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F的故事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F(上)
--------------------------------------------------------------------------------

  中午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看到A正在和医生交谈,医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于是我知道,我可能这次不行了。

  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我感到无助,感到害怕。如果不是没有力气动弹,我真想朝天大喊:为什么?可是我不但喊不出来,连话也说不出来,窝囊的眼泪不争气的从我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记得上一次流泪,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没有等A和C的婚礼结束,我就离开了,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边,是一些大排档,烤鱿鱼的味道刺激着行人的食欲,快乐的男男女女在幸福的吃着火锅,一个个大汗淋漓,人群中不时爆发出放肆的笑声。

  我站住,看着他们,眼泪忽然流了下来。现在朋友们应该在A和C的新家里切蛋糕吃了,也许正在捉弄C,他们也一定笑得这么欢畅。

  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路边,直到风把眼泪吹干才回家。

  第二天,我就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和朋友一起去机场送他们蜜月旅行。我承认自己必须接受这个现实,A已经嫁给了C,我们虽然仍然是好朋友。

  几个月后,我们一起去郊游,车祸就那么发生了。

  在交警的事故记录中,是这么写的:汽车的左前轮,压上了路中央的一块石头障碍物,导致方向盘失控,汽车冲出公路弯道,撞到了路边的树上。汽车前部完全撞毁,驾驶员受重伤,副驾驶座上的乘客当场死亡。

  我就是那个驾驶员。

  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永远不能说的。

  和A在一起,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默默的看着A的笑脸,真希望我才是坐在她旁边的C。即使在开车的时候,我也不能停止从后视镜中看着正在睡觉的她。她美丽的睫毛,她俏皮的嘴角,都荡漾着幸福,我想在她的梦中,一定只有C。

  当感到汽车剧烈的颠簸的时候,我慌忙把目光从后视镜里的A脸上收回来,发现汽车已经冲出了公路,向着路边的一棵大树冲过去。我本能的向左使劲打方向盘,这时候我听见C叫了一声:“小心!”

  每次回忆到这里,我都会问自己,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车祸还会发生吗?

  可是我永远没有选择的机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犹豫了,松开了正在打方向盘的手,任由大树越来越近,我们的车撞到了树上。

  C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头撞在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我抱着C向朋友的车跑过去的时候,我感到C软绵绵的耷拉在我的胳膊上,他的脑浆和血,流了我一身。我疯狂的跑着,近似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希望能够救活C。在去医院的车上,A抱着C不停的哭,不停的喊着C的名字,我则不停的喃喃自语:“C被我害死了,C被我害死了,......”

  警察和朋友们都相信是因为我的驾驶经验不足而导致的车祸,而我则知道真正的原因。我不敢告诉任何人,为什么我没有看到那块闯祸的石头,我为什么没有躲开那棵树。事实上,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当时为什么会犹豫,为什么会撞那棵树。

  我把自己的驾照扔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开过车。

  之后几个月的时间,我都不敢面对A,每次看到她,我都会想起C的那一声大叫,想起胳膊上C软绵绵的身体。我开始在夜里失眠,整晚无法入睡,看到的全是A忧郁的眼神,和C血肉模糊的脸。

  但是一天看不见A,我又感到空虚,孤独。

  我开始追求A,我对朋友说:我对不起C和A,我要代替C照顾她一生一世。

  一年以后,A答应了我的求婚。

  本来以为,我能和A一起走过人生之路,谁知道无名的疾病击倒了我,医生也对病因莫名其妙。一想到A又要再一次面临失去爱人的痛苦,我就觉得心在刺痛。

  使我稍感安慰的是,A的精神似乎坚强了很多,在我住院期间,她表现的冷静,给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持。

  但是,我终于没有能够战胜疾病,死在了凌晨的医院里。

F(中)
--------------------------------------------------------------------------------

  昏迷,苏醒,再昏迷,再苏醒。

  在短暂的苏醒时,我不停的回忆自己的过去,回忆自己的童年,回忆的最多的,还是我和A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我很奇怪,短短几分钟的清醒,我居然能够把结婚一年以来的一些琐碎事情,回忆的清清楚楚。

