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 我家

970228 (Lind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惊叹这冬雪的神奇,更赞美那雪花的沉稳和坚毅:飘洒而下的虽然只是片片娇小脆弱的花瓣,却有着千军万马也抵挡不住的神威,这是何等的天功!我心中一边感慨,一边使足力气一铲一铲地扫除着门前和车道上那厚厚的积雪,不一会儿就精疲力尽了。推门入室,映入眼帘的那棵早已装扮得五彩缤纷的圣诞树好似又给我打了一支兴奋剂,顾不得除去衣帽,我直奔楼上女儿的卧室,告诉她将会有一个白色的圣诞节了,女儿自然高兴得手舞足蹈。吃过早餐,看着女儿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那银色世界中,我的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

四年前,丈夫,女儿和我带着几个大箱子来到多伦多。一落地就被这冰天雪地给镇住了,只有生性爱雪的女儿高兴得在雪地上直打滚。在朋友家借住了一个星期后,我们搬到多市西边的一栋大楼里。那是一个很宽大的一室一厅,几口大箱子加上朋友送的两个床垫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回想在国内家室虽小,却也无所不有,坐在这四壁空空的地板上,心中也空荡荡的。真的没有想哭,可眼泪却悄悄地流淌下来。我一骨碌爬起来打开箱子,翻出临行前朋友赠送的两幅画并将之挂在墙上,一幅是傲雪的红梅,一幅是挺拔的翠竹。这下心里踏实了许多,屋里也立马有了一点“家”的气氛。的确,这就是我们在异国他乡的第一个家。我们在这个家里呆了半年,那是我们最难熬的日子:语言不通,没有华人交流;专业不好,还赶上经济低谷,仨月也没找到工打,哪怕是洗碗工也不让你干,谓之你没有加拿大洗碗经验。天无绝人之路,一个朋友介绍先生去给人搬家。一趟活儿干下来就累得起不来床。从前在北京一家大医院里做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的我,一边给这位过去坐机关的工程师按摩,一边劝他:你哪里是干搬家的料,别去了。他歇了一天,再去干活时却是替人家抬钢琴!他是怎样挺下来的我不知道,可他挑起了全家的生活重担,而且一干就是四年。尽管他后来很快又找到了别的工,可对搬家却情有独钟,常常用业余时间去搬家。他们大凡是为华人搬家,而且多是从租住的楼房搬到新买下的房子,或是从小房子搬到大房子。用先生的话说:看到华人的生活这样蒸蒸日上,咱就打心里感到自豪。尽管我们当时的处境还很惨,但他从这搬家之中找到了极大的乐趣,觉得这日子有盼头。

就是凭着这“雪花”的坚韧精神,我们硬是咬着牙关一点一点地去拼搏。在过去的四年中,我们很少有过休息日,先生和我都同时打好几份工,没白天没黑夜地干。可怜的女儿不仅常常独自在家,还要为我们分担一些家务,这样的逆境培养出她很强的自立,自强精神。小学毕业典礼上,当校长亲手为她颁发全校唯一的最高奖---安省校长奖时,全场掌声雷动,大家四下寻找那幸运儿的父母,女儿轻声地说,你们不用找了,他们都在做工呢。 很多人为之遗憾,说你们真的该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看看她是多麽的值得你们骄傲。还是女儿最了解我们,她说没事儿的,到中学毕业是爸妈一定会去。我知道她没讲的话是,那时我也会这样棒。

就是凭着这“雪花”的沉稳劲头,我们硬是从牙缝里一点一点地去积攒。先是连借带贷买下一个小的“柏文”,今年夏天又换了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其目的是办一个新移民接待站。因为我们来自中华北京,所以取名为京华接待。因为我们有过颠沛流离的痛苦,深知家对新移民的意义,所以我们的宗旨是给“新移民一个温馨的家”。为了这个家,我们一反几年来很少添置新家当的习惯,购置了全套全新的卧具,房间里都配有彩电,加上新装修的房间,拿朋友的话说,还真有点儿星级宾馆的意思。在短短的几个月中,我们已迎来了近百名佳宾。他们一进这个家门就感到那浓浓的亲情,哪怕在半夜里到来,也会有一碗热粥为之解除旅途疲乏。各种有关资料为新移民办理有关手续,联系学英文和找工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先生租赁的一部崭新的七座轿车,既方便了机场接送,还用作小型搬家。更重要的是我们总是将一直鼓舞着自已的这种“雪花”精神分享给新移民,希望他们能尽快地在异国的艰苦创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雪花还在静静地飘洒,我们在加国的事业也才起步。我已回来专职打理这个家,先生仍每天在外熬更上夜班。这不,刚刚进门的他打断了我的沉思。我迎上前去,倚在他怀里动情地说,我爱雪花,我爱我家。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730@0)
2001-1-10 -05:00

回到话题: 雪花, 我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美文转贴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