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早上好. 转自BBSLAND.COM, 关于爱情和婚姻. 作者Baltimore.

winterblue (winterblu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 昨日重现

2. 我的一双小眼睛会说话

3. 我的忏悔,

4. 我的收获, 和

5. 我的未来

-----------------------------------------------------

昨日重现

昨天夜里,电话铃响了,拿起来听时,是已经几个月没有联系的妻,或者说,前妻的声音。问她有什么事,说没有,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说在美国,也就是你还算得上是亲人。我听着你的熟悉的娇憨的声音,不禁一丝酸楚慢慢地泛上心头,我说,傻孩子,我们离了婚的呀。你说,我不管,我就是只信任你一个人,什么时候都是。你还说,即使我们将来都有了自己的家,一旦心里有难过的事,我还找你说说话---只在电话里说说话,好不好?我心里说不好,嘴里却说,好的,任何时候。

放下电话,心中的酸楚抹之不去,想着和你的相识,相恋,我们曾拥有的那份真情和爱恋,如今却劳燕双飞.......

我认识你,爱上你是在学校图书馆的那间大阅览室,你还记得吗?我总是爱在一个最靠近门口的位子上看书,一来方便进出,二来可以畅通无阻的欣赏整个阅览室的女生;你也总是坐在隔着几排的位子,你总是背向着窗户,面向这我这边坐着。我那时刚从那场延续了近十年,完全是柏拉图式的初恋中完全摆脱出来,心情十分舒畅平静,也没有一点想在近期内坠入爱河的打算,看着别人的风花雪月,自感颇有一点超然物外的潇洒。我早就注意到了你,我喜欢你的认真学习时的恬静的面容,也喜欢看你身上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朴素的风韵,你也早注意到我了吧?因为我一看你,那么远,你的脸也会立刻红了起来,可你就是不换位子。我并没有想要和你认识,但是特别爱看你,故意弄得你脸红红的又装做没事的样子。那是十月的一天,仲秋的天气极其迷人,中午我睡了个懒觉,到了下午两三点才去老地方去看书。你早就在你的位子上了,我坐下后,没有马上看书,午睡后的那种甜蜜的懒懒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舒服,我怔怔地看着窗外,那是校园外的一座山,郁郁葱葱的,下午的阳光照在山头,天地澄澈得象洗过了一样。老天爷也毫不吝啬给了我们的阅览室一片阳光,恰好从背后照在你的身上。那时我并没有看着你,我在看着窗外的景色,着迷了。突然,我有点清醒过来,定了定神,我看到你对我“怒目而视”:你肯定是以为我这么放肆地瞪视着你,对你一个小姑娘是显得很无礼。我对这一误会很好笑,又看到你那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好玩,忍不住冲你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你到底是抵挡不住我的厚脸皮,赶紧又低下头去看你的书。我又偷偷的笑了一阵,也开始看书了。过了一会儿,但是我怎么也看不下去,从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我不安而又令人着迷的物质,我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抬起头来,到处张望,想弄明白我这种奇怪心情的来源。我再一次看到了你,你那天将你的长发披散着,穿着一件淡绿的毛衣,你的神情是那么的安静专注,窗口的阳光斜斜地照在你肩上,温柔地在你的头发上铺上一层金色,阳光也吻在你脸颊上,我甚至能看到你脸上的细细茸毛。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你,心里突然象是奏起了一阕音乐,它升上来,升上来,把我淹没了。我手忙脚乱地收拾起东西,落荒而逃。;来,我们开玩笑说人家是一见钟情,而我们是“一瞪钟情”。

