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es of time", 回轻舟MM---的朋友。

scorpio (scorpio)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Ashes of time

(1)

元月二日。一觉醒来已是暮色沉沉。连日来的日夜倒错。
有淡淡的冷。蜷缩在自己的温暖中,我开始看《东邪西毒》。
第三遍看它。偶尔仔细,偶尔恍惚。

漂亮的画面。错乱的时空和人物。记忆,一声不响地老去。
“很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这是它百年孤独式的开场白。
似乎每个人都很容易成为西毒。习惯用拒绝来保护自己。
不仅仅是拒绝别人。还有拒绝自己。
刀在鞘子里响个不停。空切花期。

不喜欢林青霞的那段分裂和来来回回。不停地解释。冗长,罗嗦。
其实我们已渐渐适应西毒式的生活。逐一地对别人的生活失去兴趣,失去好奇心,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提自己的问题。

(2)
醉生梦死。A happy go_lucky life
酒不醉人人自醉。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清醒和沉醉。
正如有人记起,有人忘记。
有人离开,有人返回。

九九年的最后一天。我看着许多人有目的和没目的的喝着许多酒,自己则一大杯一大杯地喝着可乐。自己笑着。元月一日。钟声响起。很美的烟花,我拿着蜡烛在人群中许着自己的愿。后来很激烈的音乐,很迷乱的舞蹈。

露水很大。我坐在滑梯上滑上滑下,然后一身湿淋淋地离开。
人群的背后是很大的湖。我叫一个人站在湖边,说我玩会船,你准备随时喊救命。

那时候遥遥想起很自己生活中很不错的细节。电影的镜头或远或近。
再次看《东邪西毒》时,认为里面少了笑容。
是的,为什么没有笑容?
人不可能完全地统一,彻底。所以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也许他长期野蛮而悲伤,笑容总是有的。而且可以很多。

(3)
元月一日。芦潮港。看日出。
新千年的日出。那天云层很厚,人们陆陆续续地失望,散开。
我只穿着一件衬衣,大衣。空荡荡地,很冷,很想回去了。
就要上车。身后的人群忽然爆发出尖叫。待我跑回去,太阳已经小小地升出来了。
日出是很努力的。最后是圆圆的,红红的,坦然的,无辜的。没有一点骄傲。
很同意让我想起《洗澡》里姜武傻傻的笑容。
《东邪西毒》里的人都太骄傲了。

(4)
骄傲的人都以为自己可以一觉醒来,重新做人。
看着骄傲的人,你就会明白痛苦和痛苦带来的心灰意冷是两回事。
你就会明白毁灭无所适从的一切的结果,就是毁灭自己。
西毒离开后,在沙漠里开店,兢兢业业地做着生意。
但他还是盼望着惊蛰的这一天。
原来健康只是表面现象。

黑暗处的低语声。无言的优雅礼仪。
东邪最终回到了桃花岛的故事里,他一个人走回去。清晰、明白的侧影,长发垂下。
孤独、漂亮,犹如死亡在即的人。

(5)
很多人都不喜欢《东邪西毒》。
也许这是幸福。

其实,我怎么也不是很懂这个故事。
或许我看懂的只是语言和画面。有一天厌倦的原因也是它吧。
有时候在早晨匆匆地进入工作状态中,我会有一种想法:
也许这东与西故事中的人走在这热闹的现代高楼阴影下,会道貌岸然,然而那混迹在人群中突现的疲惫和荒凉该怎样抽打他们自身?,是否也会有在什么东西上都打上一个日期的习惯,是否也会有一夜起来就变成一个大好人的希望?即使千年,又能怎么样?
还是有厌倦和希望。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8940@0)
2001-8-16 -05:00

回到话题: scorpio看过来,现在转贴我朋友的文章(一),看你有没看过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情爱悠悠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8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