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Continued...... 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II 还有人感兴趣吗?

blues (blues)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就象别人安慰人时常说的那样,事情总不至于象想象的那样糟糕。现在,女生楼那个多次被我们咒骂的看门女士的一个小小的动作使我们的窃听器的悲惨命运得以扭转。正在我们象躲在门背后的贼一样等着被发现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一片失望的嘘声……
“……怎么现在停电?”某个女生意尤未尽,还骂了一句脏话。
“姐姐啊,到时间了,睡觉吧。”
“明天再拆吧。螺丝刀就放你那儿了。”
……我们松了一口气。上帝保佑。

这一天晚上我睡得格外不踏实,要是出了事,第一个跑不掉的就是我。必须采取点措施。
第二天早上下了第一节课,我和老六把罗惠和肉丝叫到教室外面。
老六面不改色:“听人说你们宿舍有人想拆我的小盒子,想看也告诉我一声啊,我给你们钥匙就可以了,不用那么麻烦把它拆开……”
“没有的事啦,谁管你那么多闲事啊。”肉丝满脸堆笑又假装不屑一顾的说。罗惠看着他俩,一言不发。
我从此对老六的公关手腕佩服不已,但他的一句话可能会引起女生宿舍无休止的争吵,比如说会怀疑是谁泄的密,从而出现不和,但,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和以后都不用担心她们会拆开箱子了。我们感兴趣的是,她们会怀疑谁?
青菜肉丝汤如果智商不太高的话,大概会怀疑是罗惠告诉我们的。也许她会怀疑其他六个人?
对了,她为什么对那个和饭盒差不多大的小小箱子里面放的什么感兴趣呢?再想想她这几天对我的冷淡态度……,我完全有理由怀疑那张纸条是她写的,是去晚了的肉丝看到了我和她在树林里,所以……
不过这仅仅是猜测而已,我凭什么认定自己的魅力值有这么高呢?

我关于这件事的推理直到第二节政治课的39分才被花白头发的老师的一句话打断。
“……这次政治的期末考试,题目形式多样,有问答,填空,单项选择,不定项选择——注意了,不是多项选择,是不定项选择,多选,少选都不得分,答案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两个三个四个,也可能是不选……”
不选?这也有?
他变态!
舒教授说话的时候面色红润,神态自然,不象是在开玩笑,他也从来不开玩笑。他象一个农民看着鸡窝里的小鸡一样看着下面近百只惊讶下面隐藏着愤怒的眼睛,神色平和。最后他指出,他是不会在考试前给大家划出重点的,“重点平时讲课都说了”老头说。
完蛋了。
离放假还有一个月,离考试只有不到一个月了!我怎么把这都忘了?
如果能在老师的办公室放个窃听器就好了……
我可不敢。

下了政治课,我们老大上了讲台,要求大家在一个星期内把自己要定的火车票报到他那里,他是咱们的生活委员。
真的体会到要放假了。
对了,放假回家,她和我刚好顺路,不过她要提前几站下车;能不能让她的票也定在我的名下坐同一次车一起走呢?这样我就可以有一天多的时间和她在火车上单独相处了,我也可以了解到关于她的很多秘密,好机会!不过,也有风险;老四说过,女人都善变,假如我定的票她不要,我岂不是要出冤枉钱了?
如果我让她来定我的票,那样风险就小多了,嘿嘿,妙,问题是她愿意吗?
我先自己想想吧,反正负责订票的是自己的老大,所有订票情况都在我掌握之中。

现在最麻烦的是考试的事。哎呀,怎一个乱字了得,真懒得动这个脑筋了,今天这几件事都让人应接不暇了,唯一的打算就是赶快到食堂打个好菜吃饱了,乘下午没有课睡到4点半。
下午我醒来的时候,老四正准备用录音机录我打呼噜的声音,老王和隔壁的二炮在对战侍魂,吵闹的声音让人心里快活不已,今天可是星期五啊。
我好象每个周末的时候都记不清上个周末是怎么过的,到了星期一,就开始盼望星期五,过了星期三,一个星期也就差不多了,这次也一样。无非是出去溜达,再租几张vcd回来看,然后打游戏,情绪好的时候就编程序,用photoshop玩点换头的把戏,窃听的事仿佛都被忘记了,当然了,我有理由怀疑宿舍里每一个塞着耳机的人在窃听,别人也不知道啊!

星期一上午,我壮着胆子向她说明了订票的设想。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怯懦,我假装开玩笑的向她提议一起回家,她来帮我订票,没想她倒是认真的答应了。看来事情总要比你预想的要简单得多。
不过,等我看到老大报上去的订票单子时,我发现她居然订了四张票!一张显然是我的,还有两张是到她家的,还有一张是她家的前两站。怪了?难道他男朋友要和她一起回家去?天呐,我这些天的打算全白费了,还要当两天的火车电灯泡!怪不得她答应那么痛快……

夏天的时候,肉丝青菜汤是本校的一景,她穿着相当入时,走路的时候,头是不会动的,面向前方,臀部随步伐有节奏的左右移动,从后面看不知道做的是左右平移还是圆周摆运动画圆圈,可惜我从来没有机会来分辨一下她到底做的什么运动。但不可否认她很聪明,那天晚上出了个好主意来对付政治考试,绝妙的好主意。

这天晚上,大家照常躺下,打开收音机,调到fm103.3。
都11点了,女生们还点着应急灯在宿舍里复习功课,准备考试。
她们也在为政治考试发愁,肉丝出的主意是:五系的政治考题和咱们的是一样的,过几天他们的政治课我们恰好没课,而且那节课他们的政治老师郭副教授会给他们划出重点!到时候混进去听就可以了万事大吉了。她说她是问了好几个班的学生,查看了若干个课程表才得出的好主意。
不过她没想到,我们宿舍的男生们也分享了她这个主意。
窃听器啊窃听器,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还能拉我们兄弟一把,我的焊接没白干,哈。

到我们去五系偷听政治课的时候,大家傻眼了。我们班差不多每个人都扛了把椅子,在他们的教室找了块空地坐下,有几把椅子上甚至坐了两三个人,整个教室突然拥挤不堪,好象菜市场的鸡笼子一般。一传十,十传百,肉丝青菜汤的主意似乎成了全班尽人皆知的秘密,不知道肉丝她们怎么想。
正在闹烘烘的时候,上课了。郭副教授一进教室来就吃了一惊,不过很快镇静下来,双眼连同厚眼镜一起向下扫过。后来我想,这种场面大概也不是她第一次经历了。然后……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7461@0)
2001-9-22 -05:00

回到话题: 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7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