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亡,是无天理!--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辞世:中国再无水利专家敢反对三峡工程

guest (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辞世:中国再无水利专家敢反对三峡工程

  【8月28日讯】今天下午3时05分,黄万里先生在他任教50年的清华大学 校医院一间简朴的病房悄然离去——离开了这个他又爱又痛的世界。

  他爱它,是因为在他90年的生命里,他获得了常人难於企及的知识与智慧,享受过真正的爱与被爱;他痛,是因为他满腔的热忱遭冷遇,一身本事被闲置——而他苦难的祖国,他的正遭受专权、腐败与无知荼毒的祖国,多麽需要他的奉献。

  他不要名誉、不要地位、甚至不计较20多年的右派冤案,只要当政者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在自己的业务领域把意见发表出来——从五、六十年代,他在流放改造的工地上等著;八十年代以後,在自己家中逼仄的书房里等著。他一次次投书报刊,没人登载;那就给管事的写信,从学校到政协到人大到国务院到监察部,直到总书记本人——没人理他……或者说,只有一个当权的人物客气地回信致谢——可惜不是他的同胞:前美国总统克林顿。

  他到底要说什麽?敬爱的日理万机的领导该不该听他唠叨?

  1935年,黄万里获得美国康乃尔大学水文科学硕士,1937年,获美国伊利诺依大学工程博士(该校第七名、中国人中第一名该学位获得者),并在田纳西工程实习,任TVA诺利斯坝工务员,比国民政府派员前往见习要早10年。26岁学成回国後,他历任国民政府全国经委水利技正、水利工程师、涪江航道工程处长、水利部视察工程师,甘肃省水利局长兼总工程师;1949年,任东北水利总局顾问1953至今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如今,全
国上下,从科学/工程两院院士、水利系统、黄河长江三门峡三峡建设委员会大小干员,有哪一个能在学历资历上与黄万里一较高低,还不要说他作为科学家的良心、作为公民的责任感。

  他以自己数十年的研究观察,只想提醒当政者别再犯愚蠢的错误:国家浪掷几百几千亿、百万生灵涂炭、大好山河糟蹋。

  这不是危言耸听。他要说的,是万万不可在中国的命脉大河筑高坝。这话他在1957年说, 对於“造床质为泥沙”的黄河,是万不可在三门峡筑坝的——没有人听。不到两年,所有他予警的灾难(潼关淤积、西安水患、移民灾难)一一兑现。今天他又说,以中国的自然地理和经济局面,“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在长江三峡筑高坝)祸国殃民的工程”。这一回,他予警了蓄水後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

  在爱他、敬他、怜他的学生的推动下,在他去世前7天,抢著为他做了九十大寿。在有系领导参加的会上,当然只能说一些北京场面上允许说的话,但赢得最长时间掌声的,则是子女贺词中“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他只说真话,不说假话;只会说真话,不会说假话。”——这究竟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最基本的做人准则,还是共产党治下的中国人最高境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3369@0)
2001-8-29 -05:00

回到话题: 中国不亡,是无天理!--黄炎培之子黄万里辞世:中国再无水利专家敢反对三峡工程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3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