  每次回忆,都以昏迷结束。进入昏迷的一霎那,我以为自己马上要死了,徒劳的挣扎了几下,我坠入了昏迷中。

  最后一次的苏醒,我产生了幻觉。

  幻觉中,A象往常一样,为我又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餐真的是很丰盛,我爱吃的那些菜,一样也不少。A接着为我倒上一杯酒,笑眯眯的看着我。很奇怪,我当时一点没有意识到,当死囚上法场的时候,也是要吃一顿饱饭,喝一碗酒的。

  我看着美丽的A,无限爱恋浮上心头,想起了我在婚礼上对她的誓言。

  “我要照顾你一生一世。”我对A轻轻的说。

  忽然,A的笑容僵住了,接着晚餐、酒和A消失了,一张脸清晰的浮现在了我面前。是C,他还活着!

  C还是两年前的样子,不停的笑,不停的对我说着什么。我勉强的笑了一下,想和C打个招呼,但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和我没关系,不要找我报仇。

  报仇?!

  原来C已经死了,我也要死了,C是来找我报仇的。我开始害怕,C的脸立刻变小,然后迅速消失了。

  紧接着,我似乎又回到了车祸现场,可怕的车祸一幕幕的重现在我眼前。C一边大叫“小心!”,一边努力的要回头看A,但是失败了,因为车立刻准确的撞上了大树。

  没有听到任何声音,C的身体已经从座位上冲了起来,头撞上了玻璃,玻璃立刻呈放射状粉碎,C又被弹了回来,我清晰的听到了C的脊椎骨断裂的声音,肋骨插入肺部的声音。

  我感到全身发冷,头剧烈的疼痛,胸口发闷。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苏醒了过来。

  眼前的景象迅速的混乱,端着酒杯的A、血淋淋的C、惊恐的我,重重叠叠的印在一起,然后又一齐消失了,周围慢慢变得清晰。雪白的病房,一脸倦容的A,我还活着。我轻轻吐了一口气,向A笑了一下。

  这一次的笑,耗尽了我最后的体力,我感到自己开始溶化,开始消失。

  以前我总以为昏迷和死亡一样,都是黑暗一片。而且很多文学作品里也都是这么写的,“某某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或者“某某眼前一黑,死了过去。”。其实不然,昏迷和死亡一样,都是一种意识消失的过程。

  当医生抢救我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我的所有感觉开始消失,所有的感觉都在慢慢离我而去。真的很慢很慢,而不是象关灯一样,突然变得漆黑一团。

  A的悲伤,医生的镇定,护士的紧张,在我眼中逐渐马赛克化,逐渐模糊。

  玻璃和托盘碰撞的声音,医生对护士轻声的吩咐,站在远处A的呼吸,也慢慢的混合在了一起,慢慢的凝固。

  医生按摩心脏,护士拔出针头的刺痛,酒精棉球擦过皮肤的冰凉,已经成为了同一种感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

  终于,所有的这些感觉,都模糊在一起,凝固在一起,形成一个平面,平面无限的伸展开来,我的感觉随着这种伸展而离我越来越远。死亡的瞬间,我甚至觉得有些轻松,轻轻的浮在空中,一种解脱了的感觉充满了我。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解脱,我以前一直认为人死皆空,没有天堂、没有地狱、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有的只是永远的虚无,永远的空。但是,到了真正到自己死的时候,我开始相信存在另一个世界,人死了,一切并没有结束。

  我忽然不再害怕死亡,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我知道刚才看到的C只是我自己的幻觉,但是C一定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我害死了他,抢走了他的A,他一定用他的方式报仇。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式报仇,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在等着我。

  我准备坦然接受这一切。


F(下)
--------------------------------------------------------------------------------

  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一切又清晰了,我站在病房的中间。我不知道自己面向何处,但是我能同时看见四面墙壁、天花板、地板。不需要回头、转身,我也能看见周围的每一个人,A抱着双肩在屋子的角落抽泣,医生打开门走出了病房,护士用一张床单盖在我的身上。

  第一次离开自己的身体,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就是死亡?那我是什么?我究竟是存在还是不存在?

