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通知怎么也不来,不想了,给大家转载一篇文章.

sargee (Sar)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经历裁员使我对西方有了直接的感受


说到这次裁员,先从我应聘时谈起。我在一个小公司干了 3 个月时,
在 Nortel 工作的同学推荐了我。那时 Nortel 的股票还是 120 元,
这还是在 5 月拆分之后的价格,所以经济形式“一片大好”,他们
就大肆招人,求“人”若渴。公司员工内部推荐一个人至少可得
3000 USD,紧急缺人的职位可得 7500 USD。公司里负责招聘的人更
是使出浑身解术,光网络部举行庆祝 Party,规定参加的人必须出据
他/她所认识的人中最有能力的人的简历,我的简历就首先成了我的
同学的门票。不久,就收到 Nortel 人事部的电子邮件,邀请我参加
一个在 Nortel 举行的招聘会,我在多伦多时参加过几次招聘会,觉
得意思不大,也没有太在意。谁知,几小时后 Nortel 方面打电话来
确认我参加与否,我才认识到这不是一般双方都碰运气的招聘会,我
赶忙答应去。接着我同学打电话来说他对他的 Manager 讲了我的情
况,他的 Manager 如获至宝,还让他别告诉别的 manager,以免被
抢跑。他还介绍说,他们推荐的简历被放到网上后,如果有manager
对你有兴趣,你就会被邀请。显然邀请我的并不是他的 manager,一
定是别的 manager 对我有兴趣。

面试的地点在 Nortel 的一个餐厅,所以还提供了饮料和食物, 有约
50 人被邀请来。我进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和 manager 们谈着。
当我刚刚从接待人员的桌子上拿起我的名牌,在旁边的几个 manager
模样的人就紧紧地盯着看。果然,我还没有别好牌子,就有一个留
大胡子,基本光头的人冲上来叫我的英文名字,他就是我同学的
manager。接着,在我匆匆介绍完我以前的工作后,“大胡子”就急
着介绍他们部门的工作,讲 Nortel 的好处,股票在过去的 2 年涨
了六倍等等。总之,可以看出他是在努力的希望我对他们部门感兴趣
。我不想“鸡飞蛋打”,想先拿下一个再说,就说我有兴趣。他立即
问我第二天能否来一下,我说最近比较忙。他立即说等他一下,就去
找人力资源部的人了。我趁此机会拿了点吃的,并带好牌子站在一边
,希望有别的 manager 来找我。一会,他带了一个人力资源部的人
来,说已经决定给我 offer 了,我只好假装惊喜的样子。人力资源
部的人(recruiter) 兴奋地告诉我工资,stock option, 签字费等,
并很诧异我为什么没有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可兴
奋的,一是这个工作得的太容易了,没有了久旱逢甘露的刺激的感觉
;二是工资和签字费都不比我心中期望的高,只怪我要价时说了我在
linmor 的工资,没有咬牙要高些, stock option 的确给我不少,
后来我听说的新进的人还没有比我多的;最主要的是,我还没有机会
和本来请我来的 manager 或 managers 谈呢,还不知道他们提供的
职位是否有趣。

我就用表示接受来回答了他们殷切的眼神。道谢,告别后,我就在一
旁吃东西,希望原来对我有兴趣的 manager 看到了来和我谈。但他
们大都兴致勃勃的和别人谈着。而“大胡子”和 recruiter 在周围
转来转去,偶尔向我这里瞟一眼,仿佛说:你已经归我们了。待了一
些,没人理我就只好回家了。后来想起,我当时找接待员问问就知道
是谁邀请我了。可惜,面试前只准备了技术等问题,结果用不上,没
有仔细想谈工资,多找几个职位的问题,结果就匆匆定下了。后来,
的确听说有人有几个 manager 要结果得到的很高的工资,象拍卖似
的,不过不是在这次招聘会上。

这次面试是在 9 月上旬, Nortel 的股票还是 120 元。从这次经历
你可以看出 Nortel 那时多么猛的招人,虽然我自任完全有资格到
Nortel 工作,但这次给人以混进去的感觉。

