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揭开广西南丹矿难惊天黑幕的层层面纱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2001年8月10日08:58 广州日报大洋网


  大洋网讯 “锡都”南丹,从未像今天这样令人瞩目。与南丹有关的“7·17”事故,已成为近日众多媒体特别是互联网上使用率极高的特指数字。

  北京高度关注南丹。继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率领的中央调查组到南丹实地调查之后,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和国家公安部、监察部副部长分别担任正、副组长的国务院调查组,已紧接着于9日赶赴南丹。

  闻风而来的老记们,也纷纷集结南丹。

  全国各地,人们街谈巷议说南丹。

  偏远的弹丸之地南丹,你怎么啦?

  网上信息 似有似无决非空穴来风

  人民日报报道,南丹“7·17”事故,最早是出现在互联网上。有关网站在发表这一信息时,只是使用“据传”、“据不愿提供姓名的人士提供”等方式,以示将信息来源的可靠性方面给读者留有思考余地。

  几乎在同一时间,上海、北京及海外一些传媒,也在传播此事。

  7月28日,我们开始留意这一传播,并通过相关渠道进行了解。

  就如同很多媒体同行所遇到的一样,对此,来自官方的信息,都是一个调子:不清楚;不知道。矿上的回答,则是十分斩钉截铁:绝无此事。

  可是,人们私下流传的消息,又是另一种版本:南丹风云人物黎东明所在矿区发生了重大事故,矿工在矿井下作业时矿体打穿发生骤然性透水,使矿工们在离地表垂直近700米深、数千米长的窿道中猝不及防……

  这个版本,通过电话举报到南宁多家媒体编辑部。接着,我们听到了先期赶赴南丹采访的广西地方媒体记者的“不寻常”遭遇:被阻截、驱赶甚至追杀!我们惊异:怎么在文明盛世仍有这种事情?

  我们感到需要尽快弄清楚:传言中的南丹矿难是否确有其事?

  多方查证 从扑朔迷离到获得确证

  此时,正值7月底8月初,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建党80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声犹在耳,“三个代表”正是报刊上和各种会议的中心议题。那么,南丹矿区关系到数以百计民工生命的这个“7·17”疑团,是否应实事求是地探出其本来面目呢?

  应该。但不容易。

  在那几天,几乎应打的电话都打了,能找的人都找了。甚至我们在前往南丹的路上,给南丹和河池地区打电话询问时,接电话的人竟都表示敢于用“党性”保证:流传中的事故“绝对没有这回事”。

  两相比较,我们真没有理由不相信地县领导作的“保证”。难道我们应该去相信那些尚未找到根据的民间传言吗?

  说句心里话,我们当时的判断,又确实是“宁可信其有”。我们通过诸多蛛丝马迹,感到种种传说绝非空穴来风:如果没有重大事故,为什么那么多人从不同角度冒死报案?为什么一贯素食斋饭似有慈善心肠的矿老板黎东明要对记者堵、拦、追、吓,甚至不惜出动黑恶势力进行追杀?

  于是,我们无法相信“绝对没有发生死人”的说法。我们继续尽最大努力挖掘证据。

  8月2日一早,我们取得了重大突破:掌握了12位家在都安县的死难者的名单及其家庭所在村屯。“绝对没有发生死人”的说法终于被证实为天大谎言。尽管这12个死难者仅仅是遇难民工中很小的一部分,但对于刺破那个谎言,已经足够了。

  接着,我们获得了在矿难中一名侥幸逃生者的令人惊心动魄的叙述。此时,原先的“扑朔迷离”变得确凿无疑了。掌握了这些,作为职业新闻工作者,我们就更清楚应当做什么和怎样去做。

  实地调查 其险其难外人无法想象

  8月3日一早,一辆越野车载着4名乘客,风驰电掣驶向都安。

  其实,这时,都安已经“不安”。尚未出门,就有当地朋友相告:此时来都安没有用,因为,所有受难者家属都已接到黎东明派来的人的警告:不许在家,不许与外人接触,不许对外透露任何与死难赔偿有关的风声,否则……

  果然,我们到了都安,感到一种浓浓的肃穆气氛,大家都不由得压低了嗓门小声说话。中午,分别约了两名“7·17”事故的知情者,但等到下午3点,一个都没见着,两个人都说临时有事。

