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兼听则明, 那我也发两篇 ---- ZT --- 闲言:再为朱容基辩护

guest (匪兵乙)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读化外兄《再评朱容基》一文,不敢苟同,试作剖析如下:

一,关于所谓金融界“懂经济”的“实干人士”对朱颇有“微词”

化外兄去国久矣,竟然不知金融界“实干人士”历来是对朱不但颇有微词,咬牙切齿者也有之。其因有三:

1,根本原因是朱整顿经济秩序从金融领域开始,得罪的人不计其数。

整顿金融,抓的人最多,开除的人最多,金融界人士原有的实权实利被剥夺得最多,能不令人切齿?戳穿金融 房地产泡沫(包括现时的股市暴跌),多少人美梦成空,能不遭人忌恨?但没有朱“看得见”的铁手,国民经济可能已驶入崩溃的深渊,很难想象能安然至今,尤其其中还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等诸多劫难。

切身利益是最大的立场,立场是最深刻的观点。你说“金融界人士”能没有“微词”吗?

不但金融界,整个官场都如此。要评选一个得罪官员最多的人,这个人必然是朱容基。仅凭此一点,已足可令人心生敬仰。

2,有些“金融界人士”从本身狭隘角度出发,坐井观天,认为朱的作法“管死了”经济。

金融界朋友总爱回味93 94年的黄金时代。那时的他们,何等威风快意;经济年增长率达二位数,又何其活泼大气。人总是希望不断地处于高潮,凭政府目前尚掌握的资源,确也可再创出昔日辉煌。但狂风不终日,暴雨不终朝,高潮过后会是什么?恐怕就不是“金融界人士”愿意认真对待的问题。到时候他们有个说法——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3,和第二点有关,受某些好空谈大言的经济学家诱导,认为朱“管”得过多过死,违背了“市场经济”法则。

这是典型的腐儒之见。中国的市场经济难道已经成型成熟?经济难道现在已可自我运转,自我完善?在产权改革远未完成的今天,在政府仍是主要的投资主体和资源配置者的背景下,市场“无形的手”约束不了经济体的“投资饥渴症”,仅此一点就可将整个国民经济拖入深渊;更何况在现有权力格局下,市场自由主义只可能是权贵资本主义。第一步如果走过头,回头来看就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纠正起来必然事倍功不半。
朱的“有形之手”,正是弥平中国社会两大硬伤——预算软约束和软政权化——的无上圣药。虽然疗效是暂时的,方法是过渡性质的,但在目前确还难以取代。

六 七年来的社会进程,不断在说明这一点。

有一点很不解。化外兄似乎认为:讲概念 哲学 路线的人则对朱有好感;而“懂经济”“实干”的人则对朱有“微词”。但讲到做实事 具体事,朱如果认居第二,谁堪第一?

二,又是关于朱的硬话

我在上一篇文章已讲过,“讲硬话”是朱为政的一种手段,而且卓有成效。

化外兄在此列举的“硬话”,显然经过加工。有些则是杜撰,化外兄不知水浅,欣欣然都接过来了。

“保证不杀赖”,这是大实话,不知何以可称为“国际笑柄”?

难道中国不是政法不分,党领导法?如果朱说“杀不杀赖,我不能表态,要由司法部门独立依法决定”,那才是真正的作秀,无非令人齿冷。

现在朱说实话,“国际上”竟然也冷笑不已,看来他们很喜欢笑啊。

所谓“誓把二板拉下马”,这明显是一种无聊的说法,化外兄竟然也信以为真,可能是先入为主,听其所信,信其所听吧。

如果朱有此说法,“二板”何能鼓噪一时?证监会高层又何至于频频表态,透露进程?难道他们想和朱公开对着干?

三,关于“二板”

我知道的情况是:朱访美归来,深受那斯达克鼓舞,于是“二板”正式提上桌面,一时舆论甚嚣尘上,简直呼之欲出。

可惜朱确实流年不利。很快,外则科技股泡沫破灭,那斯达克一落千丈;内则党内遗老遗少群起而攻,认为是“制造资本家的机器”;程序上则有人大改“法”一关要过。内外交煎,左右权衡下,国务院本来已于2000年初将“二板”的有关设想报送人大,结果不久又自己收了回去。

“二板”推出,长期看有利,短期会有不利。要趋利避害,关键在于推出的时机和准备的火候。

所谓长期有利,并不是化外兄说的“扩大市场总量,事关宏观经济和金融安全”。要扩容,一板加快发行就可以了。它完全有这个功能,何须扯出一个二板。且同量扩容时,一板增发比二板推出市场震动更小。

二板的意义在于,为高科技行业的风险基金提供退出通道,从而建立起支持高科技发展的资金通道,这是培育经济和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举措;为中小企业 民营企业解决融资困境,这里面确实暗含产权改革的伏笔,怪不得遗老遗少们要大呼小叫。

所谓短期有蔽,是指在目前权力格局和产权制度下,二板推出必然成为寻租者的盛宴。所谓市场导向,不是由中国证监会而是由证券交易所来决定上市谁属,真的能带来市场公正?上海交易所能拒绝上海市长 书记,副市长 副书记的举荐?除非是长江水倒流!

劣币驱逐良币,轨迹依旧。真正的高科技企业,有潜力急须扩展的民营企业未必能获得融资机会;投机包装的空壳企业,权势的近亲则大行其道;融资成本急剧上升,正规的商业运作已成为不可能,或得不偿失;腐败寻租更形猖獗,两极分化与社会矛盾必然因此加剧,形成新的社会矛盾热点。

上述种种,说明在当前情境下,二板推出确须谨慎。朱能够因时而变,不拘于既定方针,说明他为政日益老练成熟。

四,化外兄文章未完,在此我先扯一点其它感想。

新花论坛上有人认为朱要对国企衰落,职工下岗负责。其实这是历史包袱使然,不干朱容基的事。

几十年积累的历史包袱,不搞市场经济则罢,搞则必有阵痛。

其他人是看到地雷绕着走,当然不会触雷,也不会引发阵痛。表面上不得罪人,问题却越积越多,最后必然是积重难返,大家一起崩盘完蛋。

朱勇于用事,锐意进取,当然不愿意坐着等死。他要解下历史的包袱,一时之间当然会有阵痛,还要得罪不少人。朱要保官,明哲保身,就决不会这样做;但要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则舍此而外,实无它路。或许,走过这一段就好了。

朱既是引发阵痛的人,也是推进社会保障机制最不遗余力的人。

浑浑噩噩,无所作为,不得罪人,是容易的。朱是在走一条最难的路,这里面当然有他个人的男儿雄心,希望有所建树,不负此生。但他的理想 抱负,是建立在国家富强 人民幸福的基础上的,令人敬重。

吃了一百个包子,涨坏的人,不要只责怪第一百个包子。朱在替前人挨骂,为后人谋幸福。

听到消息,朱要走了,心里很不好受。出师未捷,不得不离去,这其中有多少男儿热泪,多少无奈?呜呼,杨柳依依,雨雪靡靡,没有了朱的中国,将要驶向何方?

知我者谓我心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6293@0)
2001-9-10 -05:00

回到话题: 朱熔基渐露真容(另类评论,兼听则明)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6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