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撞毁世贸大楼的真正元凶?

tomjerry (猫和老鼠)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谁是撞毁世贸大楼的真正元凶?
文章来源: 韩德强 于 2001-9-19 17:49:00:

谁是撞毁世贸大楼的真正元凶?

作者 —— 韩德强 

9月11日上午,四架波音飞机被劫持,两架撞毁了纽约世贸大楼,一架撞坏了五角大楼,还有一架坠毁在匹茨堡。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在波士顿附近的某大学咖啡厅。震惊、恐慌瞬间弥漫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美国遭受攻击”,大屏幕电视传来沉痛的声音,电视一遍遍重复着波音飞机撞入世贸大楼北楼的画面。什么?我和周围的人一样,感到难以置信。四天前我还在世贸中心广场看过一场免费的芭蕾舞,“天鹅湖”搞笑版,不同肤色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这么一幢举世闻名大楼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但看来是无可置疑的事实。电视在继续播放着最新进展,白宫、国会、国务院紧急疏散,纽约股市关闭,全国禁空。不久,学校宣布停课,封闭全部高楼。但学生们并未很快离去,三三两两地议论着谁是凶手,如何惩办,等等。渐渐地,我也理出了头绪。

一、石油是美国富裕之源

二十多天以前,我第一次来到美国,走出纽约肯尼迪机场。友人驾车,一路上指点纽约名胜,不一会儿就到了连绵的别墅群中。我暗自惊讶,这位朋友只不过是联合国的普通工作人员,大量的时间和收入还投入到了社会公益活动中,何以能在纽约拥有这么一栋“高尚”别墅呢?这是一栋全木制小楼,地上两层,地下一层,每层大约一百平米。房前是草坪,房后是院子。厚厚的地毯铺遍了卧室、客厅、书房、餐厅、楼梯甚至厨房、卫生间,家俱、摆设虽然够不上豪华,却透出大气、自在。朋友说,这是美国典型的住房,大学教师,公司白领,甚至是加入工会的卡车司机都可以拥有。我还是将信将疑。

第二天一早,另一位还在读书的朋友驱车三百多公里前来接我去开会。行驶在91号高速公路上,两边是望不见尽头的森林,只有各种路标扑面而来,疾驰而去。进入大学区后,路两旁是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草坪上稀疏地分布一栋接一栋大小形状不一的房子,两层或三层,每层一套或多套,按中国人的标准都够得上是豪华别墅。朋友是研究生,做助教,半工半读,与别人合租一套大两室一厅的公寓,足以让住了近十年筒子楼的我称羡不已。

后来到洛杉矶,我算是彻底领略了美国住房的宽敞。洛杉矶高楼屈指可数,两、三层的全木制房子分布在东西长100多公里,南北宽70多公里的广阔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公路、立交桥蜿蜒其间,到处是川流不息的轿车,在阳光下闪烁成一条条的流动光带。

如果说房子的宽敞是我没有想到的,那末汽车之多本应在预料之中。美国是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度。但当我从飞机上看到整个洛杉矶闪动着密集的汽车反光时,我还是感到深深的震撼。美国家庭中位收入约为4万美元(低于平均收入),一栋房子两部车。每加仑油价1.5美元,可以跑50公里左右。两部车每年各跑15000公里,只需900美元,不到收入的2.5%,就象不要钱似的。事实上,仅洛杉矶一地的轿车就差不多等于全中国轿车总量。

看来,不到美国确实不知道富裕。美国以5%的人口消耗着世界1/3的资源,这我早就知道。但抽象的数字与实际生活的点点滴滴相联系,这仍然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大房子、小汽车是美国生活方式的典型,事实上我看到的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写着富裕二字。

进入著名的沃尔-玛特超市,人们推着一辆辆装满货物的小车在等待付款。仔细看价签,发现东西便宜得难以置信――以美国人2000多美元的月收入(中下水平)来衡量。皮鞋从7.8美元起到20-30美元不等,也有贵到80-90美元的。衣服也是如此。柯达100胶卷,24张装,4卷才5美元多。我在旧金山时,邻居一家四口,女的在家带孩子,男的是高中毕业,开始送比萨饼,后来推销计算机,现在又失业了,应该算美国的中下层。但即便如此,也还是租着两室一厅的房子,汽车、家具一应俱全。物质消费的水平到如此地步,怪不得某老干部说“美国才是共产主义社会”,也怪不得大学生们一门心思出国,当然怪不得有人认为美国是人类可以设想的最好社会。