可我还是想方设法知道了你的名字,找到了你的寝室号码和电话。那天,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一个不知道是我该终生庆幸还是后悔的日子)晚上,我终于鼓起勇气,向你寝室打了一个电话。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话,但是我一听到你的声音,我立刻就知道是你,我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我是谁吗?”从那边传来了你带着笑的声音:“当然啦。”我于是请你出来和我散散步,你很爽快地就答应了。那天的月光极好,你穿得饱饱的,你的脸相是典型的鸭蛋形,鼻子小巧而挺拔,小嘴似笑非笑地抿着,后来你才告诉我你是不好意思才这样。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好玩,就绕着大运动场转。我没有和女生约会的经验,她看来也是一窍不通,所以我们说了几句话就没有可说的了。但我们都不想回去。我突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我给你唱歌好不好?”你大出意料,笑道:“好啊!”于是我开口就唱,由于有些歌是英文歌,我就边唱边手舞足蹈地解释。头一首歌是“Sing a Song",我唱完了后解释道,我唱歌时一定先唱这首,因为这首歌中有一句"Don't
worry that it is not good enough for everybody else to hear, just sing, sing a song!" 我说一来给我自己打气,二来让挑剔我嗓门儿的人闭嘴。我说完了,转头看你,你抿着嘴,头微微低着,似乎在忍着笑。看我只顾看你,你抬头说:”唱啊!“月光下,你眼波流动,一股温情直沁我心田。我停了停,于是就一首接一首的唱下去。在我大发评论时,你也接几句,但是我看你的眼睛中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我唱到了一首Dolly Parton的歌叫做”Thought of Love",歌词是这样的:
"I can't forget you,
ever since the moment that I met you,
you've been in all my mind that I miss you,
somehow let you know,
that I am thinking of you all the time......"
我唱着唱着觉得不对劲,怎么能对一个第一次约会的女孩子唱这个呢?于是在半中央我停了下来,我看你,你也看我,果然,你眼睛中的笑意都快盛不住了。我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傻?”这一句话,立刻叫你受不了了,你转过身去,笑得浑身都在抖。我只好抓耳挠腮地挺尴尬,你回头看看我的样子,索性就放了声,我也傻呼呼的跟着笑---这一夜,多少次成了日后你笑话我的把柄!

我们相爱了。两年后,你毕业了,你回到了家乡的那个大城市,我还在读研究生,我们商量好将来我到你家的那个城市去工作。你回家时,我也和你一道去,顺便拜访未来的丈母娘和丈母爹(我们开玩笑时的话)。可是,我终究是要离开你回学校完成我的学业的,我们不得不分别一年,而我们早就习惯了天天见面的。在你家里时,你一提起这个就难过,甚至流泪。终于我走的那一天到了,你送我到火车站,我在车上将行李放好后,从车窗探出头来,你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我忙着忙那,小嘴已经扁了起来了。我赶紧下了车,将你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握在手里,你的眼泪忍不住就滚滚而下。我一边给你擦,一边安慰你,说,我一定会找出差的机会来看你,过年我也会过来的。你好了一些,说,你上车吧,我一定好好的,你又嘱咐我,一定要来看我,不许忘记我。我吻了你,上车了。你很乖,没有再流眼泪,只是看着我。当列车开始启动时,你眼泪终于还是下来了,你开始跟着列车走,跑,我大喊,别跑,危险!你没听见,还是哭着跑。我一直看着你追到了站台的尽头,你站在那儿,向着远去的列车眺望,向你早已看不到的我挥着手,而我远远的看着你,也无法发出一声劝慰的话语让你知晓。啊,我永生也忘不了在那夕阳下,晚风吹拂中,飘起你的长发,吹动你的长裙,你那满脸泪痕,企首向远方盼望我的这幅图象!

我们终于到一起了,我毕业了,分配到了你家所在的城市,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决定结婚了。那天,我们从婚约登记处出来,我们的口袋里已经多了两个红色的小本本,我们的结婚证。我们手拉着手慢慢地走着,天地都似乎不一样了,办结婚时的打证明、身体检查、交钱,莫名其妙的种种问话所带来的烦恼,都消失了,都飘向脑后了。我们没有说话,也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紧紧地偎依着对方。突然,你双手搂住了我的手臂,你看着我,说:“夫啊,我的夫!” 我在大街上就吻了你。那天,我们叹了许多气,我们还发明了一句话:“幸福得只好叹了一口气!”
我曾经向你念那首元好问的词: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我对你说,你要是不幸有了什么意外,我必定会跟随你一块儿去,因为我不忍心想到你在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地方,一个人惊慌失措,象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的情形,更何况,没有了你,你将让我任何面对人生中的那“万里层云,千山雪渺”呢?我们是约好一起去笑傲今生无厌倦的啊!你破天荒的同意了我的说法,并且说你也会这样。

妻,我曾经深爱的妻,我永远记得我们的一“瞪”钟情,你在月光下那流转的盈盈眼波,你在车站站台尽头眺望的衣衫飘飘的身影,你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叫我“夫啊”的深情。请你好好照顾你自己,一定要过好,否则,我这一生如何心安?!

