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中心最后一瞥

mich2001 (birdw1)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世贸中心最后一瞥

晴朗凉爽的一天。蓝天白云,微风宜人。

八点五十左右,走出地铁,听见有人喊什么飞机撞到了什么,没当回事,反正纽约地铁里什么人都有。

出了地铁站,就看见了世贸中心北楼上的烟。“怎么回事?”“飞机撞上去了。”“天!”从那里看去,只有北楼的一边在冒烟,也没有火苗。看了一会儿,肚子饿得不丁了,在地铁上就饿得有点疼。转身上楼进餐厅。上去以后发现一面玻璃能清楚地看见北楼,于是走过去看看,顺便打听点情况。身后有个女人哭著跑过,看样子认识谁在世贸中心上班。

一声闷雷似的巨响,碎片从挡住视线的楼后面雪花般飞散,街上观望的人群开始四散逃逸躲避。

“怎么回事?!”“又是一架飞机!”“不可能!肯定是炸弹!”感觉到明显震动的人们开始觉得不太象一般事故。

警铃响了。“疏散!大家都下去!”

街上一片混乱,到处是人,互相打听交换谣言传闻信息猜测。不时看得到人在哭,或瘫坐在地上,或靠在灯柱上无助地看著高处,或相互搀扶著离开。

我有好几个朋友、熟人就在北楼工作。

大家无头苍蝇似地互相打听,于是不时能见到人在描述自己看到的过程故事。细节各不相同,但看起来是两架飞机。这不可能是事故。

“我看见有人往下跳,天......”一个女人满脸是泪,声音发颤。

“求求你,我必须得打个电话,我给你一百块!”一个中年男子急切地看著我的手机。

“对不起,一百万也没用,打不通。”我从第一眼看见烟开始就一直在试,没打通过一次。

“上帝啊,我就在爆炸的那层楼上!”旁边一个女人筛糠似地颤抖,一边流泪一边自言自语。

另一个女人把头埋在路边的铁栅栏上,眼看著就要瘫下去。我过去扶住她,不知所云地安慰了几句。一个警察过来把她扶走了。

警察开始封锁临近街区,催促人群后退。各种救护车、消防车、警车大呼小叫地往里面赶。不断有碎片掉下来。我想起了网上用滥的一个词:轻舞飞扬。

我决定绕著封锁的街区转一圈。

每过一个街区,就是一个新的角度,就加一分心惊肉跳。风从西北方吹来,走到大厦的东南方向时,空气里充满焦臭,细细的粉尘中夹杂著碎片。透过浓烟抬头望去,太阳是一片暗淡的血红。

南楼看样子撞得更厉害,肉眼看得见面墙上凹进去一大片,火焰喷出足有二十米。

绕了一大圈,走到了世贸中心西面冬天花园外靠哈德逊河的广场上。

好象有人惊呼什么。

抬起头,便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场景:南楼撞击处以上的部分在往下流淌,慢慢地流淌。

流向我的头顶。

大家不约而同开始狂奔。然后不约而同停下。

有东西从冬天花园和世界金融中心南楼的两侧包抄过来。象云海,象怒潮,昏黄中夹带著碎片的反光,悄无声息。

一个女人在提问:“我们往哪儿跑啊?”

那是我听过的最诚恳的问题,于是我很诚恳地想回答她。

可惜我不知道答案。

没人知道。

我看著逼近的狂潮,陷入哲人式的深思--空白。

一秒钟之后回归实用主义。狂潮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要不要投河自救?

我跑过去靠著河边栏杆,决定先看看,受打击之后再翻过去。

昏黄无声无息地裹过来,然后马上就是一片漆黑。我用手捂住了嘴。

大概是绝对黑暗和寂静的缘故,呼吸无法控制地急促起来,提醒了我这个下意识动作的愚昧。我脱下衬衣捂住了鼻嘴。

有人在维持秩序:别慌!别乱跑!

对不起,我可得先走了。我还记得风向和方向,用脚探路向西北慢慢摸索过去。毫无把握,却也不敢让人跟著我。

有人在绝望地大喊:“救救我!”听声音应该在水里,但没有水声。大概抓住了浮桥吧,我想,有点一相情愿。

不知过了多久(实际时间大概是一分钟?),突然看见了一丝昏黄的光。

难怪上帝说光是好的。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光渐渐亮起来,灰白得刺眼。

有人过来扶我,让我上救护车。

我说我宁愿要一瓶水。

他的幽默感显然没我好,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很抱歉,这里没水。”

我告诉他有人掉到水里去了,我没事。

过了几条街,一个姑娘隔著商店玻璃门瞪视著我。我走过去,问她有没有水。她赶紧开门,然后马上有人递过一瓶水。

我一边开瓶一边解释自己的身世,喝了一口水才意识到嘴里全是泥沙。到洗手间一看镜子,满头满脸全是灰,耳朵塞满了,连眼睛里都是灰白的泥。洗了洗,穿上衬衣,又是一阵震动和闷响。


几个警察、行人和一条狗跑了进来,大喊关上门窗、通风扇和炉子,说北楼也塌了。店员拿出纸巾分给大家,警察招呼大家躲到柜台后面。

门外又是漆黑。屋里很快就充满灰尘,除了急促的呼吸之外,一片死寂,连狗都一声不吭。

良久,灰尘渐淡,街上有如火山爆发过后,一片死灰。

大家慢慢活过来,店员开始做咖啡送水,老板娘打电话。然后各自交换信息或谣言。五角大楼被袭击,最高法院被袭击,白宫被袭击,戴维营被袭击,芝加哥Sears大楼被袭击,落杉矶被袭击。。。

世界末日就这样开始了?

空气里的震惊、悲愤,比灰尘更浓。

走出去,我本能地尽量远离楼房,靠著河边。问了几个人,都说两栋楼都塌到底了。看著冲天的烟尘,我不敢相信。

或者是不愿相信。

过几天我会去看。我不知道我会作何感想。

我认识的几位在世贸中心工作的朋友,因为楼层不太高,都有幸逃出来了。但如果最后确认的伤亡数在一万以上的话,我不会惊讶。尤其是那些在楼下、附近的警察、自愿消防员、医护人员,他们本不需要去的。

这比珍珠港严重一百倍。尽管是卑鄙怯孺的不宣而战,但至少珍珠港还是军事基地。而这次,它们要用成千上万平民的血散布恐怖,宣泄仇恨。

我们必须用肇事者及其一切帮凶、助手、窝藏者的血给今后世界上的疯子留下一个明白无误的教训:怯孺疯狂的恐怖活动永远得不偿失,但如果超过一定限度的话,你们得到的将是十倍的恐怖和彻底完全的毁灭!

我们必须重建世贸中心。那将是死难者永远的纪念碑,对恐怖主义者永远的蔑视。

记于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日子
9/11/2001

世贸中心最后一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9315@0)
2001-9-12 -05:00

回到话题: 世贸中心最后一瞥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9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