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A的故事

bingle (bingl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A(上)
--------------------------------------------------------------------------------

  我就那么双手抱肩,呆呆的站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直到护士走过来,递给我几张纸巾,轻轻的对我说:"你累了,该回家休息了。"

  我擦了擦泪痕,机械的朝她笑了笑,我知道我的笑一定很难看。从F躺到病床上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有笑出来过。就连C刚才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没有笑。相反,我又一次哭了,我感到很冷,感到疲惫。

  我已经习惯了C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中,出现在我幻想中。只不过这一次,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C。他的脸格外清晰,而不是梦中那中影影绰绰的样子。

  我一边对C哭,一边向C倾吐着我的思念。C微笑着,什么话也不说,我不敢伸手去触摸他,因为我害怕从梦中醒来。然后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C慢慢的后退,再一次消失了。

  护士把我头发拢了拢,然后离开了病房。

  我看着病床上冷冰冰的F,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在我面前慢慢死去的F,他绝望的眼神;忽然出现的C,他温柔的微笑。

  我忽然想回家,我把手里的纸巾扔开,冲了出去。

  两年前的这个夏天,C是死在我的怀里。当我意识到发生了车祸的时候,我就看到浑身是血的C,无论我怎么喊他,他也不吭一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感到C的身体在渐渐冷去,我紧紧抱着C,希望能用我的体温给他温暖。可是,一切都没用。

  送到医院的时候,C的身体已经完全冰冷。无论我怎么向他哭喊,无论我怎么哀求医生救他,他也再没有睁开双眼。

  我已经忘了朋友是怎么送自己回家的,朋友们担心我出意外,轮流在我家里陪我。

  当他们终于说服我开始吃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两天时间,我就一直看着天花板,我和C过去的岁月,象过电影一样,一幕幕的浮现。朋友后来告诉我,我就躺在那里,一会儿默默流泪,一会儿无言的笑,她则被我吓的一直哭。

  我告诉朋友,我已经恢复过来了,不用她们陪我了,朋友们将信将疑的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C。有时候,是梦见我们一起买衣服,或者一起吃饭,在梦中,我们总是开怀大笑,然后幸福的醒来,然后是痛苦的失望。

  有时候,C在我梦里,给我讲述他死以后的事情,他慢慢的说,可是我什么也听不见。我只能紧紧的抱着他,不停的哭,直到哭醒。

  醒了以后,我脑子里全是C的脸,一会儿是他笑眯眯说话的样子,一会儿是他充满爱意看着我的样子,一会儿是他流满了血的样子。我不停的哭,不停的哭,直到哭累了,然后睡着。

  我没有给任何人讲我的梦。

  我打算把对C的思念,永远埋在心底,我知道自己的伤痕,永远不能修复。

  有几次醒来,我都有一种直觉,C就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我。

  曾经,我想起和C一起看的一部电影,死去的主人公通过录音带与家人沟通。于是,我把家里所有的磁带找出来,把录音机的音量放到最大,逐盘放这些磁带,不管它们录的是音乐,是生活中的琐事,还是空白磁带。我希望能够听见C的声音,但是最后我还是失望了,我忍不住又哭了。

  从那一次起,我开始接受这个事实。C永远的离开了我,我和他永远阴阳两隔,我再也不可能听见他的声音。

  朋友说我从那时起变得冷静,“一种残酷的冷静”,一个朋友这么评价我。她说每次和我说话的时候,总觉得我在洞察她的心灵,她甚至有点怕我的眼神。

  F开始出入我家,他对我说,他要代替C,永远的照顾我。

  我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眼中的真诚,他也是这么和所有的朋友说的。

  一年以后的夏天,我决定嫁给F。

A(中)
--------------------------------------------------------------------------------

  婚礼上,F又一次当众宣布了他的誓言: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说完,我看到F的嘴角有一丝浅浅的笑。

  我忽然对他的这种笑容,有一些厌恶。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只是直觉的感到厌恶。无轮我如何拼命的想,拼命的想,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笑容。

  我告诉自己,也许他的这种笑,是自己最讨厌的表情吧。

  我开始和F平静的生活。

  对于自己以前的爱好,我再也提不起劲头,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人生的目标,我甚至连脾气也懒的发。F也很少出门,尽量在家里陪我。朋友们来我家做客,都很羡慕我们这种相敬如宾的生活。

  我们都小心翼翼不去提C,我甚至以为自己开始忘记C。

  直到有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又梦见了C,又一次哭湿了枕头。

  我躺在那里,回忆着梦里的每一个细节,我忽然想起来:

  当医院里医生正式宣布C死亡的时候,F的嘴角,就是挂着那种浅浅的笑!