鸳盟犹在,锦书难托,在生活中,我犯过错误,你也犯了错。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我的一双小眼睛会说话

我天生就是一双小眼睛, 这都怪老妈了.
奶奶和老爸的眼睛都是又大 又深, 特别好看, 妈妈个儿小,
眼睛也小, 而且还是单眼皮,
结果我家三个孩子都成了小眼睛,
弟弟妹妹还继承了妈妈的单眼皮儿. 弟弟
还无所谓, 妹妹就对我的双眼皮羡慕得不得了. 每当这时,
我总是安慰妹妹, 说:"你个儿小, 眼睛小不显,还挺耐看的,
我这么大个, 眼睛这么小, 可难看!" 可不是吗,
我1米78的个儿, 配上双小眼睛,
又加上我人也属于那种憨憨的,
若不是妹妹说还有那么点儿书卷气, 可难看了.

我在国内读研究生时认识了她, 我的女朋友, 我后来的妻子,
或者说, 我的前妻.
她老开玩笑说我长的不好看,说比刘德华差远了,
我也笑,耸耸肩, 无言以对. 她又打量着我, 夸我:"不过,
你身架子挺好的, 眼睛小了点, 不过蛮有神的!"
我不好意思了, 她又乐:"哟哟,
看看, 脸红了, 小眼睛又开始勾人了!"

我们理所当然的结婚了, 到了美国来读书.
开始我们在同一所学校读, 后来她到了另一个城市,
另一所学校. 一年不到, 我开始觉察到一些令人不安的气息,
于是,
虽然只要再呆一年我就可以在我的学校里拿到Ph.D学位,
我还是转学到了她的同一所学校. 但是直到这时,
我才明白事情是多么的无可挽回. 至今我还对女人心有余悸,
她们一旦要伤害你, 是那么的无情, 那么的残酷.
我力图表现一个男子汉的宽容和尊严,
我一再表示我希望我和她把过去的一切不快都忘掉,
让我们重新开始, 但是我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劲,
我的一点点剩下的可怜的尊严也被打得粉碎. 我无奈之下,
放弃了努力,
将自己埋在学习和书本中,我以为这是我一生最后的希望,
一清早就出门, 深夜才回到那冷冰冰的家.
即使我那么晚回家, 妻,
如果我还能这样称呼她的话,比我还晚回. 不知有多少个夜晚,
我被作为男人无法忍受的羞辱和痛苦折磨而彻夜无眠.
她那时在开始找工作, 时而会有interview. 那个晚上,
我还是在夜里十二点才回, 家里空无一人, 灶冷锅空,
我一天都没有心情吃东西,回家见了这般景象更是绝望,
胡乱和衣倒在床上. 没一会儿, 她也回来了.
她问我吃饭了没有,我没有作声, 也没有动弹.
她自言自语似的说她明天有个interview. 我心里冷冷笑,
若不是如此, 你还不会这么早回来呢. 又是一夜无眠. 早上,
下起了大雨, 还刮着大风, 她起来了, 出门看了看,
回来后似乎不敢出去, 因为interview的地点有几十英里远,
而且她不熟悉那地方, 这么大的风雨很危险.
最后她期期艾艾的说:"你能不能送我一下, 我害怕."
我一夜没睡,又一天多没有吃一点东西, 浑身无力,
而羞辱和伤心象虫子一样嚼咬着我的心灵, 我没有作声,
她又问了我一次, 这时愤怒占据了我,
我回了一句:"去死吧你!" 她没有再作声,
默默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开始下楼了.
我似乎听到了她由于害怕和失望而发出的一声抽泣.听着她下楼的声音渐渐远去,
我开始担心起来,
我想起她父母和我父母都曾经再三嘱咐我要好好照顾她,
又想起我们初婚时的甜蜜和幸福,
一幅想像中的车毁人亡的图画让我不禁让我打了个寒战,
我爬起来, 跑到楼下叫住她, 说我会去送她.

