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图坦卡门的陵寝

pyramid (金字塔)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图坦卡门的陵寝的发现是考古工作成功的顶峰,也是一部考古史的重要转折点。从文克尔曼起,多少分类学家、方法学家和各种专家已经为考古学确定了基本方向。第这是一次科学方法的胜利。然而正是由于卡特不仅始终满怀激情,而且胸怀全局,才能使严谨的科学方法充分发挥作用。他一方面有魄力、有胆识,一方面工作上耐心负责,终于成为考古史上的杰出人物。优秀的学者往往毕生致力于解开文化之谜,卡特就是这样的人。
卡纳冯和卡特开始挖掘了。干了一冬以后,他们在选定的那块三角地上基本清除了表层的碎石堆,挖到拉美西斯六世的墓。“我们发现许多当年建陵工人的房舍,都造在巨大的岩石上;而帝王谷里这类岩石附近往往可以找到墓葬。”
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在开发图坦卡门墓的全部过程中是最不平凡的一段。挖过一阵以后,如果再照原方向继续挖大,就在堵塞拉美西斯陵墓的人口。因为这是旅游胜地,所以必须停挖,等待一段时间才能顺利进行。到1919年冬继续挖掘后,在拉美西斯六世墓的人口处挖到一批文物,虽然数量有限,但具有考古价值。卡特说:“这是我们真正接近目标的第一步。”
用比特里的话来说:这时卡纳冯和卡特已经把这块三角地区“奋斗”完了,单单留下了那块建陵工人遗留的房舍的所在地。为了避免妨碍旅游者,他们留下这块地方,转移到别处挖掘。
卡特留下了几名最可靠的工人看守墓门,自己趁着月色骑驴出谷返回住所,他极力控制兴奋的心情。事后卡特回忆自己从洞中窥探墓室以后的感觉,他写道:“那条甬道的另一端藏着什么真是难以捉摸!我竭尽全力才能控制自己,没有立刻打开墓门开始研究。”在他骑着驴子返回住所的路上,心情仍是急切万分,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最伟大的发现已经近在咫尺。卡特辛苦6年一直毫无所获,现在终于胜利在望了,然而他却能克制自己,不再向前掘进,而是把墓口暂时盖好,等待卡纳冯回来。
卡特在11月6日上午发电报给卡纳冯勋爵,电文是:“谷内已有重大发现,巨陵封口完整,已覆盖,候归,特表祝贺。”11月8日收到卡纳冯的两份复电,第一份说:“约计即归。”第二份说:“20日左右抵亚历山大港。”
卡纳冯勋爵由女儿陪同,于11月23日到达卢克索。卡特一直守卫在那仔细盖好的洞口附近,他已经耐心等待两个星期了。早在挖出石阶两天以后,贺信便像雪片般飞来,但具体地祝贺什么呢?墓里究竟藏着什么?当时卡特是说不出的。其实他只要向下再挖几寸,就可以挖到图坦卡门墓的封戳。他后来说:“早知如此,一直挖下去,那天夜里我就能美美地睡上一觉,免受近三个星期心中无数的煎熬了。”
11月24日,工人们清出了最后一级石阶。卡特走下16级石阶,面对着封闭的墓室门。这时他清楚地看到了图坦卡门的封戳,但同时他也看出了埃及学家经常遭到的情况--已经被人挖过,盗墓贼也在这里做过手脚。
“墓室门全部清出以后,”卡特说:“才能看清这个门的一部分曾两次被人打开后重新封闭。另外,起初发现的豺形和 9个俘虏图形的封戳是铃在重新封闭的部分的,而图坦卡门的封戳则印在门的原来的部分,这才是最初的封戳。由此可见这座陵墓并非一开始所想的原封未动。盗墓者走进去过,并且不止一次;墓上的工房说明盗墓的年代不迟于拉美西斯四世在位时期。但重新封闭的痕迹又可证明盗墓者并没有把墓内洗劫一空。”
然而随着不断有所发现,卡特却感到更为据摸不定。他叫工人清走堵塞石阶的全部沙砾后,又发现一些陶片和几只箱子,箱子上有伊克纳顿、撤凯尔斯和图坦卡门的名字,此外还有托特米斯的一些护身符,另一块护身符又镌着门诺菲斯三世的名字。这许多名字是不是表明,这座陵墓竟是一座合葬墓而并非原来希望的专用陵寝呢?
只有打开墓室门才能解开这些疑团,于是人们连日为此进行准备。卡特初次从门上的小洞向里窥测时已经看到,里面的甭道是用碎石堵死的,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碎石分为两种,而盗墓者挖的仅容人肩的小洞则是用一种黑色隧石堵塞的。
几天紧张的掘进以后,工人们清理了32英尺长的甬道,甬道尽头是第二道门。这扇门同样铃着图坦卡门和另一种墓室封戳,而且可以看出被人打开的痕迹。
卡纳冯和卡特发现这里的整个布局和不久以前附近发现的伊克纳顿的一处地窖相似,据此他们认为这不过是一处普通的墓葬,而不是某位埃及国王的原葬陵寝。如果真的是一处地窖,而且已经被人盗过,那还会有什么更多的东西值得发掘呢?
总之有一段时间他们已经感到灰心了。然而随着第二道墓门清出,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卡特后来回忆道:“决定的时刻来到了。我用颤抖的手在门的左上角钻了一个小洞。”
卡特把一根铁棒伸进孔去,觉得门里是空的。他点燃几支蜡烛进行测试,确定没有含毒气体以后,就叫人扩大门上的洞。
这时所有关心这项工程的人都拥过来了:卡纳冯勋爵,他的女儿艾弗琳夫人,以及赶来协助工作的埃及学家卡仑德等人都在周围注视。卡特划火柴点燃一支蜡烛,把它移向门洞。当他的头靠近门洞时--这时卡特由于高度兴奋和急切突然把烛光吹得一亮。卡特把蜡烛伸进洞内,眼睛对着洞口。一开始什么也看不见,待到眼睛慢慢习惯了闪动的光亮,他就看出一些形象,看到它们的影子,并初步辩出颜色。他紧闭双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旁边的人等得不耐烦,最后卡纳冯忍不住问道:“看得见什么吗?”
卡特慢慢转回头激动地说:“看见很多了不起的东西。”

