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

kevin2000 (流星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谋杀。。

那天,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因为我要杀掉一个仇人。
我非常恨她,但又不敢骂她,所以我只好选择谋杀。
她的个子不高,却是武校的高才生,我估计空手打不过她,所以得藏把刀。
她很漂亮,但从来都不看我一眼,所以我非常恨她,所以我要谋杀了她。
我不能在她的学校谋杀她,因为武校里的孩子们都很能打,杀过人以後我担心
不能全身而退;
我也不能在她家里谋杀她,因为她跟我不熟,所以肯定不会为我开门;
我不能在白天谋杀她,被人家看见的话我会被公安局抓去枪毙。
所以,夜里,我顶著严寒埋伏在她回家的路上。
为了壮胆,我喝了整整一瓶的二锅头(二两装)。
但我不太能喝白酒,埋伏了一会儿我就睡著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就感冒了。
现在,我在医院里打点滴,不过,我一定不会放弃。
医生说我还要住两天才能出院,所以我还得等两天才能继续我的计划。
“咦,护士!我风衣里那把刀呢?”
“哦,借用用?”
“干嘛?”
“削苹果喽~ ”
(待续)
年轻的护士就是小护士。
她的脸蛋很白,可能是白大褂给衬出来的;
她的眼睛很大,可能是大眼镜给衬出来的。
小护士不如我的仇人漂亮,但也算美人。
但就算美人,她也不可以把我杀人用的刀子哪去削苹果呀?
於是我有点生气,我说:“你怎麽能用那刀子削苹果呀?”
小护士瞪著大眼睛看我,她说:“这本来就是苹果刀嘛。”
我从有点生气变成非常生气,我说:“不是不是,反正我用它干别的事!”
小护士拿起我的刀端详起来,她说:“我怎麽看不出它还能干什麽,难道用来
杀人吗?”
我大吃一惊,我的犯罪企图竟然被一个小护士看穿了,这下可麻烦了……
不行,我要先杀了她灭口!
於是我急忙起身想把刀子从她手中抢过来,她却一把将我按回床上:“别动呀
你!点滴还没打完呢!”
我问还要多久小护士说还要一个小时。
也罢,等一个小时後再杀人灭口不迟。
唉……不但好事多磨,坏事也一样多磨……
为了消磨时间,我只好跟这个“活口”先聊会儿天:“你把刀还给我好吗?”
小护士说我怎麽傻傻的还说嘻嘻。
说完嘻嘻又问:“你打算用它去杀谁呀?”然後又说嘻嘻。
我想反正一个小时以後她就要死了,告诉她也无妨。
我说:“我要杀的是我的仇人。”
小护士嘻嘻嘻嘻,说:“人家得罪你了吗?”
我说:“当然得罪了!她……她很漂亮,却不看我一眼!”
小护士嘻嘻变成哈哈,又说:“那也不至於杀人呀?”
我说我跟你没话说,我还说哼。
(待续)
!生病好象很容易犯困,我没等点滴打完就睡著了。
醒来的时候小护士已经不见了。
屋里穿白大褂的是另一个护士,脸上有皱纹,是个不小的护士。
她的皮肤不白,眼睛也不大,所以我不想杀她,况且那把刀不见了。
我猜是小护士拿去玩了。
我乐意这麽猜是因为我担心她去报案。
当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小护士一定正在赶往公安局的途中,这个“不小”的护士一定是派来监视我的。
我开始盘算著逃出这个医院,在小护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杀了她。
我说我要喝水,不小的护士就倒水去了。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奔到窗户边,爬上窗沿……很遗憾,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
楼……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另寻良策。
爬窗户的时候,我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内裤,风见了光著的身子就猛窜了过来。
回到被窝的时候,我一个劲地打喷嚏。
不小的护士怕我把感冒传染给她,赶紧把口罩戴上,後来还是不放心,就走了。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败的经验,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然後夺门而出,狂
奔而去。
跑了几个弯,我还是没找到出口在哪,却意外地碰上了小护士。
她瞪著大眼睛看著我,说:“厕所在前面的那个拐角处。”
我喘著粗气:“谁谁谁上厕所,我找你呢!!!”
小护士一愣。
我说:“把我的刀还给我!”
小护士嘻嘻,然後说:“你真逗。”
我左顾右盼,见四下没人,就面露凶光。
我想……掐死这个小护士应该没什麽问题吧。
(待续)
谋杀》!
我作势欲扑,小护士却从兜里掏出了那把刀。
犹豫了一下,只好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她手里有武器。
小护士问:“是这个吗?”
我答:“是,是,还给我!”
她好象对我的刀产生了兴趣,因为她竟然问:“送给我好吗?”
我别无选择,很沮丧:“刀在你手里,你说什麽就什麽吧。”
然後,小护士把我押回了病房。
用“押回”是因为她手里紧紧握著凶器。
坐在病床上,我盯著小护士不放,我琢磨著怎麽把这个活口干掉。
小护士偷瞄了我一眼,说:“看什麽?讨厌!”
我就知道她讨厌我,因为我是个预备的杀人犯,而且我还要杀了她灭口。
当然,她不知道我的这个企图,也不能叫她知道。我必须出其不意地干掉她,
杀人就得出其不意。
小护士看了看床头上的牌子,念著我的名字,我不示弱,看了看她胸口上的牌
子,念著她的名字。
小护士哼了一声,然後冲我做了个鬼脸。
小护士作的鬼脸一点都不吓人,倒是很可爱,於是我又冲动著想杀了她。
在以後的两天里,我们一直朝夕相对。
她给了我很多机会可惜我一次也没把握住,看来杀人还真是一门学问…
在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我只好向她要联系办法,她很爽快地把手机号码写在
一张小纸片上递给了我。
也好,来日方长,她一定会死在我的手里我想。
出院後第二天中午,我就埋伏在医院门口的大树下等她出现。
因为,一个手机号码是远远不够的。
我还得搞清楚她回家的路线。
(待续)

