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深圳——多伦多之间 续集3

ally (帮忙)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你们好!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你们写信了。现在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每天计划都排得满满的。而且还觉得
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到。我想首先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一定要早起,否则半天的时间就没有了。还有就
是可能要集中精力。因为认识的朋友多,而消息也慢慢多起来。劝我做什么的都有。别的不说,就了
解一下情况就会花掉不少时间。比如我昨天下午半天花在了多伦多志愿者中心。因为我想应该找一个
机会积累经验锻炼语言,哪怕没有工资,只要能掺和进去,就可以得到一些实际的东西。当然能拿到
加拿大工作经验的推荐信就更好了。其次是今天下午和晚上花在了一个做金融领域产品的传销公司那
里。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去参加这种东西挺可笑的。我也觉得。当然说人家是传销是我个人的看法,但
至少传销在北美这是合法的。界定是否是传销的标准我认为是入会的人是否必须买传销的商品,比如
在我这个案例中是买保险。如果不是,那么也许不能称为传销,而只能称为卖保险。如是,那么你们
可以想象,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存款有限,未来不定的新移民去买一份十年二十年的保险是多么的
可笑,就象买一个没用的治疗仪或补药一样。而且,也许保险更可怕,因为有太多的条款你弄不清楚
或懒得弄清楚。我看到,太多新移民都在漂泊,四处碰壁,到处寻找出路,这是传销生存的沃土。很
多中国人赌性重而又急功近利,如果这种情况激化或极端化,没准会酿成大件事。

另一件让我昨天心情很不好的事是,我在西区唐人街看到一个东方面孔的人被街车撞了。他衣衫脏
旧,整个人爬在地上,头低脚高,大约是头先着地。我看着血从头下面漫出来,非常多。几个西人马
上围上去,而且开始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保护现场,十分热心。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远远观看,不
愿管闲事。路当然断了,我们想人可能已经死了,实在太多血,稠稠的。几分钟后,那人开始轻轻动
了几下,几个西人赶忙大声叫那人不要动,因为你们知道,这样严重的伤,可能伤到内部和骨头,在
医生来之前不应该移动的。那人仍然在挣扎。西人向周围求助,我上去用中国话叫那人不要动,等待
医生和救护车,同时叫几个西人继续打电话要求一切紧急援助,因为我不知道电话又怕说不清楚。那
人继续挣扎,没有人敢按住他,于是他摇摇晃晃起来。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什么叫七窍流血。他耳孔、
鼻孔、眼睛、口全部在向外冒血。右脸似乎瘪了一点,右眼眶裂了,眼珠似乎随时要掉出来。我打了
一个冷战,这是非常重的颅内伤。更惊讶的是,他缓一缓后,竟然想离开,口中模糊咕哝着什么。我
能听清的好象是用英语说,我很好,没问题。几个西人非常紧张,不放他走,一个白人女孩非常勇敢
地揪住他的衣服。我开始拼命叫喊让那人不要乱动,因为他可能两个耳孔都为淤血塞满,听不到。我
们在那里僵持了十分钟之久,他一直想离开。西人开始认为他是黑人,非法入境,而我则充满悲哀,
难道不让警察抓住比命还重要吗?我不确定他是中国人,因为他始终没有说中文。但东方面孔打低档
体力工的在这里绝大部分是中国人,不少是非法入境者。最后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全到了,场面惊
人。各色职业人等把他一围,再也由不得他。他被五花大绑地固定好抬上救护车时,我确定他依然神
智清醒。但听人讲,这种程度的颅内大出血,一定活不成了。我难过了一晚上。

今天,我感觉好些了。毕竟来了这里。情况的艰难是在预料中的。而且,我觉得对我来说是难得的磨
练。过了这一关,再没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困难了。也许要的时间很长,但我可以集中力量,在你们的
支持下。一举克服语言关、文化关、技术关和环境关,也满不错的。这次努力,为将来一举打下上升
空间与基础,时间金钱花得也不冤。

你们不要担心,我现在杀气如虹。
航航
2001.6.26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给你们写信了。不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写,而是实在太多感触了。我总是把时间安排 得很满。这一点你们都很清楚,我最喜欢效率。无形间,就把写信排到了比较次要的位置。因为这件事 可长可短,也可先可后。比如现在,我的计算机就是一边在下载一本书,一边写信。