我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匆匆下楼了,
匆忙之中连水也忘了喝一口. 风雨还是那么肆虐,
如果她一个人开车的话确实危险. 一路我们几乎没有说话,
刚上路时她说了一句:"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我打断了她,
轻声(我没力气大声)说:"别说这些,想想怎样对付interview吧."
我车开得不错, 很顺利地到了目的地, 她进楼去了,
我就坐在车里等着.

这是一个很大的停车场, 有些偏僻, 整个场上除了车外,
空无一人. 雨还下着, 小了些, 从车里看去,
雨点像千万条银色的丝线挂在灰色的天空,
无声的打在车窗上, 又一条条地像泪水一样淌下来.
我又渴又饿又累, 昏昏沉沉的靠在座位上, 望着窗外的雨,
心不知道在哪儿飘荡.
我想起我的碎成片片的一生感情的美梦,
想起我和妻在大学里和初婚时的幸福和浪漫,
想起自己所受到的羞辱,
又想起在此情形下我却又不忍心让别人受到伤害而出手相助的违心和委曲,
而我如此一个高傲自视颇高的人又在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地方默默伤痛.
车里的CD机放着一盘美国乡村歌曲,当那熟悉的吉他声响起,
像是拨动了我的
心铉,
我听出这是一首六十年代某一段时间排行榜第一名的歌,叫"Sea
of Heartbreak", 当那乡村歌曲特有的无字的和声开始哼起,
我的心也像随着这无言的深情吟唱飘荡起来.
我这时感到脸上有什么在爬, 随手摸了一下,
却摸了一手的泪水. 我会哭?!
我都不知道我多久没有流过泪了! 我吓得发出了一声呛咳,
这才回过神来, 但转眼间悲痛像潮水一般淹没了我整个人,
我伏在方向盘上泪如泉涌,
我唯一能控制自己的是紧紧的咬住嘴唇,
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是几秒,
也许是几分钟, 在"Sea of
Heartbreak"这首歌在那无字的和声中结束时,
我终于聚集起全身的力量, 压下了汹涌而出的眼泪.
我有些不好意思, 又暗暗为自己到这样一个地方悄悄流泪
伤心, 但是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余下的时间我尽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表现得自然.
终于妻结束了interview, 我已经完全正常,
但当她第一眼看到我时, 她还是一愣, 她想说什么,
但是也许是我的眼睛中的以前没有过的东西阻止了她.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 一直到家.

妻拿到了这个公司的offer. 她得搬到公司附近去住.
我们都明白, 我们从此就永远分别了.那天晚上,
她在屋里走来走去收拾她的东西,我也没有出门,
我没有动手帮忙,
因为两个还在读书的年轻夫妻实在是也没有多少家当,
我让她想带走什么就拿什么. 我坐在床上, 本来想看看书,
发现看不进去, 就不看了, 把书抱在怀里(我想,
事业,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靠着墙, 看着妻走进走出,
也许实际上我什么也不在看, 只是在那儿出神而已.
妻突然对我说, 打断了我的沉思 :"别这么看着我,
你的眼睛让我觉得你挺伤心的."
我想起以前关于我的小眼睛的笑话, 不禁笑道:"没有想到,
我的一双小眼睛会说话!" 妻和我都笑了......

两年过去了, 痛定思痛, 痛何如哉!

-------------------------------------------------------

我的忏悔,我的收获和我的未来

忏悔篇

小时候看到一首歌的歌词大意是这样的:到了三十岁,就会得到该得到的东西;就会有应该会有的经历;就会明白什么时候该放弃去挽回无可挽回的企图......

我再过几天天就要满三十岁了。我和妻子已经分手整两年了,我咬牙坚持过了一段极其艰难的日子,,如今终于能够把目光再放远一点,投向我将来的路。

我永远感激我妻子,无论她后来是如何的伤害我,但她确实是真心实意地爱过我的。她和我同岁,从我们的二十一岁到二十八岁,我们彼此把生命中的一段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对方。我们俩个曾经是我研究生班和她全班的所有的人羡慕的一对,我们的亲人亲戚们无不啧啧称赞,即使到了美国的头一年,周围的同学朋友也没有不夸我们感情好的。我们自己也为自己的爱自豪,我们曾指天划地,请大海作证,邀青山为媒,海誓山盟,愿生生相逢,世世结为夫妻。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我们的爱情到了一个他人不可能到达的高度,谁也不可能赶上咱们。