我在那棵树後面躲了十分锺,没发现小护士,却被她先发现了我。
她在我後面拍拍我的肩膀,问:“干嘛呢你?”
我当时不知道是她,其实就算真不是她我也不能如实交代,那只是一种可恶的
条件反射。
人家突然一问我就答了:“我要跟踪一个漂亮的戴眼镜小护士……”
说完我当然後悔了,於是转身一看,我要跟踪的人就在在我身後笑。
她的笑很好看,但一定是取笑的那种笑,因此她对我笑我一点都不领情,我还
是要杀了她。
虽然我决心杀了她,但企图跟踪人家的这个小阴谋被拆穿的时候,我还是觉得
非常尴尬。
因为尴尬,我的脸就红了,我脸红的时候总是说不出话来。
小护士胸前抱著个讲义夹,假装东张西望。不时瞄我一眼,然後偷笑。
笑完就说:“戴眼镜的小护士是有一个,不过不漂亮。”
我的脸像著了火,真是糟糕,世界上恐怕没有比我更怕羞的杀人犯了…
“你为什麽要跟踪人家呀?”小护士显然是在审问我。
哼!我必须拿出民族精神,宁死不招!
我说我不说我就是不说。她说你说嘛你说嘛别不好意思。我说我还是不说不管
你怎麽问总之我就是不说。
她像不倒翁似的一俯一仰,张嘴作大笑状,然後又说:“你真逗。”
我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可能是绕著弯子骂我,就算不是骂我我也不能饶了
她。
小护士忽然对我说:“我家就在前面一百米那个红砖楼房,要不要去喝茶。”
(待续)

