熟的,今天特意让先生把她接来,也好认识一些朋友?quot;叶倩说她先生爱上了别人。但她还爱他。她要等他回来。她很能干呢,才来这么几天就自己去找工打,真不容易。"

  "芜茗和海阳在'查经班'呆了这么久了,你难道不知海阳就是叶倩的先生?"我埋怨道。  从那以后,叶倩也成了"查经班"的常客。只是,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0586@0)
2001-8-9 -05:00

回到话题: 也是爱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0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