而实际上,今天想起来,如果一开始我和另一个别的差不多的女孩一起的话,也一样会产生如此火热的感情;她如果和另一个差不多的男孩,也会一样。这些都是正常的,哪个少男少女堕入情网不是这么自私自负呢?我那时就感觉到,我们对感情的态度是有区别的。其关键就在于我是一心一意地爱着她的,我希望我能够让她幸福,并自信自己能做到这一点。她不同,她和她身边的一批女孩都是这么一种心态:只许她们不爱别人,别人只能爱她们。她们经常强调一点:我是看你这么爱我我才爱上你的。这些女孩子之间无话不谈,什么隐私的话题都说,按我的看法,这说明她们本身自己没有多少感情,这也是防止她们自己对他人有深刻的感情的最好的办法。我感觉到了这一点,也为这和她吵了很多架,我实在不甘心在她心目中不过是个在她们周围的男孩中表现的最好的一个而已。我不高兴这一点,她很不理解,在她看来,我有资格来爱她就算不错了。吵着吵着,我们后来烦了,居然就忘了这事,因为一对年轻爱侣,实在有无穷无尽的新鲜事情去发现、探索。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是我比较顺利的时候,上着研究生,学习不错,年年拿着奖学金,也计划着出国,刚考了TOEFL和GRE,分数不错,GRE还是我们那个考区里罕见的高分,看上去象是蛮有出息的。人在顺境是会表现可爱得多的,在顺境中的人在别人眼里也是可爱得多的。在后来我们结婚到了美国,我虽然仍是个不错的学生,但是在国外,选择专业导师,考虑将来的发展方向,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我发现我并没有得到我希望的来自妻子的支持。在她眼里,我不再是那个总是能从容不迫地解决所有问题的人,而我也得坦承我在压力之下脾气也有些急躁。一个还在社会最边缘挣扎奋斗的年轻人,现出他的缺点和弱点的机会实在是多了些,在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挑剔的眼光下更是无所匿形。谁都有缺点不足,旁人和你相处如何就看他(她)能对你容忍限度有多大。很遗憾,一个只许自己不爱别人,别人只有资格爱自己的人的容忍限度往往是很低的。我们的争吵日多,而且还影响到了夫妻生活中的其他方面,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我曾看到有人说过,选择和一个人结婚,要看他的品格,社会,经济地位,更要看他的生活品位,情趣和个人修养,后面的往往更重要,因为和日常生活关系最大,而且到了结婚的年龄,这些都固定下来了。可惜在中国,人们往往首先看对方的学历,职位,选爱人和公司招聘雇员一样,这样的婚姻,必定会充满不如意。妻子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但是她的聪明只限于学习上,在生活的其他方面,她相当“傻”。她们那一帮子女孩都是这样,学习特好,她们专业高考入学的分数是全校最高的,而她们班学习成绩又是阴盛阳衰得厉害,更养成了她们目高于顶的脾气,这种脾气就更让她们认为:她们不用考虑任何人的立场感受,别人一定得而且会迎合她们。因此,她们往往有些小才气,但相形之下她们的生活品位和个人修养不比任何常人高明甚至更差,。我是个对诗词歌赋有相当爱好的人,她一概嗤之以鼻,认为到了美国这些又不能用之谋生,最要命的是她们比任何人都固执,更自以为是。一旦发生冲突也更不可调和。她们往往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教条:如“即使错了也要错到底”,等等。这一点,就是我和妻子到最后,我表示我愿意忘记过去的一切不好的记忆,从头再来时,她终于没有回头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一个男人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在这里说一句:在你做出决定和一个女人一生共度之前,一定要花一定的时间了解她的女朋友们是什么样的人,更重要的是,你一定要想方设法了解你未来的丈母娘是个什么样的人。作女儿的和她妈妈也许学识有高下之分,甚至人品也有差异,但是母女在生活中所显现的生活品位、情趣和个人修养绝对是一致的。我妻子的大学同寝室的七位女士,我是深深以认识了她们为憾的,在大学几年中,居然有两个人曾自杀(未遂),其他什么怪事都发生过,了解了她们,使我从此对年轻女性失去了敬意。我不想说什么对我丈母娘不敬的话,但是我妻子的大脾气以及不论在什么场合下不给自己丈夫脸面开口乱说话的性格,绝对是和她一脉相承的。

