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日记5)

yellow (yellow)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00-12-22 据说外面很冷

这是圣诞节的最后一个周末,我也是从这天开始要上夜班了,从来没有上过夜班,即使是在中国,不知道到底会如何?会不会遇到别人打劫之类的,哈哈!

刚刚房东的儿子借来了电影带,是<Chicken Run>,动画片,特别逗,现在他们正在看<Mission Impossible 2>, 一来已经看过,二来马上要准备一下去上班了,我带了2本书去,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看,管他呢!

另外,非常感谢在网上的朋友对我写日记的鼓励,在Rolia.com上也看到过很多人写得到加拿大的日记,但通常都是以介绍这里的情况为主,象房子、工作、生活等等,类似于总结性的,我想写的是那种纯粹的日记形式的,不能保证每天写,但只要有空,就写几句,包不准以后没出息,有人看中,会出版之类的,嘻嘻!更重要的是,当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年以后,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纪念。


2000-12-23 冷

昨天到今天早上,上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夜班,说实话,还真有一点担心会不会友人打劫之类的。一夜无话,只是有点累而已。

昨晚在去的路上正好开始下雪,外面风也比较大,我站在汽车站边上的一个店里等汽车,有暖气,一个人,有点寂寞。(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多伦多后,我用寂寞这个词的频率是成倍的增长。)

我一个人站在店里,透过一人高的玻璃向外看,看雪,路灯下的雪显得特别的清晰,随风飘着,看着那寂寞的雪骄傲的飘着,耳边听着收音机里的悠扬的圣诞音乐,刹那间的雪让我产生了刹那间的感动,让我首先想起了“买火柴的小女孩”,让我以为我自己在做梦,让我绞尽脑汁想找些文学词句,或者是一个字来描述那西门吹雪剑下的血。那是我才恨我自己没有文学修养,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说她。

后来我想到了,那是“舞”,那是“只应文章有、生活哪得见”的舞,那是带着三分寂寞、三分孤傲、三分惊艳和一分不可一世的舞,路灯下,她舞的那么孤独、又那么的享受孤独。那奋不顾身的随风飞扬,把我又不知不觉带回了那片让我魂萦梦牵的老家。

加拿大的圣诞节,让我想起了家!

2000-12-25 雪白、阳光的圣诞节

终于到了圣诞节,祝愿天下太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 加拿大的雪
没想到短短的2天,让我经历的不同的雪。

12/22晚上的是“舞”,12/23日出门的时候,还在下雪,很细很密,踩着“嘎之嘎之”作响的雪,一个人走在路上,仿佛能听到雪落在地上的声音,那么细、那么密,本来我想说那是一场柔若无骨的舞,可是舞是需要激情的,那晚上的雪完全没有,没有风,静静的飘着,静静的落在地面上,静静的和灯光一起反射出满地的晶莹。我走在“嘎之嘎之”上面,看着满地的晶莹,雪她静静的落在身上,像情人挽着手走在夜里无人的小街上,那是温柔,没有喃喃细语,只有难得的温柔,有尽的小路和无尽的温柔,恰似你的温柔。那时的我不想上班,只想醉去,不是酩酊大醉的醉去,而是雪不醉人人自醉的醉去。

加拿大的雪,让我想起了温柔!温柔同醉,温柔同眠……

--朋友和圣诞
昨夜的圣诞,是我到加拿大后的第一个圣诞节,也是第一个雪白的圣诞节,即便是前天晚上还下了一晚上的雪。晚上难得弄了好几个菜,有炸鸡翅、炒辣椒、炸鱼片、炒鸡蛋等,可是胃不好,没有多吃。圣诞夜的12点是在打电话中度过的,包文晋打电话过来,陪我聊天一直过了12点,因为他们那面的时间比我晚一个小时,因此他电话过来只是为了和我聊聊天,怕我寂寞吧?很高兴在苏州认识了包文晋、相苏和陈倜这样的朋友,相交这么多年,现在我和相苏、陈倜远了,可是倒和包文晋近了。

(yellow日记5)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368@0)
2000-12-25 -05:00

回到话题: (yellow日记5)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