在找工作的事情上,依然没有什么进展。我在六月已经把我的求职简历全部重写过了。又请了不下六
个人帮助润色修改,其中三个老外(他们比较本地和权威)。我得到了很不错的评价。我自己也觉得 比起以前,改进很多很多。但不幸的是,现在发出去快三个星期了,依然没有任何回应。我依然被卡
在第一步上。住在我楼上的小胡和老于这段时间都常有电话打进来。老于明天就有一个面试。我很羡
慕他们。我相信我的条件比他们好,我的英语也好很多。于是我借来他们的简历研究。我想在第一步 上就是简历的胜负。可是当我看到他们的简历,我只能说写得不好,无论格式语法或者表达方式,简 陋粗糙。但他们的简历成功了。我细分析原因,恐怕有三个,一是行业不同,计算机业现在确实有点 惨;二是他们的简单,我的复杂;三是水分。对于第一个问题,我无能为力,但我相信再淡的市场上 也会有人雇人,只要努力去争取好了。对于第二个问题,我确实有些疑惑,因为以我的简历而言,还 有好几个黑洞,如果补上,只会更加复杂。况且,我努力减到两页,难道那些公司就真的只愿意看一
页空泛的东西吗?我正在考虑写一个这样简历试一下,不过如果成功,我对这样的公司也很失望,档
次实在有点低。第三个问题我以前信里提到过,中国人似乎大家都不认为说谎是不对的,而且也不怕
面试时穿帮,比较有闯的精神。象小胡,面试了好几回都不成功,也从来不分析原因,补补漏洞,天
天闲逛,等待下次运气临头。我要是有这些机会早把自己重塑一遍了。

当然,我现在就是没有机会,也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连帮我的同学朋友也没有什么新招了。当
然,也许时间是必须要付出的。我可做的就是不要让时间白白流过。所以我学英语,锻炼身体,补计
算机的技术漏洞。我相信这些是不会白干的。我来北美也不是为了当一个打工仔。我同他们讲说一定
要学好英语,要说的比本地人还好,这样才有出头之日。他们都觉得我是痴人说梦,对这些新移民来
说,能在这里挣上一份高工资就是最大的梦想了。目标是要一步一步实现的,所以我宁可现在把根基
打好。我能看到周围人的许多问题,就自己避免。但我想我也有许多问题。也许其中之一就是有些书生气,不能象别人一样迅速适应环境,改变自身的定位,比如打个体力工什么的。我总想直接切入这 里的中层白领社会。

一个比较成功的问题是我现在对计算机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也为自己规划出了一条发展道路,相关 的技能与技术现在已经开始准备,我想这样应对在北美的艰苦生活才是比较值得的。这也是对我的一 种磨练。我的眼睛可比在国内时亮多了。

在另一个方面,我对国内的移民潮也开始不以为然。我现在不会鼓励朋友移民了。因为这里的生活比 许多人想的要没意思许多。就象有一句话说的:中国少了一个博导,加拿大多了一个劳工。中国人爱 面子,自己还在不知将来如何,生计在何方,却一个劲说国外好,鼓励别人出来。加拿大政府也有问题,害了很多人。我以前也这样。

不过对我,我依然认为是一件好事,因为我有不同于很多人的想法与观念。在国内,我永远不会这样勤奋的。

我非常想念你们。而且特别想回家休息几天,吃点好东西。其实在这里也是休息了。施洁知道,我在 深圳时就想到什么僻静的地方过几天只学习和锻炼身体的日子。其实现在就是了,所以我也挺高兴 的,只是有些忙不过来了。

祝好
航航
2001.7.11
爸爸和嘉嘉的信我都收到了,还有照片。嘉嘉说的我是同意的。从各方面来说,这里的公司 在计算机业这样的局面下都没有必要雇佣一个来自国外不知底细的高级技术人员,因为他们可以容易地从市场上找到同样水准的本地人,有本地的社会背景与工作经验。从这一点上,找到工作无异于中彩。所以我所能找的其实也就是中级的工作,因为初级的工作同样有无数的大学毕业生竞争,而且不要求经验,我一无优势。只有在中间这个层次上我是比较有机会的。当然我会都尝试。我分析给你们听:

我想如果和本地人比,同样的技能与背景,在目前情况下我一定不能赢得面试机会。但如果和被解雇下来的新移民比,我觉得我有几个可以说是小优势的东西。第一是我有相当长的工作时间,在这段时
间内我具备了一些宏观的和行业的知识,这使我有别于一般的纯程序员。换句话说,我可以发挥我知 识的全面性,而我这段时间努力看书,就是为了在一个专门的领域里达到知识的全面性,这样我可以 给雇主留下一个特别的印象,因为比细节是不行的,他们在这里工作过,知道比我多。第二是我在工 资上要求不高,对于被裁减的人一般都会有工资底线。第三是我可以在英语上超过他们,至少这是有 机会的,我相信无论各行各业,语言是最重要的技能。第四,在精神面貌上超过他们。我在街上走的 时候,总是觉得一般来说白人比其它人种要好看。细一想,不是崇洋媚外,而是确实如此。我细观 察,根源当然在社会地位和经济基础上,但白人所崇尚的生活为人的态度使他们与其它人种显得不
同。就我总结,在表面上就是快乐、健康、干净和守公德。当然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的。但大多数 新移民做不到,甚至想不到,包括我的同学。我如果能把这些做到,相信就比较容易为本地公司所接受。

