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间絮语(供准移民、新移民参考,老移民追忆,不老不新的中移民共鸣)

vega_lee (天津人)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今年某月某日午,某服装厂t恤印染车间。“中午了,该吃饭了。”“工头怎么也不叫咱们一声?有耽误了3分钟”“你自己没听见铃,怪谁?算你愿意多干的啦”“哼,上工铃总是比休息铃响的多。”“吃饭吧你。”
“这么多人就一个微波炉,半个小时哪排的完?”四眼妹妹抱怨到。
“呵呵,还是我好,吃凉食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暗想。
“我不吃了,又累又热的,吃不下去。下回带点水果来就行了。”眯眯眯着小眼说。
“那饿死你。干这么累的活,不吃东西,看你能撑多久。”我说。
“就当减肥呗。我反正又胖。以后开个减肥工厂,让这这么多胖子来给我打工,还交钱,我赚发了。”眯眯说到得意处,不禁把眼眯的更小了。
“少做梦吧,还开工厂呢,现在有工厂让你来就行了。”我刺激他。
“没关系,我今天把印好的t恤挨个放到烘干机里,每次都要走好几米,每6秒钟一件,我一天要走好几万米呢。如此下来,我比马家军可牛多了,2008年代表加拿大参加奥运会,保证能得牌。”这时他的眼珠都看不见了。
“太能做梦了,怪不得眼这么小,现在是不是正在睡着呢?不打扰了。”
“我都没劲生气了。”眯眯叹道。
“过几天就习惯了。我们不都干下来了么?”连姐说。
“对,这比我剪线头轻松多了。那也不如这挣钱多。”四眼妹妹说。
我也鼓励眯眯,说:“对呀,我当初搬牛肉时还想不到能找到这么轻松的活呢,那时我每天要搬几吨。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这么多牛肉了。。。。。。”我做出惆怅状。
“也是的,现在形式就是这样。我去天虹(一工作中介),我前面那个楞妹妹,说话太冲,结果天红就介绍她去个7.5元/小时的。干一样的活,比咱们还少0.5呢。”眯眯也挺实际的。
“嘟。。。。”响了一声铃。
“怎么才十分钟就上班?搞错没有?”四眼妹妹抱怨。
“这不成周扒皮了?还半夜鸡叫呢?”我气愤道。
“没关系,他周扒皮,咱们就狼来了,听见铃声就是不去。谁让他总响错的?”还是连姐老道。
果然是响错了。还接着刚才的说。
“以前咱们都是文弱书生,哪干过这些?现在么?哼哼,四体既勤,五金能分,吾为夫子也。”我摇头晃脑道。不禁缓缓摇起了手头昨天的today。
“麸子?还麦子呢。”四眼妹妹什么都不懂。
“今天这个拿摩温(工头,请见《包身工》),总是在催咱们干活,还让不让人活了?每次机器一停,咱们想喝点水、上个厕所的,她的眼睛就瞪起来了‘What's matter?You have stoped X times today.’其实那次停超过半分钟了。他们印度人眼睛本来就大,这么一瞪我都怕掉下来,为了她的健康,我只好接着干了。这机器每五秒连轴转一下,咱们还得跟着连轴转,能受得了么。她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连个电扇都舍不得让开。这工头比老板管人都狠,不就是为了显示她没闲着么,就拿别人开训。今天让我不痛快,我就不加班,反正加班也不让咱们够44小时一周,没更多的钱拿。”
我刚想说话,那边数学讨论组正在激烈争论。我赶快塞一口面包片,听听他们说什么。
“你说工头算是工人阶级的子集呢,还是资产阶级的子集呢?抑或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交集呢?莫非资本主义社会这个全集除了工人阶级、资产阶级和自由劳动者,还有非空的补集--工头阶级?”
弄得大伙一头雾水,不听也罢,接着我们的说。
“你们以为工头太狠了,其实在这谁当工头也一样呀,我搬牛肉时是一广东老头,打扫卫生时是秘鲁人。你想,人家为了赚更多的钱,你要是在这悠闲自在的,她不成福利院了?国内要不有这么多企业不赚钱,还不都是不好意思的管,或者管不起么?赚钱的除了官僚买办,那些小工厂,哪个不比这用人狠呀?”
眯眯突然想起什么,对东北说:“东北,你不是学机械的么?把机器弄出点毛病来,咱们就总能歇着了。嘿嘿。”
“我不弄,”东北愣愣的说,“那咱们就都回家歇着了,谁给咱们那8块钱工资呀?”
大伙一听,都默不作声了。
“咱们都是自愿来的,这叫愿打愿挨。资本家的剥削正是掩盖在表面上的平等下的不平等,嗯,马克斯诚不欺我也。”我又转上了。
连姐负责检查印染的质量,她对负责装t恤的东北说:“今天开头说你偏左了,没想到一会你又偏右了,真是矫枉过正。”
“这更证实了马克思辩证唯物论,事物总是螺线性发展的。”原来他们也会转。
“天津人,你还干过打扫卫生呢?听说那挺好的,每小时起码得9块吧,不累,又没人管着你。”连姐果然见多识广,我不住点头。
“可惜,只是临时的,给人家打扫干净了就没活了。”我继续说,“但是还是有更轻松的,看游戏厅,就是钱少点,5块/小时,每天只能干5小时,不够活人的。”
“轻松了自然如此,看来你真是阅历丰富呀。”四眼妹妹夸到。我心下暗自嘀咕:“可别这么钦佩我,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呀。”
“东北,你怎么老是不说话?你不是到餐馆打过工么?怎么样?”四眼妹妹转头对东北说。
“西人的餐馆还可以,只是我想上学。”然后就不说了,总是这样,有半截话腋着。到底为什么就不干了,总是不说。看来还是有不如服装厂的地方。
“上学是不错,可是得有积蓄呀,贷款有一大票人瞪着呢,猴年马月排到自己呀?”眯眯突然说。
“明天我要去个商店面试,这里好在不用请假什么的费事,我明天就不来了,没事吧?”我说。
“啧啧”大家简直有点羡慕我了。“能得到这么好的机会,真不简单。得十好几块吧?”四眼妹妹又夸我了。
“才11块。”我不好意思了,“这可是没准的事呢,那英语得要求特高,我可能不成的。”
“有这样的机会很不错了,我们有好多人还没有了,工资又这么高。哎。。。”数学组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讨论结束了。
“祝你成功吧。”大伙都这么说。
“听人说有人办到去美国的h1b visa,然后干一年就回来,又有经验了,又提高了能力,同时收入也不错。”我把话题差开。
“你翻的什么隔年历呀,”教训人的话还是由连姐说,“现在美国经济也下降了,要不是她下降了,咱们这也不会这么惨。美国国内有的是找不着工作的高学历人才,谁会出钱跑这找来呀?你说的那个‘有人’现在恐怕因为几个月找不到工作早就被赶回来了吧。”
“哎”一条路又被堵上了。大伙还没来得及想说什么,“嘟。。。。”这回铃真的响了。
“靠,就休息这么会。”骂骂咧咧的无奈的又去做工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5424@0)
2001-8-13 -05:00

回到话题: 工间絮语(供准移民、新移民参考,老移民追忆,不老不新的中移民共鸣)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工作学习事业与工作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5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