我深深的感到惭愧,我没能让妻子感到幸福,终于离我而去。我是个一般的男人,长相普通,智力中上。我有信心有能力通过努力得到一切我希望得到的东西,显得不比任何人差,也有很多同学不知道我在背后所流的汗水,就说我很聪明的。在这次婚姻中,我的错误就在于表现为太性急,敏感。我太注重自己在妻子心目中的形象,我还太重视一些所谓的宽洪大量的男子汉气概了,譬如说,对自己的妻子交往的圈子,作为丈夫当然不应该事事干预,但是也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发表意见,对一些不正常的苗头应该及早予以制止,这对双方都好。我往往让妻子的娇纵之气发展到不可控制才出声表示不满,自然就没什么好效果。而其它的,实话说,我至今还没有答案,也许一句话可以解释,我和妻子完全是不同生活品位、情趣的两个人。我们如此不同,为什么还结了婚?我只能说,我和我妻子为我们的青春激情付出了重极其大的代价。在青春激情下,大家都成了瞎子。

-----------------------------------------------------

收获篇

“我们家这孩子的人品学识是没说的,即使不说万里挑一,也可以说是举目难寻的。他就有一点,脾气急了点。”这是在我和妻子结婚时,我父母对我老丈人说的话。

知子莫若自己的父母。我这个人的致命伤就是性格急躁,我不轻易发脾气,而一发起脾气来就会发很大。我从小一直希望我能改掉这个毛病,可看来没有如愿。妻子是个倔丫头,她明明知道我心中有些地方最好是别去惹,却象个调皮的小孩子捅马蜂窝一样,明知没好处,偏偏要去捅。妻子是我活了这么大所知道的最聪明的女子,唯其聪明,她说损人的话来更能击中要害。我曾自诩我很讲道理,从不无缘无故发火,可是,在家庭中,有时候是无法说清楚谁有什么道理而谁又没道理的。曾有一段时间,我各方面很不顺心,我发展到这一地步,我就象杰克.伦敦笔下的雪虎(WHITE FANG中的主人翁)落入了牢笼受人讥笑那时一样,妻子的任何小小的不客气的言语都会让我象雪虎一样,立即耸起颈毛,呲出尖牙。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为什么?就是贫贱夫妻,或者说还处在奋斗初期的年轻夫妻的不顺心的事太多,而他们所能凭借依靠的太少,一旦不能事事好好商量的话,就更会百事不顺。我很惭愧,我向来自诩男子汉,也自称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慌,但实际上和妻子相处的那一段时间我是没做好的。我还记得我发脾气时,妻子那惊恐的表情和含泪的眼睛。和想起来,我这个平时温文尔雅、满脸书卷气的丈夫在当时,在她眼里是一副多么狰狞的面目!妻子分手后,我有时回想起这些,不禁痛入心肺---我是发誓要让这个女人一生幸福的啊!我曾暗自为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而羞愧得浑身是冷汗。如果有机会,我真愿意握着妻子的手,向她说一千声一万声对不起,如果这样我能让时光流转,去消除她眼睛中的泪水的话。

我深深惭愧我没能让我妻子在和我一起生活时感到幸福,我永远惭愧后悔我曾在压力下没能表示出一个真正男子汉的气概。我是不相信某些看似是而非的说法的:如有人说“从不后悔”。一个人如果不真正的后悔,或者说忏悔,他怎么会有大的决心改正自己的缺点?当然,这忏悔反省的程度以不影响将来的生活为限。数年过去,我受到了生活的教训和锻炼,我反省过,我也注意改正我的缺点,我相信,今天,我已经成了一个各方面比过去更出色的人。