剩下的就是幸运与机会了。我已经联系了几份不要工资的工作机会,希望能增加本地工作经验和语言 能力。努力与活贤社的老师培植了良好的关系,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承认与推荐。

在找工作的事上,我依然在不断取得进展,也许很小,但也许哪一天就成了。我要从各种渠道向雇主 发出信息,你们应该雇我,否则是你们的损失。我相信是这样,也要让他们相信。我认为我在很多方 面都比其他新移民做得好,所以我一定会成功的。

北京申奥成功,多伦多人倒并不沮丧,原本不支持申办的人就高达95%,他们认为奥运已经不是体育 了,只是政治与商业运作,办不上是好事。中国现在申奥成功,该不会开始炒奥运概念股票吧?

我打算开始学车了。一方面如果留下来,这是必须的。其次如果找到工作,象老四现在,只好周六周 日学,一连二三个月,十分辛苦,反正我现在时间还好,正好先学。只是一旦开始,没有七八百块钱 是不行的。又是一笔大开支,让我犹豫再三。

总之,我想现在还是不错的。
航航
2001.7.15
你们好。我到这里已经4个月了。找工作的事情还是没有结果。现在看来,最重要的问题还是 语言,其次是加拿大的本地工作经验。我正在努力解决这两个问题。当然不可能完全解决,但
可以好一些。比如我的英语在这一个月中就又有进步了。因为我开始努力在外面找人讲话。在 六月的时候,就感觉不到英语进步,因为练习的机会少。语言的确需要练习,而这里是英语环
境。我绝对不能闷在唐人街环境中,象其他新移民一样。第二是我尽量去找义工做。有三大好 处,一是有了本地工作经验,二是可以有机会提高英语,第三是结识本地朋友,建立关系网,
还能得到他们的推荐。我现在已经在多伦多第一邮局找了一份小义工,现在的目标是找一份全 时有好英语环境的义工,还要和计算机有关。我正在努力找。

最近越来越感觉到其实卡新移民脖子的就是语言能力。在这里很多年的人依然面临这个问题。 但是有人很幸运很快能找到一份工作,这使得大多数新移民想避开语言问题。比如转行计算
机,相对语言要求就小一些,程序员不需要英语好就是很多新移民的想法,因为有很多例子。 但这种观点其实不是长远之计。在北美,语言不过关,永远上不了台面。我现在找不到工作, 正好努力提高英语。为将来的道路铺好基石。

我也正在计划去找一份散工,但现在由于很多人都这样计划,所以散工都不好找。到这个层次上,我们就是和学生和没有合法身份的人在竞争了。不过我相信,只要有一口漂亮的英语,找
份工作一点都不难。工作都是很好应付的,唯一就是门槛高,尤其是现在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

过来一段时间,感到原来在国内,对这里的情况环境的想法还是有许多的误区。而对新移民, 大家误区惊人地相似。我想国内的代理和网站上的一家之言是主要误导者。大家过来急功近 利,连骗带蒙,还说外国人好骗。中国新移民的名声并不好。

昨天我去参加了一个本地电脑学校举办的公开课。有几个七月份找到工作的新移民做经验介 绍。我就是想听一听别人是怎么成功的。一听之下,原来就是伪造加拿大的本地工作经验,然 后找一个熟人证明,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拿到面试的机会。如果露馅了,换一个名字地址再来 过。我真是很感叹,真是人穷志短。

月底我打算搬到到老四那里去住。他夫人要去渥太华读硕士,老四一个人住,房子比较大,上班又早出晚归。我去正好和他做伴,帮他料理一下家务。对我来说,环境也改善了,就是离
市区有点远。

我对找到一份工作还是有信心的,但要做的努力还是很多。另外就是运气也很重要。我在有时 候都在想干脆回国,也能找一份好工作。不过认真来说,回国同样会面临许多问题和困难。既
然出来了,就不要走回头路,坚持一下。别的不说,至少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北美生活的艰难 与国内是完全不同的,这种感觉也许与那些初创深圳的感觉有些象。不能溶入本地社会是华人 的一大问题。而且,也很难得到其他民族发自内心的尊重。

从一个人的发展来说,出国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历练。而且,与原来的想象,或国内人普遍的看 法有很大的不同。从这个角度上,我觉得中国人还是应该找机会出来一下。不是为了鱼跃龙门
也不可能),而是为了见识社会和世界。

我非常想你们,真希望有一个假期可以回国一趟。

航航
2001.8.11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69791@0)
2001-8-17 -05:00

回到话题: 写在深圳——多伦多之间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6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