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铭: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远华案黑幕》序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远华案黑幕》序
作者: asdf
日期: 08-09-01 11:00


  不久前海外出版了张良主编的《六四真相》。江泽民为此召开了一系
列会议,政治局作出“六四永不翻案”的决议。江总书记还提醒政治局委
员们:“六四如果平反,在座各位都要人头落地!”

  现在盛雪的新著《远华案黑幕》出版了。《六四真相》是十二年前的
历史纪录;而《远华案黑幕》是正在演出的现实的历史,其震撼力当比历
史文件更强大。如果说《六四真相》是一颗“纸上原子弹”,《远华案黑
幕》该是一颗“纸上氢弹”。不要小看纸张的威力,它们足以使得江泽民
帝国精心建构的谎言堡垒炸烂。无怪乎,有人力图阻止该书的出版,向作
者提出以百万美金购买本书“永不出版”的版权,而未能得逞。

  “永不翻案”,“永不出版”,正是貌似庞然大物的中国独裁者内心
恐惧翻案、恐惧出版的反应。毛泽东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又怕邓
小平文革中的认错“永不翻案,靠不住吧?”结果刘少奇死後恢复了党籍
,邓小平活著就翻了案。江泽民的“永不翻案”,又岂能靠得住?

  《六四真相》的出版,使围绕六四屠杀的种种悬疑被破解,预示著六
四一定翻案。《远华案黑幕》的出版,使远华案背後的重重黑幕被揭开,
预示著远华案一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这两本书告诉世界,远华案的乱抓
、乱判、乱杀,与六四天安门屠杀其实出於同一根源:一个靠恐怖与谎言
统治的制度。这个制度需要不断制造冤、假、错案,制造“大案、要案”
,以无辜者的血来恐吓人民,以维护它的“稳定”。

  远华案主角赖昌星,是一位中国社会典型的悲剧性人物,他出身卑微
、学历低,但他头脑聪明,会做生意,且平等待人,乐於捐献。他由於自
己的聪明才智创造出了经济奇迹,又由於不甘默默无闻而成为政治斗争的
牺牲品。他的毛病在於太相信共产党。他交了一批共产党的朋友,这些朋
友在共产党内,也许属於不太肮脏、没有泯灭人性的一群;但他看不到这
些人难免被共产党内最肮脏、最泯灭了人性的一群吞噬。他还出钱为中国
安全部门收买台湾间谍,立过功,得过奖,以为可以博得共产党的信赖;
结果国安部毫不吝惜的抛弃他、出卖他,并向加拿大政府否认赖昌星曾经
为国安部做过事。

  赖昌星被钦点为中国最大的走私案的主角,并不在於他有没有走过私
,犯过罪,而是恐怖与谎言的统治需要这样一个角色,不幸,他被选中。
以他响亮的名声,以他广泛的人脉,正是一个让一些人可以大展拳脚的一
个战场,可以整一批人,抓一批人,杀一批人,藉以制造新一轮的恐怖与
谎言,维护这个帝国的稳定。

  当邓小平尚在世,但健康已告不济之时,一位元老出乎对江泽民的关
切,询问他对未来有何准备。江答曰:“我准备抓紧两杆子,一手枪杆子
,一手笔杆子。”

  此说源出於林彪。林彪在文革之初说:“枪杆子和笔杆子,夺取政权
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

  枪杆子是军事暴力,即制造恐怖的党国机器;笔杆子是意识形态暴力
,即制造谎言的党国机器。江泽民政权就靠日夜开动这两部党国机器制造
出来的恐怖和谎言“巩固”著。大至制造六四冤案、法轮功冤案,小至秘
密逮捕回中国探亲的民运人士、异议人士、海外学者,无不属於这两架吃
人机器的功能。

  法轮功修炼者为陶冶性情、强身健体,提倡“真、善、忍”,从未为
害社会,而且世界各国都有。无论将其归入宗教信仰,还是气功团体,都
实属於国家无权干涉的私人领域。江泽民却忽然心血来潮,拿起笔杆子,
学毛泽东关於《红楼梦研究》给政治局那封信的体式,也给政治局写了一
封信。於是法轮功就一变而成为当年的胡适,成为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对
资产阶级唯心论斗争的对象了。笔杆子斗不赢,法轮功再变而成为当年的
胡风反革命集团,必须用枪杆子对付的“邪教”、“反动政治组织”了。

  远华案也一样,它不过是适应了中国某种斗争形势的需要。远华案的
起因是,某副军长的一个赌棍儿子欠下八千多万元赌债,向赖昌星伸手要
一亿。赖昌星没有满足这个小流氓的敲诈。小流氓看到,江泽民、朱熔基
要打走私,就写状子告赖昌星走私,并把他欠了钱的债主都一并告上,这
样他就可以赖帐了。状子上还写著:“敬爱的江泽民主席、朱熔基总理:
你们能做我们的後台,我们就什麽都敢大胆地写。”中央正要抓“大案”
,树典型,来得正好,罗干於是批示如下:

  海关总署主查,中纪委协调。4. 20

  这也就是“四二零”专案组的由来。後来远华案越滚越大,人也越抓
越多,一批批审判、判决、枪决,演变成“共产党建国半世纪以来最大的
走私案。”

  文革时毛泽东会见他的美国朋友斯诺,说他自己是“和尚打伞,无发
(法)无天”。斯诺没有听懂,回去後写成毛泽东说自己是个“打著把破
伞云游四方的孤僧”。有人翻译回中文时也照样以讹传讹。其实“和尚打
伞”,岂止一个毛泽东?它深深植根於必须不断制造恐怖与谎言以“巩固
”权力的共产中国制度之中。

  江泽民这个“第三代核心”,虽然缺乏毛泽东、邓小平的原创性,却
富於他特有的模仿性格,近年来更是刻意模仿毛泽东。他没有毛泽东的文
采和书法,偏要模仿毛泽东写诗题字。他没有毛泽东的理论根底偏要模仿
毛泽东搞什麽“理论创新”,把那套乏味的老调子编进马、列、毛、江哲
学语录。

  江泽民的“和尚打伞”,在以不断制造恐怖与谎言来巩固权力的目标
上,与毛泽东的“和尚打伞”并无不同。但在无法无天得手段上则有所不
同。

  第一,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公开透明,向世界公然宣告。江泽民的无法
无天伪装隐蔽,向世界谎称“以法治国”。

  第二,毛泽东的无法无天,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均假手“群众运
动”、“群众斗争”,受害者与迫害者都是“群众”。直到文革後追查凶
手,只追到群众中的替罪羔羊—所谓“造反派”、“三种人”身上。江泽
民的无法无天,却假手“法律”与“法庭”,更具欺骗性。

  当年斯大林大审判,连布哈林那样的大人物都在法庭上公开认罪,一
时骗过世界上很多人,包括自由派知识人士。江泽民的“以法治国”,不
过是斯大林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骗过世人的故伎重演。本书没有中国法庭
审判远华案的纪录,但有加拿大政府到中国为赖昌星难民案取证时询问远
华案犯人的证词,其中有的问答颇为有趣,例如,加拿大移民官道克伍德
和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一段问答:

  加拿大移民官问:你能讲一下你被拘留的原因吗?

  李纪周答:我因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是受贿罪。

  问:可以跟我们讲关於赖昌星的事吗?

  答:1994年底,我太太退休了在家里。赖昌星那时到北京来说,如果
我太太愿意做生意,他可以提供帮助。我太太有个朋友想要一起做生意,
开个饭店,需要缴定金,到处找人借钱没有借到。他太太後来告诉我,说
她跟赖昌星借了一百万人民币。

  问:你知道她从赖昌星那里拿到钱了?

  答:对。

  问:你觉得这钱,是贿络的钱吗?

  答:从中国法律的角度讲,应该算吧。因为这个钱我没有还给他嘛。

  问:那麽你给赖昌星什麽好处了呢?

  答:我没有给他什麽好处。他没有向我提出过什麽要求。

  外界普遍认为,李纪周恐怕难逃一死。李纪周自从98年底被拘押已经
三年多了,应该不会再为在加拿大的赖昌星隐瞒什麽。而根据中国官方的
报道,他的最大罪状就是收受赖昌星的贿络,协助其走私。如果没有赖昌
星逃到加拿大,在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加拿大移民部作为赖昌星难民申
请案的检控方,需要到中国求证,以指控赖昌星不符合日内瓦公约难民,
那麽外界永远也不会有机会看到李纪周这样的口供。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中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
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
的,是受贿罪。也就是说,收受财务,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时,才是“受贿
罪”。

  再反观那些告状的人,“四二零”专案组的人,甚至中纪委的人,不
但向涉案嫌疑人敲诈勒索,更是为了邀功不择手段,要置人於死地。有些
腐败的办案者,充当工具,怕不能够满足上边的整人要求,找不到足够的
证据,竟编造出耸人听闻的“红楼”、“白楼”酒池肉林之类。经本书作
者多方求证,纯属无中生有的捏造。

  《远华案黑幕》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今日中国社会极度的病态,极度
的腐烂。在这样一个体制下,打击走私,不是打击走私;反腐败,也不可
能是真的反腐败。而许许多多善良的中国人,就在这当中成了可怜的牺牲
品,成了最高权力当局和其亲属、子女巧取豪夺、肆意瓜分中国人民财富
的可悲的替死鬼。

