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渐露真容(另类评论,兼听则明)

guest (?!)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 鲁儒略
“朱熔基同志活在报纸里,他活在电视上,他跟下岗工人捞家常。他向小朋友微笑。他对外宾频频领首。但,他仍然死了,千真万确地死了。江西万载芳村小学爆炸事件发生时,我就想。只有黑脸包公朱熔基同志还可以指望一下了。然而,朱熔基是总理。作为当今中国的总理,他有十足的理由对几十个小民的屈死置若罔闻。当他在人大会议上公然宣称,江西惨案并非根源于地方官僚的滔天作恶,而仅仅是一个疯子制造的简单的刑事案件,这时我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是朱熔基说的?这是那个疾恶如仇、刚直不阿的朱熔基说?朱熔基同志当然还活著,他红光满面;他声若洪钟;他挥洒自如:他酷瑟了!但他其实是死了。在我的心目中。对我来说,朱熔基同志就死了。从今之后的朱熔基,那个仍然活著的朱熔基,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摘自:“悼念朱熔基同志”

令中国避免了变革

也许中共内部根本就没有彻底的改革派,只有相对而言的改革派。例如,与邓力群相比,江泽民与朱熔基都是体制内的改革派。在改革派中,朱熔基与江泽民谁更是改革派?人们也许认为,朱熔基远比江泽民更是改革派。不过。愈来愈多的证据表明,现在是修正这一看法的时候了。第一个依据是,朱熔基辜负了众望。当一九九八年初朱熔基成为中国总理时人们对他的期望非常高。当时朱熔基在全国人大得到百分之九十七的赞成票。这位工程师出身的经济学家当时被看成是终结中国计到经济的最合适人眩??他是中共高层中唯一的右派,是唯一党籍被吊销二十年的中共高级领导人。人们有理由期待他比其同事能够对中共和共产体制作出更深刻的反省和改革。有人说他将改变中国,然而他却使中国避免了变革。

三年来朱熔基在国际外交舞台上所获的礼遇之深、之广、之隆与其在中国的作为是不成比例的。与人们的期待相反,他通过股市、加工资和增加农民负担,用民众的血汗养育了日益拥肿腐败的官僚集团、填不满的国营企业。国企改革至今原地踏步。在他的精心呵护之下,旧体制才得以苟延残喘。朱熔基近来的一些作为甚至引起了人们对他人品的怀疑。他对于造成江西四十二名小学生和老师死亡的爆炸案的解释,往好处说,是在模糊真相,往坏处说,是在说谎。

本文开始所引的文章片断出自国内的一位自由撰稿人,其中的观点是国人正在改变对朱熔基看法的一个指标。为旧体制配续命汤。

第二个依据是,朱熔基是捍卫旧体制的最大功臣。为了给共产体制在中国延年益寿,他在火山口上多糊了一层层用来防火的纸,给后任和中国人留下了一座活火山。说朱熔基是“经济沙皇”比“经济改革家”的头衔要更确切得多。尽管他进行了那么多所谓的改革,却未能解决愈来愈限制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金融体系处于濒临崩溃的状态:名日“积极的财政政策”,在他的大力度提取下,许多地方政府的财政己处于破产状态。他的施政秘诀是“集权、集权,再集权;收钱、收钱,再收钱”。朱熔基积累了难题,而不是解决了难题。就像最近的《远东经济评论》所评论的那样,朱熔基从来没有超越过笨拙修理工的角色。

人们知道改变中国现行体制的根本途径是彻底的政治改革。我们听过地位与他相仿甚至比他低的乔石、李瑞环呼吁过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但是从未听过朱熔基对政体改革有过任何带有个性的言论。在政治改革上,江泽民、曾庆红偶尔还找人私下写几份研究报告。朱熔基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交的是一张白卷。他最著名的政治评论是,台湾的总统选举是个“笑话”。那么,大陆的主席和总理的选举算是什么呢?

