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C的故事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C(上)
--------------------------------------------------------------------------------

  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是后半夜了。房间里一片寂静,很多平时听不见的声音,现在在我听来,都似乎在我耳边响一样。隔壁房一个病人的呻吟声,混着点滴的嘀嗒声,提醒昏昏欲睡的我,这是一家医院。

  是的,这是医院,是我最不喜欢来的医院。

  以前我是从不肯到医院来的,因为我讨厌医院,医院里特有的来苏水气味,总是使我感到窒息。

  现在,我在这里。因为前面这张病床上躺着的,是我最好的朋友F。

  他就这么静静的躺着,身上插满了冷冰冰的管子。我知道,如果拔掉这些管子,F马上就会死去。我看了看摆在F头旁边一架不知名的仪器,它在忠实的记录着F的生命指数。如果不是这些跳动的数字,仅仅从F苍白而枯涩的脸上,已经很难看到生命的迹象。

  坐在边上的A忽然伸手出来,手在F的头上顿住,轻轻的插进他的头发,摩娑了一下。在朋友中间,F是有名的长发帅哥,F总是开玩笑,说自己应该是洗发水的广告明星。如今,已经看不到任何光泽了。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小护士走进病房,检查了一下F身上的管子,换了一瓶输液。轻手轻脚做完这些,她朝A微笑了一下,退出了病房。雪白的护士服下,裹着一个高傲的女孩,从始至终,她只是高傲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似乎根本不曾注意病房中我的存在。

  又不知过了多久,F的嘴唇动了一下。A没有动,仍然静静的坐在那里,平静的眼神看着F。

  我也没有动。如果F有话要说,一定是想对自己的妻子说。而且,在这么寂静的房间里,F说的话,我即使不想听,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F的嘴唇费力的动了几下,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我忍不住凑过去,想听听在氧气罩的下面,F想说什么。

  我刚一靠近,F忽然打了个寒战,睁开眼睛。

  A被吓了一跳,A欠起了身,看着F的眼睛。F的眼睛里,写满了绝望的恐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感到了极度的疲劳,赶紧退回刚才的位置。

  F似乎忘了自己是躺在病房里,一脸的惊恐,眼神跳来跳去,观察着病房的每个角落。几秒钟后,F平静了下来,看着A,努力的做出了怪异的表情。

  我知道F是想向妻子微笑一下,但是在我们看来,无论如何都应该算是怪异的表情,他吓到了A。A站了起来,退后了几步,远远的看着F。

  F的眼神转而失望,然后迅速的黯淡了下来。旁边那架仪器上,绿莹莹的数字,开始平稳的下降,似乎是生命的倒计时。F张开嘴,拚尽全身的力气,想说什么,但是终于没有发出声音。

  A远远的站着,呆在了那里。

  我也没有动,除了静静的看着F生命一丝丝的消逝,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当数字降到个位数的时候,医生和小护士赶了过来,他们应该是在值班室里看到了仪器的异常。但是在死亡的面前,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紧张的抢救,熟练的抢救,徒劳的抢救。

  F死的一瞬间,死亡的气息弥漫了病房。

  医生再一次翻了翻F的瞳孔,确认了一下,然后走到A跟前,跟她说着F的死讯。“您丈夫...,肾衰竭...”虽然医生的声音很轻,我还是轻易的捕捉到了这几个词。A站着那里,双手抱着肩,表情呆滞。医生摇了摇头,走开了。

  小护士一边用雪白的单子盖住F的全身,一边蹙着她年轻的鼻子,死亡的气味当然是不好闻的。

  但是我什么也闻不见,就象我闻不见来苏水的味道一样。在我死了以后,我就什么也闻不见了,无论是花香还是恶臭,都与我无关了。我只能周围人的表情,判断空气中的气味。

  A突然放声哭了起来,就象对F的死我无能为力一样,对A的哭,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而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迅速的飘到F的上方,开始集中精力膨胀自己,寻找F的迹象。我知道F虽然死了,但是他的灵魂应该还在这间屋子里。而且照我的经验,十分钟之内,天真的F是不可能搞清楚他的状况的。

  我在这里守了一天一夜,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F,我最好的朋友,我挚爱的人A的丈夫。因为我有死亡的经验,我知道F这时候最需要有其他人,确切的说,有其他的灵魂指导,否则很容易精神崩溃而发散的。

C(中)
--------------------------------------------------------------------------------

  我两年前死的时候,也是夏天,那时候,我和A刚刚结婚。

  那是一个郊游,我们和几个朋友一起开车去的。同去的人中,只有F和另一个女孩是单身,而且听A说,那个女孩对F也有意思。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给他们制造在一起的机会,不过F对她总是没有感觉,总是找借口躲开她。