这真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正蓄意杀人灭口的这个小护士竟然问我去不去她
家喝茶?
这里一定有阴谋……啊!对了,她想在茶里放老鼠药把我毒死!
她这叫先发制人,正所谓“量小非女子,无毒不老婆”!!!
想清楚了这层,我倒有点心虚了。
小护士连哄带骗:“没事,我家人中午不回来,走吧。”
废话,回来还能由得你对我这大好青年下毒手?想著想著,我还是被她带进了
她家。
这是个大房子,有钱人才住这样的大房子,我必须看清楚来路,否则会困在这
里找不到出口。
小护士家里果然没人,我想我应该在她毒死我之前把她干掉,但我忘记把凶器
带在身上了。
我想我有足够的力气把这小丫头掐死,但不能在客厅,最合适的杀人场所应该
是浴室和卧室。
这麽想著,我就说:“我想去你的卧室,你去吗?”
小护士说:“咦?你想打我的坏主意呀?”
天啊!她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
我一惊之下,结结巴巴:“不不不不是,我我我我没有,你你你你胡说……”
小护士歪著头走到我的跟前,脸上似笑非笑,盯著我看,看得我直擦汗,不明
白她要干什麽。
却听她说:“有时我真的觉得你好奇怪,你是天生就这麽逗?还是因为想泡我
故意装出来的?”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骂我“逗”倒还罢了,怎麽会以为我“想泡我”还“故意
装出来”???
她见我发著呆不吭气,就使劲皱起眉头(虽然使劲皱,但一点不像生气的样子)。
她“生气”地说:“快说快说,我知道你在想什麽!”
完蛋了,这个小护士太可怕了!
我只好老实告诉她:“你知道我有杀人动机,所以我想把你杀了灭口…”
小护士愣愣地看了我半晌,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几乎站不住,一只手抓住
我的左肩。
她肯定是在嘲笑我,说我不自量力…。
也许她也是武校出身的,说不定比我的仇人还能打,不然她明知道我要杀她为
何还笑得那麽开心呢?
鉴於这点,我只好放弃了行凶的企图。
下一步该作些什麽?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待续)

小护士笑个不停,我知道她一点不把我的威胁看在眼里。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站著发呆,看她能把我怎麽样!反正我没带凶器,她不能
对我这样手无寸铁的男人动手。
小护士好不容易笑完了,拉著我的手:“好吧,我带你看我的卧室去。”
她的手软软的,不像是个会家子的,再看她这身架,轻飘飘的…看来…也许…
是我多虑了……
小护士的卧室像个幼儿园小娃娃的房间,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这玩意
使劲砸人头上也出不了事。
小护士笑嘻嘻地说:“随便坐。”
这里只有一把椅子,已经被一头毛毛熊给占了,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张花花绿绿
的床了。
我谨慎地摸索了一下,小护士问怎麽啦,我说看看有没有什麽机关,小护士又
笑个不停。
我想她属於那种天生爱笑的女孩子。不过,我得确认一下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想。
我问:“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麽不害怕我吗?”
小护士说:“害怕你???你有什麽可怕的?”
这话可真有点伤人自尊,如果属实的话,我可真是个不合格的杀人凶手。
当然,我还得把话题继续下去,我又问:“我说过我要杀你灭口呀?”
小护士勉强把笑忍住,说:“原来你到我卧室里来就为这事呀!”
我使劲点了点头,绷著脸说:“现在你怕了吗?”
小护士推了我一把,说:“得了吧你!”
然後提了个莫名其妙的建议:“走吧,我肚子饿了,请我吃饭!”
我吃惊地问:“为什麽?”
小护士的回答是:“我懒得下厨,做出来你又不一定爱吃,毕竟我们才刚开始
嘛。”
什麽叫“刚开始”?开始什麽呀?我糊涂了…
稀里糊涂的,我们就到街上,找到了家饭店,点起了菜来。
小护士的胃口好象很大,点个不停。
而我则忧心忡忡,因为我口袋里只有十六块五毛钱……
(待续)