事后卡特回忆当时大家轮流从洞口向里面观察时的情景,他写道:“我们在烛光下看到的景象在考古出士史上是空前的。当月17日墓室门正式打开以后,证明这话并没有丝毫的夸张。在一盏移动的强光电灯照耀之下,人们看到几张金色躺椅、一张包金宝座、两尊巨大的黑色雕像、若干雪花石膏瓶,和几座奇形怪状的神宪。墙上映出奇特的兽头的影子,一座神宪的门开着,一条金蛇从里面向外探头。两座雕像像站岗一样面对面站立,身穿金裙,足踏金鞋,手执权杖,额头上盘着护身眼镜蛇。”
这一切真是金碧辉煌,美不胜收;然而这里同样发现了人侵的痕迹。门旁有一个装着一半灰浆的容器,旁边有一盏乌黑的油灯。有一处有几块指痕,看得出是刚刚涂好的漆面留下的,门槛上放着临走时留下的花环。
卡特和卡纳冯看得瞳目结舌,定神以后、却又发现一件奇事:如此豪华的地下殿堂里竟没有石棺和干尸!这里究竟是陵寝还是地窖?这个问题再次在他们脑中出现。
仔细审视墙壁之后,他们在两尊塑像之间的墙上发现了第三个封闭的门。“这时我们的心里浮现了一幅图景:一间接一间的地下室,每一间都装满了我们看到的那些东西,我们想到这些就兴奋得喘不上气来,”卡特后来这样写。当月27日,在卡仑德临时安装的强力电灯照耀下,他们检查了这道封起的门。他们发现靠近底部被人穿了一个洞,随后又重新封起。很明显,盗墓贼已经穿过前厅--他们把第一间墓室叫做前厅--继续向前活动过了。前面的房间或甬道里又有什么呢?门里假如有干尸,它还是完整的、未经破坏的吗?情况教人难以理解。这里不仅在具体情况上不同于以往出士的所有古墓,而且出现了一个疑问:盗墓者为什么费那么大的力气去穿过第三道门,而没有运走近在手边的那些宝物呢?既然穿过前厅,眼见大批的财宝而不为所动,他们要得到的又会是什么呢?
卡特冷静地估计了这些珍宝的意义,他认识到前厅中的装设的历史和美学价值远远超过制造这些东西用去的大量的黄金。这些东西虽然不会说话,但它们包含着多么丰富的考古学的资料啊!这里发现大批古代埃及的生活、文化用品和奢侈品,这些东西每一件都值得花费整整一冬的时间去挖掘。它们极为生动有力地表现了一个时期的埃及艺术。卡特约略看了一遍,就认为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对这批文物进行认真的研究,会“给我们所有的旧观念带来改观甚至彻底革命。”
不一会就又发现了新的东西。有人在观察三张躺椅中的一张的下面时,发现了一个小洞,就招呼别人去看。人们拉着电灯爬过去,从洞里望见一间房间,也可以称为侧室,它比前厅小,但摆满了各种用品和装饰品。盗墓贼们看来并没有像在前厅那样彻底搜查这个房间。当年劫掠这座陵墓的盗贼“干得像地震一样彻底,”把整个房间搞得乱七八槽。可以看出他们从侧室里拿出许多东西,然后在前厅乱丢,砸坏了一些东西。然而实际上他们偷走的东西很少,破开第二道门以后许多东西已经到手,却没有带走。他们或
许对自己干的事也感到出乎意料吧?
侧室的发现使人们清醒起来了。在这以前,他们在极度兴奋中进行观察,结果造成对全局的混乱感。这时他们开始较为冷静地思考了,并知道第三道密封门之后可能存有更为珍贵的东西。同时,他们也认识到了自己面临着繁重的科研任务,这项任务需要大量的组织工作和大批的人力。即使不算尚待发现的,仅是现已发现的文物,也不是下个冬季能够处理完毕的。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0011@0)
2001-9-13 -05:00

回到话题: 古埃及(1)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