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路考的故事——提高篇,给在温哥华准备考五级驾照的朋友们

relaxing (闲人一个)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考场:温哥华RICHMOND驾照办公室附近

考前练习:

和 Thomas Liu 教练练习四次,每次两个小时,每次间隔两周,主要是熟悉考试路线及改正不规范的技术动作,计有:

1. 左转弯等待时离路口中心点太近,影响对向左转弯车辆。方向盘和车轮不正,如果被后面的车追尾将被顶到对面而来的滚滚车流中,发生对撞。
2. SHOULDER CHECK 没有做,因为以前没有这个习惯。
3. 跟车距离太近,不符合两秒的规定,遇红灯停车时没有看到前方的车轮(太近)。
4. 学习三点调头,HARZARD PRECEPTION。
5. 过路口时没有左右观察。
6. 其它毛病难以尽数。

在和教练练习之后,我及时改正自己的毛病,尽量养成好的驾驶习惯。同时有空就到考试路线上独自练习,回忆考试路线,观察每个路口特点:哪个是对向的左转专用道,路口有无特别说明标志(比如铁路前停止线及警告牌),限速区域(30, 50 还是 60, 高速公路入口限速距离等等)。独自练习一共进行了八次,在早中晚不同时间段(以便体验不同的交通流量对驾驶的影响),做到开到每个路口就知道应该注意些什么。

实践证明这些努力都没有白费,如果不熟悉考试路线,通过的可能性非常小。举个例子:在路口右转弯以后,有的路是有自己的专用道,不影响同向车流,而有的路是插入别人的车道中,如果不事先知道到时候肯定手忙脚乱,即使情况应付过去了,加速减速不好都是要扣分的。

第一场考试

考试终于开始了,是一天的下午三点半,考官是一个白人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有点象 Bay Watch 里面的一个家伙。人吊儿浪荡的,上车以后一声“走吧”,考试就算开始了,所有介绍全免。

一出考场,第一个路口是绿灯,按照教练教的路线,应该右转弯,结果考官没有发命令,我正犹豫怎么回事呢,绿灯变黄了,这时车离路口大概三米,速度不快,我正准备停下来,忽然想起如果这时候急刹车会被被扣分的,所以决定保持速度冲过去。结果考官就说了,你是不是应该停下来?答案我已经想好了:不能够安全地停下来,所以只能保持速度过去。考官也没有说什么。

然后我发现考官考的路线和教练教的完全不一样,后来教练告诉我他考的是旧路线,现在很少有考官跑了,教练教的是新路线。虽然这条旧路线从来没有走过,我有点晕,不过基本功还是有的,没有犯任何错误,到二十分钟上我的错误记录上还是雪白雪白的。

快到一个路口的时候,我发现这条车道是左转弯专用道,考官既然没有发命令换道,只能接着走进去,然后考官还是没有发命令是否左拐,可这时我得决定是否打左转弯灯了,所以我问:“是否在这里左拐弯?”
考官斜眼看着我说:“你说呢?”
我说:“既然我没有接到换道指示,我只能沿着这条道进入左拐弯道。”
考官说:“你向前开还用我提醒你吗?”
我一想:坏了,走错道了,既然考官没有发左拐弯指示,我应该自己换道到直行专用道上去,继续直行,现在已经在左转弯专用道上了,不可能再并到直行道上了。

拐过弯去,我又问考官:“我是否可以调头回去继续直行?”
考官说:“既然你已经转过来了,就接着走吧。”
我想:坏了,已经FAIL了,现在就是随便跑跑回去交差了。

其实后来教练告诉我,我走的是对的,我正是在考试路线上,可考官给我的印象就是走错了,下面的考试已经没有意义了。于是,我终于中了埋伏:提醒大家考官可能会通过指出你的错误来给你干扰,让你方寸大乱,动作走形。经典的例子就是在一个FOUR WAY STOP前面让你说HARZARD PRECEPTION,让你转移注意力,很可能没有注意到各个车到路口的顺序,如果没有按顺序走,你就悬了(先走后走都不对)。所以无论考官如何说你不对,不要怕,不要心慌,记住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坚持完成考试,如果因为心慌FAIL了,就是中了他们的干扰了。

然后上高速公路,我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FAIL了?”考官说:“你就开吧。”我至此方寸已乱,心想:“嗯,肯定是FAIL了,考官不敢说,怕我和他在高速公路上同归于尽。”从高速公路上下来赶上堵车,考官又指点我绕小胡同,这更加深了我已经FAIL了的印象:考试路线已经不重要了。

一路无事,我还是按照规矩开,没有犯任何大错误。唯一的一个错误是在过一个路口直行时的时候没有观察仔细,开出路口后发现侧面的车车速太快冲将过来,踩了一脚急刹车,好在没有堵住路口。不过在心里还是嘀咕:我到底FAIL没有?