上班是 9 月下旬了。组里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大胡子”manager
是罗马尼亚来的,在 Nortel 已经工作 8 年了,后来,才发现,他
并不总是“大胡子”,是等长长了剃一茬,然后在等长长;一个母语
是法语的加拿大人,不过他的英语除了发音没有一点问题;一个讲纯
正北美英语的加拿大人,在组里属于少数民族了;一个有一点中国血
统的东南亚人,但他的英语非常流利;一个俄罗斯的女孩,将一口流
利的“俄罗斯英语”,她的长相和活泼的性格绝对给人以女孩的感觉
,可她竟然已经有一个 9 岁的女儿了;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好象
是梨巴嫩来的穆斯林,也是秃顶和大胡子,虽是新毕业的,但也是已
经有孩子了;其余的就是我的同学、一个入已经入加拿大籍的中国女
孩 L 和我了,我们成了组里最大的民族了。


头两个月都是培训和待在自己的电脑前发呆或上中文网。每周都去在
Nortel 内部的场子打羽毛球和乒乓球,当然是免费,可恶的是对家
属不免费,害得我太太白跑了一趟,当天晚上,我自然倒霉了;平时
工作时发闷了就去和同学在楼里的台球桌一绝高低,这些台球桌比国
内街头 1 元一次的强多了;周五下午经常有公司出钱的在餐厅的免
费吃喝,美其名曰 TGIF (Thank God, It's Friday),自然周五下午
大家也不怎么上班了;组里出钱让我上的英语班也是每周一的下午工
作时间 3 个小时;每周例会的时候,大家往往要讨论下次聚餐到哪
个餐厅去,钱自然是组里出,不会象在小公司时,有人离开的告别宴
也要参加的人自己出钱,结果在 Nortel 我参与吃了一次倒霉的希腊
餐;培训都是 8:30 到 12:30, 10:00 中间休息的时候提供饮料和
糕点,由于爱睡懒觉,我经常 10:00 才去培训教室,就拿免费的饮
料和糕点当早饭了,不过我只是吃一块面包和一听可乐,没有把别人
的吃了。我太太几次对我说:有一天你会回来说,你已经因为总迟到
早退被开除了。我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也打印了不少资料在看
,为此, manager 还几次在百忙之中来问我是否觉得看资料很
boring,希望我快乐。嗨! Nortel 不是共产主义,也是社会主义的
高级阶段了。

可是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在大家沉浸在轻松和快来之中的时候,
危机来临了。

10 月初 Nortel 的股票还在 100 左右,虽然跌了不少,但似乎也是
正常的波动,有人考虑是否是买进的时候了。毕竟,前些日子网络股
暴跌,接着 CA, Apple 等都有近 50 %的跌幅。使科技股遭到重创
, Nortel 受到影响是正常的。但 Nortel 是实实在在的电信设备的
供应商,不想那些网络概念股,大都是在炒做概念。基于这种想法,
没有人对 Nortel 的动摇信心,大家继续 celebration 和猴急一样
的招人。

可是,就在 10 月 24 日, L 突然来告诉我, Nortel 的股票从 $
95 一下子跌到 $75 了。这下子,我吃惊不小,上网一看,原因又是
和许多大公司突然暴跌类似的理由:增长不如预期。第三季度光网络
增长不如预期,专家本来预计 Nortel 的光网络会比去年同期增长
150 %, 而实际的增长只有 90 % 多。 Nortel 的专长是光网络,也
是全球最大的光网络设备供应商(Lucent 第二),所以,虽然无线产
品有很好的增长,仍无法阻止大家打压的决心。结果,原来还在嘲笑
网络股的人自己也挨了一棍子。 Nortel 所在的多伦多股市 TSE 自
然也跟着暴跌,最直接收影响的是光网络和器件公司, Nortel 最大
的光器件供应商 JDS最先倒霉。Nortel 所在美国的纽约股市也受影
响而下跌,连远在万里之遥的东京股市也受到影响。


这天中午吃饭,大家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有人说前些日子 Lucent 跌
了 30 %, Nortel 至少也得跟着跌 30 %, 所以还没有跌够。有人透
露他的朋友本来今天来面试的,结果被通知取消了。这个消息似乎预
示这什么,但大家还没有敢往那里想。

