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拿到了LP。现在把这篇文章POST出来

tytang (T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无奈的一代

Subject: 生于70年代

生于70年代是无奈的一代,但不全部涵盖,78年以后出生的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代。你也许不解,无奈何来?正当青年,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有着稳定即便是漂泊也令人羡慕不已的工作和生活,没有经历过文革似的社会动荡,引领着时代的潮流,有着不算低的收入,是社会的中坚力量……)
  
      然而这些都不足以让我们摆脱无奈。
      还没有完全年轻过似乎就已经未老先衰,
      闯深圳下海南的时代我们尚蒙昧无知,
      当我们踌躇满志的时候发现前人没留下多少空白;
      西部大开发也确实激起胸潮澎湃,
      可是让我放弃稳定的工作我也只有歇菜。
  
      当迈出校门的那一刻.com列车驶来,
      少部分持有技术通行证的人顺利登上特快,
      可是现在他们发现后起之秀的“子弹头”比他们更快,
      而我们大部分仍然只能乘搭普快,
      有特权的除外
      他们坐飞机也不奇怪。
  
      经济过热的时候,我们也在学校练过小摊,搞过外卖,
      做过家教,搞过推销,
      那时有一部BP机即便成天不响也让其他人羡慕感慨,
      现在发现师弟师妹们半学期换一次手机脸不红心跳的也不快。
   
      我们并没有引领潮流而已经无法追赶,
      新人类这个名词刚戴上脑袋就发现已经不在,
      新新人类一出现便宣告我们彻底失败,
      我们去泡吧、去蹦的、去上网,
      56K的速度永远没有他们快,
      我们努力保持镇静摸摸不鼓的口袋,
      喝光一箱啤酒,晃晃脑袋,
      可内心里不得不承认他们才是生个好年代;
     
      看着滑板滑车我试试感觉也不坏,
      可是老板撇撇嘴角,
      意味着我年龄已经不小,
      低头看看口袋,
      在花园酒店我给过65块钱的小费,但是现在口袋里只剩下33块,
      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两个礼拜!
      况且这个年纪玩这个会不会被人笑话奇怪,
      想想为了买房子还欠着一屁股债,
      摇摇头算了吧,
      车子那是更遥远的未来;
     
      新潮的衣服我穿上去样子也挺帅,
      想想会被女孩子注意自己也会偷着笑出来,
      可永远只能在试衣间里不敢穿出来,
      我们必须在乎别人的看法这已经无法摆脱,
      潇洒不是装出来的,
      更多的是沉重无奈。
     
      成了家进了围城但发现感情失去的很快,
      因为求学流落在异乡发现那曾经使我们维系在一起的感情不再,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想到这时候体现出来,
     《新婚姻法》只能使离婚的速度更快。
     
      拥有的女人不多,半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是谁你自己明白。
      我们不黄不赌实实在在,
      偶尔有点不乖,
      不能说是坏据说女人最爱。
  
      去过桂林游过九寨,
      去过成都逛过上海,
      头一次坐飞机没掉下来,
      否则可能发一笔意外横财,
      最难忘的还是四川的女孩,
      不过养不起也划不来。
     
      不敢要孩子是害怕她学坏,
      这代表一部分人的心里状态,
      养一个孩子成本太高,
      也承担不来,
      怕她过的太坏会内疚,
      过的太好心里会吃醋不自在,
      会想自己当初怎么没赶上这样的好时代。
      可我还支持着希望工程,
      助养着一个小孩,你说奇怪不奇怪,
      也许只是想证明自己过得还不算坏。
     
      曾经的激情现在也存在,
      在北约轰炸大使馆中美撞机那一刻我们热血涌上来,
      就算现在上战场,我们仍旧眼不眨头不歪,
      哪怕一颗炮弹落下来透过眼镜发现手脚不在;
  
我们爱国我们反对腐败,
      我们面对社会不公总说希望还在,
      但是可悲的是我们也在一点点学乖,
      我们的免疫力不是越来越强而是越来越坏,
      不是圈子里就是圈子外,
     “你是我的人,我存在你才存在”,
      不字出口的时候既意味着被淘汰。
      
      我们不想把这世界征服把他改造
      我们只希望环境越来越好污染越来越少
      我们喝着可乐吃着汉堡
      我们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上快速奔跑
      我们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我们爬起来不哭也不闹
  
      我们读着泰戈尔也看看雪莱,
      相信马克思也不放弃尼采,
      偶尔也翻翻托尔斯泰,
      抬起头才发现王朔活的最自在。
     
      我不敢思考,只怕显露自己的苍白;
      我不愿走路,但不得不停在那里系鞋带;
      我不想呼吸城市里天空永远低沉的雾霭,
      我不想每天挤公共汽车象是集体默哀,
      但一切的一切都是无奈。
      ……
     
      爱人哪爱人,给我一个梦想;
      生活啊生活,给我一个未来;
      蓝天哦蓝天,给我一片云彩;
      我不要从睡梦中醒来……
      30岁就快来!
     
      我们无奈因为我们存在,
      我们的存在实在无奈,
      我们生于70年代。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静坐一隅喝着珠江不是蓝带,
      抽着中华变成了双喜牌;
      千禧之年罗大佑总算到了上海,
      我在广州为你喝彩,
      你要昂着头走过人潮人海。
     
      我发现自己醉了的时候才能释怀,
      我看见你笑了象痞子蔡,
      认为我是缺少“蛋白”,
      其实我自己也不甚明白;
      也许南方的天空太热使我热昏了脑袋,
      我得赶快冲个凉以免浑身不自在,
      梦里飞车飞跃这斑马线时代,
      到了山顶的时候,
      如果星辰月亮还在,
      我要牵着你的手儿诉说情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1398@0)
2001-8-27 -05:00

回到话题: 心情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准备旅程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