等快回考场的时候,在一个路口左拐弯,我在路口中间等,结果灯变黄了我没有看见,被考官踩了一脚油门冲了过去,事后分析原因有几个:

1. 我是没有练习好,没有养成及时观察交通灯变黄的习惯。这种事情在教练教我时出过。
2. 路口那辆车正好是个危险司机,在接近路口的时候在白线上换线,我正想这个司机可是够危险的,结果没有观察到交通灯变黄。

开过去以后,我想这回彻底完了,回去以后可怎么交代啊?结果考官让我在下一个路口左拐弯没有执行(忘了),干脆就直接开回驾照办公室了。

到了办公室停车场,考官说:“你FAIL了知道吗?”
我说:“我知道我早就FAIL了,在那个左转弯的时候。”
考官说:“那会儿你没有FAIL,是那个黄灯左拐弯我TAKE CONROL的时候你FAIL了,因为你将会阻碍路口的交通。”
我尻!我心里这个生气呀。可是没有办法是自己犯了错误,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考官开车门扬长而去。

至此第一场考试结束,以我失败而告终:考官TAKE CONTROL就一定是FAIL。

事后和Thomas Liu 教练开诸葛亮会总结经验:

1. 黄灯左拐弯以后多练习。
2. 考试时要有信心,犯一点错误不要老惦记,坚持专心把考试考完。
3. 因为精神高度紧张,考试的后半个小时更容易因为疲劳犯错误。

第二场考试

若干天以后的一个早晨,我卷土重来。这回是一个中国人考官,个子不高矮胖子型,做事中规中矩:考试前检查灯光雨刮手势,上车后介绍情况。战斗重新开始

这回终于考的是新路线,我如鱼得水,小心翼翼驾驶:左拐弯,右拐弯,并线,三点调头,PLAY GROUND,也赶上路上车不多,没有犯大错误。HARZARD PRECEPTION也没事。

终于回到了驾照办公室的停车场:倒车,P档,手刹,关发动机一气呵成。扭头看考官,他正在沉思:“WELL, 你闯了个红灯知道不知道?”
啊????!!!!
“哪里?!哪一个?!不会吧?!”
“就是一个左拐弯时,对面有个卡车,你没有看见红灯直接拐了。”

我当时万念俱灰,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在愣神之际,只见考官他哈哈大笑,说:“你通过了!!恭喜你,刚才是玩笑!”
“真的?我真的通过了?没有骗我?”
考官把错误记录伸过来:“你看,我已经标上你通过了!”
考试结束,我犹如还在梦中:我通过了?真的?

事后检查考官给我的错误记录TEST RESULTS:左转弯一次:C1,。右转弯三次:A1两次,B1一次。过路口,没有错误。一般驾驶:C1两次,C4一次。HARZARD RPECEPTION没有漏网之鱼。(如果你考过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考过,赶紧找份别人的看看,知道考试的评分标准很重要。)HARZARD PRECEPTION已经有无数人在《温哥华留言版》上贴了,我也是在这里学的,只想补充一个:FOLLOWING TRAFFIC。

这场考试终于以我擒得CLASS 5驾照而告终。

补记:

总之考试的考官是一帮吹毛求疵的家伙,可能很多爱释放干扰,一定要心理素质过硬。你多FAIL一次,ICBC就多挣50块。唯一的办法就是练习练习再练习,争取一点错误没有,让考官乖乖地把驾照给你。还有,考官一天八小时里,有七个半小时是陪考试人在马路上乱转,眼睛已经比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不次,我犯的唯一的几个小错误都一一被逮住,所以唯一办法就是追求一个错误都不犯。

不过,练习的目的不完全是为了考试,培养好的驾驶习惯是终身受用的事情。今天早晨我开车出门,到一个路口,因为天非常早,几个方向几百米之内别说行人汽车,连个鬼都没有。于是我暗暗对自己说:“终于有五级驾照了,到路口不用SHOULDER CHECK了,反正这里也没有情况。”正想着呢,鬼就来了:到了路口,自己的脑袋不由自主地就转了过来,温柔地瞟了一眼盲点。习惯的力量就是这么大!

现在为了这个驾照,我已经花了:

1. 时间大概是50个小时,包括看书学交规,考笔试,和教练练习,自己在考试路线上练习。价值:无价
2. 交规考试一次:$15
3. 驾照翻译:20
4. 买考试的书(TUNEUP):5
5. 雇教练:四次八个小时一共200
6. 自己练习时的汽油费:40
7. ICBC路考费两次:100
8. 租教练的车考试两次:100
9. 其它费用:50
10.五级驾照费:17

一共:547加元。

Thomas Liu 是个好教练,跟他练没错。不过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自己的练习才是真正重要的,教练指出什么错误,一定要自己在以后的练习中改进。只凭和教练练习的那几个小时是远远不够的。

也祝大家心想事成,拿到五级驾照以后更要小心开车——来之不易的驾照啊,可别让警察给吊销喽。要是出了人身伤亡的事故,那就更不好了。

马达一响
集中思想
遵守交规
万寿无疆

〈全文完〉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1741@0)
2001-9-6 -05:00

回到话题: 温哥华路考的故事——提高篇,给在温哥华准备考五级驾照的朋友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家园爱车一族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