但是这样就够了吗?我的改正得决心和效果值得信任吗?应该公正地说我的心是真诚的。今年六月份,我找到工作后,一个人去加州玩了一趟,在迪斯尼乐园,有个高塔,把人一下举上去,然后又倏的一下拉下来。我看见好些人都是大呼小叫的,心中还有些不以为然。我这个人向来有一种自信,我自认为我在危险艰难的情形下肯定是很镇静的,同学朋友们也有这个说法。所以我很自信的坐上去,但结果,出乎我意料,我也终于禁不住喊出声来,感觉大丢面子。我说这段故事的意思是:不管你自信你凭借个人修养、自我反省能控制自己的某些情绪,但是这些情绪是深藏在你身体里的,在特定的时间场合它终究还是会溜出来的。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是这个道理。我是个有一定脾气的人,我这辈子也将永远是个有一定脾气的人,即使我能够通过我的个人修养克制一些。实际上,每一个人可以用一座火山来比喻,火山终究是要喷火的,或大或小。关键在于作为一个人,你能否做到不让你喷出的火产生破坏性的效果。作为家庭中的丈夫或妻子,作为社会大机器的一颗螺丝钉,我应该要有防患于未然的手段和措施,也应该有危机发生后不让危机扩散的准备和渠道。人非圣贤,哪能永远不发脾气,又哪能保证没有不顺心的事发生?火山如果有分道来分流岩浆和热火,往往就不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这是我的另一个收获。

如今,我的心情非常平静,我有许多自己的爱好,也有不少朋友,我也有足够的自信,不需要通过别人的认可来肯定自己在生活中的价值。我一个人过得挺好。不少朋友要热心帮我介绍女朋友,我都婉拒了。我不过是目前很享受单身生活,倒不是说我在害怕婚姻。但是,我确实对婚姻有一种“健康”的敬畏之情。我已经知道婚姻是多么脆弱的,如果你不细心呵护的话,我也知道爱情是多么经不起挥霍,我和我妻子就是一个惨痛的例子。我明白,结了婚,只不过是又一个人生起点,你更要小心翼翼,要让爱不停地有新的内容,不停地充实。我自信,在我这种心态下,我将来,一旦有可能我又步入婚姻的话,我希望我过去的经历能让我少犯错误,不犯大错。这也许可以称之为我的又一收获。

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变化是,我和女性交往的感觉和年轻时不太一样了,这也许是我年纪大了几岁的关系。当学生时我由于成绩不错,为人也挺让人感到信任,所以往往女生很爱来问我问题,求我帮忙改程序。我可以吹句牛,我和女性交往时是个十足的君子,但这些并不妨碍我在这些女生和我太接近时我心中产生的无邪的旖念,好玩的是我自个儿还挺舒服的。而这两年,我还是那么热心帮别人,心里却平静的很。即使偶尔心里微微一波动,我自己一笑,随即就消失了。往往我能够做到象是一个旁观者一样,从侧面来审视我自己的心灵。过去,青春的激情曾让我吃了大亏,我想,也许,我的一个意外收获就是对此免疫了吧?

------------------------------------------------------

未来篇

我的未来,这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个大题目,提起这个话题,我一时不知道从何下手。我明天就满三十岁了,有人说:男人四十一朵花,照这么算来,我还在还不过是个花骨朵呢。我的人生路还长得很。

在上一篇里我提到了我在我的婚变的过程中的收获,那都是些能够列出一二三的东西,虽然是简单的几条老生常谈,我很高兴它们已经深植我心中了我不仅能够知道它们,而且我自信能够做到这些。除此之外,我也可以说:我成长了。收获也许能够列出几点来,而成长是无形的,只有我自己能感受到。我能觉察到自己待人接物、思想方法和人生观方面的变化。这些变化,大部份按一般的观点是积极的,也有一小部份是说不清是好还是坏,可以这么说,它使我成为一个较两年前更丰富多采的人。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仍然是我,我的本质依旧,只不过多了些“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自省,“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甜蜜的凄清。我的心就象那轮冷月一样,往往游离身外,静静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

我在这儿当然是着重提我未来的个人生活方面的打算和可能。但是,在此之前我要说的是,作为一个男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的事业,否则,这个男人在别人,尤其是身边的女人(可叹的是,尤其是我们的中国女人们)看来,什么都不是!即使你是个忠诚厚道,情深义长的情种---实际上越是这样你可能越死得难看!而从自己个人的角度来看,你对事业(如果你热爱你的本职工作,这也可以称作是你的事业,别以为提到事业就一定是自己开公司似的)倾注多少心血和汗水,往往你就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并不保证百分之百如此,但是让你失望的机会小多了。

