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和法拉利(转)

qingzhou (轻舟)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住在一个热闹的镇。
   麻雀虽小,五内俱全。这里大致还算得上个缩水版的袖珍城市,除了交通规则没有明确规定自行车不能载人。
   在这个镇上,我唯一不缺的是时间。我每天早上准时乘8点半那趟公车从镇中心的家往四环路外的公司进发,赶九点钟的签到时间。因为坐公车,我可以悠闲的坐在车窗边欣赏公路上行色匆匆的背影。
   思考是件辛苦的事,我不喜欢思考。我只喜欢在公车上漫无目的地观察和不切实际地幻想,且乐此不疲。
   有几次早上加班,我才有幸见到那些骑自行车急急奔往郊区的工厂女工。她们一色的蓝灰色工作服和平底布鞋。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装束只是多了雨衣或帽子,丝毫不会改变。
   我常常想,高跟鞋大概是为那些脚下刻着“白领”二字的女人度身定制的吧!
   女人当然都爱高跟鞋。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女人的爱好和自身情况是是没有关联的。我也爱。可是我不能穿。我的工作性质决定我只能望鞋兴叹。有机会穿着高跟鞋莲步轻移的女人是幸福的。女人和女人之间就是因了这些细节而变得不同。只有看到那些穿平底布鞋的工厂女工时,我的自尊心才稍稍得以平衡。
   我正视自己的恶毒。
   我亲眼看到楼下理发店那个整天浓妆重彩的小妹穿着10多厘米的尖细高跟被一辆夏利接走,从此再没出现过。心里五味杂陈。
   亦舒曾经说:女人的堕落是从高跟鞋开始的。因为穿着高跟鞋就不方便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她们只好打私家车的主意。
   我相信每个乘公共汽车上班的年轻女人都打过私家车的主意。不同的是在嘴里还是在心里。
   女人都在要求。有资本的女人的要求级级见长,没有资本的女人的要求级级败退。
   那些美梦成真的幸运女人成功征服私家车的主人之后,剩下的大部分平凡女人就只好在朝八晚六的公车汽笛声中或继续编织空中楼阁,或因爱生恨的漫骂那些拥有私家车的男人不识好歹。
   郭荔昨天就唠叨说,我又不是要法拉利,有辆富康也好啊?怎么就没个有钱男人要我?
   我找死般扔出一句,“不是有开东风卡车的男人猛追你吗?吵什么吵,有本事自己买车去!”
   其实要法拉利的是我。在一个并不繁华的城市的一个镇,我口口声声非法拉利的车主不嫁。她们说我一定是疯了。其实我要的并不是法拉利,我只想给自己一个拒绝爱情的借口。
   我拒绝爱情,恰恰是因为我还相信爱情。我只拒绝那些不能到老,不能忠实的爱情。那些当真不要爱情的女人早坐上油头粉面男人开着的奥拓走了。只剩我可笑而顽固的监守。
   我对身边偶尔那一两个瞎了眼的男人说,开辆法拉利来接我吧!我是坐享其成的女人,是那种睡觉都睁着眼睛的女人。我对自己说,有辆自行车也好呀。我不过只要琐碎的小幸福,不过只要春风里回望一笑的温馨。我还相信爱情。我还相信至死不渝。只有在爱情里,自行车才可以和法拉利放在同一架天平来称量的。
   上星期回家,母亲问我交男朋友没有。我说,“你走到大街上放眼望去,有开法拉利的男人吗?”
   想起《甜蜜蜜》里张曼玉悠悠悬在黎明自行车后座上的漂亮双腿,泪水就忍不住下来了。
   我的骄傲,我的盲目的自恋,疯狂的自恋,仍然可笑而顽固。
   我自恋。或许是自怜。总之不是自信。自恋和自信是有本质区别的。自信在高高昂起的脸上,掩饰不住。自恋是隐晦的,私人的,就像女人的身体。安妮宝贝就说过,她的自恋蕴藏在“锦衣夜行”这个词里。女人都或多或少的自恋。再笨的女人也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我的自恋是法拉利。法拉利是我飞越万水千山寻找纯粹的武器。
   可是,法拉利无情。法拉利不能让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不疯魔不成活。爱情才可以。
   有个自己爱的男人,恰恰又爱着自己。坐自行车也是甘愿的。
   我们要的不过是可以放肆穿高跟鞋的交通工具。形式而已。坐自行车又何尝不可以穿高跟鞋呢?
   只要有爱。只要长久。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2101@0)
2001-9-15 -05:00

回到话题: 高跟鞋和法拉利(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佳缘快乐单身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