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移民-------漫漫移加路之一

kinwin (kinwin)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我和先生都出生于70年代初的上海,成长于文革末期,求学于改革开放的浪潮之中,相识相恋于五千多公里外赤道附近的热带小国,曾经饱尝过什么叫背井离乡,什么叫远离亲人,什么叫漂泊海外……如今,我们决定再次漂泊,来到一万多公里外地球另一端的枫叶之国,展开新的人生旅程。

决定移民
我和老公结束了国外的打工生活后回到了起点——我出生、长大的故乡上海。我日思夜想的上海依然如旧,嘈杂的马路,拥挤的人群,污浊的空气,愈加繁华的南京路、淮海路……但我感觉这几年我好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度过的又好象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如今梦醒了,当我离开熟悉的环境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再回到从前那熟悉的环境时,反而觉得一切好陌生。没有人会在乎多一个你或少一个你,事过境迁,每个人都已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轨道周而复始地运转着。

我发现,比起三年前,我们除了口袋里除了多几张花花绿绿的美金和一段宝贵的国外工作经历外,别无所有。一切从头开始,发简历、找工作,不久,我们分别在两家跨国高科技公司里找到了工作。按常人的眼光来看,该知足了,但是不知怎的,我依然感到彷徨与迷茫。当我看到报上说云南山区的孩子为了领取仅0.8元的生活费苦苦走了十几里山路;当我知道农民为了生存在蔬菜瓜果里打农药致使两个无辜的小生命从此没有了欢笑;当我从电视里看到原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判决的画面;当我得知青海一高考女生因父母无门路以及没钱支付昂贵的大学学费而自杀;当我看到夜上海灯红酒绿的酒吧里时不时地走出一个个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亲昵地挽着身边的老外;当我目睹所谓的跨国公司内部管理混乱、中外员工悬殊的工资待遇以及所谓的都市白领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当我读到美国《华尔街日报》对8848的评论是“在信用卡不普及的国度里蓬蓬勃勃地发展电子商务,他们的货物配送系统甚至要靠自行车来完成”的时候;当……;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是失望,是难过,是无奈,是可悲,是可怜,让我说不出话,只想哭。

再想想自己,国外见过世面又怎样?亲身经历过先进科学的社会游戏规则又怎样?还不是一样过马路左顾右盼地小心右转及前方左转的车辆?还不是一样忍受着银行职员的傲慢无礼?还不是一样吃着注过水的肉?还不是一样不能自由进出国门?……我知道,我无力改变现实而等待这一切的改变几乎是遥遥无期,因为这里的人们早已默认并习以为常了。难道我就这样回来生儿育女,然后看着他/她长大,直至退休?我简直不敢往下想,新东方王强老师说如果一个人能很清楚地预见自己的未来的话,那将是件很可怕事。也许是不想预见自己这样一个未来,也许是骨子里不安份的细胞在活跃,也许是我的生命中注定要再次漂泊,(记得小时候外婆请人给我算命,说我的命里有匹马不停地往前奔)我们终于向加拿大移民局递交了移民申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467@0)
2001-1-5 -05:00

回到话题: 决定移民-------漫漫移加路之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