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凶铃之球鞋(zhuan)

eglington (eglingto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午夜凶铃之球鞋

  我高中是在烟台E中学上的。烟台是个小城市,在地图上看起来显的很远的地方,实际上骑自行车不会超过15分钟。

  我是后来才转到这个学校的,我家以前在外地。来了之后,象大多数的中学生一样,我结识了一批兴趣相投的人。我们常在一起踢球,吃饭,到了谁的生日,也是聚在谁家里或者出去吃喝一顿。

  某一天,好象是放假吧,但是有好象不是寒暑假。记不很清了。反正我们有机会在一个朋友家里为他庆祝生日。他母亲不在,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家属于比较有钱的那种,在当时就有音响,卡拉OK等等相对新鲜的娱乐设备。我们分吃了蛋糕,照了很多照片,抢着唱歌。总之气氛相当的好。

  忽然,主人站起来说,有人在敲门。神情很严峻似的。可是其他人都坚信没有。尽管当时比较乱,但是他家的门铃如果响起来,不可能听不到。大家笑他,他还是坚持去门口看。

  很快他就回来了。那种表情,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忘记。曾经听说过有人因为恐惧而脸变的发白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次,在他脸上,分明是一种惨白的颜色。他不敢看任何人,他的目光与其说实在逃避我们,不如说是在逃避空气中一种超自然的力量。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只是摇头说没事。

  那天的后来,就因为他的郁郁不乐而兴味索然了。

  回家的路上,有人和我同行,她给我讲起有关他的一段往事。

  "他的母亲身体不好,而家里有钱,所以他母亲从不上班。有一天,他在学校的时候,忽然说要回家看看。说心里不好受。于是他趁课间操的时间就去了。

  "说过了,烟台是很小的城,他完全能在下节课开始之前赶回来。事实上,他在家了跟自己的母亲说了几句话,就按时回来了。不过在他下自己家楼的时候,遇见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两个人问他,你认识XXX么?他们问的正是他母亲的名字。他说,在家呀,那是我妈。有什么事吗?两个人说,是同事。来接她。我们就在那边那个楼,202号住。说着随手一指。他急着回学校,于是就让两个客人上楼,自己匆匆的离开了。

  "到了学校,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在当地,202决不是一个普通的号码。在北京等地,很多人都知道。那是----太平间的代名词。然而他仍旧没有在意。

  "等他中午回家的时候,他父亲在家,而他的母亲,已经因为心脏的问题死了。

  "后来存放尸体的地方,那个医院,正好在当时两个来"接"她的人所指的方向上。"

  我听到这里,不尽有些发冷的感觉。鬼使神差的我就把这个和刚才那次"敲门"的事联系起来。到家后我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他,直到听到他的声音,才长出了一口气。

  第二天他没来上学。他在路上,被汽车撞死了。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敲门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也许,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召唤吗?永远没人能回答了。

  最令人吃惊的是,事情没有完。

  一个星期以后,我们中间的另一个人,梦见了他。梦里,那个已经与我们隔世的人,要他去和他踢球。并且指定要穿某双球鞋。上过高中的男孩子都知道,大家的臭球鞋往往是堆在一起的,都懒的去洗,拿到谁的就穿谁的。就在这个梦的第二天,在体育课上他险些从一个很高的地方摔下来。如果不是老师反映快,他的脖子一定已经跌断了。

  后来,他发现自己穿的正是梦里的那双球鞋。

  他回家和自己的妈妈讲了整个的过程。他妈妈吓坏了,最后决定,把那双惹祸的鞋烧掉。同时也烧一双新的球鞋。

  那以后,再也没有关于他的消息了。他的父亲南下去做生意。他家的每个人,就这样从我们的生活中一一消失掉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0505@0)
2001-8-27 -05:00

回到话题: 午夜凶铃之球鞋(zhuan)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