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均永远不会达到美国一样的水准-(转载)何清漣 :可怜江山貧到骨!

starshower (星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何清漣
【大紀元9月1日訊】 美國《國家地理雜志》在創刊百周年紀念特刊的頭條寫道:“人類能夠拯救這 個脆弱的行星嗎?”文字的旁邊是一張水晶般地球的全息照片,當地球傾斜著時, 看起來就像是摔破了。球體的完整形像被授給環保英雄,旁邊的說明則寫著:“我 們的星球就象是托座上的精致水晶球,值得我們做最妥善的照顧。”
地理決定論:有關人与自然關系的思考

秋風乍起的八月,整個新疆熱气騰騰。短短一個月內,共有5個大型招商會議 在烏魯木齊召開。山東、四川、湖南、上海等地的招商代表團聯袂而至,据說已簽 了近兩百個億的投資協議,電視、報紙等媒體上一片歡欣鼓舞之聲。

Advertisement


与新疆各界人士在一起聊天,免不了要談起時下最熱鬧的“西部大開發”這個 話題。談到當前的“熱”時,竟然連他們自己都難以相信這些協議最后會落到實處 。一個在當地頗為活躍的記者私下里說:“每個招商會議來了好几千人,平均每人 最低花費1万元,加起來就有好几億。將這些錢支持新疆也夠了,可能比那些意向 性的協議還更實在。那些意向性協議上承諾的投資,天知道最后能落實多少?”

我于是想起去年在新疆的一次經歷,那是与吐魯番附近一個党校的教師閑聊。 這位教師當時對東西部地區差距表示強烈的不滿,并且舉上海与廣東兩個地區為例 ,認為這兩個地區的人均GDP比新疆高得多,是社會不平等的一种具體表現。我 認為,新疆与上海廣東這兩個地區,由于地理條件所決定的生態資源系統不一樣, 由此決定的發展程度也不會一樣。新疆必須要承認這种先天的差距,走低能源、低 消耗的發展道路。但那位教師不同意我的看法,只是糾纏在結果是否均等這一問題 上。

  部份人怀疑“西部大開發”究竟是否有實效,認為目前實在是有點虛熱,擔心 又出現新一輪泡沫經濟;而另一部份人則認為新疆的發展就是缺錢,只要有大量的 投資注入,新疆就會獲得極大的發展。我理解新疆人民急于拉平地區差距的急迫心 情,但我們必須正視西部地區的資源限制,因為新疆地區缺水是非常明顯的事實。 而任何地區要開發,總得解決水源的問題,否則人將何以存活?至于從去年開始出 現的那個大而無當的“水工程神話”,我一直覺得它与《伊索寓言》里山雀夸口煮 海的故事差不多。隨著對新疆的了解加深,這种關于資源限制的考慮也越來越揮之 不去。我几度從烏魯木齊市出發去那些或遠或近的旅游景點,一路上總能看到一排 排已經死去了的枯黃的白楊樹,据說這种防護林工程就是因缺水而難以見效,栽种 的樹成活率不高。自從1984年中國政府開始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以來,最 先啟動的是“三北”防護林工程。据當時見諸于報紙的各种報導,防護林工程啟動 以后,多年來困擾著北京的風沙開始減緩,揚沙日、浮塵日、沙塵暴日都大幅度下 降。但是,荒漠化并不是一种荒漠的“入侵”,而是由于生態破坏造成的國土整體 “退化”,因此效用十分有限,北京的“后院”內蒙古和全國荒漠化趨勢仍繼續惡 化。于是政府只好再擴大防線,開始建設太行山防護林,長江中上游防護林、農田 防護林、沿海防護林等等,一共构造了“五大防護林體系”,全部進入當今世界規 模最大的八項生態保護工程之列。但這邊种樹,那邊又在砍樹,從全國總體情況看 ,陷入了“局部治理,整體惡化”的惡性循環。

西部大開發就是在這個荒漠化日益嚴重的區域進行,讓人不由得擔心西部地區 已相當脆弱的生態環境的承載力。這一懮慮不是始自今日,從寫《人口:中國的懸 劍》一書開始,我就認定一個事實:人的生存,必須要受生態資源的制約。那种由 自稱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提出來的“人定胜天”的思想,實在是种完全徹底的唯心論 。

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么有些社會發展得好些?為什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7151@0)
2001-9-1 -05:00

回到话题: 中国人均永远不会达到美国一样的水准-(转载)何清漣 :可怜江山貧到骨!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7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