也许小护士知道我口袋里没什麽钱,想把我困在这个饭店里刷碗筷…
我不能上她的当,所以我就厚著脸皮问她:“你带钱了吗?”
“干嘛!”小护士白了我一眼,“说好你请的嘛!”
我把口袋里的那些皱巴巴的纸币全堆到桌子上,可怜巴巴地说:“就剩这些了
…”
小护士张著嘴看著我,喃喃道:“你…你不会吧…”
然後打开小提包掏东西,说:“男孩子出门怎麽可以不带钱呢?”
她拿了两张大票塞到我手里,说:“我先借你两百块钱,反正第一次吃饭得你
请我。”
我抓了抓头,这真是件尴尬的事,看来这个人情是欠定了。
也许,小护士算计到,我不会对一个欠过人情的人下毒手。这丫头可真不简单
呀!
算了,反正我也饿了,先填饱肚子再做打算。
这顿饭吃了八十块钱,足够我一个星期的快餐费,我想把剩下的一百二十块钱
还给她她却不要。
她说:“要还一起还,我又不是按揭房地产。”
没办法,我只好灰溜溜地跟在她後面谁让我欠了她的钱。
小护士问:“对了,你是干什麽工作的?”
我如实回答:“还没找到工作,整天就街上瞎逛。”
小护士跳了起来,揽住我的手臂,欢呼似的:“太棒了,我还担心你下午没空
呢!”
我问:“干嘛?”
小护士脸贴得很近,说:“我下午没班,你陪我去瞎逛好吗?嘻嘻~ ”
我想我现在的头一个有两个大,怎麽杀个人杀出这般光景来了?真叫人百思不
得其解…
(何况,这还不是正主。)
之後,我们就瞎逛了一个下午。
小护士尽挑大商场逛,买了很多狗熊猫咪,都让我给捧著。
末了,又非要我买个东西送给她,我买了个五毛钱的口香糖送她她又不乐意。
最後被逼著买了条叮当作响的手链,──刚好136 块,把我身上原本剩的都掏
空了…
(待续)

小护士好像傻傻的,应该不会对我的计划有什麽影响,因此我尽可以将“灭口”
这件事搁下。
由於前两天的一时疏忽让我的仇人又多活了好几天,真令人恼火。
但随後我一直找不到那把凶器,不知是不是让小护士给偷走了。
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这是件叫人头疼的事…
没办法,我不得不在成为杀人犯之前干一回抢劫勾当。
为了安全起见,我选择学龄儿童作为作案目标,他们有钱而且脆弱。
这麽干除了有点xxxx,应该没什麽别的难度。
这念头刚萌生,就有个背著大书包的小子从我面前跑过。
时机说来就来,我搓了搓手就扑了上去。
耳边却响起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我正纳闷,背心被什麽撞了一下…然後我想我就晕倒了…
醒来的时候,我又在医院里了。
身边坐著一个漂亮的女孩,仔细一看,天啊!竟然是我的仇人!!!
漂亮仇人见我醒了,就和我说话:“醒啦~ 觉得怎麽样?”
我早傻了眼,吞吞吐吐:“你说…怎麽样就…就怎麽样,反正落到你手里…算
我…”
漂亮仇人愣了一下,嘴里小声念叨著:“不会是头给撞坏了吧…”
然後,叫唤道:“小子,你的救命恩人醒了,还不快过来说谢谢。”
病房里又多了个小孩,正是我刚才企图打劫的那个。
在我那漂亮仇人的讲解下,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舍己救人”的“英雄”…
当时,那小家夥横穿马路,一辆摩托车刹车不及,眼看就要撞上,然後我扑了
上去,被撞了但没死…
劫匪没当成倒先成了“英雄”…显然这老天在跟老子作对…不然也不会凑巧那
小孩就是我那漂亮仇人的弟弟。
拍过片後医生说我没事不用住院,漂亮仇人问“他都晕倒了怎麽还说没事?”
那天杀的医生竟然说“大概是吓晕了吧”…真他妈没面子…
於是漂亮仇人就高兴了“既然没事,我可要先好好谢谢你了,走吧,请你吃饭!”
“又吃饭!!!”我大惊失色。“你…你请哦…”
漂亮仇人笑著看著我:“没问题,走吧。
换好了衣服,我跟著漂亮仇人走。
在病房门口,医生向我招手:“有空常来~ ”
在医院门口,我碰见了小护士…
(待续)

