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最亲爱的姐姐

chineseapple (雯雯)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生日快到了。刚才大姐打来电话:”今年只有你自己过了,一定要定做一个蛋糕,写上你的名字……“那端传来强抑的哽咽……

大姐,亲爱的大姐,为什么我总是这样牵动着你的心,让你担忧,让你挂念,让你绵绵不断地奉献,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恨自己,如果没有我,你的世界本该是更美好的。

妈妈去世的时候,我14岁,大姐26岁,牵着我的手跪在病床前,妈妈那时其实已经仙去,却迟迟不肯闭上眼睛,大姐哭着说:妈妈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妹,于是——也许真的有灵魂在,妈妈的眼睛合上了。
但是,就是这一句承诺,让大姐开始了艰难的抉择。

那时,大姐大学毕业在上海已工作了3年,也有一个很相爱的男朋友,双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妈妈去世后,大姐先是请了3个月假在家照顾我和爸爸,主要是我,因为我经常会从梦里哭醒,只有大姐的抚慰才能让我重新入睡。每天,大姐必会和那个姓陆的大哥哥通话,说什么谁都不知道,只是每次挂上电话的时候大姐的眼圈总是红的。

我放暑假了,大姐说,带你去上海玩吧。上海真的很好,好玩的地方多,尤其喜欢傍晚的黄埔江畔。大姐和陆哥哥开始带我去拜访一些校长,老师,其实我也挺喜欢在这里上学的,因此我表现很好,凡是需要我回答的问题都是对答如流,但是,最后,我从大姐他们眼里读到的还是失望。

后来,他们吵架了,我感觉到好像是因为我,我不知所措,拒绝吃饭,大姐哭着抱住我:乖,我们回家吧。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大姐一直默默地对着窗外,繁华的街景,嘈杂的人群,不断闪过……
候车室里,陆哥哥找到了我们,走时大姐没有告诉他,他们没有说话,随着人流进到站台,突然,他们几乎是同时抱住了对方……

真的,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后来辗转听说,陆哥哥是家里的独子,父母怎么也不同意他和大姐到济南,甚至以死相胁。
但是,从此,上海给我的感觉就变得很无情,很冷漠,让我不敢去走近它。高考前,学校保送我去同济,大家都很开心,尤其是爸爸,因为他是搞建筑的很希望我继承衣钵,但是我死活不肯去,以致被取消了保送资格,结果考了个很不理想的学校,念了一个很不喜欢的专业。

一直到我上了大二,大姐才同意交个男朋友,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大姐夫,那时大姐已经31岁了。
即使是已为人妻已为人母,大姐依然保持着一个习惯:每月发工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去买个礼物。

现在,大姐生活得也幸福,大姐夫人很好,很疼她,对我们也很好。但是,我总是不能释怀,我欠大姐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3434@0)
2001-9-7 -05:00

回到话题: 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最亲爱的姐姐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3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