  下午,我们按照名单上注明的村屯,找到死难者卢规、卢格兄弟的家。当地人讲壮话,听不通普通话,我们交流十分困难。当问及“7·17”事故情况时,村里人讳莫如深。临走前,卢规的妻子黄杏燕悄悄提醒我们:出门的时候,一路小心。

  8月5日,我们到南丹县“7·17”事故现场采访。一进矿区,迷惑的、张皇的、警惕的、奇怪的目光纷纷从矿区各处射出。矿区里自成一统,凡是在矿区里工作的人似乎都有一种相通的气息,在这种气息的反衬下,外来者是如此明显地与周遭格格不入。

  我们立刻向周围的矿工打听情况,但一看到我们走过来,他们急忙躲避离开。闪避不及的,一提起“7·17”事故,一律摇头称“不知道”、“不清楚”。即便是7月17日前后当班的矿区办公室工作人员,也以各种理由回避这个话题。

  凌晨2点,听说广西地方媒体一名记者在7月底进入矿区采访时,曾被黑帮追杀。

  8月6日我们离开南丹县时,正碰上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到我们入住的宾馆打听“有没有人民日报的记者”。

  初露端倪重重铁幕正被揭开一角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8月2日午夜。这个午夜,地处金城江的河池地区权力机关报给自治区的电话表露:南丹确实发生了重大透水事故,初步确认的死亡人数达70多人!

  这个“初步确认”的电话,其中的内涵让人震惊!第一,死难达70多人(只是初步确认)的重大事故竟然在开始被层层谎报为“没有死人”;第二,如此重大事故从发生至今,竟然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被整整掩捂了17天!

  获知这个信息,人们自然会提出疑问:这么大的事故为什么能掩盖这么严密、这么长久?到底是什么人隐瞒不报?为什么要隐瞒不报?通过什么方式和手段隐瞒不报?

  这些疑问,中央调查组、国务院调查组和广西地方正在协力破解中,相信总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这里且先按下不说。关于这次特大事故中的准确死难人数,现在也正在通过多种办法清查中,到记者写本报道时,确认的死亡人数已超过80人。这里需要考虑的是,这起特大矿难,为什么在一些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的机关那里,变得如此“麻木”、“迟钝”和“固执”呢?

  从地县看,在中央已决定派出调查组的8月3日前,南丹县和河池地区所有报给上级的报告,都认为南丹“7·17”事故没有发生死人。8月1日,自治区领导亲到南丹调查时,在有地、县和相关方面参加的汇报会上,汇报者仍持“没有发现死人”的认定。

  再看自治区某主管部门的态度,直到中央领导对此作出严肃批示的8月2日,该部门传给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文件还认定“没有发现有发生重大透水伤亡事故的情况,矿区局势平稳”。

  是什么使那些应该对此负责的领导机关和行业管理部门在长达半个多月的时间中,失去了应有的、正确的调查力和判断力呢?

  记者手记

  按照中央领导同志“必须查个水落石出”的指示和国务院调查组三个“查清”的要求,南丹“7·17”事故的彻底查处尚需时日。就进展到目前的情况看,震惊社会和舆论的这一南丹事故,确实已留给我们深刻的思考和启示。

  启示一,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旗帜必须高高扬起。关键所在,是真正落到实处。就南丹事故来说,生命无价,群众的生命重于泰山,如此事关数以百计群众生命的重大事故,必须迅速查清,严肃处理,以慰亡灵,怎能隐瞒不报欺骗中央和民心呢?

  启示二,必须充分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舆论监督,既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检验,也是人民群众能否真正行使民主权利的表现。就这次南丹事故的揭露来说,如没有众多新闻记者的冒死挖掘和富有勇气的报道,这个特大事故可能会被掩盖更长时间,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就更大。

  启示三,党和人民群众有无穷的力量。从南丹事故看南丹黑恶势力及其丑陋的一面,确是极为严重的。同时,从南丹事故中,更可以看到党的力量、人民的力量。尽管这里曾较长时间邪气很盛,以致这次如此重大的事故都敢于隐瞒和能够隐瞒这么长时间。但当党中央国务院一旦掌握情况痛下决心,就立即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帮助,广西区党委和政府又采取坚决措施,即便是像南丹事故这样集“邪”、“黑”、“假”、“贪”于一身的罕见“典型”,也是不难揭穿和攻破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2053@0)
2001-8-10 -05:00

回到话题: 深度报道:揭开广西南丹矿难惊天黑幕的层层面纱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