小护士看见我就喜形於色,像欢呼似的喊道:“呀!你又住院来了!”好象巴
不得我天天来住院似的…
我正不知怎麽回答,小护士又叫起来了:“呀!她是谁呀?”
小护士问的是我的漂亮仇人,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还不知道这个仇人的名字。
我支支吾吾,小护士脸上的笑容没了,撅起了小嘴。
我把头皮屑抓得满天飞。
漂亮仇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护士,微笑著对小护士说:
“别误会,他是我弟弟的救命恩人,我是道谢来的。”
“哦?”
“我们正打算去吃饭,一起去吧!”
小护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等著,我请假去!”
……
真是的,我今年难道又犯太岁了?两个最头疼的人物竟凑在一起,而我却被夹
在中间…
……
漂亮仇人选择的餐厅比上次小护士去的那家要高档。
於是小护士偷偷对我说:“你别告诉我你身上又没带钱。”
我说“我就是没带”,我想她是向我讨债,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你你…唉…”小护士又要掏提包。
我赶紧抓住她的手制止:“别忙,人家说好要请客的!”──我可不能让这笔
债务升级。
小护士使劲跺脚,我抓著她的手就是不放。
小护士没辙,就转移话题:“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呀?”
我神秘兮兮地对小护士说:“她就是我要杀的人!”
“啊!!!她就是你的…”小护士“啊”了好大一声,把我吓得差点没背过气
去。
“嘘~~~~ 我的天,你不能小声点…”
小护士吊著大眼睛想了想,脸上忽然又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她说:“你这个坏蛋!怎麽每个漂亮女孩你都想杀呀?”
我辩解道:“她是我的仇人呀?!”
小护士问:“那我呢?”
“你?”我愣了一下“你什麽?”
小护士说:“你昨天不是也说要杀我吗?那我算什麽?”
我回答:“你是个活口…”
小护士又问:“什麽叫活口?”
我又回答:“杀人灭口的灭口的过去式!”
小护士呆呆地看著我,然後哈哈大笑。笑完突然板起脸,使劲“哼”了一声。
她说:“原来她才是主角呀? ……不行不行!!!气死我了!!!”
这时,漂亮仇人忽然冒了出来,红著脸轻声问:“可以到里面边吃边谈吗?”
我环视四周,不知道什麽时候围了十几个人在听我们对话,漂亮仇人和她弟弟
显然也是其中之二…
(待续)
末章
这顿饭吃得很不自在,两个女人都脸红红的不吭声。倒是漂亮仇人的弟弟在一
边鸡鸡歪歪没完没了。
那小子一会儿取笑我“哈哈,吓晕的”,一会儿又逼问我“你和我姐姐真的有
仇吗?”
末了,还提醒我:“我姐姐很厉害的,你一定打不过她。”
漂亮仇人的脸红得厉害,一个劲地冲那小子使眼色,却又不好意思吭声。
小护士忍著不笑,忍到最後忍不住了,把饭喷了我一脸…
吃完饭後,漂亮仇人抄了个手机号码给我,什麽话也没说红著脸跑掉了。
我急了,我以为她还没买单,小护士拉著我不让我追,还好後来服务生说已经
买过了。
离开餐馆後,小护士盯了我一整天,她似乎还是不放心怕我又琢磨著去谋杀我
的漂亮仇人。
其实,我已经基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漂亮仇人是个很害羞的女孩,所以以前才会看都不看我一眼。既然这样,我把
她当成仇人也纯属误会。
至於身边这个所谓的“活口”只怕也不能成立了,唯一头疼的是…我欠了人家
的钱。
在这以後,我身边就多了这样两个女孩子,时间一久我就发现自己负债累累,
为了还清这笔债,我得找份工作。
於是,我去应聘当了中学老师
那天去应聘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我拿了应聘表格后先去尿尿。
 正尿一半,一个胖老头风风火火奔了进来,挤到我身边放声大尿,却把我夹在胳肢
窝里的那卷表格碰到尿槽里去了。
哗啦啦之余,那张表格成了深黄色。
 如果拿深黄色的表格去应聘,肯定黄!于是我扯着胖老头要他赔。
 胖老头说他有个紧急会议我说我不管你不赔我不放你走。
 最后,胖老头掏出笔纸,急走龙蛇写了几个字塞到我手里,气呼呼地说:“拿去!
比表格管用!”
 我没看懂纸上都写了些什么,但就凭着这张纸,我得到了中学老师这份工作。
 包括校长在内的学校领导都对我礼数有加,后来我才知道一起尿尿的那个胖老头是
教育部的高官。
 校方大概以为我是那高官的亲戚吧。
 很快我就得到了工作安排,成了高中部文科班的德育老师。
 我把这件事跟小护士说了,她哈哈大笑,硬是说打死也不相信;
 我又把这件事跟漂亮仇人说,她也哈哈大笑,但没说打死也不信。
 不管她们俩相信不相信,第二天我都准时去学校报到了,因为我欠她们钱只能从这
里着落。