然而,美国的富裕恐怕是既难以复制,也不可持续的。一位在马里兰某学院教历史的朋友同意前一个看法,即中国不可能复制美国的富裕,却认为美国的富裕可以持续。其理由是美国真正地大物博,目前还有许多未开发利用的土地和资源。我反驳道,美国的富裕不仅依赖本国资源,更依赖全球资源,不仅依赖可再生资源,更依赖不可再生资源,特别是依赖石油。石油是地球在十几亿年中存储起来的太阳能,大规模利用是在发明汽车以后的短短100年,特别是二战结束以来的50多年中,但商业可开采储量已接近枯竭。没有石油,汽车、飞机,大房子的空调、取暖都将出现危机,高速公路、加油站、郊区购物中心都可能成为废墟,西红柿酱、衣服、汽车的自动化生产线可能停止转动。这位朋友不以为然。他说,美国人很聪明,他们知道石油的重要和稀缺,所以放着国内的油田不用,去中东买石油。我说,这是小聪明。就算全世界的石油供美国消费,也用不了50年。大聪明者是中国人老子,早在2500年以前,他就观察到,“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美国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消费迟早是要结束的,而且很可能是早不是迟。

我没有想到,这场辩论居然以美国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被撞毁而告终。

二、石油与美国中东政策

石油是美国的血液。因此,确保石油廉价供应就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长远的、首要的目标。也因此,中东这一富集石油的不毛之地成为世界大国逐鹿的战略要地,巴以冲突成为国际新闻的持久热点,而以色列则是美国实施中东战略的主要工具。

谈起巴以战争(其实何止冲突!),说来话长。2000多年以前,犹太民族被罗马帝国武力征服驱散,从此失去祖国流落全球各地,长期以来遭到各国统治者及统治民族的打压,每逢社会动荡或经济危机,总是被当做替罪羊。但是,这个民族确实很了不起,无论走到哪里,讲什么语言,从事什么职业,总是信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历史和风俗,始终没有消失。问题在于,犹太复国主义者欺软怕硬,不敢和欺负他们的强势民族斗争,却转过身欺负更加弱小的巴勒斯坦--在宗教的名义下,巧妙地利用英国和美国控制中东地区的战略,用武力把巴勒斯坦人逐出家园。犹太复国主义者根本就无视巴勒斯坦人的存在,他们依仗英、美帝国主义从金钱到武器的支持,杀戮、驱逐巴勒斯坦人,制造无人村,进行真正的种族清洗。1947年初,犹太人还只占有7%的巴勒斯坦土地,到1950年底,已夺取了92%的土地,70万巴勒斯坦人被逐出家园。在犹太复国主义者眼里,生命是无足轻重的。本-古里安甚至说,他愿意牺牲一半德国犹太孩子的生命,只要那是把另一半带到巴勒斯坦的代价。就这样,犹太人终于建立起了一个奇怪的国家--以色列。以色列在经济上也是没有存在理由的。由于需要继续镇压巴勒斯坦人的反抗,继续扩张以色列的生存空间,军事开支长期占以色列国民生产总值的25-40%,税收从来不能满足政府支出需要。例如,1980-1985年间,公共开支每年都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70%。填补这个巨大窟窿的是美国。根据以色列经济信息局的报告--“以色列2000”,近年来美国每年以各种形式给以色列的援助约为60亿美元,数额更为巨大的是美国给以色列的长期政府信贷。

那么美国为什么会支持这个臭名昭著的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国家呢?美国的算盘打得也很精。美国对世界各国的统治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存在基础上,在亚洲是日本和台湾,在欧洲是北约,在中东和非洲则需要靠以色列。原则上并不是不可以在阿拉伯世界找一个死心踏地的盟友,但是阿拉伯的那些王国统治效率不高,当面临需要用武力威慑其邻国时,民族情绪又难以克服,不如以色列既忠实又能干。虽然每年要花上百亿美元支持以色列,但比维持一个几十万人的美军基地还是花钱少一些,国际政治上的阻力也小一些。以色列成功地把奥斯维辛集中营变成犹太人受难的象征和以色列建国的理由,成功地阻止了屠杀巴勒斯坦人的真相的传播,争取了欧洲和美国主流媒体进而普通民众的同情,也使美国中东政策更有欺骗性。

