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转贴一部分--女生宿舍的窃听器III

ccb (Neste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转)
“请不是五系××班的同学都出去,现在我们要上课,……”郭教授很客气的说。
我们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在五系学生的哄笑声中拖着椅子和笔记溜了出来,大家小声的骂着。没想到居然有老师驱赶好学的学生,什么世道啊。看来郭副教授也是害怕舒教授的淫威啊。
计划破产了,怎么办?
据说,舒教授是本校四大名捕之一,去年曾经有十来个本系的好汉倒在他的枪口下,前些年的就更不消说了,反正是不计其数。
接下来大家准备政治考试,都是抱定了必死的信念。有几个平时被老头盯住的人被打了平时分不及格,每每提及政治就长吁短叹,而且几天不刮胡子,头发乱蓬蓬,好象害了相思病一般。大家都没心思去窃听了,每天晚上都是熬夜到1点多才摸黑回到宿舍。

政治考试是期末考的第一门,离考试还有两天的时候,事情出现转机了。
这天下午,郭教授忽然出现在我们教室的讲台上,她把门关上,看看四周。开始给我们讲政治考试的重点,题目是她和舒教授一起出的。她有些慌张的说了半个小时,离开了。她嘱咐我们要把划的重点相互转告。她为什么要来告诉我们呢?大概是对那天把我们赶出教室怀有内疚?
而且郭教授说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选择题不选的事。该死的变态老头!
真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啊,有了郭教授的指点,就不怕过不了关了,狂背一天吧!

……结果,我们班政治考试仅有一人不及格,比五系的考得都好。后来老舒说,这个班是他教过的最好的班之一。
考完试,老六把他的小箱子要了回来。当然得要回来。窃听器也由他保管,留着下学期继续用。

所谓光阴似箭真是一点不假,因为一转眼就要说到戏肉了,火车上正是我等着感情爆发的地方。
拿到车票,一转眼就要上火车回家了。我一直在想她那几张火车票是给谁订的,但又不敢问,关我什么事啊,可不要现了原形。
我走的时候,老四帮我拿着包,我拎着一袋子吃的东西。我们在女生楼下等她下来。最近老四的话好象少多了……我忽然想到。
“你这几天怎么了?”
“没什么啊。”他没有说实话,但他两年后终于向大家坦白了:他就是那个追求校花的莽撞汉子(具体情节将有详细叙述)。

看到她和她的伙伴,我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哈。她和两个女生下楼来了,其中一个还比较漂亮,原来如此啊。
老四拍拍我的肩膀,“这下你小子爽了!”
我们打了车,往火车站进发。不用说,车费是我来开。
在车上我知道了,那个比较漂亮的是她高中同学,在这儿转车回家;另一个是她同学的大学同学。

上了火车之后,对号入座,我和她两张票恰好是在二人座,那两位刚好转到侧后方的三人座了。好!我心里暗暗高兴。
但我高兴得太早了,那两位女士居然用笑脸打动了坐我面前的两个男人,把座位换到我和她的面前了。!?@#¥¥%……tnnd,唉……

其实和女生一起坐火车是件很惬意的事,她们带了各种零食,巧克力啦果冻啦,还有他们自己煮的鸡蛋!多得吃不完,到下火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带的吃食几乎一点没动。
她们提出四个人正好打牌,我一向不会打牌,只会玩windows的翻牌的游戏和红心大战,她们三个教了我一下午玩升级,可我一直都不能让她们满意,我的对家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后只好作罢。不过我也有绝招,我高中的时候学过手上的玩牌技术(好象是看了什么电视剧后学的)和扑克牌的小魔术,大一时候还学过几种扑克算命的方法,虽然老掉牙,用这个逗她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来了几次,她们一直猜不透我到底手上耍了什么技巧,可以看到她们手里的牌,我在女生的惊奇中找到了心理的满足。
我给每个人都算了几次命,直到她们满意为止;只算爱情,比如了,她们默想四个人,用四张牌来代表,而我不知道牌代表谁,用牌来算四个人当中她最喜欢谁,谁最喜欢她,和谁配对最幸福,直到最后会嫁给谁之类的问题。给她算的时候,她如何也找不足四个人,说随便找个人来凑数吧,看那目光我怀疑她找的是我;她的第一个问题是,四个人中她的初恋情人是谁,我算对了,她和她的同学都看着我,似乎我真有魔力;第二个问题是,她现在的恋人是谁,当然,我也算对了,前面几项我都算对了,连我自己都开始吃惊了;后来的问题开始不让他满意了,总是得到让她想不到的结果,比如最爱她和她最爱的不是她现在的恋人,最后她嫁的人是一个草花K,似乎让她不能接受。
看来女孩子对这些都很关心自己未来的老公,这热情让人吃惊。算命从晚上8点一直算到1点。给她算命结束的时候,对面两位女士已经睡着了。算完她也爬在小桌子上睡了,我可不愿意爬着睡,这样睡醒来的时候肯定会有一肚子的空气,打嗝不止。空调开太足,我只穿了件短袖,觉得有点冷,我也不太困,拿起一张报纸,头斜靠着窗户看。

也许是光线不太好,我靠着窗户居然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侯是列车一次临时停车,她的头正靠着我的肩膀,睡得很香,那两位也没有醒。这个姿势让我觉得很难受,两个人象书架里的书一样斜靠在着,我的腰板僵直。我很担心这时候我动一动她会醒来,这样一定会很尴尬。我觉得还是挺着腰闭上眼睛装睡为妙。
火车再次开动,车厢晃了一下,她似乎有点清醒,不,没有,她都没睁开眼睛,又爬到桌上睡了。
这时候我发现刚才看的报纸掉地上了。
现在比刚才更冷了,她穿得也不多,说不定会感冒,……我把窗帘取下来,盖在她身上,她没有醒。但愿她醒了看见自己披着窗帘不会扁我,也希望她不会感冒。
我还是觉得斜靠着窗户睡觉最舒服,虽然有时候会撞一下头,但也不会有多疼。
……我也随着列车咣当的节奏慢慢睡着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脸上痒痒的,我发现我下巴旁边是黑黑的头发,……她整个斜靠着我睡着了,老天!一定是她爬在桌上睡的时候火车左右摇晃,再来几下加速刹车,把她晃到现在这个最稳当的地方了。
我现在可是动也没法动了。现在最希望的是,她们都不要醒,不,她最好还是醒醒,但那两个千万不要醒。
我的右手也不能一直举着啊,只好轻轻的搭在她的背上。
她的头发蹭着我的脸,一些还被我沾到了我的嘴唇上。她的头发有淡淡的倾向清香,很好闻。我看着窗外黑黑的一片,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幅画:微微的星光中,她靠着树,长发和裙子都随风飘动,从侧面可以看到她亮晶晶的睫毛。
现在她睡着了,而且是靠在我怀里睡着了。
怎么办,我原来一直以为这样让人会感到愉悦,但我还感到了紧张。如果对面两个女士看见我这么搂这她,会怎么想呢?
但说实话,我心里希望现在大家都不要醒来。其实我喜欢现在这样,头靠着车窗,看窗外后奔驰的黑夜。

火车开始减速,或许要过某个小站了。对面的一位女士,头扭动了一下,醒了!?那是她的同学的同学,那个女生朦胧睡眼睁开一条小逢,眼珠滴溜溜的转……她一定什么都看见了!

(窃听器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欲知后事,请关注下部)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207464@0)
2001-9-22 -05:00

回到话题: 趣文共赏:女生宿舍的窃听器(转)

回到论坛: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

URL:   
http://www.rolia.net/zh/post.php?f=0&p=207464