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愤怒,那一阵阵刺耳的笑声!!(转)

chineseguest_ca (chineseguest)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文章来源: 文学城人在北美 于 2001-9-12 19:28:00:

我愤怒,那一阵阵刺耳的笑声!!
最佳传球 于文学城人在北美

女作家迟子建在她的小说《向着白夜旅行》中描述过那个作鬼也风流的马孔多面对凶杀案时的泪流满面。很多年以后,我已渐渐忘记了马孔多的眼泪,但我却仍记得他在小说里的那句话。马孔多说:“生命是如此脆弱。”

这是个让人心烦意乱的一天。心烦的理由不只是因为生命如此脆弱,目睹了成千上万颗生命在顷刻之间伴随着高楼的土崩瓦解而灰飞烟灭,更因为在你小心翼翼地逃避死亡气息侵袭的时候,却不得不经常要陷入一些人面对别人死亡对你所发出的轻狂笑声。

仅仅过了一天,前前后后就有那么多人不断通过OICQ给我发送来庆祝信息。他们让我去欢呼,不但让我自己去欢呼,还嘱咐我去叫上别人也来欢呼,而且为了担心我不去叫别人,末了又特意提醒上一句:只要你是中国人都去叫。这究竟是什么逻辑,中国人都是这么当的吗?如果中国人只会在别人发生无辜惨剧之后自己惬意地嘲笑几声的话,那么我宁愿我自己不是中国人,
开始的时候,收到这样的信息我都无声地关闭了;后来还有人在发,我就客气地拒绝了;再后仍有人不断发给我,我终于忍不住开始骂人了;直到最后一个一向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发来同样内容的信息,我才感到了自己的痛心。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死人的事真的没什么可庆祝的。她不屑一顾地说,死的都是美国人,真高兴。我说,我不觉得高兴,一点都不高兴。她忽然不语了。我继续对她说,你还小不懂,死人的事无论如何都不值得高兴。你是好女孩,你有自己幸福的家,有爱自己的爸爸妈妈,而那些死了的人也有自己的家,也有爱他们的爸爸妈妈。任何生命都该得到尊重,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嘲笑无辜人的死亡。

是的,任何生命都该得到尊重,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嘲笑无辜人的死亡。我再一次想起了那一年游白马寺时所读到的一句话:人间致重者生命,惨烈者杀伤。而今天的杀伤就清晰地发生在我们眼前,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人依然幸灾乐祸地对着死亡嘲笑。我弄不懂,到底是我们不够幽默,还是我们幽默过了。

美国人是做出过很多侵犯中国人的事情,其中有的还制造了死亡,但那肯定不是披着美国衣裳在美国国土上生活的美国老百姓所为,它的元凶只是掌握着国家统治机器的美国霸权。可今天死亡的却都是无辜的美国老百姓,而凶手却是比美国霸权更让人不齿的恐怖份子。没想到这种情况下,我们善良的中国人却居然找到了很开心的理由,竟然完全忘记了自己做为人所该有的良知。除了让我想到阿Q,我还能说些什么?

是的,美国是我们的一个不很友好的邻居(站在地球的角度),可你不能因为这个邻居过去对你仍过砖头,你就对歹徒施暴他家的女儿而欢欣鼓舞,歹徒永远都是歹徒,他今天施暴别人家的女儿,明天就可能来施暴你自己的女儿。你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怨恨,而对歹徒的行径拍手称快,否则你就不配做人。

当一个人死亡的时候,他只是作为他个人而死亡,这个时候,所有国家民族职业这些定义比起个体的生命来说统统都微不足道。生命都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些身份特征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没说对待凌辱就该软弱地忍受,我崇尚还击,如果别人无理地侵犯了你,那么你就该不顾一切地去还击,哪怕只是睚眦之怨也要还击。但是还击的时候你必须找到凌辱你的那个元凶,而不该再去殃及别的无辜,否则你自己就是元凶。这道理就如同,你不能自己丢了自行车就有理由去偷别人的自行车,否则你一样是个盗贼。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你没有理由不去珍惜,纵然你心中有什么主义。主义是别人的,但生命却是你自己的。当目睹飞机冲向大楼的惊心一刻时,当目睹巍峨的双塔竞相倒塌时,当看到很多人扒着窗口渴望生还时,我的心情沉重到了极点。虽然我也有意去论坛上发一些调笑的言论,但那些话不过是为了驱散惨烈的死亡对自己内心的巨大侵袭。在面对无辜人死亡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幸灾乐祸地去对他们嘲笑。

这一天,我的坏心情使我失去了一些朋友,我知道其中一些人也很无辜。他(她)们对自己所做的事不明所以,可是我的态度依然不够友好。我想如果这些人能看到我的这些话,你们不会再怪我了,如果你们真的是我的朋友的话。同时,我也正告那些准备继续给我发同样信息的人,你们最好免了吧,否则当心最佳传球到时候翻脸不认人。一句话,面对无辜的死亡,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对他们嘲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99524@0)
2001-9-12 -05:00

回到话题: 我愤怒,那一阵阵刺耳的笑声!!(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19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