支持以色列当然也会有风险,那就是激怒巴勒斯坦人,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美国的对策是利用阿拉伯各国的矛盾,利用阿拉伯国家内部的矛盾,既打又拉,使阿拉伯世界陷入分裂,无法对以色列形成有效威胁,更无法团结起来保卫和利用丰富的石油资源。阿拉伯世界的那些王国、酋长国常常很容易被美国的胡萝卜和大棒收服,例如沙特阿拉伯、约旦、科威特等。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国起的作用特别坏,因为他们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人口又比较少,油价高当然好,油价低问题也不大,可以通过扩大供应来解决。但对于伊拉克、伊朗等中东大国来说,低油价不但直接减少收入,还明显损害本国的长远利益。如果没有美国的军事存在,沙特阿拉伯等国会受两伊威胁利诱,成为高油价的支持者,而有了美国的军事存在,沙特等国就成了高油价的破坏者。更进一层,两伊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人民国家,人民国家更考虑长远利益,王公国家更考虑短期利益。因此,伊拉克与科威特之战,表面上是领土划分问题,实际上是伊拉克向美国在海湾地区的一个走狗开战,从而向美国在中东的秩序挑战。海湾战争看上去是一场保卫国际和平的文明之战,实际上是保卫低油价,从而保卫美国生活方式的战争,因而从根本上是一场弱肉强食的野蛮之战。夹在波斯湾的美国航空母舰和以色列之间,又受到伊拉克的间接威胁,阿拉伯的王国、酋长国们只好俯首称臣,给美国提供军事基地,甚至提供巨额支票。至于欧洲、日本等国,由于同样有赖于廉价石油,也不得不给美国支付军费。

由于西方媒体对世界舆论的垄断,美国和西方在阿拉伯的所作所为并不为外界所知,但却不可能不为阿拉伯世界的人民和人民知识分子所知,阿拉伯民众反以色列、反美、反西方的能量在不断聚集,形成汹涌澎湃的浪潮。其中一股力量认定,美国和西方不可能用其他方式去影响和改变,只能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靠力量逼迫美国人承认阿拉伯人民的存在,也就是要发动对美国的圣战。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这种圣战只能是超限战,只能是自杀性攻击战,只能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和攻击手段的特种战争。这种战争在美国人看来是恐怖主义战争,在发动者看来却是富于自我牺牲精神的高度理想主义的正义战争。还记得铁道游击队里的插曲吗?“我们爬飞车那个搞机枪,闯火车那个炸桥梁,就象刚刀插入敌胸膛,打得鬼子魂飞胆丧。”

三、美国报复与前景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使世贸中心爆炸案不再重演,美国必须检讨自己长期以来的对外政策,进而检讨纵欲无度的美国生活方式和社会结构。但是,这样做无疑是十分困难的。我遇到的美国人都很友好,其中一些人关心美国的弱势群体,或者是工会积极分子,或者是环保主义者。但他们看到世贸中心被撞毁时,心情和普通美国人没有什么差别,都感到愤怒和悲痛。他们难以想像,他们引以自豪的汽车和大房子正是这一事件的真正元凶。他们都如此,普通美国人就更难反省自身了。

于是剩下的选择就是以文明的名义进行血腥的报复。布什总统说得很清楚:“美利坚合众国将调动一切资源去征服敌人。……我们决不会让敌人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或限制我们的自由,他们不会赢得这场战争。”小布什是在美国军事-金融工业综合体的支持下上台的,本来就是个好战分子,遇上这种危机,只会想到把两艘航空母舰调到纽约港,想到轰炸想象中的恐怖分子基地,想到推进他的国家导弹防御体系计划,而不可能想到美国生活方式的合理性及可持续性。

然而,报复只能引来更大规模的报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某种意义上,这不是一场国际报复战,在全球化时代,这将是一场国内战争,一场全球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战争,一场全球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侮辱者与被侮辱者之间的战争。如果美国不分清红皂白地对阿富汗或巴勒斯坦进行毁灭性轰炸,必将面临阿拉伯世界、第三世界各国发动的一场更加广泛的反美人民战争。美国当局将从拒绝阿拉伯人入境开始,拒绝并驱逐其他第三世界各国人民,从而使美国这个多民族社会面临最深刻的分裂,使崇尚自由和民主的美国变成奴役和专制的美国,最终使美国统治精英众叛亲离,走向覆灭。如果美国政府由于无法找到足够的证据而停步不前,又将鼓励“恐怖分子”组织新一轮的攻击。

看来,世上的确没有免费的午餐。或者是美国统治阶级作出重大让步,或者是在恶性循环中同归于尽。美国这个受上帝恩宠的国度最终还是得为它受享受的一切付出代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5287@0)
2001-9-19 -05:00

回到话题: 谁是撞毁世贸大楼的真正元凶?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5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