我的 option 的价格被定在 10 月 26 日的平均价格 68 元。比起比
我早来两个多月的人的 stock option 价格 118 元是好不少了。

接下去的日子, Nortel 是振荡下跌,起起伏伏,曾一度到 49 元,
后来由于 Nortel 新和 teleglobe 签了一个 4 亿美元的单,而逆势
上涨,回了 60 多元。可是倒霉的美国总统又不和时宜的难产了,使
美国股市一边惨淡, Nortel 自然也不能独擅其身,又跌落到 52 元
。结果,自己也跌至 20 元下的AT&T 采用了Nortel 的 3G 作为他们
的数据无线核心网络,使 Nortel 今天收盘时猛冲到 57 元。

这期间,大家的心也逐渐开始冷却,开始讨论公司可能裁员的问题。
说去年 Nortel 到 50 多的时候就大幅裁员了。zhang 那时的经理在
会上对他们说:不用担心,我们组不会裁员等。结果,经理自己先被
裁了。不过上次被裁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因为被裁的人有很高的
package,约 3 个月的工资加万吧快钱。有人刚来培训了几个月就被
裁了,钱自然是白捡了。去年, Newbridge 跌到 20 多元,裁了不
少人,可幸好被 Alcatel 收购了,股票涨到100 多,留下的人都发
了财。接着,谣言四起,有人说无线有部门关闭,裁了 200 人,有
人说 Newbridge 今年又裁了 600 人等等。总之,裁员 10%似乎很
象真的。大家也是似信非信。

唯恐天下不乱的评论家们自然又要议论了,在电信股也随网络股纷纷
暴跌的情况下,大家开始怀疑电信的热度是不是该象网络概念股一样
降温了,原来,所以的专家都说 internet 的发展和增长将继续以超
乎人们预料的速度增长,由此从上层的 e-bussness 到下层的光纤设
备,3G 等都会高速增长,事实上也是高速增长了,关键问题是能否
保持高速下去。有专家说光网络设备的制造商过于推动电信或网络的
运营商去投资网络设备,而当电信或网络的运营商无法推动消费者的
时候,他们就会减缓投资网络建设的费用,使网络设备的制造商受到
冲击。总之是由于原来的发展过快,现在要降温了。美国经济也是相
同的情况,“幸运”的克林顿领导了美国 8 年高速的增长,而这一
次高速增长的火车头是网络等高技术,这其中有大量的泡沫的成分,
所以随着泡沫的破灭,美国经济必然降温,甚至出现危机。大量的评
论都对美国的经济发展忧心忡忡。巧的是下一届“倒霉”总统是谁又
决定不出,更使投资者没有了信心,股市就可想而知, NASDAQ 接连
的创 2 年的新低。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 Nortel 也要开始动作了。首先,各组的会议上
都传达了砍掉除 TGIF 外的所有吃喝,不但组里和大部门的各种庆祝
取消了,连培训中间的饮料和糕点也没有了。花钱的培训都推后,原
来依存于 Nortel 的一大批小咨询,培训公司要倒霉了。招人就基本
上别想了,不过,名义上有些紧急缺人的部门还可以招,不过我觉得
是在俨人耳目,安抚人心。我也真不知道,砍掉一点吃喝能省几个钱
,现在裁了人花了这么多钱,将来形势好了,再招回来又要花多少钱