以前我只当过学生没当过老师,于是有点迫不及待,上课铃还没想我就跑到教室里

 里边吵吵闹闹的,感觉很亲切,这让我回忆起多年前揪女同学辫子的美好时光。
 可惜现在的女学生都不留辫子了,不然我肯定还是抑制不了揪揪的冲动。
 我在教室里转悠了一阵,然后凑到一圈小男生当中,看他们打扑克。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也加入了,这帮学生奸得很,只打了几盘,我就输了八毛钱…
 大家知道,我身上根本一毛钱都没有。
 正想开溜,上课铃就响了,赢钱的那两个小子拉着我不放:“快给钱快给钱,老师
快来了。”
 我挣脱他们的纠缠,撒腿就逃:“下回给你,今天没带。”
 小男生们跑不过我,况且上课了他们也不敢追出来要债,只好在背后大声叫骂。
 这让我好一阵子得意,以为捡了个大便宜。
 后来,我发现事情原来没那么简单,我还得回去……
 因为,我是这个班的德育老师,这节就是我的课……


真够倒霉的,课还没上就欠了学生的钱…
 没法子,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回教室。
 在门口,我偷偷探头瞧了瞧,发现四十几双眼睛全向我瞄过来,其中自然有赢我钱
的那两双…
 一惊之下,我又把头缩了回去,教室里传来叫人发窘的笑声。
 唉…为了月底的薪水,龙潭虎穴也得闯!于是我豁出去了,大踏步走上了讲台。
 可能鉴于我的威严,学生们当场发起呆来,整个教室安静得像太平间。
 哈哈,这就是当老师的乐趣吧,我洋洋自得,但很快我又发现我再次陷入窘境。
 我该说些什么呢?我记得以前当学生的时候老师总是口若悬河,而我却从没记住都
说过些什么…
 四十几个学生和我对看了半天,我还是没能想出话来说。
 台下开始叽叽喳喳起来,一个女学生忍不住站起来问我:“请问,你…你是老师吗
?”
 有人打开话匣子,这再好不过了,我赶紧回答:“废话,不是老师我来这干嘛?”
 接着我就开始有点口若悬河了:“大家伙听好了,我是你们的德育老师,今天天气
有点凉,谁要没多穿衣服赶紧回家添去!”
 课堂活跃起来,小女生们开始色迷迷地盯着我看,而刚才赢我钱的那两个小子早吓
得面如土色,在座位上发着抖。
 虽然现在我的阶层要比他们高一个级别,但我毕竟不是无赖,于是我指了指那两个
男生,问他们的名字。
 然后很恳切地对他们说:“刚才打牌输了你们八毛钱,等我发工资了一定还!”
 两个小男生脸红红的,其中一个说:“老师对不起,以后我们不打牌就是了…赌博
不好…”
 我并不觉得打牌有什么不好,我说:“大家赌的运气,拼的是才智,我怎么看不出
哪不好啦?”
 小男生脸更红了,支支吾吾:“老师,我知道错了…”
 学生们似乎存心要把我这个老师摆到一个受尊敬的位置,我也不再争辩。
 我问他们都喜欢谈什么话题,没人回答。于是我就说一些我喜欢的话题。
 我告诉他们我在读书的时候非常喜欢揪女同学的辫子,还跟他们探讨要怎么揪才好
玩。
 我还告诉他们我在高中时追女孩子的事…
 一堂课上完,学生们都说“老师我们爱死你了!”
 放学的时候,有一大群女生争着要请我吃冰淇淋,我来者不拒,一口气干掉了一打