  当时一片混乱,我和一个女孩抱头痛苦,我抬头的一瞬间,看见F也在不停的流泪,可是他的嘴角,分明是在笑。

  我扭头看看在一边睡觉的F,感到一阵恶心,我跑到卫生间,开始干呕。

  我无法入睡,于是给F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看着他全部吃了下去。

  我要杀掉F。

  这个念头一旦形成,就再也挥抹不去,似乎我和F结婚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他。

  我几次准备在F熟睡时闷死他,但是我没有下手,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力气空手杀死他。

  我也曾想过制造一起车祸,杀死F。可是自从车祸以后,F把他的驾照扔了,再也没有开过车,而且神经质的拒绝乘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也放弃了这种想法。

  于是,我开始购买我能买到的各种药物,不管它们是不是有毒,我把药物统统添加在我给F做的饭菜里,为了掩饰药物的味道,我总是尽量放很多酱油。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朋友听说,酒里添加咖啡因会使人猝死。于是,我开始允许F在吃饭的时候喝酒,但是每次吃饭之前,我都陪他好几杯咖啡。F从来没有想到,我给他做的每一餐饭,倒的每一杯酒,都是为了杀死他。

  不知道是各种药物起了作用,还是咖啡和酒起了作用,两天前,F忽然昏倒在了回家的路上。

  医生查不出任何原因,只是告诉我,F因为过度劳累,身体很虚弱。

  两天来,我一直留在医院陪着F,一刻也没有离开。无论朋友怎么劝我回家休息,我只是保持沉默,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不肯离开。朋友以为我是害怕第二次失去心爱人,只好由我守在医院里。

  她们谁也不知道,我是想杀死F。

  一有机会,我就把医生给F的药扔掉,换成我买的各种各样的药物。

  我有两次甚至想拔掉F的氧气管子,可是一次F忽然醒了,一次是护士忽然走了进来。我只好假装是帮F弄头发,掩饰过去。

  终于,F死了。

  当医生告诉我,F死于肾衰竭的时候,我突然放声大哭。

  一直以来,我把杀死F作为目标,可是我没有想过,杀死了F,然后我该做什么?我有些后悔,原来杀死一个人这么容易,我杀死F的同时,也失去了人生目标。

  我一口气跑回了家里,打开门,我才发现自己的鞋跑掉了一只。

A(下)
--------------------------------------------------------------------------------

  我开始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不停的喃喃自语。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给谁听,我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我甚至不关心自己说的是什么。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我知道是朋友打来的,她们一定是知道了F的死讯。

  我坐了下来,看着电话。

  我没有接电话,任由它不停的响。

  响了一会儿,我似乎听见了一声叹息,电话不响了。

  我呆呆的坐着,忽然觉得我做的一切,对F十分的不公平。

  我只是因为F的一个笑容,就杀死了他,而他的笑容,说不定也来自于我的猜疑。

  我打了个寒噤,我知道自从C死后,自己的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稳定。

  我错杀了F?!

  这时候,我听见了窗外刺耳的警笛声,我跳了起来,冲到窗子旁边。看到黎明中,几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了路边,警察跳下了车。

  我害怕他们看见我,退后几步,拉上了窗帘。

  我不明白警察为什么这么快就找上门来,我也懒的去想。

  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我走到厨房,拉开抽屉,找到一把餐刀,试了试它的刀锋。

  就是这把刀,C用它杀过鱼,我用它切过火腿,F用它割破过手指。

  如今,它依然锋利。

  我走进卧室,躺到了床上,把刀架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我想象着自己一刀切下去,血喷涌而出的场面。忽然,我看到衣服上染满鲜血的C,焦急的冲我摇头。

  我又改变了主意。

  我走到浴室里,坐到浴盆里,没有犹豫,

  我一刀切开了自己的动脉。

  似乎听到C和F同时在喊:不!

  我知道这是疼痛引起的幻觉,确实很疼。

  我扔下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打开水龙头,让水冲在手腕上,看着血和水一起流。

  我猜等警察冲上来的时候,我的血已经流干了。

  时间过得很慢,我开始觉得困,也觉得冷。

  这时候,我似乎看到了F,他一边哭,一边请求我的原谅,真奇怪,应该是他原谅我。

  我的眼睛渐渐模糊,周围的一切开始模糊,F也模糊了。

  模糊之中,C的脸清晰的出现了,C向我伸出手来,我也向他伸出手去,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抬起手了。

  C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两年前他死以后,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如此真切:“和我一起去太空旅行吧。”

  我笑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78852@0)
2001-8-25 -05:00

回到话题: 《魂聚》 -- 献给周末睡不好觉的朋友们。:P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小说故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78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