我不是个身边缺不了女人的男人。男人身边倒是不应该长久缺少女人的,女人也不该缺男人。我有正常男人的一切欲望和需求,甚至还相当强烈,但是我是个格外要求灵与肉相结合的人,没有心灵的交融,我是不愿意(至少我认为我不愿意)作肉欲的探究的。我和异性交往时,我和任何男人一样喜欢女性在我面前展现她的温柔风韵,但是对某些女性技术性的妩媚抱着一种宽容的嘲讽态度,尤其是我在这两年,在我和女同学交往的时候,我总能做到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处理事情,很自然地赢得了来自男女双方同学的尊敬和信赖,因为在我同异性的交往中人们没有发现我有任何别的企图,而我又是如此热情地甚至主动去帮助别人。我很享受这种被异性特别信赖的感觉,却也因此有机会比一般男性更接近地体会到了女性内心世界中不那么吸引人的地方,使我能更客观地评价女性在男女感情交流中的种种表现。

我对我在美国再一次堕入情网的前景并不看好。我不否认肯定有很多很多好的中国大陆来的单身女孩在美国,但是对于我能碰到这样一个人的可能性极其怀疑,关键之一在于在美国的男女交往太具功利性。曾经有一位女性朋友想向我介绍她的一个小姐妹,恰好我认识这位小姐,我说我在某某地方看见她和一位男士很亲热地在一块儿呀,我这位朋友很坦然地说:她是同时和几位男士交往着,但是都不”过份“,她是打算从中挑选一个最中意的。我听了倒也没有什么反感,可以理解嘛,对吧?事情当然是不成的,但是事后回想起几次和那位小姐同时参加PARTY时她看我的眼神,她几乎就差没有上前来捏捏我的胳膊来估一估我的膘到底有多厚了。当然这可能是一个太典型的例子。另一个要命的是我所认识的F1女士们的气焰简直是能把她们面前的人冲两跟斗,这自然是已成惊弓之鸟的我退避三舍了。我不是怕没本事把这样的一个女士夺到手,而是在想我到底值不值得夺到手。

我并不是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我只不过希望是能有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情感,我将来是打算回国(见附录)去发展的,我不相信会有一个中国女人会爱我到愿意跟随我一起回国去的地步。也许将来回国了,我才能碰到真正的感情呢。而一旦没有的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我一个人也过得很好。一个男人的人生应该有很多地方可以供他倾注他的热情和心血。

我平静而愉快地独自生活着,我很高兴我找到了心灵的宁静和将来的方向。我的心灵深处还是藏着一个梦,一个梦一般的情景:一对老夫妻一两人手握着手在花棚下面打盹。阳光,睡眠,衰老,使他们觉得重甸甸的,掉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梦境中,大半个身子已经埋了进去。两人的温情始终如一,那是生命最后的微光;彼此手拉着手,渐渐熄灭下去的
肉体中还有一阵暖气互相交流…...--丈夫对太太表示那种絮烦
而动人的关切,不是怕她冷了,就是怕她热了,又用着非常操心的,不胜怜爱的神气,端相着那张心爱的憔悴的脸;她却堆着疲倦的笑容努力安慰他,教他放心。这便是所谓白头偕老的景象。丈夫在太太身上连岁月的磨蚀都爱到家了。他们彼此说着:“你眼睛旁边的,鼻子上面的那些小皱纹,我是认得的,看着它一条条的刻下来的,我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些可怜的灰灰的头发一天天的褪色了,和我的一同褪色了,并且一部分也是为了我!这张细腻的脸,被煎熬我们的疲劳苦难磨得虚肿了,发红了。我的灵魂,因为你和我一起痛苦,一起衰老,所以我更爱你了!你的每一条皱纹,为我都是过去的一阕音乐。"......可爱的老人们,战战兢兢的在一块儿过了一辈子,快要在和起
恬静的黑夜中一块儿睡下去了!看这样的命多有意思,这样的话死也有意思!(摘自“约翰.
克利斯朵夫”)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7951@0)
2001-8-24 -05:00

回到话题: 星期五早上好. 转自BBSLAND.COM, 关于爱情和婚姻. 作者Baltimore.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7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