 结果回家后闹肚子,上吐下泻,苦不堪言…
 原来,当老师还真不是件轻松的事。
 小护士打电话来听说我病了,乐得跟什么似的,大叫:“好啊好啊!!快来住院吧
!!!”


』秀奔 ,过去了半个月,当老师于我还?是件轻松的工作。
 无外乎每天花一两个四十五分钟和一大帮学生打屁聊天。
 虽然我从不带教科书,但由于学生们的反映不错,校领导对我还是非常“赏识”的
。  
还说:“上面派来的人果然非同凡响!”这无疑应该归功于一起尿尿的那个胖子。
 这天,闲着无聊,和班里几个男孩子凑在一起打牌,小护士就来找我了。
 小护士揪着一个学生质问:“这家伙真的是你们的老师吗?” 她始终不相信我当
了老师。
 学生的回答令我很得意,他说:“他是我们最好的老师了!”
 小护士有点不死心,继续逼问:“是不是他逼你们这么说的?”
 我怕把学生们吓着,拉着她就往外跑,学生们在后面 郧运接 “老师的女朋友好好
玩哦”。
 虽然确认了我没撒谎,小护士似乎还是不放心一件事:“你不会再犯老毛病吧?”
 “什么老毛病?”
 “比如,我看这个班里有几个小丫头长得挺标志的,你不会想谋杀她们吧?”
 “她们既跟我没仇,又不是活口,我杀那干嘛?”
 说着说着,我们就走到了校门口。小护士忽然又问:“你的漂亮仇人常来找你吗?
”  
我赶紧摇头:“才没有,她找我干嘛?”
 “那前面那个是谁呀?”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漂亮仇人正朝这边走过来。
 以前她从来没正眼看我,气得我直想杀人,而现在她却跑来学校找我,真是造化!
 忘形之下,我挥手大叫,却被小护士狠狠地撞了一下肋骨,半天没喘过气来。
 漂亮仇人听到我的声音,便兴冲冲地跑过来。
 小护士没等她开口,坚持逼问的口气:“你来找他干嘛?”
 漂亮仇人一愣一窘,脸就红了:“什么呀?我…我碰巧经过这。”
 然后瞄了我一眼,说:“你…你真的当老师了呀?”
 小护士在一旁嘀咕“装蒜”,我不理她,赶紧应道:“当然当然,再过半个月就有
工资发了。”
 我得让她俩知道这点,免得今天的中午饭又要去抢学生的饭盒。
 不过话说回来了,学生们还是很乐意我去抢他们的饭盒,尤其是那几个女学生。
 正说着,她们就来了,每人手里都揣着个饭盒东张西望。
 “奇怪,今天老师不饿吗?”
 “听说,老师的女朋友来找他了。”
 “老师有女朋友了?”
 “听那些臭男生说的也。”
 “呜~~~ ”