我们部门的裁员发生在上个周四,我还是 10 点到培训教室,发现已
经没有糕点了。 12:30 去吃饭,和一个朋友聊到 1:30,一回到我的
桌了,有 8 个 email, 3 个留言和一个潦草的纸条。我匆匆的查了
email 和留言, manager 有一封发自周三晚上的邮件,说请假 2 天
。再看纸条,是让我回来后找他一趟,查了落款,发现是 manager
的 boss, Sr. manager 留的。我一下了有些慌了,急忙找同事,他
们都不在。我想,没有大事 Sr. manager 绝不会找我的,而目前最
可能发生的事就是裁员了。而我似乎是组里最适合裁掉的人,刚来了
2 个月,还没有开始干活,而别人的资格都比我老。但想想也不一
定,因为我还没干活就裁掉,他们不是太亏了,我混了两个月就得到
大半年的工资,不是挺赚?况且,昨天的部门会上, manager 还给
我分配了第一个活。而且,不论是我的实际能力,还是简历上吹的,
都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在任何我离开的公司,我的 manager 都尽力
挽留和对我最终离开很失望,而且,我确信那不是装出来的。目前这
个工作,只是我还没有机会证明自己。可是,Sr. manager 为什么单
独找我呢?所以我还是有些不安。显然,manager 请假两天是想躲避
什么事。我到 sr. manager 的办公室找了几次,人都不在。最后一
次终于找到了。

Sr. manager 一看就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虽然有些头发已经白了,
但还是很有活力。他讲一口标准的北美英语,显然是加拿大或者美国
人。 Nortel 的员工虽然有点象联合国,各种肤色,各种人种都有,
女性也不少,但是到了高层就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白人男性了。他先对
我来 Nortel 表示欢迎,这似乎有点晚,但好象预示着我不会被裁员
,谁会先欢迎你,紧接着就让你滚蛋呢?然后,他就告诉我 XX 和
Nortel 的雇佣关系结束了,是那个俄罗斯女孩。我当然表示吃惊,
虽然我不对裁人这一举动吃惊,但我对俄罗斯女孩被裁员或解雇表示
吃惊。她绝对胜任她的工作,而且性格活泼,为人热心。怎么会是她
呢?他又说这个部门是很需要的部门,虽然有了变化(裁人),但会继
续保留下去,希望我们安心工作等等。我说:我的第一反应是,幸亏
被裁的不是我。接着讲了我目前的状况等等,就出来了。

后来,见到其他同事,他们都对此事表示吃惊和害怕。而 XX 之所以
被选中,最可能的原因是她的活儿被取消了,本来应该转到其他活儿
上,结果可能上面要求裁员名额,只有舍弃她了。我相信对于
manager 来说,这时一个很困难的决定。同事告诉我,早晨 9 点的
时候,她还参加会议,有说有笑。 10:00 当时在的人(当然除了她自
己) 都被Sr. manager 招集,告知消息并进行安抚,而此后再不见她
的踪影了。后来,她打电话让一位同事向我们转达了告别并祝我们好
运。我同事说她似乎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只是很吃惊。我想,估计
Nortel 给予的补偿可能还比较令人满意,而她也不用发愁找不到工
作。反而对我们这些留下的人是一个很大的震动和打击,谁知道哪天
不会轮到我们自己,而且一切来的让你没有丝毫准备,而且不是因为
你的能力等问题。这和几个月前的形势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啊!
我以前见到几次庆祝某某在 Nortel 工作 20 年甚至更长时间,然后
退休的海报,我想,能经历这么多次的裁员而留下了 20 多年,一定
是稀有动物了,应该庆祝。我显然做不到,它不"炒"我,我有一天也
会"炒"了它的。

后来,我们听到一些消息,有人被裁员后,还要到一个地方培训,算
是 Nortel 的最后一点 benefit 了。而去参加培训的人,每天都在
增加。这无法说明每天有多少人被裁掉,但可以说明 Nortel 是在“
暗度陈仓”,偷偷摸摸地裁员,防止引起恐慌。虽然裁员在西方是很
普遍的现象,似乎大部分人都会经历,而许多公司几乎每年都会裁员
,但是裁员仍然是大部分人的心头病,是很可怕的事情,甚至连被裁
后自杀的都有。这和老外的消费习惯有关系,他们总是借钱享受生活
,一旦被裁,汽车房子就供不起了,只好卖掉,能不痛心吗?


在短短的 2 个多月里经历了 Nortel 的“繁荣”和“衰败”使我对
西方有了直接的感受。

作者对经济和股票并无研究,文中完全是猜测和“道听”来的,不必
认真。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8888@0)
2000-12-20 -05:00

回到话题: 面试通知怎么也不来,不想了,给大家转载一篇文章.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加国之约移民留学申请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