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 走进异国

news (转贴)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当飞机将在多伦多市降落时,我腑视窗外,灯光璀璨,象千万颗明珠镶嵌于整遍大地,我既兴奋、又惊恐,在这灯火澜珊处,何处是我的归宿。

下了飞机,没有任何亲戚朋友接应,顺着机场新移民接待处提供的电话号码,我们在机场附近的旅馆住下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退了房,将行李寄存于旅馆,去市区找房。当我牵着儿子,挽着丈夫,第一次仰望多伦多市清澈透明的天空时,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们一家人终于踏上了加拿大的国土,我们为此付出三年的努力,终于变成了现实。

为了这个理想,三年来,我们的心似乎没有一刻安宁过,等护照、等面试、等移民纸,一切的一切都在等待之中,一颗心象悬挂的风筝,飘浮未定。

可当真正踏上这块土地,却有更多的意外在等待着我们。

在国内,丈夫有10年的驾驶经验,想在机场汽车租赁处租台车去市区,可我们没有信用证,不能租。我们乘机场公交车到市区香港银行办信用卡,可银行说我们没有住址,没有亲戚朋友提供担保,不能办。我们想把身上的美元存在银行,可银行说不能存,这一点我就真正有些想不通,我们有身份,有护照,有移民纸,钱的来历光明正大,国内亲戚凑的,自己十几来攒的,有钱存银行都不要,我就不相信有这等事,接着我们又找到了CIBC银行,接待我们的是个白人,很友善。由于存在语言的障碍她非常耐心地详详细细给我们介绍了存款的内容,虽然信用卡没办,但钱存了,又办了帐户卡。如果我们信了香港银行那位华裔女子所说的:“没有任何一家银行会接受我们的存款”,我们揣着美金还不知要多操多少心。

钱存好了,接着要去找房,可儿子在旁边的椅子里歪着头呼呼大睡。已近中午1点,我们都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可住房没找到,又到哪里去倒时差呢?昏着头,还得往前走。

凭着机场提供的找房信息,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租房点,房屋管理处问我们有没有工作,我们说才下飞机,住房还没有找好。怎么找工作呢?他们说:“没办法,我们不能租。”

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流浪。儿子恹恹欲睡地跟着我们,既不哭,也不闹,看着他那样,我心疼得厉害,跟着眼泪也出来了。

不是说金钱是万能的吗?可这个时候,我们揣着金钱,金钱却不能给我们帮助。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辛酸和悲哀。

天空依旧澄清无比,在这片广袤的天空下,却没有我们一家人的栖身之地。我们又乏、又困、又饿,整个人无论从肌体到心灵都难受极了。

当我们吃过东西,准备再去downtown找旅馆住下时,在巴士上碰到了一对上海移民过来的夫妻带着他们的5岁女儿去唐人街办事,他们把我们带到唐人街,买当天的华文报,告诉我们怎样去找房,后来又带着我们四处找旅馆,

天已渐黑,风更猛冽,看着他们的女儿和我的儿子在寒风中抖擞,我于心不忍,硬是和他们分手了。

之后,我们又转了几条街,问了许多路人,都说不知道啦。天已越来越晚,儿子实在忍不住凛冽的寒风“哇”地一声哭了,我握着他有如冰块的小手,恨不得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我在心里含着泪对儿子说:“我很抱歉,实在对不起。”

我们长期生活在大陆的南方,对于如此寒冷的季节,我们还从来经历过。在选择定居城市时,原想在温哥华着陆,只因2月份特价机票我们便来到了多伦多。

没想到,来到多伦多的第一天就是如此地辛酸。对于过惯了优越生活的我们一家人,这确实是个难忘的记忆。

直到今天,每当面对黑夜,我就在想,今夜有不有象我们这样的新移民,也在寒风中闯荡呢?我多想帮助他们。那晚直到十点,我们一家人在一位警察的帮助下,找到了旅馆。

第二天,我们在另一位新移民的帮助下,找到了住房,生活安顿了下来。

当我在英语补习班,学员们问我,有没有亲戚朋友在这里,我告诉他们不认识任何人时,他们睁大眼睛对我说:“哇,你好大的胆啦。”

其实,我很胆怯,在国内我对文学游刃有余,独自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可如今在这里,既说不出,又听不懂,既当哑巴,又当聋子,出门要倚着丈夫,事事小心,真是何苦而为之?

不过品尝了这种滋味,便发现了人生的另一道风景,也值。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68@0)
2000-6-15 -05:00

回到话题: 玲玲: 走进异国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