  一系列的问题,各种各样可能的答案,潮水一样一起涌上了我的思维。

  过去对世界的认知,人类社会的知识体系,就象沙子堆的城堡,在潮水的冲击下开始坍塌。

  我感到困惑,感到恐惧,一切开始模糊。

  这时候,C出现了。我看不见他,但是我知道是C,他来报仇来了。我惊慌的要逃走,但是没有了身体,我不知道如何逃走。我越来越感到害怕,我想向A求救,但是看到她悲伤的目光穿过了我和C的身体,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C的样子。虽然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C,但是我能感到他的庞大,我在他面前是那么的渺小。

  我感到C非常的兴奋,他开始对我不停的说话,我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是我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的思维,我知道他也能感觉到我的恐惧。

  忽然,C提到了那次车祸,他冷静的描述血淋淋的场面,让我更加恐惧,我毫不犹豫逃出了病房。

  逃到外面,才意识到,从C那里,我学会了很多东西,包括在空中飞,包括穿过病房的墙。

  活着的时候,我曾经坚定的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人死以后,思想仍然能够存在。C和我,都是一团没有重量、没有形态的思想,可以自由的飞来飞去。

  不知道C出于什么目的告诉我这些,也许思想之间是一种全方位的交流,不受思想本身的控制。C想要找我报仇,所以他要给我描述车祸,但是他的知识,也同时传给了我。

  不管怎么样,我逃了出来。我看着天上的星星,街边的路灯,兴奋极了。

  我试着练习C驱动空气的方法,用超声波大叫。果然不远处一只飞翔的蝙蝠受了干扰,撞到了电线,摔了下来。路边一条熟睡的野狗,被我吵醒,愤怒的咆哮起来。

  狗叫声提醒了我,C有可能沿着我留下的这些线索找到我。我停止了兴奋,开始思考自己能往哪里去。

  我的第一反应是回去看一眼自己的身体,但是一想到C一定守在那里,我就胆怯了。我知道,医院不能回去了,C也许还在那里到处搜寻我。

  回家吧,A处理完医院的事情,肯定会回家的。我决定缩小自己,躲在家里的某个角落,一直陪着A,虽然她不能看见我。如果C在家里找到我,我再逃不迟。

  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病房,不需要分辨,我就知道自己的身体躺在哪间病房。忽然之间,我对自己曾经的身体不再留恋,我轻松的向家里飞去。

  很快,我就到了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街。

  这时候,东方已经发白。忽然,我看到街上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我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我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

  果然,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人,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在另一个穿白衬衣的人胸口疯狂刺了几刀。然后眼睛慌张扔下刀,跑了。白衬衣捂着胸口,慢慢倒下,死了。血,一直在流,染红了他的衬衣,染红了整条街道。我一边膨胀自己,一边飞过去,想找到这个新鲜的思想。很快,我就找到了他。

  白衬衣的思想,显得非常混乱,我感到他在飞快的回忆自己的过去,原来杀他的眼镜是他的生意伙伴。

  忽然,我感到白衬衣的思想,在变得越来越淡,我知道他还在那里,但是正在溶解在空气中。我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消失了。只留下地上的尸体,和巨大的一滩鲜血。

  发散?!

  按照C的说法,这种思维混乱导致的“走火入魔”,会立刻发散。我立刻想起来,我刚才也差一点发散,是C的出现把我从困惑和混乱中拉了回来。我感到一阵寒意,想立刻离开这里。

  我“大叫”了起来,立刻,隔壁院子里一条京叭狗开始狂吠,远处另一条狗也开始叫。我听见有人打开窗子朝这边看,一会儿的功夫,警察就会赶来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8851@0)
2001-8-25 -05:00

回到话题: 《魂聚》 -- 献给周末睡不好觉的朋友们。:P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8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