  刚刚在网上看到一篇署名南微子的文章,现摘录其中的一段:据中共
内部《关於高级干部家属、子女工作、经济情况》的报告披露:一万五千
多名地、厅级或以上高级干部家属、子女拥有的财产,达到二千五百亿元
人民币——这还不包括他们在香港、海外的财产——平均每人拥有财产超
过一千六百万元人民币!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人指出,这还是不完全的、保
守的统计数位,因为每年另有多达数百亿美元的中国资产,被偷偷非法调
入美国、瑞士、加拿大等西方国家以及香港、澳门甚至台湾等地区。

  江泽民帝国这几年杀人杀红了眼。这个由恐怖和谎言统治的国家每年
假手法律和法庭杀掉的人,比全世界杀掉的人统统加起来还要多。难道中
国人真是世界上最该杀、最劣等的野蛮民族吗?

  不。中国人是善良的、文明的。甚至是这个世界上罪善良、最文明的
民族。这个被通缉的“首恶罪犯”,虽然出身卑贱,却能够扶贫救难;虽
然教育低下,却做到乐善好施。他不善良吗?他不文明吗?最劣等、最野
蛮的不是中国人,是这部制造恐怖和谎言,把善良、文明的中国人变成“
罪犯”的党国机器,和操纵这部机器的刽子手。

  中国在刚刚过去两个多月的“严打”中,又杀掉了一千多人。这些人
当中有多少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的罪犯呢?又有多少人成了这
个政权“巩固”稳定的牺牲品。中国缺少的不是严刑峻法,而是民主法制
的制度。因为在一个没有法制民主的国家,非但老百姓的权利没有保障,
当权者一旦失去了权力,他们的基本人权也就没有了保障,像这本书中所
说的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例子,他於98年底被抓,於99年底被正式逮
捕,於2000年底才被允许请律师,2001年3月份才被正式起诉。当然,从另
外一方面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麽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常常是死也不愿放弃
权力。这里有一个道理,只要有一个人的权利没有得到保障,那麽我们所
有人的权利也就没有保障,因为这个人明天就有可能是你是我。

  朱熔基嫌远华案还抓得不够、杀得不够,他为了骗得加拿大政府引渡
赖昌星,做出了两点虚伪保证:

  一、保证赖昌星遣返回中国之後,中国的有关刑事法庭将不会根据他
在遣返前所犯的罪行把他判处死刑;

  二、中国是联合国《反酷刑、虐待及非人道处罚公约》的签约国。赖
昌星被遣返回中国後的法庭调查期间,以及他如被定罪後在监狱服刑期间
,他将不会受到酷刑虐待或其他不人道的对待或处罚。

  朱熔基骗得了谁?

  第一、朱熔基只保证对赖昌星“在遣返前”的罪行不判处死刑,这是
明显的漏洞,即不保证对“遣返後”的罪行不判死刑。请想想,赖昌星生
活在大家看得见的自由天地里,“四二零”专案组尚且可以给他捏造出事
实上不存在的种种罪名;一旦“遣返後”回到中国的绞肉机里,在封闭的
黑牢里,什么新鲜罪名不可以强加於孤立无援的赖昌星,而判之以死刑呢
?更何况在中国的黑牢里至犯人於死地的办法多的是,像赖昌星这样被中
国政府定为“重大走私案犯”、“情节特别严重”的人,必死无疑。

  第二、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公约多了,据中国政府自己吹牛说,是
签署最多人权公约的国家。但是,执行过一丝一毫没有?不但没有执行过
一丝一毫,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被其道而行之,都在肆意践踏人权,都在杀
人和蓄意杀人。酷刑、虐待、非人道处罚,在中国的黑牢里是家常便饭。
不但狱卒、狱官可以酷刑、虐待、非人道处罚犯人,还常常唆使犯人虐待
、残害犯人。最近,光是修炼法轮功的无辜者,被虐杀的有多少?中国的
黑牢,是黑暗的、野蛮的中国统治机器里最黑暗、最野蛮的一部分。赖昌
星一旦跨进去,就别想活著出来。共产党越怕他,就越要赶紧杀了他。

  《远华案黑幕》是一本好书。作者突出的贡献是对历史事实的真实纪
录。远华案被指为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走私案,赖昌星在中国官方的宣传
下,成为“千夫所指”的恶棍。政府反腐败、打走私又是人人叫好的做法
。去挖掘这样一个案子的黑幕,需要有一定的勇气;为这样一个案子背後
的事实说话,需要有足够的正义感。这本书除了赖昌星的证言,作者对关
键情节都进行了多方求证,令人信服。

  这本书应当翻译成各种文字,让全世界都读得到。因为他可以帮助这
个世界认识和了解今日中国的真相。

  早日终结统治著中国的恐怖与谎言

  给中国人以自由

  让中国走向光明。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5029@0)
2001-8-13 -05:00

回到话题: 阮铭: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远华案黑幕》序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