说朱熔基辜负了众人的期望,并不是说朱熔基没有“成就”。从他一九九一年担任副总理开始算起,朱熔基的“成就”不应当被低估。他成功地控制了一九九三和一九九四年的经济过热。后来又使中国避免了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为中共政权赢得了十二年的经济稳定,使得中国避免了像印尼那样因经济危机而触发政治变革。没有朱熔基。就没有中共在八九年之后的十二年稳定统治,从而也有效地推迟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他不仅没有改变中国,反而尽其所能让那个迫害他二十年的旧体制能够继缤苟且偷生。没有朱熔基,中国也许早就不再是共产中国。朱熔基用他的行动证明他的确不是戈尔巴乔夫,他不是像戈尔巴乔夫那样来毁掉这个体制的,他是晖精竭虑地来为这个体制配制续命汤的。

党不爱他他爱党

第三个依据是,朱熔基用他的行动证明,他是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他信奉共产主义的心述俯拾皆是。朱前不久主动为毛泽东的前妻杨开慧纪念馆题词。他是对毛泽东及其思想给中国人带来的巨大灾难毫无反省,还是毫无察觉?两周多以前,他在视察贵州时还坚持认为让“国有企业退出,让民营企业进来”(国退民进的改革措施是错误的,并表示坚决反对把国营企业一卖了之,以千方百计阻延私有化进程。莫非朱还很留恋公有制。

在经济改革方面,如果朱没有勇气逆流而上,也许可以理解。即便对一个胆小的改革家来说。顺水推舟总是能够做到的,而且是应该的。在前不久的清华告别演讲中,他还一再表露出对共产主义的恋恋不舍:“我的共产主义信仰就是在(清华读书)那时候建立的;我曾有过二十年(一九五八-一九七八)没有党龄的日子,但是那些日子里,我从来没有放弃我的信念。”可见,党不爱他,他仍然深深地爱善党。就像大陆媒体在报道他的经历所说的那样,他在五六年被“错划”成右派。他的确是被“错”划了。因为他至今还是满脑子左的东西。近来左派把矛头对准邓小平、江泽民、曾庆红,却只字不提朱熔基。这大概不会是左派太粗心大意吧?

他辜负了人民的期待,却没有辜负那些力排众议让他做总理的老革命家们的信赖。人们能指望这样一位满脑子共产主义的官僚来改革中国的共产主义遗产吗?

雄心壮志都是假象

江泽民喜欢做秀,朱熔基善于做秀。江泽民的演技还不如朱熔基,雄心壮志都是假象,江不像朱那样慷慨激昂,没有说朱会说的那些豪言壮语:什么“地雷阵”、“万丈深渊”;什么“最后一口棺材留给自己”,也不像朱熔基那样善落泪:看商鞅落泪、听汇报也落泪。朱营造的假象给人感到他豪情万丈,雄心冲天。然而这些都是假象。朱熔基在今年三月的记者会上说,他唯一希望的是离开政坛之后,中国人说他是个清廉的总理,不是腐败的总理,那就够了。做清官的最有效途径就是约束自己,放纵别人:这两点也许朱熔基都做到了。他割腐败的草,浇灌腐败的根。腐败愈深,演职愈狠,清官就愈清。在没有腐败和渎职的地方,清官是多余的。清官是腐败的寄生物。真心反腐就应该推动政治改革,就应该放弃那些加剧腐败的措施,如债转股、粮食统购统销。听起来,朱熔基似乎恨透了“豆腐渣”工程,可是哪一项豆腐渣工程不是建在他自一九九一年实际执掌国务院之后?

坏在貌似“好人”的手里

再说,朱熔基是清官吗?你问问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谁不知道他当上总理之后,花一千多万人民币装修他的家宅?谁不知道他当上总理之后,他家门口的交通就被迫改道?他的儿子朱云来也是先留学,后与国际资本合作,经营的也是官商。这与江泽民的儿子走的不是一条道吗?朱云来任职于中国建设银行与摩根士丹利合资的中国金融公司。任用朱云来的是当时的中国建行行长、朱熔基的亲信王歧山。对朱云来擅权一事去年十一月份的《亚洲华尔街报》已有报道,并导致朱公子被调回北京的母公司担任更高的职务。朱熔基让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管辖的金融机构下担任高官,这是清官的做法吗?在当今中国共产党领导集团中,朱熔基似乎是难得的“好人”。可是,中国的悲哀之一正是事情往往坏在貌似“好人”的手里。“好人”朱熔基当总理与“坏人”当总理相比给中国带来了什么特别的不同?很难看出。能够看到的,只是农民更穷,贪官更多、更贪。

摘自《信报》2001年9月4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4729@0)
2001-9-9 -05:00

回到话题: 朱熔基渐露真容(另类评论,兼听则明)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