  回去的时候,本来我们大家让F和她坐一起,但是半路加油的时候,F非说要用我的车练车,摆脱了我们的乱点鸳鸯。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停的取笑F今天太没有绅士风度,F只是沉默,也不反抗。

  A从后面拉住我的耳朵,不许我继续取笑下去,说是我的声音那么大,后面车上的女孩一定能听见。而且干扰了F开车,比较危险。

  F似乎为了让我的声音不被后车听见,速度逐渐加快,一会儿的功夫,后面的车就看不见了。A也有些累了,靠在后面打盹。

  我解开安全带,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也开始闭目养神。

  如果能够时间能够倒退,我一定不会让刚拿到驾照的F开车,更不会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可是时间不会倒退,我们的车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剧烈的碰撞和钻心的疼痛过后,我看到了右半边已经完全损毁的车,我意识到发生了车祸。

  A!我大喊一声。

  因为,我看到A安全的站在车的旁边,一边哭,一边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F费力的拉开了变形的车门,我看到了自己躺在座位上,血正顺着自己的手往下流。我有些吃惊,下意识的想举起右手来,看看自己的手。结果我什么也没举起来,什么也没看到。所谓的手,所谓的举手,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存在的了。

  我死了?

  我拼命的大喊大叫,可是除了A的撕心裂肺的喊声,我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我死了!

  我的精神立刻混乱起来,我感到自己在迅速的发散,就象要蒸发一样。

  每次回想到这里,我都感到后怕,因为一旦发散,我就真的不存在了。没有失去身体的人,永远意识不到思维的重要性。死亡只是从人到魂的转折点,而发散,则是真正的结束。不只是身体,连灵魂都不会存在。

  如果不是A恰好在这个时候哭昏了过去,我一定会发散的。

  我冷静了下来,开始面对自己已死的事实,我又重新凝聚了起来。

  我试图使自己靠近A,试了几次,终于找到了移动自己的方法,我缓慢的向A“飘”过去。我熟悉的双腿,已经在车祸中离开了,我只能用现在的这种方式“飘来飘去”。我静静的凝视着A挂满泪水的脸,迅速回忆起我们过去发生的一切。如果我能活过来,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她,好好珍惜我的人生。

  这时候,两辆朋友的车赶了上来,F也已经把我的身体从车里拉了出来。F发了疯一样,抱着我朝着前面的那辆车跑过去,“快送他去医院!”我不知道F怎么能抱着几十公斤的我跑得这么快,而且他的头也一直在流血。

  很快,A也被朋友救到了车上,车向医院驶去。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渐渐熟悉了行进的方式,而且没有重力的束缚,速度也比平时走路要快得多。当然,那时候我还是追不上汽车,而现在,我不但速度比汽车快,而且已经能够“坐”在车里、地铁里,甚至乘坐免费飞机。

  在路上的时候,我看不见自己的身体,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到遥远的地方,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冰冷。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凭着本能,我就知道该往何处寻找我的身体。

  医院里,我看到了无限悲伤的A和F,医生已经宣布我的死亡。说实话,一路上我带着满心希望,无数次幻想自己的复活。可是,当真的听到自己的死亡消息之后,我并没有失望,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的身体,确切的说是尸体,已经搬到了停尸间中,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它。

  一张又薄又轻的单子,盖在它上面。

  我想再看一看自己,可是我掀不开那张轻轻的床单。我也没有勇气穿透床单,近距离的看自己的尸体。

  我终于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开始了我的灵魂生活。

  A接受我的死亡,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C(下)
--------------------------------------------------------------------------------

  我练习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成为了一个成熟的灵魂。

  由于没有了身体,我感知世界的方式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我对光线和声音更敏感了,但是触觉、嗅觉和味觉都消失了。这使我稍稍感到一些不方便,但是最使我感到难过的是,我不能再拿起任何东西,甚至敲键盘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不是物质的,无论是人、动物或者其他的灵魂,都看不见我,也感觉不到我。我成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观众,而不是参与者。

  刚死的那几天,我以为虽然人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自己,但是灵魂之间应该能够互相看见。于是我总是徒劳的四处张望,想找到同伴。

  刚接受了自己只是一团思想,适应了这种不吃不喝不睡的日子,又开始担心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或者去什么天堂地狱、阴曹地府。后来偶然撞上了一个来自中世纪的骑士灵魂,通过和他“交流”,才知道只要能够保持精神集中,就永远不会发散。

