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颗倒霉的牙(that happened when I was in China)

zjoy (Jo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晚饭,不意饭里有砂,那颗倒霉的牙就玩命似的痛起来。牙里就似有一个充足气的小球被拍起,有力地跳着,敲击着我的神经,跳得整个头都大起来,大起来。又偏偏是夜,静寂象放大器把那痛扩大。我用力咬住它,但无济于事。想不到小小的一颗牙,竟能令人夜不能寐。

这牙本无大病,不过有些凹,易有食物存留,但从未痛过。父亲说有病早医,我觉得是。虽无碍大局,终有发展成龋齿的隐患。于是我就去找白衣天使,不料遇上位“蒙古”大夫,不由分说,操起大钻头在我牙里猛钻,直至我感到一种冷冷的痛——牙神经露出来了。现代化“蛀虫”终究比自然界中“蛀虫”的威力大得多,三、五分钟就抵得上几年的功效,真令自然“蛀虫”羡慕不已呀。从此就开始了我漫长的修牙生涯:早起、跑诊所、等待、生气、再等待、被修、扔钱,早起、跑诊所……。最后,我实在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狠心厚了脸皮求熟人帮忙找了一位“有经验”的老大夫补最后一计。只是那方法不敢恭维——不用任何器械,直接把那填料用手塞到我牙里。

高级大夫的高级手艺如今有了高级反应。我捂着腮帮移进早已被踏破门槛儿的诊所,候诊室里已排起长龙。当然,总有那么几个幸运儿可以得意的拧开诊室的门,寒暄几句就能得到精心治疗。象我们这些无权无钱的布衣,只能在诊室门口翘首企盼。等,在中国似乎再平常不过,不等到你火冒到二丈九,一触即发时,大概不会罢休。

我终于坐到了治疗椅上,“天使”笑着一边操起钻头,一边同隔壁聊着。钻头随着她的话音起伏着,痛得我恨不能钻到椅子下面去。“别动!”“天使”转过脸来,立刻变了颜色:“你这人怎么回事,叫你别动偏动,弄坏了怎么办?”我大张着嘴不能还口,牙比以前更痛了。我仰着头,诊室的天花板雪样的白,唯右角掉了一大块墙皮,我记得以前那儿曾有个不起眼的黑点。“拔了吧。”“天使”折腾了半天,说。我曾去过不少医院、诊所,原指望能把这倒霉的牙保住,不想越治越差,以至于到了这种地步,真到不如拔了干脆。我便很痛快地点了头。

这一回,“天使”倒很麻利,效率高得令我惊讶。很快的,拔牙钳夹住了我的牙。但事情远非想象得那么简单,那牙赖在我口里死活不肯下来。“天使”不敢擅作主张,请教那位只给幸运儿看牙的老大夫,费了半天劲儿才算把它请下来。我顿时如释重负,虽流了大量的血,仍是淋漓畅快之至,自此我便再也不必受那家伙的骚扰了。我扭头去看放在器械盘里的罪魁祸首,不由一惊,好大一颗牙,白白的,表面粘了些血迹,牙根整整齐齐的,无丝毫损伤,它静静地躺在那里,似无罪被戮,在对我哀号,我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8273@0)
2001-8-15 -05:00

回到话题: 饺子的奉献 (二十)牙的故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医药保健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8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