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个南韩的邻居

guest (转自心意网)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今年是在加第三个年头了.时间呆长了,事也就多了.今年有机会和一个南韩家庭作邻居,对南韩人有了一点了解.原来是从表面上看到过南韩人,没有任何接触.
我们所居住的是两个对等的很小农场,英文大概是叫hobby farm.我到这个农场的第一个工作是清理场地,伐树,打草.我曾到邻居的菜园去看过,有人对我说他们做得不错,让我向他们学习,说是象他们一样搞就可以了.打过招呼,知道他们是韩国人,英语交流只有他们家的男主人还算勉强.虽然说起来英语来有点怪,好象是从韩文查了英文说的英语,但还是可以听得懂.女主人也能说两句英语,但她所说大部分就不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了.男的大约有六十多岁,不到七十岁,还很健壮,每天都在菜园里做事.女的大概有六十岁左右,比她老公更勤劳,她几乎没有什么时间闲着,不是在菜园,就是做泡菜.真是一种宁静的田园生活.

邻居的男主人很热情,他姓赵.一见面,隔着铁丝围栏寒暄几句,就说到中文上了.他能说不少的中文,不但能说,还能写.后来到他家作客,看到他的书法,写着人生哲理,乐善好施.好象是一个佛家第子.由于有铁丝围栏之隔,说话只能是在两个院子站着说,不方便,他建议在围栏上剪开一个口,这样我们也就不用打招呼,到对方家去作客了.我的事总是很忙,因为所有的事只有我一个人干,赵先生在我工作的喘息时候,总会来和我聊天.他们在这里已经住了七年了,平常很少有人来和他们聊天.其他的邻居都是说英语的白人,所以很少和他来往.这回我的到来,给他们增加了机会说话.有一次树锯了一半,我的锯被夹住了.他过来说,"我这儿有把锯,你可以用,把你的锯弄出来,但要用你的汽油和锯条油."加上油,发动着,放到树上锯.只见锯根本不往里走,以至于把树杆磨得都冒了烟.以我的直觉,他的锯条装反了.拿一看,一点也没错.我对他说,"嗨,怎么搞的,你的锯条都装反了?"他说,"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锯根本不能锯.""没问题,我给你再反过来."

由于我们说话有一定的困难,我就把我认识的一个大陆出生,韩国籍的一个女士让他认识.这样,我就能知道他基本的思路了.但后来演绎了他想和这个女士有点爱昧,又被婉言拒绝了,这不是本文想说的.

我在加拿大搞农场,很多事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这个市场销路,也不知生产资料从何而来.又有人说赵先生搞得还不错,我也想如果他能帮我把生产出的东西卖掉,我不就可以渡过最初的难关了吗?我跟他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对加拿大的事一无所知,你干了许多年,如果你觉得可以,是不是明年你告诉我种些什么,然后你拿去卖,这样你也有利,我也会慢慢知道怎么办好."他同意了.

后来从那个韩国籍的金小姐那儿知道,他觉得我把他看成纯粹种地的农户了.其实我从金小姐那儿早就知道他曾是南韩的交通部长.朴正析下台后,他跑到这里来,有可能是躲避什么.

在他们的菜园里,除了种一些大众的蔬菜,如菜瓜,韭菜外,主要种的是韩国人的传统菜,如紫苏,韩国人喜欢的生菜.有时韩国的菜店要货急,他就让我去帮忙.起初他说要给我一点工钱,但干完了他也不提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主要干的是把紫苏的叶子,二十张捆在一起.听他的太太说:”
我们可以多放两张,不能让店里觉得
不好,再说我们也不是为了这点钱才种菜的.” 听起这话真觉得
他们是挺仁义的.每次干完活,他们总是留我吃饭.一般中午他们都是吃素的,大多是各种有辣椒的泡菜.味道都不错,我最喜欢的是他们自己泡的黄瓜,很爽口,味道
好极了.赵太太做的八宝饭也
很好吃.有一次赵先生约在他家吃午饭,我发觉那再热过的八饭很硬,我知道是因为放到微波炉的时候没有盖上的原因,不过按我的习惯是不愿对主人发难的.因为吃起来也没问题.赵先生忽然说话了,我只听懂了一句,
就是“女人都是傻瓜”, 剩下的是韩 国话. 从小我就不愿听到什么人欺服什么人,就对赵说
“为什么
要骂你太太,不能好好的告诉她怎么热饭好一点吗?”他很不以
为然,继续在骂.而他的太太好象没有什么觉得不对的,诚惶诚恐的立刻去再找来其他的八宝饭热上.我对赵说,”你的太太对你这么好,每天她都给你做饭,和你一起种地,不是全靠她你才能生活得这么好吗?以后不要骂人.”赵说”这是应该的,她就是太笨.”

韩国人也不都是整天吃素的.有一次赵先生过生日,也告诉我晚上到他家去吃饭.看时辰差不多了,我拎着生日蛋糕到他家去,这是他的生日中唯一的一个生日蛋糕.他家来了为少人,老老少少,好不热闹.但说英语的不多,我也只好傻乎乎的听他们说什么不懂的语言.一会开饭了,大家自助,围着桌子转一圈.今天他们有鱼,也有肉,最好吃的是烤牛排骨.女主人知道我是好人,特意给我多夹一些肉到我的盘子里.吃得差不多了,他家的女人们才开始用餐.大概这是他们的习惯,永远是男先,女后,男人好象是不可一世.这时客人们中的男人都坐在一起谈论着钓鱼,因为这些人有时说一点英语.

要想开拓一个有树的农场,首先大概就是要把树清理掉才好说下一步.赵先生也很希望我砍那些树,因为我们这两个小农场都是很窄的两
条,我们这边的树荫正好能挡到他们的菜园.不过我
的工作不能全是为了他,只能是能顾到的,我一定帮忙.特别是在农场后部的树,我还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先去伐倒.

有一天,赵先生对我说,如果我把后边靠他一侧的树砍掉,他会给我两百块. 我想要是这样,到也可以考虑.第二天,把锯加好油,如
他所说,用非常快的速度伐倒了那些树,然后找他来看.他是个聪明人,看我干得这么快,先是称赞了一下,然后说砍得还不够,还要让我再多砍一些.
“嘿” 我说,”这不是按你的要求砍了吗?现在你
应该先付我已经干的工钱,再说下一步的么.” “不行不行,再砍了 这些再说.”
我最不喜欢欺骗,说话不算话就没有信任.我对他说 “你不诚实.” 他的回答是
“傻瓜才诚实呢.” 我想这话还是符合
他的为人,要不然为什么要跑到这里躲着呢?

伐倒的树有很多很直的小树技,种菜是很用得着的,除了我需要的,剩下的就全都让赵先生拉到他那边去了.从这些小事上看,不能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钱的部长.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历史对我不重要,从为人上看,他虽是一个奸猾的人,但是有尺度.让你对他有所提防,但不会认为他会偷你的东西.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小农场,和他说再见.谈起一起干的活,还觉得有点依依不舍.他喜欢下围棋,我为他在电脑上找到围棋,以至于他的太太,女儿都到我家来请他回去,站在他的背后.说起这个事都觉得好笑.


梓超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452@0)
2000-12-6 -05:00

回到话题: 我曾有个南韩的邻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