 这个中午是小护士请客,没让我的债务升级。我们就在学校门口的快餐店开饭。
 那几个女学生躲在餐厅的角落里 郧运接 ,很不甘 牡 瞧着小护士和 仇人。
 小护士认为自己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反对,因为我欠了她不少钱。
 漂亮仇人的态度就不明确了,她总是不太说话,但好象很喜欢打电话到我家,而且
我也经常能偶然碰见她。
 学生们既然认为她们俩都是我的女朋友,那就暂时当那么一回事吧,至少目前为止
我还没亏了什么。
 我告诉她们下午没我的课,漂亮仇人就说:“那…你们一起到我家玩吧。”
 小护士急了:“我下午有班,不能去,你也不许去!”
 我支支吾吾说看看吧也许不去…后来小护士的手机响了,匆匆忙忙走了,临走前叮
咛 “一定不许去”。
 其实我是很想去的,漂亮仇人在我心目中还很神秘,我太想多知道点她的事情了。
于是小护士一走我就说,我想去。
 漂亮仇人冲着我微笑,我很喜欢她的微笑,也更坚定了去她家的决心。
 这时一个女学生忽然出现在我身边,悄悄说:“老师,你要把持住自己哦~”
 我不明白,也悄悄说:“什么叫做‘把持住自己’?”
 女学生神秘兮兮地说:“这个女人一定是对你不怀好意,你要小心别失身了。”
 我吃了一惊,大声问道:“这是高中女学生该说的话吗???”
 我的声音很大,把女学生们吓得一溜烟全不见了踪影。然后周围只剩下漂亮仇人羞
涩的眼睛正盯着我看…
 我有点怀疑女学生的话也许不能全部不当回事。不过,失身好象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这么一想,我就很舒坦地跟着漂亮仇人走在了去她家的路上。
 “我们认识了半个多月了吧?”漂亮仇人问的是一句废话。
 “是的,我们半个多月前认识的。”我回答的也是一句废话。
 “可是,你好象很久以前就认识我了?”漂亮仇人似乎下决心好好利用这段路来盘
问我。
 “很久了…也不是很久…”这个问题我确实不太懂得回答。
 “其实,我一直想弄明白,你和小护士谈的那个…那个‘谋杀’什么的….是啥意
 思…”
 啊!她果然是在盘问我…
 “我…我当时…”我抓着头,这事还真不好解释,算了,直接了当,“我当时想谋
杀你!”
 本以为漂亮仇人一定勃然大怒,却想不到她竟脸红了,稍微撅起了小嘴,眼睛骨碌
骨碌直转。
 我有点害怕,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我…


 我在去漂亮仇人家的路上坦白了自己半个月前的犯罪企图,余下的时间只有听天由
命了。
 “能告诉我原因吗?”漂亮仇人的语气怪怪的,但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一种质问

 既然不是质问,我回答起来就轻松多了,我很坦白:“因为你长得漂亮,可是却不
看我一眼。”
 漂亮仇人不再说话了,一路上都在偷笑,我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她后面,屁也不敢
放一个。
 正走着,忽然闯来一个劫匪,对我们嚷嚷:“我要抢你们的钱!”
 我耸了耸肩:“我身上可没钱,你抢她看看。”
 虽然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漂亮仇人很能打,但从来没见识过,我想这时刚好是个机会

 漂亮仇人好象没有教训对方的冲动,只是问:“你要多少?”
 “五…五十块!”劫匪的胃口还真不小,不过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倒也勇气
可嘉。
 漂亮仇人打开提包,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说:“没有零的了,有得找吗?”
 劫匪不客气地把钱拿了就走,说:“那就当被我抢了两回好了,走了。”
〗俜俗咴逗笪揖臀势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5208@0)
2001-9-19 -05:00

回到话题: 谋杀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5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