  和其他灵魂交流是奇妙的,因为这种交流比说话方式的交流快无数倍,而且也没有谎言和欺骗。只是要遇到他们真是太困难了,运气不好的时候,一个星期也遇不上一个。因为灵魂的“体积”实在太小了,只有当两个灵魂靠近到很近的距离,才能互相感觉到。

  当骑士离开我的时候,他教会了我两件事,膨胀自己和振动空气。集中精力膨胀自己,就可以更容易的遇到其他的灵魂,骑士就是这么找到我的。凝神振动空气,会引起声波,他告诉我虽然人听不见,但是狗和蝙蝠能够听见。现在,当我表达兴奋的时候,我就会进行这种方式“大喊大叫”。每次大喊大叫的时候,总是会在动物当中引起一阵骚动,一些情绪容易激动的狗,甚至会因此整晚不停的狂吠。

  从此,我最爱的娱乐,就是穿过紧闭的门,进入别人家,吓唬养在家里的狗。

  我不但可以穿越门、窗和墙,我也可以穿过一个人。不过,“穿墙”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黑暗中,我总是担心自己会被困在其中。一个灵魂告诉我,他曾经有一次潜入地下的经历,立刻被恐惧笼罩,因为他搞不清楚方向了。没有了重力的参照,找不到回到地面的路,他几乎被吓得发散。

  穿过人或者一些高等动物的时候,更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除了看到血液、肌肉和骨骼,让我感到恐惧以外,而且对双方的精神都有影响。我会感到精神疲倦,而对方也会有发冷的感觉,甚至打个寒战。

  比穿越人体最不舒服的事情,是那种孤寂的感觉,尤其当夜晚来临,我总是无处可去。我只能匆忙回到曾经的家里,看着A入睡,看着她做梦,看着她醒来。

  我也试着在A睡熟的时候,和她进行梦境中的交流。试了几次,每次A一定会哭醒。看着她抱着枕头不停的哭,我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看着她哭累了,带着泪痕睡着。

  我决定不再对A进行骚扰,我希望她过平静、幸福的生活。

  一年以后的夏天,A和F结婚的时候,我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

  看到A终于摆脱了悲伤,又开始她的生活,我由衷的为她高兴,尤其F也是我的好朋友。婚礼上,F当众宣布:我会照顾你一辈子。记得当初我也有这样的许诺,可是遗憾的是没有实现。我知道F是个言出必践的人,一定会好好的照顾A。

  不过,同时我又有些失落,因为我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随时出入我们的家了。A最终说服了F,搬到了我们的家里,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们的家了。

  从那时起,我开始外出旅行。很快,我喜欢上了在世界各地旅游,而且,已经能够享受这种自由的生活。

  有一次,我突发奇想,开始往天上飞。对没有重量的我来说,向上飞,和平行移动其实没有区别。遇到云层的时候,我兴奋极了,大喊了很长时间。当我飘到云层上方的时候,我的极度兴奋立刻转换成了极度恐惧。我知道不但地球在飞速的自转,围着太阳转,而且整个太阳系都在已未知速度飞行。我不知道离开了地球,我还能不能找回来。

  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开始我的太空旅行,但是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承受不了那种太空中的孤寂。

  我仍然认为A那里,仍然是我的家,A的家也是我每次旅行结束要赶回来的地方。

  这真是一种矛盾的生活。在外面的时候,我很快就会渴望回到“家”,回到A的身边。当夜晚来临,我在A的家附近徘徊的时候,无家可归的感觉又很强烈,我又开始怀念自由自在旅行的生活。

  前天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我吃惊的发现F已经病危了。

  我又一次感到了无能为力,看着F慢慢死去,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的陪着他,陪着A。并在F死后,给他第一时间的帮助,避免他象大多数灵魂那样,在几分钟之内发散。

  不过,直到我膨胀到了极限,我仍然没有感觉到F的存在。我在病房来回飘着,寻找着F,但是找不到。我几次穿过F的身体,但是F的身体对他,对我都已经没有意义了。穿越F的身体,已经和穿越一张桌子,没有区别了。

  A的哭声停了,她站在屋角双手抱肩,不停的抽泣。难道,F和她在一起?

  我慢慢的向A靠近,果然,我轻易的遇到了被惊慌和恐惧包围的F。当初我刚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只惊恐的水滴,如果不能控制住精神,这只脆弱的水滴就会立刻蒸发。F现在还不会发问,我也不会等他发问,就迅速把我的知识都灌给了他。除了那些灵魂生活的技能,也包括那次车祸的经历,我快乐的旅行生活,我相信这些对坚强F的精神会有好处。

  忽然,F又消失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8849@0)
2001-8-25 -05:00

回到话题: 《魂聚》 -- 献给周末睡不好觉的朋友们。:P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8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